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极品家丁之绿意凛然 > 正文 【】66-68
    :<a href='/mcylyt.html' target='_blank'><u>mcylyt</u></a>

    字数:10110

    2020/04/07

    第66章一炷香

    “我想的你心里不清楚吗?”

    胡不归嘿嘿淫笑,看的宁雨昔浑身不自在。

    她又怎会不知胡不归心中所想,眼底闪过一抹无奈,俏脸表情复杂,纤纤玉

    手藏于白裙袖口,轻握成拳。

    胡不归一家一族因她满门抄斩,终归还是成为她的心结。尽管她尽可能的想

    补偿胡不归,但却无从下手,胡不归所奢求之事,她清如明镜。

    她作为玉德仙坊的坊主,被世人美誉为仙子,莫说嫁没嫁人,她都不该与胡

    不归这等粗人有任何的瓜葛,更不要说发生关系了。

    但事实却血淋淋地摆在眼前,她不但和他发生关系了,还是嫁为人妇之后,

    <a href='/beipan/' target='_blank'><u>背叛</u></a>丈夫送上了一顶绿色的帽子。

    甚至还以一种可笑的理由来自我安慰,减少心中的负罪感。

    “只要心不变,就不是<a href='/beipan/' target='_blank'><u>背叛</u></a>”这种鬼话,她现在想想,真是可笑至极。

    胡不归见仙子沉默不语,失落的情绪涌上,叹了口气,涩声道:“对不起,

    是我唐突了。”

    大步走到房门前,心中的苦涩久之不散,仙子身上散发的幽香是那么的令他

    着迷,<a href='/jiyi.html' target='_blank'><u>记忆</u></a>中曼妙的身子以及那会呼吸的极品千层雪名器是那么的充满诱惑…

    “我会按照吩咐的去做,你也不要太在意我家人之事…”

    “够了!”

    宁雨昔一声怒喝,打断了胡不归。

    “我宁雨昔何错之有?那日若不是你趁我未醒潜入我的房间,事情会演变成

    这样吗!!?”

    宁雨昔俏脸寒霜遍布,眼眸中恨意冲天,袖口中的香拳青筋暴起,所说的每

    一个字都带着恐怖的威压波动,寒意与威压交织在一起,屋内的温度为之急速骤

    降!

    “仙子,俺老胡没有别的意思…我…”

    “你什么你!”宁雨昔纤纤玉手一动,长剑出鞘,直指胡不归!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胡不归倒吸一口凉气,明明死去家人的是自己,他都没纠结此事,倒是仙子

    先怒了起来。一下子,一股暴戾的情绪涌上心头,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

    一个健步上前。

    泛着血丝的狰狞目光直视着宁雨昔,一把抱起还在愣神的仙子将她重重地摔

    在了客栈的床上。

    “撕拉!”

    轻纱白裙被粗暴的撕裂,宁雨昔胸前的大好风光就暴露在胡不归的眼前,可

    惜还有一件白色肚兜存在,让他无法窥探仙子的圣女峰。

    在这一刻,宁雨昔的脸色出奇的平静,这并不属于认命。

    “你当真要强暴于我?”

    仙子的声音很冷,冷淡的听不出任何话意。

    但胡不归停下了想要一探圣女峰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还扇了自己一巴掌,

    假惺惺地道歉。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之所以说胡不归假惺惺是因为他道歉的同时,并没有想从宁雨昔身上起来的

    想法,厚实的身子就这么将仙子压在身下。

    “那你为何还不起来?”

    宁雨昔直视胡不归的目光,脸色随着小腹杵着的硬物慢慢充血勃起也愈发的

    阴冷。

    胡不归嗅着仙子身上的如兰似麝的体香,还是安耐不住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但他也知道只要自己这一次违逆了仙子强暴了她,后果也是简单明了——去九泉

    之下慰问失去的亲人。

    于是乎,他开始用商量的语气说道:“仙子,能不能各退一步?”& “何为

    各退一步?”宁雨昔黛眉微蹙,语气平静如水,仿佛知道胡不归不敢轻举妄动一

    样。

    事实上,她猜对了,胡不归确实不敢违逆她再进一步。

    但是他可不打算让到嘴的鸭子飞了,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你悬跨在我身上,我来挑逗你,如果你忍不住坐下,让我进入了你的身子,

    就随了我的意愿,颠鸾倒凤一次。”

    似乎是怕仙子<a href='/butong.html' target='_blank'><u>不同</u></a>意,胡不归紧接着说道:“当然,你可以穿着衣服,但不

    是你的白裙,而是我先前给你看过的衣服,而且还要穿着那天的白丝袜,意下如

    何?”

    听完胡不归所说的赌约内容,宁雨昔冷笑一声:“呵!你当我宁仙子是荡妇

    不成?我就算是中毒身亡,百箭穿心,也不会下贱到找你<a href='/hehuan/' target='_blank'><u>合欢</u></a>!”

    “那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多长时间?”

    胡不归见仙子肯松口,想了想,问道:“一炷香如何?”

    “呵!一炷香?你似乎是盲目自信过头了吧?”宁雨昔又是一声冷笑:“别

    说是一炷香的时间,就是一个时辰,一整天!我宁雨昔也不会下贱到求你<a href='/hehuan/' target='_blank'><u>合欢</u></a>!”

    “你答应就好。”

    胡不归不以为然,急匆匆地跑回自己的房间,将那件原本应该是大小姐萧玉

    若穿的粉色超短裙,以及上次宁雨昔穿过的白丝袜一并拿起,停留了一分钟后,

    火急火燎地跑回仙子的房间。

    胡不归将衣裳放于桌面,示意宁雨昔可以开始。

    仙子绝美的俏颜挂着冷笑,拿起衣裳瞪了胡不归一眼,后者知趣的背过身子,

    仙子这才放心的床上粉色超短裙。

    因为白裙早就被胡不归撕烂,很快就将超短裙换上,象征着纯洁的白丝也套

    在了她纤细悠长的美腿上。因为这件白丝的足部在上次被胡不归龟头分泌出的前

    列腺液体浸湿过,仙子觉得恶心,所以并没有穿鞋。

    “你要怎么做?”

    包裹着白丝的纤纤玉足踩着地板上,仙子轻念了一声。

    胡不归欣喜而又激动兴奋的转过身,顿时被此刻的宁雨昔惊艳到了。

    向来只穿白裙的宁雨昔换上粉色超短裙后,仙气不减,反而还在粉红色衬托

    下多了几分清纯少女的韵味。雪白的玉颈如她的性格一样高高挺立,加上黛眉微

    蹙着,目空一切,不屑任何事物。

    深V 的领口让胡不归大饱眼福,领口处清晰可见雪白圆润的玉乳嫩肌,圣女

    峰上两圈淡淡的粉红色乳晕赛过了粉红不了,将他的目光完全的吸引住。

    超短的裙摆下,丰满挺翘的美臀若隐若现,只要她稍微一动,就能让短窄的

    裙摆将美臀完全的露出,一双雪白纤细的美腿在白丝的包裹下,透着一种说不上

    来的诱惑,心中却因此萌生了一句话。

    “如果是黑丝,想必会更好吧?”

    想到这句话,胡不归也明白了被白丝包裹的美腿那种说不上来的诱惑是什么

    了,那是一种让人欲罢不能,遐想无限的神秘感。

    宁雨昔如果是穿着黑丝,这种神秘感将会得到无穷的升华!

    搞得胡不归都开始后悔自己为何要拿出白丝了,不过事已至此,穿上白丝的

    仙子还是宛如罂粟花一般,诱惑迷人!

    白丝美腿使胡不归的心跳急剧加快,他迫不及待的催促道:“仙子,我们开

    始吧?”

    他用了询问的意思,就是不想让仙子处于被动。因为只有让她占据主动权,

    他才能有更好的福利体验。

    “如何悬空?”

    也难怪宁雨昔会问出这样的话,她可以以扎马步的姿势悬空,可这样一来胡

    不归又怎能挑逗她呢?

    况且,就连宁雨昔自己都没意识到,为什么要问这种话…这不就是摆明了告

    诉胡不归,你可以随便亵渎挑逗的意思吗?

    胡不归这个榆木脑袋的粗人也没意识到,傻了吧唧的说道:“那这样,你坐

    在长凳上,我就躺在地上吧。”

    宁雨昔思索片刻后,觉得也只能这样了,于是搬来一张宽约十五公分,长约

    一米的长凳。

    而后带有报复心地一脚将胡不归踹到在地,还未等他大叫不满,长凳直接架

    在他的腰身之上,一屁股坐在长凳上,白丝玉足踩着胡不归的肚子。

    “开始!”宁雨昔脚上故意一用力,差点将胡不归的肚子直接踩穿,纤纤玉

    手点燃了桌边放置的一炷清香。

    胡不归怒不敢言,他深知一炷香的时间<a href='/ziyou/' target='_blank'><u>自由</u></a>十五分钟,于是赶忙朝前移了移

    身子,让宁雨昔的白丝玉足正对着自己的胯部,然后就脱掉了裤子。

    “你为何要脱衣服?”

    “不脱衣服怎么能挑逗呢?”

    胡不归坏坏地笑着。

    他的巨龙早已苏醒,长约九寸、粗约两寸的大鸡巴直挺挺地挺立着,宛如鸭

    蛋大的龟头上青筋狰狞的暴起,龟头不知被什么液体浸湿,泛着晶莹的水光。

    宁雨昔别过头去,不想去看那根曾让自己高潮连连,舒爽无比的巨龙。

    “仙子,我开始了!”

    胡不归深吸了一口气来给自己壮胆,在仙子的面前他总是有着畏惧,一只手

    扶着鸡巴轻轻地在仙子的白丝玉足上蹭来蹭去,时不时甩着棒身用龟头击打滑腻

    的白丝玉足。

    随着鸡巴的摩擦,宁雨昔不知为何感觉到有一股股热浪从足间传遍全身,浑

    身燥热了起来。于是,她连忙运转玉德仙坊的静心诀。

    奇怪?为何静心诀会没有用呢?宁雨昔静下心,一脸的疑惑。

    她又怎会知晓胡不归在回房间拿衣裳时,偷偷在他的胯下巨龙上涂抹了一层

    苗疆秘制的药膏。

    这药膏是他路上偷偷买地,其药效简单粗暴,涂抹着会欲火焚身,燥热难耐。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涂抹了能让人发热的药,仅此而已。

    不过药性虽简单,但威力可不容小视,身上只要沾上了一点,全身都会开始

    发热乃至发烫。

    此刻的胡不归本来黝黑的身子变得火红,谁让他涂抹在龟头上呢,还涂抹了

    一圈。

    胡不归瞄了一眼燃烧的清香,心知自己要加快速度了,于是微微起身,双手

    分别抓住仙子的一条白丝美腿,试探性的问道:“仙子,我开始挑逗了,你可要

    忍住啊!”

    “哼!”

    宁雨昔娇哼一声,并未多言,她宁雨昔还不至于下贱到找胡不归求欢!

    她侧着脑袋,美眸紧闭,红唇紧咬着贝齿,显然是在抵抗娇躯越来越强烈的

    燥热感,一只白丝玉足踩着火烫的鸡巴,另一只白丝玉足的滑腻足尖抵在鸡巴下

    的阴囊上,白丝包裹下的脚趾抵在两颗蛋蛋的中间,让胡不归爽的如在云端。

    但这都是宁雨昔的无意之举,两只玉足也都是一动不动,快感并没有他手掌

    中的嫩滑美腿来的强烈,白丝的触感是那么的柔滑,一股股似麝的毒药幽香扑鼻

    而来。

    胡不归痴迷的把玩着宁雨昔的白丝美腿,粗糙的色手一步步地向上游走爱抚,

    目光也对上了仙子门户微开的秘密花园,他抬头看了一眼宁雨昔,见她还是侧着

    身子,闭着眼眸,胆子不由地大了起来。

    左右两根手指一点点地摩擦仙子敏感的大腿内侧,目光紧盯着那被粉色蕾丝

    包裹的秘密花园,轻薄蕾丝下的丰满地阴户中的缝隙若隐若现。胡不归慢慢靠近

    身子,蕾丝下的一颗娇小凸起浮现眼帘。

    胡不归轻轻地吹了口热浪,刺激的宁雨昔无意识的发出了一声诱人心神的娇

    吟。

    “嗯哼…”

    如闻仙音,无需多言。胡不归张开嘴巴,一把吻住了仙子秘密花园中的那颗

    点开蕾丝的小小凸起…“啊!”

    突传一声惨叫。

    宁雨昔猛地睁开蕴含秋水的眼眸,性感纤细的白丝美腿用力的将胡不归的脑

    袋夹住,白丝玉足更是突然用力,差点一脚踩爆了胡不归的阴囊。

    而那声惨叫自然是胡不归发出的。

    “你!你!!啊!!”

    胡不归疼的语无伦次,脑袋被宁雨昔纤细滑腻的美腿紧紧夹在她的秘密花园

    处,动弹不得。

    宁雨昔微微分开美腿,伸手按住胡不归的脑袋,不让他的热浪以及粗糙的舌

    头在触及自己的花园,哪怕是隔着蕾丝<a href='/nayi/' target='_blank'><u>内衣</u></a>!

    “你为何要这样?!”

    “不是说好的挑逗一炷香吗?”胡不归强忍住胯下撕裂般的巨痛,声音颤颤

    巍巍。

    宁雨昔面红过耳,但神情却是冰冷的可怕。她瞄了一眼燃烧的清香,还有五

    分钟的样子,于是沉声道:“别得寸进尺!”

    说完,宁雨昔不在抵着胡不归的头,侧着身子,美眸再度闭上,让人琢磨不

    透她的心思。

    胡不归半天不敢动弹。

    宁雨昔发觉后,心中不自禁的暗骂他有色心没色胆,踩着他鸡巴上的白丝玉

    足微微一用力。

    龟头马眼受到刺激,流出了一丝晶莹的液体,胡不归也懂了!

    粗糙的舌头再次隔着蕾丝<a href='/nayi/' target='_blank'><u>内衣</u></a>贴上了仙子的圣洁花园。

    宁雨昔虽早有防备,但敏感的花蒂被滚热的舌头隔着布料舔抵吸吮时,还是

    被刺激的抬起下巴,如画的柳眉蹙紧,纤纤玉手支撑在长凳两边,红唇紧闭,单

    不妨碍她的小瑶鼻发出娇媚入骨的闷哼娇吟。

    “嗯…哼…”

    胡不归激动地将整张嘴都贴在粉色蕾丝上,粗糙的舌头隔着布料舔抵着仙子

    的肉缝,将一缕缕花径深处涌出的仙琼玉液吸吮进嘴巴里,掺杂着他恶心的口水

    一步步地将粉色蕾丝浸湿,直到几近透明才放慢舔抵的动作。

    胡不归真的要好好感谢林三,只有他才能设计出如此轻薄带有情趣色彩的内

    衣,原本林三为了提升趣味特意将这件粉色超短裙的内裤涉及地轻薄如纱,只为

    了在春水浸湿后,他能观赏到萧玉若的秘密花园。

    但现在,林三成全了胡不归,这件连体裤的衣裙甚至还穿着他最爱的仙子姐

    姐的身上。

    胡不归透过被春水浸湿的粉纱,清楚地看到了仙子粉嫩红润的肉缝,闪烁着

    水亮光泽的粉嫩花唇下,晶莹发光的粉色洞口若隐若现,就连那朵娇嫩的菊花蓓

    蕾都尽收眼底!

    “哼…唔…嗯嗯…”

    舔抵蜜穴幽谷的速度变慢,宁雨昔睁开一片迷蒙的双眼,不知她在动了什么

    部位的肌肉,反正呈现于胡不归眼前的花唇如蝴蝶般扑闪了两下。

    他清晰地看见了一股仙水从蜜穴花径深处涌出,那一秒的功夫,他看清了花

    径中层层叠峦的褶皱嫩肉,深不可测!

    于是乎,胡不归的老脸离开她散发着诱惑迷香的秘密花园,沾满了仙水的粉

    纱布料下的花唇与他的唇舌间挂着的粘稠淫液,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长长的水丝。

    眼看粘稠的水丝就要滴落在他的身上,胡不归连忙凑了上去,大嘴猛然吻住

    了她的蜜唇,用力而又温柔地撕咬,催生着更多香甜的淫液。

    “啊…不要咬啊…唔…”

    如此强烈的刺激,让宁雨昔娇吟的同时娇躯也随之颤栗痉挛,仿佛是灵魂深

    处,一股股巨量的仙琼玉液从子宫深处涌出,一路熨烫着痉挛不止的千层雪极品

    名器的花径嫩肉,势如破竹的要冲开粉色蕾丝!

    “啪!”

    在宁雨昔高潮的同时,她的纤纤玉手也在淋漓尽致的高潮余韵中发软无力,

    再也支撑不住颤栗痉挛的娇躯,从长凳上滑落至胡不归的身上。

    还在潮吹中的极品千层雪蜜穴隔着温湿的蕾丝分开了花唇包裹着滚烫的鸡巴

    棒身!

    “哦!”

    胡不归爽的发出一声嘶吼,双手抱着宁雨昔香软的身子,就开始挺动腰间,

    让鸡巴隔着轻纱摩擦着仙子的极品名器,被迷药弄得滚烫的龟头灼烫着仙子蜜穴

    粉缝的每一寸嫩肉。

    宁雨昔因为潮吹狂喷而出的淫液源源不断地流淌,润滑着胡不归大鸡巴的每

    一寸棒身,更有许多淫液飞溅,浸湿了纤细美腿上的白丝,透明清晰可见的美腿

    嫩肉白嫩而光滑。

    胡不归忘我的挺动,让鸡巴、让大龟头一点点地摩擦肉缝,当大龟头杵在一

    道小小的“漩涡”之中时,他停了下来。

    原来大龟头隔着湿热的粉纱内裤顶进了仙子两片娇嫩花唇中的蜜穴洞口,仙

    子那会主动呼吸、吸吮地蜜穴花径开始收缩。

    即使胡不归一动不动,但大龟头此刻正被宁雨昔的蜜穴一点点地吸入!

    “仙子,你感受一下…这算不算你输给我了?”

    胡不归坏坏地笑道,鸡巴微微一用力,大龟头又顶进了半分。

    “嗯…你别动!”

    宁雨昔黛眉微蹙着,紧咬着牙关,一点点地踮起脚尖,想要脱离蜜穴脱离那

    根粗大火热的鸡巴。

    但是胡不归又怎会如她所愿,眼角地余光瞄向快要燃烧殆尽的清香,还剩下

    不足一分钟的时间。

    于是他使劲地顶了一下宁雨昔的千层雪极品蜜穴。

    “啊!”

    宁雨昔在娇吟的同时,被胡不归顶的浑身发软,刚刚踮起的脚尖又沉了下去,

    却不曾想到便宜了胡不归。

    随着仙子突然用力下坠,让原本就带着粉色<a href='/nayi/' target='_blank'><u>内衣</u></a>顶进半寸花径的大龟头又进

    入了三分,蜜穴口传来的火烫,让刚刚高潮过的蜜穴再一次的涌出了淫液,浇灌

    在大龟头也润滑了龟头。

    胡不归借势腰间一用力,将被迷药弄得滚烫的大龟头顶着富有弹性的粉色蕾

    丝一并顶入宁雨昔潮吹高潮的千层雪极品蜜穴花径中!

    “不!!!!”

    滚烫的大龟头强有力地顶着<a href='/nayi/' target='_blank'><u>内衣</u></a>打开了蜜穴花径,让宁雨昔一下子失去了分

    寸,残存的理智使然下,她开始用力地推着胡不归。

    但胡不归却是坏坏笑道:“仙子,还有三十秒,香烧完了,我自会放过你!”

    胡不归扭动着屁股,让自己的大龟头被粉纱布料包裹着在仙子紧窄有力会呼

    吸的极品蜜穴中旋转,千层雪蜜穴经受不了如此的刺激,开始强烈的收缩,将名

    器的功效发挥到极致。

    他明明没有挺动,但是宁雨昔的千层雪蜜穴在强烈收缩吸吮的时,发出了

    “滋滋”的淫靡水声,巨大的吸力仿佛要将刚刚被仙子差点踩爆的阴囊里的精液

    直接吸出来一样!

    宁雨昔银牙紧咬着,面色绯红,呼吸愈发粗重,迷离的双眼紧盯着一点点燃

    烧的那炷香,心中不断地暗念时间快些流逝…胡不归眼见一炷香的时间还剩下十

    秒钟左右,情急之下将宁雨昔紧抱在怀中,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希望能借由

    站立后突然放下的动作能让大龟头直接顶穿那该死的弹性十足的内裤!

    但是宁雨昔的两条白丝修长美腿死死地夹住他的腰间,他只能咬着牙一点点

    地上下抖动着身子,希望能将仙子抖落。

    宁雨昔岂会不知他的小心思,两条雪白细腻的白丝美腿死死地夹住,但随着

    他抖动的动作,那滚烫的大龟头一点点地在自己的蜜穴口里抽送,很快便刺激地

    蜜穴深处开始痉挛…两天纤细的白丝美腿紧绷着随之又舒展开,开始一阵阵的颤

    抖,让娇躯一点点的下滑,蜜穴也一点点地将胡不归的龟头吞噬…但最终都被那

    该死的富有弹性的内裤给阻挡,胡不归眼睁睁的看着那炷香燃烧殆尽,眼中的欲

    火一下子被浇灭。

    就在宁雨昔以及胡不归都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

    宁雨昔没预料到自己的蜜穴深处又开始一阵急促的痉挛颤抖,一股前所未有

    的巨量淫液从圣洁的子宫中穿透紧闭的子宫口,一路灼烧熨烫花径敏感的嫩肉,

    喷涌而出!

    本就被淫液搞得滚烫无比的大龟头,在被仙子的这股滚热淫液一浇灌,整个

    龟头带着一小截棒身借助淫液的润滑完全地深入进仙子的蜜穴之中!

    龟头的冠状沟在湿滑的蕾丝下跳动,宁雨昔处在高潮中的极品蜜穴强力的收

    缩、吸吮…饶是胡不归紧咬着舌头,但还是在宁雨昔的极品名器下败下阵来,马

    眼一松,积攒了半月的滚烫浓稠精液爆射而出!

    随着大龟头在宁雨昔的蜜穴里剧烈跳动,一股股的精液喷射在那该死的蕾丝

    内裤上,富有弹性的内裤明明能被仙子的淫液浸湿,浓稠的精液却是一滴都未能

    穿透内裤,进入宁雨昔的极品千层雪蜜穴之中!

    如果林三在场的话,他在掐指一算,宁雨昔今日就是排卵高峰期!

    如果林三在观察一下胡不归爆射而出的浓稠精液的话,就会发现那浓稠的如

    果冻的白浊精液的精子富含的活力绝对惊人!

    也就是说,哪怕只有一滴精液穿透那该死的蕾丝内裤,也会被宁雨昔那会呼

    吸、会强力吸吮的千层雪蜜穴给吸入进花径深处,会吸入进子宫之中…充满活力

    的精子也会在宁雨昔圣洁的子宫里遨游,一点点地游向那颗拥有着神圣使命的卵

    子!

    届时,胡不归会顺利的让宁雨昔怀上他的孩子,从那精液的活力来看,甚至

    还是双胞胎!

    但胡不归没有机会,宁雨昔也没有机会完成给林三“生孩子”的美好愿望…

    浓稠的白浊精液被蕾丝内裤完全的阻挡!

    随着胡不归拔出鸡巴,那该死的弹性十足的蕾丝内裤竟然来了个反弹,将布

    料上沾满的白浊精液反弹飞溅。

    有的精液飞溅在地上,有的精液飞溅在宁雨昔的白丝美腿上,有的精液飞溅

    在胡不归的鸡巴上,偏偏仙子的秘密花园,一滴不染!

    胡不归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射出的浓稠精液一点点地从蕾丝内裤上流出,甚感

    惋惜,刚想按住宁雨昔继续将鸡巴顶入仙子的千层雪蜜穴时,手在半空中就被仙

    子抓住。

    “啪!”

    宁雨昔享受完就阴沉着脸,调动体内的内力凝聚于手心,一把将胡不归悬起

    重重地丢在三米外的地板上。

    “滚!”

    第67章阴阳圣蛊

    胡不归灰溜溜地逃离仙子的房间,心里那叫一个不痛快,直到第二天来临,

    他还回味着仙子的温柔乡。

    不过他也知道与仙子欢好这事不能操之过急,一点点地循序渐进就行了。

    于是,一早醒来后,就按照宁雨昔的吩咐,前往苗疆去查探诚王的消息。

    至于宁雨昔,她此刻正遥望着窗外,美眸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五莲峰。

    还有三日便是花山节,苗乡最重大的节日之一,是乡亲父老祈祷风调雨顺,

    人寿年丰的大聚会,更是苗家青年男女借机相识相知的相亲盛会。

    届时苗疆圣姑也会在花山节选取如意郎君,结为连理!

    此刻,在那半山腰的白苗山寨中迅速走出一道靓丽的倩影。

    她穿着圆领开襟的窄袖丽衫,袖肘上绣着三道闪亮的银边,下着绉褶花裙,

    领边、围腰都以五色丝线镶绣,映衬的她肌肤洁白如玉,晶彩靓丽。头上、颈间、

    胸前都戴着亮光闪闪的银饰,手腕脚踝上的银环玉镯叮叮当当轻响,就仿佛动听

    的山泉流水。

    她柳眉红唇,面带彩霞,莲步在山腰间缓缓挪动,顾盼间眼波流传,脉脉生

    辉,就仿佛拂面的<a href='/wennuan/' target='_blank'><u>温暖</u></a>春风,那充满民族特色的苗装,更凸显出她成熟曼妙的美

    丽身材。

    她就是苗疆圣姑安碧如,在她的对面还站着一位佝偻老人。

    安碧如礼貌性地一笑,问道:“族长,敢问叫我来有何事?”

    佝偻的族长神神秘秘地从包里掏出一本泛黄的古书,沧迈的老脸显露凝重。

    他将古书递给安碧如,沉声道:“既然你已继位圣姑,这本苗疆古典你且收

    好,切记莫要落入异族之手。”

    安碧如翻开古书看了看,上面记载了一些苗疆的发展史,以及苗疆蛊虫一道

    的秘密,其中不乏存在于传说中的蛊虫炼制方法。

    她小心翼翼地将书收好,还未等她答谢,族长的声音再次响起。

    “此乃我族圣蛊…”说着,族长在背包里取出一个红木做的小盒,“古典中

    记载它名为‘阴阳’,属亦正亦邪之物!千百年来,我族时代守护者它,如今你

    成我族圣姑,也该知晓这其中的秘密了。”

    族长仰天长叹,面色凝重,白须<a href='/suifeng.html' target='_blank'><u>随风</u></a>飘着,倒是一副德高望重的族长之相。

    安碧如的狐媚眼眨动了两下,对于这阴阳圣蛊,她有所耳闻。

    阴阳两极,若为其主,苗疆之主也!

    这是苗家数苗寨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千百年来,无

    一人破解阴阳圣蛊的秘密,将其炼化。

    阴阳圣蛊也成了苗疆最大的秘密,时代作为苗疆传族之物,延续至今。

    “族长,阴阳圣蛊牵扯到我族族长之位,我不过一女儿身,恐怕…”

    安碧如不明白族长为何要将象征着族长一职的阴阳圣蛊交给自己,如若林三

    未来苗疆寻她,她定会答应族长,成为下一任苗疆族长。

    但林三来了,来扬言在花山节光明正大的迎娶她,这叫她如何是好?

    族长仿佛知道安碧如的心思,老态龙钟的脸展露慈祥的笑容,讪讪问道:

    “怎么,心有牵挂?”

    安碧如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

    “林元帅一表人才,器宇轩昂,倒是配得上我们家圣姑…哈哈。”

    “族长,你都知晓了?”安碧如一愣,她与林三的关系还从未泄露过,族长

    又是从来听来的消息?

    “大名鼎鼎地林驸马林元帅突临我苗乡,知府的人又能不提前通知我呢?”

    族长打消了安碧如的顾虑,重提阴阳圣蛊一事:“阴阳圣蛊虽说是我族传族

    之物,但是千百年来,从未有人将其炼化。

    圣蛊教给你,凭借着你极高的蛊术造诣,说不定哪天就解开了它的秘密,将

    其炼化,成为你的本命蛊!“

    “可是如此贵重之物,我安碧如何德何能…”安碧如面露焦急。

    “何德何能?”族长自嘲一笑,“你作为新一代的圣姑,蛊术造诣远超于我,

    当之无愧的苗疆第一人,你若不配拥有圣蛊,又有谁配?”

    最终安碧如接受了阴阳圣蛊,回到房间后,第一时间打开了装有蛊虫的红木

    盒子。

    入眼的是一只干瘪的长约一寸的小虫,通体漆黑,看不出任何的生命活动迹

    象,干瘪的躺在盒子里。

    “难道要滴血认主?”

    安碧如嘀咕着,拿出一把匕首划开白嫩的指肚,将一滴猩红的血珠滴落在蛊

    虫上。

    等了半天,蛊虫无任何的反应,仿佛就是一只死去已久的虫子。

    安碧如不信邪,打开族长交给自己的苗疆古典,迅速地翻到描述蛊虫的那一

    页。

    “蛊,苗疆秘术。

    百余毒虫,置于坛,互吞之。

    阴时启坛,毒虫化蛊,一触杀生。

    …“

    这段描述安碧如选择性略过,翻动古籍,终是在倒数几页发现了关于阴阳圣

    蛊的描述。

    “阴阳圣蛊

    万蛊之王,其性亦正亦邪。

    心存杂念,人间炼狱;齐心向善,永保万平。“

    这段文嗖嗖的描述下面,有苗族先祖以白话文的方式,讲述了关于阴阳圣蛊

    的来历,以及它唯一一任主<a href='/rensheng/' target='_blank'><u>人生</u></a>前留下的遗言。

    “相传先祖蚩尤在不敌黄帝后败退于蜀川,建立了秩序与种族,也就是苗族!

    先祖蚩尤临终前,召集族人交代后事,其中蛊术一道便是蚩尤相传,阴阳圣

    蛊也正是蚩尤的本命蛊。

    在先祖蚩尤死后,阴阳圣蛊附身于先祖的坐骑体内,结果那只熊猫懒惰嗜睡,

    导致阴阳圣蛊威力大失,陷入沉睡。“

    古籍到这变没了后续,所有关于阴阳圣蛊信息也仅剩下蚩尤临终前留下的那

    半句话了。

    “阴阳之道,亦正亦邪…”

    简短的八个字,并未交代后人如何制蛊、炼化阴阳圣蛊。

    安碧如看到这也不打算再对阴阳圣蛊有什么研究,连先人都未能解开的秘密,

    她一个弱女子又怎能解开。

    她将装有蛊虫的盒子放置于古典边上,而后便走出房门,寻林三那个小贼去

    了。

    寂静无人的木屋,那本古典竟是自行翻动了起来!

    “哗哗”的翻书声过后,古典停留在了安碧如先前翻动的那一页,右上角有

    一块红色的污渍,似乎是安碧如翻书时不小心沾上的血液。

    古籍书角的血渍忽然闪过一道亮光,紧接着那句蚩尤临终前留下的半句遗言

    后面又多了四个字!

    “阴阳之道,亦正亦邪,阴阳<a href='/shuangsheng/' target='_blank'><u>双生</u></a>…”

    第68章诚王现身

    另一边。

    胡不归<a href='/yirong.html' target='_blank'><u>易容</u></a>了一番,在叙州城内四处游荡,嘴上念叨着诚王诚王你快现身,

    心里却是<a href='/huiyi/' target='_blank'><u>回忆</u></a>着仙子那会呼吸的极品名器。

    一想到仙子,他心里就痒痒,但也疑惑。

    明明自己都登堂入室,仙子也享受他带来的快感,为什么就突然之间翻脸不

    认人了呢?

    带着不解,胡不归找了家酒楼,要了二两烧酒、三两羊肉,决定先决定一下

    温饱。

    酒菜刚上桌,酒楼门忽地走来两位让胡不归朝思暮想的人物——诚王!

    诚王大大咧咧地朝着胡不归走来,身边的理查德也高傲的抬起下巴。

    “呦,这不是胡将军么,别来无恙啊!”

    诚王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当今圣上正四处追杀他,一屁股坐在

    胡不归的对面凳子上。

    “你盯着本王作甚,你喝你的,我就是来找你说说话。”

    胡不归:“…”

    这诚王难道是烧坏脑子了?就这么直接的找上门任人宰割?

    胡不归强忍住直接将诚王捉拿归案的冲动,准确的说他<a href='/yigeren.html' target='_blank'><u>一个人</u></a>对付不了诚王

    两个人,皱着眉头,道:“王爷,你胆子还真的大啊!你就不怕俺现在就动手?”

    “哈哈…”诚王无所谓地一笑,淡淡道:“本王若是怕,还会出现在这?”

    “有话直说。”胡不归隐隐猜到诚王想要说什么了。

    诚王玩味的看着胡不归,“那日我在<a href='/xianyun/' target='_blank'><u>仙韵</u></a>阁看到的春宫还真是精彩啊,没想

    到胡将军一把<a href='/nianji.html' target='_blank'><u>年纪</u></a>还那么生猛,金陵洛府的才女都被你给<a href='/zhengfu/' target='_blank'><u>征服</u></a>了。真是让本王对

    你刮目相看啊!”

    “果然…”

    胡不归念叨了一声,上一次诚王化身商人在林三面前隐晦的暗指,他就猜到

    苗头不对。这一刻经由诚王口述,他不由冷笑:“你想作甚?威胁我?”

    “威胁到谈不上。”诚王摆摆手,意味深长地笑道:“倒是有件事需要胡将

    军帮忙做一下。”

    “…”

    胡不归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说!”

    诚王满意地一笑,挥手示意理查德将准备东西拿出来,后者心领神会,将一

    个<a href='/baiyu.html' target='_blank'><u>白玉</u></a>瓷瓶放在了桌上。

    瞧见那个小瓷瓶,胡不归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你想让我下毒?!”

    “啧…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能让胡将军去下毒呢?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诚

    王还不至于去用。”

    “那你的意思是?”

    诚王指着小瓷瓶,神秘一笑:“此乃西洋神药,是本王特意给胡将军准备的,

    服用后,你的床上功夫将会大大地提升,一夜御十女都不在话下!怎么样,喜欢

    吗?”

    胡不归默不作声。

    “既然胡将军不语,那本王当你默认了。”

    诚王压低身上,凑到胡不归面前,轻声道:“本王对你没有要求,只要随着

    你自己的本心去做就行。至于你的本心是什么…呵呵,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不

    用本王提醒吧?”

    “…”胡不归语塞。

    诚王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加上送来的神药,以及前面提及的<a href='/zhengfu/' target='_blank'><u>征服</u></a>洛凝的事

    儿,哪怕他再傻再糊涂,也明白了诚王的用意。

    继续搅乱林三的后宫女眷!

    胡不归没有接话,心里却是默认答应,就算不用诚王提醒,他也不会放弃继

    续<a href='/zhengfu/' target='_blank'><u>征服</u></a>林三后宫女眷的想法。

    他都得手肖青璇、董巧巧、宁雨昔、洛凝四女了。剩下的萧家姐妹萧玉若、

    萧玉霜,霓裳公主秦仙儿,以及昔日白莲圣母现今苗疆圣姑的安碧如,还有聪明

    盖世的军师徐芷晴…似乎宁雨昔要介绍给自己的小徒弟李香君也倾心于林三,甚

    至还有<a href='/tujue.html' target='_blank'><u>突厥</u></a>大汗毗伽长女玉伽、月牙儿也是林三的娇妻之一。

    这么一算,林三目前已经确定关系的女子就有十一位,各个还都是国色天香,

    千姿百态的<a href='/nvshen/' target='_blank'><u>女神</u></a>。(依莲、萧夫人等女还未确定关系)而他胡不归,则是已经得

    手了十一位之四的<a href='/nvshen/' target='_blank'><u>女神</u></a>!

    想到这,胡不归索性决定将剩下的几位<a href='/nvshen/' target='_blank'><u>女神</u></a>也都得手拉倒,反正林大哥也照

    顾不过来。

    诚王见胡不归半天不说话,惊呼道:“难道胡将军真的需要本王提醒?”

    胡不归望着桌上的小瓷瓶,半响后,淡淡道:“你走吧,我们就当没见过。”

    诚王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

    诚王与理查德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

    胡不归望着桌上的那个小瓷瓶,目光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二,结账!”

    他站起来吆喝了一声,大手扫过桌面,装有西洋神药的小瓷瓶也没了踪影。

    ……

    就这样,三日过去,苗疆花山节正式开幕。

    宁雨昔并未前往,她可不想面对师妹安碧如,答应林三来苗疆都够给他面子

    了,再说还有胡不归潜伏于花山节,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她虽然并未收徒胡不归,但是传授的玉德仙坊<a href='/jiandao.html' target='_blank'><u>剑道</u></a>一术,也够胡不归扫荡寻

    常敌人了。

    此刻宁雨昔正坐在一间茶楼里,小口酌饮着雨前清茶,好不自在。

    胡不归就没仙子那般自在悠闲了,他躲在五莲峰上,时刻警惕着周围密布的

    灌木里随时可能蹿出来的毒虫毒蛇的偷袭。

    再看林三,他此刻正追着一匹尾巴绑着三尺着火的短绳的黑马,在众苗家青

    年面前赚够了风光。

    那火马迅捷如风划过眼前,直直的辟开一条<a href='/tonglu.html' target='_blank'><u>通路</u></a>,在众多苗家青年注视的眼

    光中,他身影如电,侧面跟着骏马疾速奔跑,竟然追了个首尾不差。

    从来只有马撵人,没见过人撵马的,众多的咪多们看呆了!

    林三追了五六丈,气力便再也接不上,眼看人与马的差距就要拉大,顿时顾

    不了许多,猛然怒吼一声,用尽所有力气,身子向前弹出,猛地横着趴在了马背

    上。

    这种骑马姿势是最危险的,何况又是受惊的火马,那骏马昂首嘶鸣,飞快的

    扬起前蹄,要将他甩出去。

    眼望着缰绳就在眼前飞舞,他一手拼尽全力扒住马背,另一只手快如闪电,

    狠狠拉住缰绳,同时身形鱼跃,一个大劈叉动作,竟从马屁股上翻身过来,成了

    正面而坐。

    虽位置靠后了些,却毕竟是坐稳了。这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仿佛表演一般,

    诸位苗家看的眼都不敢眨,良久方才欢呼四起。

    “阿林哥,阿林哥——”依莲站在山边的大石上,眸中泪花隐现,跳起来拼

    命向他招手。

    安碧如握紧的拳头蓦然松开了,忽然嘻嘻一笑,脸颊晕红的望住他,喃喃道

    :“好一个黑马小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