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潇洒狂医 > 【潇洒狂医】第一第章 英雄救美
    作者:8654005

    字数:3330

    2019/08/19

    白樊尽管已经坐了一天的火车,却没有丝毫倦意。不仅这样他甚至还有些兴奋,终于能到大城市生活。

    “哇,大都市就是一样,街上的妹子穿的都这么清凉,哎呦我去,这妹子的裙子都快能看到屁股了”

    一下了火车,走在大街上,白樊就像屯炮进城一样,左顾右盼,不时惊叹几句。

    这季节天气已经不算太热,但是大都市里的女人,依然抓住了这最后的机会,尽情的展示她们美好的肉体。

    什么超短裙啊,热裤啊,低胸吊带啊。洁白的手臂,雪白的大长腿,敞开的乳沟,看的白樊口水直流,大呼过瘾。

    “妈的,这才是女人嘛!这才是天堂啊,不像那些娘们,个个穿的严严实实,恨不能将自己裹成木乃伊!”白樊愤愤不平的说道。

    看了好一会儿,白樊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他这趟出来还是有任务的。

    “唉,姐姐真是小题大做,只是不小心撞见她洗澡而已嘛。居然就这么把我赶出来了,还说我不把医术精进到她那个程度就不让我回去了,真是变态的女人,是不是时间长了憋得太辛苦,才会想出这么个借口折磨我”

    白樊有些郁闷,这里的女人穿着大胆不假,但要论长相、身材和气质,那根姐姐比起来都还是天壤之别。

    白樊不由得想起当时撞见姐姐洗澡时的场景,姐姐全身的肌肤是那样的细腻洁白,胸前的两个玉兔更是饱满的仿佛两个大馒头,在下面就是那纤细的腰肢,和胸前两个大馒头形成了更加鲜明的对比。两腿间那一撮浓密的黑毛正好挡住了女人最神秘的部位。在加上修长笔直的双腿,这就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

    光是想想都让他面红耳赤,心潮澎湃,下面的小兄弟又不自觉的有了反应。

    真的不理解姐姐的脸皮为何变得越来越薄了,小时候连洗澡都是一起的,怎么长大之后连看都不能看了?

    揉了揉额头,白樊不再多想,还是赶紧完成任务回去吧!

    但是白樊知道,想要比姐姐还要厉害那谈何容易啊。

    白樊的医术全部来自姐姐,他虽然不知道姐姐是怎么学来的。但是姐姐的医术绝对可以用妙手回春来形容。在他们那里不管谁生病,只要她一看,保管医到病除。

    白樊将姐姐的医术也学的差不多,但医术这玩意很考验医生的经验。照姐姐的说法,医术就是经验的科学。所以要超过姐姐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挠了挠头,白樊不再去想,天色就要黑了,得先解决吃饭和住宿问题!

    临行前,姐姐说过花城里有一家合剂堂,会有医术很高的人,自己可以去看一看,学习学习,但是白樊不知道地址,只能明天再找了。

    “呜呜!”

    正当白樊在街上找旅馆的时候,前面忽然传来一阵哭声,那里围了一圈子人,不知道在干嘛。

    白樊凑上前一看,当场吓了一跳,只见街边,有一个身穿白色碎花裙的小姑娘正被一个彪形大汉捂着嘴巴,往路边的一辆面包车上拖着。

    这么明目张胆的绑架,还有没有王法了!

    白樊本能的要冲上去英雄救美,虽然没看清少女的容貌,但是看她一米六多的身高,窈窕的身材以及雪白的肌肤,也绝对是差不了。

    “机器注意跟进,别丢了镜头!”

    白樊刚要冲过去,旁边忽然有个带着鸭舌帽的中年男人拿着扩音器喊道。还煞有其事在那边指手画脚,他的身边有四五个人,有的扛着摄像机,有的拉着麦克风线。

    “呃……”

    白樊窒了一下,这不会是在拍电影吧

    旁边同样看热闹的人也都舆论了起来,大赞少女演技高超,看她颤抖的躯体,以及大眼睛里泛起的泪水,完美的诠释了少女被绑架时的惶恐与无助,肯定是个不错的演员。

    白樊及时收回脚步,这差点就闹出大尴尬,正想离开,视线忽然扫到了那少女。

    “嗯?”

    白樊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是演戏的话,眼神不可能会如此的凄凉,那滚滚而下的泪水像是断线的珍珠一样,看的人心疼不已,白樊阅片无数,从没见过如此传神的演绎,老戏骨都做不到吧,何况一个少女?

    一定有问题。

    作为一名医生,而且还是中医,“望闻问切”是最基本的。白樊又稍作观察,发现那少女眼中有血丝,手上青筋暴起,呼吸急促,导致胸前的小胸脯起伏不定。

    白樊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走了过去,此时少女已经快要被拉到面包车里了。

    “我们在拍戏,闲杂人等不要进片场!”中年人看见白樊,立即喝道。

    “片场?什么片场?俺是从农村出来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白樊露出一副迷糊的表情。

    中年男人气结,同时稍稍放松,心想原来是碰上了个乡下小子,根本不足为惧。他朝彪形大汉使了个眼色,眼看着就要上了车。

    白樊朝着面包车冲了过去,他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到了大汉的身后。

    大汉感觉后面有人过来,下意识的往后挥出一拳。

    白樊略微弯腰避过,同时快速的在大汉腰间拍打了一下。

    “啊!”

    大汉顿时像一只大虾,全身弓了起来。白樊的攻击快而狠,大汉感觉腰间被什么叮了一下,痛的他发出了一阵的嚎叫。

    少女趁机脱离他的控制,一溜烟的躲在白樊背后。

    “臭小子,你想干什么!知道我们拍一场戏需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吗!”

    中年男子愤怒的道,但是仍然不失方寸,依然简称是在拍戏。转头对另一名大汉道:“你去替他,把女主角带上车!”

    另一名大汉直接朝着白樊冲来,中年男人又指着白樊道:“小子,你不要再瞎捣乱,否则后果自负!”

    “那小子在干嘛啊,把人家导演都惹生气了”

    “能不生气嘛,人家正在拍戏,那家伙突然冲过去。”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没见过世面!”

    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指责起了白樊,认为都是白樊的错。

    白樊仰天长叹,这帮傻逼真的是无可救药。

    “滚开!”

    另一名大汉来到白樊跟前,就要抓他身后的少女。少女见事不好,刚想逃跑,却感觉脑袋一阵的晕眩。

    “大哥你要干嘛?”白樊露出一副无害的表情,人就在自己身后,光天化日之下,还怕他们干嘛,不过装还是要装的,起码可以让他们大意。

    大汉伸手一拨,想将白樊推开,去抓少女。却不料白樊瘦弱的身体却像座山一样,根本推不动,反而把自己弄了个趔趄。

    “妈的!”

    大汉怒了,朝白樊踹出一脚。

    白樊一个猴子捞月,矮身抓住大汉的小腿。接着往后一扯,大汉当即来了个标准的一字马。

    同时听见“兹拉”一声一响,他的裤裆裂开了。

    大汉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他的块头是很大,但柔韧性却没有那么好。一字马这个动作他还是无法承受的。

    “我草你妈”中年男人当即发飙。

    “我警告你,你再不滚开的话,一切损失由你承担!”

    “我没钱!”

    白樊装作很慌张的样子,连连摇头,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道:“要不这样,我给你打工当做补偿吧?”

    白樊的神情显得非常的扭捏,手指绞着衣角,道:“其实人家也是个演员。”

    群众们一阵恶寒,这一个大男人整的这么娘。

    “演员你妹啊!给我揍他”

    中年男人气的将扩音器扔在地上,他才不相信白樊的鬼话,这货明显就是来捣乱的,十有八九是少女家的人。

    他的话一出,扛摄像和拉麦克风线的两名大汉都围了上来。

    白樊也不慌,手腕一番,一根银银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手里。当两名大汉扑过来时,他一个闪身避过,闪电般扎出几针,两名大汉就直接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口中吐起了白沫。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白樊身材不算高大,身体看着还如此的瘦弱。怎么看都不是那几名大汉的对手,但是转眼的功夫,四名大汉就都倒在了他的脚下,这又不是拍武侠片。

    中年男人明显也是久经这种阵仗的人,直接对着围观的群众来叫道。

    “大家来评评理,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闯我片场,断我场景不说,还把工作人员打伤了!”

    中年男人说的有声有色,群众们也开始愤愤不平起来,纷纷指责白樊。

    “这群蠢蛋,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

    不过中年男人的计策有一个致命伤,就是吕帆的背后正站着受害人呢。所以吕帆根本就没有打算解释什么,背后的少女已经开始反驳他了。

    “别听他的话,他们就是想要绑架我,根本不是什么拍戏”

    听到少女的话,中年男人哪里还敢留在这里,立马脚底抹油准备开溜。白樊哪能放过这罪魁祸首,脚尖在地上一踢,一枚小石子激射而起,正好砸在了中年男人的背上,他顿时向前一倒,晕了过去。

    “你没事吧?”

    白樊转过头,露出一副自以为潇洒又帅气的笑容,可当看清楚少女的容貌时,还是让他震惊不已。他虽然没猜错这少女真的是个美女,但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漂亮!

    这是一张典型的东方美女面孔,精致的瓜子脸,秀丽脱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美目流盼、气若幽兰,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古典美少女。

    “没……没事,我还得谢谢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美少女朝白樊点头致意,又深深的看了白樊一眼。

    “白樊”

    “我叫李依婷,我记住你了”

    打过招呼,李依婷就转身快步离去。

    “被美女记住的感觉还挺爽”

    白樊傻呵呵的笑着,也不管地上的几人,转身也走了。他是好色,但是也知道君子爱女,取之有道的道理。

    姐姐说过,只要有缘分,就算是天各一方的两人,也会又再次相遇的一天。

    “靠,大城市的物价还真是贵!”

    走了半个小时,白樊沿路问了不下十家旅馆,竟然都要一百块左右。白樊口袋里满打满算也就一千块钱。

    “挑偏僻一点的地方住吧!”

    白樊打定主意,如果这样下去,恐怕还没练成医术,自己就已经被饿死了。

    “咦,有了!”

    辗转了好几条胡同之后,白樊终于看到了一个不太起眼的招牌,上面写着“住宿”两个字,这里都快接近郊区了,应该会便宜不少。

    刚拐进旅店所在的胡同,白樊忽然发现墙边上站了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刚刚分别的李依婷,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樊正想发问,却发现李依婷身体一软,直接往地上倒了下去。白樊眼疾手快,一个箭步跨出,一把将之抱住。

    “哇,手感真的不错”

    柔软的肌肤紧紧的贴在白樊的身上,看着少女不停起伏的胸脯,立刻心猿意马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几乎没人走动,简直是天赐良机!就算在这里把李依婷啪啪啪了,估计都没人知道!

    白樊压下心中的邪念,他是个功能正常的男人,面对李依婷这种祸水级别的美女,心里没点想法是不可能的,好在他意志力足够强韧,硬是忍住了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