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潇洒狂医 > 【潇洒狂医】第二二章 性感女警花
    作者:8654005

    字数:3528

    2019/08/19

    “呼吸有点乱,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白樊给李依婷切了脉,又看了看她的脸色。

    李依婷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十分动人。脸颊上通红一片,就像熟透的苹果。

    白樊收回心神,很快就判断出,李依婷应该是中了毒!估计就是刚才那个大汉捂着她嘴的时候下的毒,实在太卑鄙了。

    白樊二话不说,将李依婷背在背上,朝前面的那间小旅馆走去。

    毒素开始扩张了,不及时进行治疗的话,没准会对她的身体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么极品的美女,以后变成了性冷淡,不孕不育就不好了。

    “帅哥,住店吗?”

    旅馆内,一个四十岁的中年女人正在磕着瓜子看电视。见有人进门,立即站起来,热情的问道。

    “嗯!”

    白樊点头,又扫了一眼中年女人,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也可以说是风韵犹存了,特别是胸前两个大白奶子,晃晃悠悠的诱人异常。

    中年女人一看白樊,再一看他背上的李依婷,心领神会。

    “我马上开给你!”

    中年女人在抽屉里一通乱翻,找到一根已经生锈的钥匙,道:“305,大床房,两百块一晚!”

    白樊咽了口唾沫,差点把背上的李依婷抖落下来,心想我不就是看了两眼你的大咪咪,至于这么黑我嘛。

    “小伙子,这是最后一间房了,在不定可就没有了,要知道这方圆五公里内,只有我一家旅馆哦!每天都客满的!”

    中年女人晃了晃胸前两个大探照灯说道。

    白樊很想一口唾沫吐出去,淹死这个黑心女人。这破店安静的跟墓地似的,怎么可能客满,当老子是傻子吗!

    换做平时,白樊肯定潇洒的转身,但是此时不能。因为身上还背了李依婷,得尽快给她进行治疗。

    “行!”

    白樊咬着牙,心如刀割的付了房钱,拿着钥匙上了楼。

    钥匙在钥匙孔转了几圈,发出“咔擦咔擦”的声响,好不容易才打开了门。白樊看了眼房间,顿时觉得生无可恋,这什么破旅馆,比农村的牛栏还不如。

    “奸商,黑店,回头一定要让这老娘们付出代价!”

    白樊的眼前瞬间出现了那一对大咪咪,刚刚升起的怒意渐渐消下去了大半。本想省点钱找个小旅馆,没想到还是被宰了一刀,虽然是为了给李依婷疗伤,但白樊还是觉得不是很爽。

    小心翼翼的将李依婷的身体放在了大床上,扯过一条泛黄的毛巾想沾点水,但是打开水龙头,却发现根本没有水。

    “妈的”

    白樊骂一句,但还是救人要紧,白樊不管那么多,一把抓住水龙头,往上一扯,一道水柱喷射而出。

    白樊用毛巾沾了点水,再用破布塞住水管,就回到床边。

    在观察李依婷的情况越发的严重了,全身像着了火一样的热。但也因为这样本来就白皙异常的皮肤又浮上了一抹别样的红晕,更显得娇媚异常。

    白樊咽了咽口水,快速用湿毛巾在李依婷的额头上和手臂上擦拭了一遍。擦手臂的时候还好,但是给李依婷擦额头的时候,她迷迷糊糊的双手居然箍在了白樊的脖子上,还将他的脖子往下一拉。

    白樊吓了一大跳,低头一看,发现李依婷的头正在他怀中胡乱的蹭着,就好像只可爱的小狗一样。同时她的身体也在白樊身上摩擦,胸脯处已经出具规模的鼓掌不停的摩擦着白樊。

    白樊感觉自己的身体也仿佛火烧一样,这种场景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他知道趁人之危并不是君子所为,但在李依婷这种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面前,他的抵抗能力还是受到了很大的挑战。

    何况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

    “乖,先好好躺着,有机会我们再探讨人体构造的问题”

    白樊忍着喉咙里的干涩,用强大到非人类的意志力将心中的欲望压了下来。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布袋,袋子里密密麻麻的全是大小长短不一的银针。

    针灸,是中医非常有代表性且深奥的一门学问,入门难,精通更难。

    好在白樊从小接受姐姐的教导,上千个穴位烂熟于心,早已驾轻就熟。虽然真正给人针灸的次数不多,但他依然非常有信心。

    白樊下针的效果立竿见影,李依婷好像被泼了一盘冷水似的,身体的热度降低了不少。

    但是这还不够,白樊的银针只是将毒气聚集在了一起,必须将毒素完全排出体外才行。问题是白樊现在没有任何药材在身,否则一帖药就能解决。可是现在上哪买药去,只能再想别的办法。

    稍一沉吟,白樊有了主意,又取来一根银针,落在李依婷眉心处的司空穴上,这一针作为引导之用,将毒素引导至李依婷的嘴里,随着她的呼吸排出体外。

    “呼……哈……”

    李依婷的呼吸变得更加厚重,这是排出毒素的征兆。

    几分钟后,李依婷的呼吸逐渐回复平缓,白樊抽出银针,刚放回针套里,李依婷的身体突然有了异样。

    她突然张大了嘴巴,似乎氧气不够用似的,大口的喘息着。由于动作过于剧烈,她的身体都成了弓形。

    这个姿势更加凸显出了她胸前的雄伟,白樊的眼神也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他其实也非常无奈,在这种救人的关键时刻自己居然还能想到这种事情。

    白樊一惊,他只是用针刺激了李依婷的穴道,为她排出毒素,没理由会这样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李依婷的身体太弱,无法承受毒素排出体外时的压力。

    白樊撑开李依婷的眼皮,观察瞳孔没有异样,看来李依婷只是单纯的缺氧而已。

    看着李依婷难受的样子,白樊也只能为她先做人工呼吸!

    旅馆的小房间,白樊跨在李依婷的身上,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为了防止李依婷的身体突然发难,白樊还分别按住了她的小手,柔弱无骨的触感让他感觉非常好。

    缓缓低下头,这姿势,怎么看都不像是救人,更像是要强奸李依婷。

    白樊的嘴唇距离李依婷的嘴越近,越发现李依婷的美艳不可方物。她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发育就已经初具规模了,胸前的双峰虽然无法和刚才的那个中年女人比,但在她这个年纪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白樊看着面前娇艳欲滴的两片红唇,一张一合之间,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而且在她半张的口中还能看到小舌头若隐若现,更加让人产生一探究竟的冲动。

    一股幽兰般的香气钻进白樊的鼻腔,让他的心更加意乱情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少女体香吗?跟姐姐的完全不同,好像多了一份清新与活力!

    白樊闭上眼睛,即将印上李依婷的唇。李依婷尚未清醒,所以也没有任何抵抗,而且看着她身体的红潮身体,反而好像是在索求着什么。

    “嗯……”

    白樊嘟起嘴唇,眼看着就要吻上去,但就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白樊本能的扭头看去,只见一队身穿警服的人冲了进来,为首的是个女警。她身上的警服就好像小了一号,将她那性感的线条勾勒的更加的突出,从侧面看就是一条完美的大s形曲线。

    尤其是那胸前的饱满,白樊都担心它会不会从衣服里突然崩出来。除了身材异常火爆,女警的容貌亦是惊为天人,在加上警察那股英姿飒爽的气质,简直就是完美警花的化身。

    “我靠,还有这么漂亮的女警察?大城市果然不同!”

    白樊惊叹道,好一朵美丽的女警花!

    警花看见白樊骑在李依婷身上,还禁锢着少女的双手,看这姿势就知道想要做什么了。当即怒喝。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奸未成年少女”

    说完,她腰身一扭,一记飞踢朝白樊横扫过去。

    “哇,好一条大长腿!”

    白樊再次惊叹,没想到警花一言不合就开打。避无可避,只好伸手硬档,只不过警花的力道比想象中要大,如果不是白樊腰力强大,稳住了身形,这一脚就能把他踢下床去。

    “警察同志,有话好好说!我可是良民啊!”白樊连忙解释,他知道误会闹大了。

    “你要是良民,世界上就没坏人了!”

    警花根本不听白樊的解释,再度攻了上来,这次则更加迅猛。

    其他几个男警员更是愤怒的看着白樊,居然要糟蹋这么美丽的少女,身为男人都是不能忍。

    “砰……!”

    警花跟白樊过了几招,但丝毫没能讨到什么好。甚至都没能将白樊从床上逼下去,这实在太打她的脸了,手下都在看着呢!

    警花显然已经恼羞成怒,出手更加的狠辣。

    “警察同志,你们连情况都没问清楚就动手,这样真的好吗?”

    白樊亦有点生气,再次解释道。

    “等我收拾了你,再慢慢解释吧!”

    警花也是怒气冲冲的。

    白樊很无语,此时李依婷发出了叮嘤的一声,白樊暗道糟糕,再不给李依婷做人工呼吸,她以后就要落下后遗症了。

    想到这里,白樊不再迟疑,低头就要吻李依婷。

    “人渣!”

    警花和其他警员都惊呆了,警花立即冲上前,一巴掌朝白樊脸上掴去。在警察面前居然还敢猥亵少女,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男警员们也扑了上来,好像要将白樊大卸八块一样。

    “靠,咋就那么烦人呢!”

    白樊白了他们一眼,看来只能先将他们放倒了。

    打定主意,白樊单手一撑,身体悬空,两条腿像是风火轮一样,快速踢出几脚,四名男警员纷纷中招倒地,捂着胸口哀嚎不断。

    警花也差点挨了一脚,不过她用手臂挡住了。只是退了几步,却觉得手臂火辣辣的疼,她知道这次遇上狠角色了。

    二话不说,她立即掏出手枪,指着白樊道:“背过手去,否则我就开枪了!”

    白樊愣了愣,怎么把这玩意儿给忘了!

    没办法,白樊只好老老实实的下床,他再能打,也打不过手枪啊。

    “双手放于脑后,趴在地上!”警花又命令道。

    “我趴可以,但是你们得先给她做人工呼吸,否则出了事,你们自己负责!”白樊朝的李依婷的方向努了努嘴。

    警花一怔,发现李依婷满脸通红,嘴巴一张一张的,像是搁浅的鱼儿一般。

    “她怎么了?”警花皱着眉头问道。

    “缺氧而已,不是大问题,但要是得不到救治的话,会导致她的大脑神经受损,以后可能会变成傻子”

    警员们吓了一跳,这么漂亮的妹子变成白痴,那也太浪费了!

    警花站着不动,似乎在考虑白樊说的是真是假。

    “还有10秒钟”

    白樊掰着指头数道。

    “9……8……哎,可惜这么漂亮的美人儿,要因为某个人判断错误沦为白痴了……5……4……”

    警花的脸色阴晴不定,李依婷可是那个财团的千金大小姐,要是出了事,别说她,就是局长都未必兜的住,她不敢冒这个险,连忙在床边低下头,给李依婷做起了人工呼吸。

    白樊愣住了,没想到警花这么有魄力,居然自己亲自上阵,说做就做。

    不过,两个如此漂亮的大美女接吻,这场景可不多见。

    白樊心中狂吼,男警员们的心情跟白樊也差不多,看着这一副美丽的百合画面,居然都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一分钟过后,警花缓缓抬头,她是专业的警察,人工呼吸这样的基本技能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

    有她过渡氧气,李依婷的脸色好了许多,身体已经不在颤抖,呼吸恢复了正常,看样子很快就能醒来。

    “把这个给人我带回警局,老娘要亲自审问他!”

    警花站起来,抹了一把嘴唇上的口水,恶狠狠的看着白樊道。

    几名男警员立马扑过来抓住白樊,这次他们学聪明了,先拿枪怼着白樊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