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都市偷香贼 > 正文 【】 第238章 宋明和李小艾
    :<a href='/snow_xefd.html' target='_blank'><u>snow_xefd</u></a>

    字数:5486

    2020/04/07

    看到51号失败的消息,许婷的心里还浮现了那么一点惆怅的情绪。

    但马上就转换成了对自己的警示。

    身手那么好的女人也一样栽了,那三人组的杀伤力的确不可小觑。三个男的

    协同出击,三个女的在外围防御,一次得分就消灭一个目标,就算暴露位置也不

    用太在意。

    而且很明显,移动的过程中他们也在猎杀男性,那三个女人的分数,一样在

    稳定增长。

    比起龟缩防守,似乎打算建立据点耗时间的那帮女人联合,这三对情侣的效

    率和威胁都要高得多。

    所以许婷很干脆地作出决定,老韩伤好之前,对那帮人退避三舍。

    反正从<a href='/guiji/' target='_blank'><u>轨迹</u></a>来看,他们在不断狩猎失去男伴的落单女人,有时间续航就一直

    捕猎,在女区的时间快结束就分开性别找地方休息。休息的时候不会暴露位置,

    想专门搜索他们趁机杀掉难度也相当大。

    不过按这个发展态势,三个分数这么高的男人抱团行动,那些联盟起来的女

    人不会有什么想法吗?

    看后面两次分数变动时候的位置,许婷发现,这六个人在有意识地躲避3号

    所在的区域,想必他们也意识到,不和那帮有武器还躲在一起铁了心防守的女人

    接触是最好的选择。

    可这样下去,失去男伴的女人们迟早会发现,只有躲在联盟里才是安全的,

    难道不会大量聚集过去吗?

    果然不出所料,从早晨开始,地图上的那些被广播三分钟的标记,就已经能

    看出向3号所在方向移动的趋势了。

    但是,这种明显至极的迁徙路线,简直就像非洲大草原上奔腾的兽群,怎么

    可能被饥饿的食肉猛兽错过?

    这个上午,被男人截击夺取分数的广播信息,简直像是在刷屏。零星反击干

    掉袭击者的消息,淹没在大潮中几乎分辨不出。

    许婷也?a href='/huangque/' target='_blank'><u>黄雀</u></a>幕涣艘淮涡菹⒌牡胤剑飞匣故盏袅耍阜值模担澈拍小D蔷褪?br />

    周六这一天她的全部战绩。

    傍晚喷满驱蚊水坐在茂密的树冠里啃冷冰冰的三明治时,她仔细研究了一下

    排行榜,在心理分析了一下统计数据。

    男性141,女性80,是截至当前的离场人数。而还活着的男性中,仅有

    编号为66和168的两个男人还没有在女性身上得分过。

    全员强奸犯的状况,就快要达成。

    此外,和编号基本一致的实力差距体现得更加明显,自149号往后,除了

    168号情侣还在游戏之中,其余所有参与者都已经消灭离场。

    失败者的总数,早已过半。

    许婷叹了口气,然后盯着两边排行榜里的168号,皱起了眉。

    男的没得分,当然是垫底。

    可女的也没失分,都能排到靠前的位置去。

    她认认真真又翻了一遍排行榜,不愿意杀人或者说不敢杀人的女性参与者依

    旧是主流,但她们中的大部分都成了受害者,成了猎物。

    男人中的66号虽然也没得分,可他的女伴攥着47分,稳居前五。

    只有168号这一男一女,在残忍冷酷的岛上岁月静好,就好像已经找到渠

    道跑出去了一样。

    ……当然,他俩并没有真的逃了出去。

    这对儿都才刚过二十的小情侣,正在很辛苦地活着。

    男的叫宋明,女的叫李小艾,俩人姑且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吵吵嚷嚷欢

    喜冤家一样纠缠了好些年,上一个圣诞节才确定恋爱关系,<a href='/guonian/' target='_blank'><u>过年</u></a>就到了这个鬼地

    方。

    宋明好歹是个热爱体育运动的男生,度过了最开始的紧张慌乱后,就尝试着

    跟女友商量,要不要设法赢下来这个游戏。

    李小艾很干脆地表态:“你要去强奸别的女人我马上就跳海里死去!”

    那么,另一个法子就是让她去杀掉其他所有男人。

    结果宋明一说,李小艾就蹲下捂着脸哭了起来。

    最后,俩人的结论是,拼尽全力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不伤害人,也不要被

    人伤害,至于两个月后该怎么办……到时候再想咯。

    可地图上的分区明显经过精心的设计,如果要离得近,那么就不可能两个人

    都安全。

    “咱们分开!”李小艾当机立断,拿定了主意,“分得远远的,等夜深人静

    了,找个黑点儿的地方跨区,拿手表聊聊天。”

    宋明个子虽然大,性格却挺软,抓了抓脑袋,小声说:“可万一你被找到,

    那我就来不及过来救你了。”

    “被找到我就不活了,我死也不让他们碰。”李小艾拿出找来的刀,咬了咬

    牙,“就是……我死了你也会跟着死。你愿不愿意啊?”

    宋明一挺胸,“愿意!可……我不舍得你死。小艾,其实你就算……被那啥

    了我也一样喜欢你。”

    “不行,那样我就不喜欢自己了。咱说好了,结婚时候我给你的。说话不算

    话,不如大王八。”李小艾瞪着眼,“被陌生男<a href='/renxing/' target='_blank'><u>人性</u></a>侵,我宁愿死这儿跟你一起

    投胎,下辈子重新谈恋爱……”

    她眼圈一红,小声说:“等那会儿,咱可不能再贪这种便宜了。明明咱俩家

    里又不穷……”

    “对不起。”宋明悔恨地低下头。

    不过李小艾不是能一直保持低潮的性格,很快就张罗着找起了地方。

    初期大家都还没有接受游戏现实的那天,她带着男友搜集了满满几大包东西,

    担心他脑子笨找不好地方,还亲自给他选了五个藏身点,其中两个有水有吃的,

    三个距离充电线很近,让他自己看情况在五个里头切换。

    而且五个地方都靠近区域边界,有俩点儿一伸胳膊就能通讯。

    都安排好,李小艾才放心地去给自己找地方。

    结果差点被一个男的追上,得亏她打小练田径,跑步专精,跟小羚羊一样七

    拐八拐,就把尾巴甩了。

    她比男友机灵得多,铁了心躲着,还不是死蹲那种,每次找的地方都有至少

    两个口可通过,还用易拉罐玻璃瓶之类的东西做了简易警报,困了也不睡死,一

    有风吹草动就溜之大吉,顺顺利利坚持到了换区。

    区域大置换后,李小艾第一时间跑去找到宋明,匆忙接吻三分钟一解相思之

    苦,就急忙商量起新的躲藏方案。

    他俩都只在半夜聊天用上二十多分钟异性区域停留时间,倒是不用心慌。

    但情况却不是很妙。

    新的地图中,女区全面被安排到了缺乏物资、遮蔽物,没有充电线的位置,

    简直就像是在给男人狩猎创造优势条件。

    想搜集吃喝,去男区,想找不<a href='/rongyi.html' target='_blank'><u>容易</u></a>被发现的屋子小睡一会儿,去男区,想要

    充电,也不得不去男区。

    女人停留的时间是没有手段可以延长的,这意味着她们必须精打细算,分配

    好吃喝、充电的时间,而睡觉,就只能在无遮蔽的地方进行了。

    当然,充电的时候倒是可以小睡一觉,问题是,到了这个时候,剩下的男人

    几乎都是狂野的行动派,敢在充电线这样的地方睡觉,恐怕醒来就得准备上飞机

    了。

    “没关系,我这么精,在林子里找地方打盹儿,也不会被抓住的。”李小艾

    拍着男友宽阔的后背,扬起了能让他发愣的灿烂笑颜,“你呢,就乖乖去我给你

    标记的这几个地方,躲着,休息。女的去男区要优先吃喝充电,估计不会有心思

    搜索找人,你别乱往女区跑,问题不大。”

    “那你呢?”宋明有点急眼,拍着墙上投影的地图,“你瞧瞧这都是什么鬼

    位置啊,你能休息好吗?”

    “我想好了,你在男区没事儿的时候给我准备点吃喝,我每天过来充三个小

    时电,吃十分钟饭,充电的时候你守着我,让我好好睡一觉,其他时候我在林子

    里找地方晃荡,有机会就打个盹,没机会……就坚持几天。说不定等女的被带走

    的人数过了一百,这地图就又变了呢。到时候我找个犄角旮旯,一口气睡一天。

    反正啊,你要老老实实的不出轨,我就不会暴露位置,就能安全,懂了吗?”

    宋明不情愿地点点头,小声说:“那你这次别溜达太远,就在我这几个地方

    旁边晃荡,有危险赶紧跨区给我留言,我……我就是豁出去犯规,也要杀了那男

    的保护你。”

    李小艾笑着搂住他啧的亲了一口,“行,你犯规死了,我再自杀找你。那,

    我走了啊,节约时间,正好电也满了,换你充。哎……对了对了,你守着充电线

    的时候要有厉害的女人过来,比如1号啊3号啊16号啊125号啊……你就赶

    紧跑啊,那都是杀人跟切菜一样的女怪物,咱惹不起的。知道了吗?”

    “哦。”宋明点点头,皱着眉握住她的手,“小艾,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安心啦,坚持两个月,一定没问题。”她踮起脚尖揉了揉男友乱糟糟的头

    发,“Bye,明天充电时侯见。”

    当着男友的面,李小艾满面笑容无比乐观,可等到离开那栋<a href='/wennuan/' target='_blank'><u>温暖</u></a>的建筑,被

    带着海水味道的夜风一吹,她的脸上就浮现出了真实的表情——恐惧。

    她根本没信心能坚持两个月,手表里疯了一样的广播密度让她很明确地知道,

    这里已经变成了疯子和变态的<a href='/leyuan/' target='_blank'><u>乐园</u></a>,正常人的坟场。

    所以刚才她甚至在想,不如干脆把处女给了宋明,这样,就算死了,也没什

    么遗憾了。

    可她又不敢。

    不是怕痛,也不是怕男友得到之后会有什么感情上的转变。

    她是怕自己失去决心。

    朦朦胧胧情窦初开的时候就是他,一起长大嬉闹笑骂这么多年,她根本无法

    想象自己干干净净的身子被其他男人玷污的情景。

    这是他的,不给他,我宁愿死。

    她怕自己如果给了他,再被陌生男人抓住,就会忍不住去想,反正……已经

    不是处女了,忍辱偷生,能跟他一起多活一阵,不是更好?

    对她这样的乐天派来说,死是一件很困难,很需要决心的事。

    所以,她必须留着需要捍卫的东西,来让她握紧怀里的刀。

    枪声她都听到过很多次,可女人被袭击的信息还是不断传出,这把刀带给她

    的<a href='/anquangan/' target='_blank'><u>安全感</u></a>,也就仅限于足够锋利,自杀的时候可以很快,不会那么痛而已。

    看着地图上扎堆的那些女人,李小艾也动过过去加入的念头。

    可一来,她的男友还在,恐怕难以取信那帮女人,二来,那边目标太大了,

    总感觉反而危险。此前在体育馆扎堆的那批,就一夜之间团灭了,那直升飞机忙

    的哟,估计得拿绳栓着拖走。

    她只有继续依靠自己。

    没有了钢筋水泥筑就的遮蔽物,李小艾感觉自己就像是没了衣服,找不到半

    点<a href='/anquangan/' target='_blank'><u>安全感</u></a>。

    她每走一段,都要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这会儿已经接近凌晨时分,广播依

    然偶尔会冒出一条,她瞄一眼,就会一阵心惊肉跳。

    以3号为中心的女人联盟,并没有接纳远远投奔过去的同胞。怀抱希望的她

    们,再下一次被定位的时候,已经远离了特地赶过去的那个地方。

    李小艾叹了口气,想想也对,这游戏最后只要一对儿赢家而已。男的一个,

    女的一个,其余的都不要。

    那就算现在抱了团的,最后免不了还是要分个胜负。说句不好听的,那么凑

    在一起的人越多,产生先下手为强念头的人也就越有可能。

    3号女就算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不会真让一大堆女人都留在那边的。

    而威胁她们离开多半也<a href='/rongyi.html' target='_blank'><u>容易</u></a>得很,明着告诉她们,不走就打残废送给男人抢

    光分数,再杀了那男的还能多得几分呢。

    这就是人啊,欺负起<a href='/tonglei/' target='_blank'><u>同类</u></a>来,可比动物狠多喽……

    李小艾越想,越是决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努力坚持到最后一刻。

    希望就算渺茫,也总还是有的。万一其他男的不小心都被杀光了,宋明就安

    全了啊。她到时候就是唯一一个不会被广播位置的,躲起来等其他人自相残杀,

    最好一口气死光光。

    哎呀……万一死不光,剩下一个女人,她分数比我肯定高多了,我是不是就

    只能杀人了?

    李小艾痛苦地皱起眉,即使是在想象的场景中,她依然不愿意杀人,绝对不

    愿意。

    我是不会受这个游戏摆布的,真到了那一刻,我再想该怎么办吧。她干脆地

    抛开了这个难题,给自己坚定了一下不会夺取他<a href='/rensheng/' target='_blank'><u>人生</u></a>命的决心,小跑着爬上了一

    个满是矮树丛的土坡。

    她学习成绩不怎么样,分不清这些植物到底是什么带的特色产物,就是觉得

    一个个都好丑,还好多蚊虫飞舞,让她完全不想钻进去藏身。

    可一路过来,也就这儿算是个能遮挡身体的暗处。手电筒男人不能拿,全靠

    城市建筑上霓虹灯投过来的那点光找人,钻进去把自己挡住的话,应该可以用一

    身红疙瘩换一夜平安。

    至于早晨的事儿……等太阳出来再说咯。

    李小艾挥手驱赶了一下蚊虫,还没钻进草窝子里,手背和脸颊就开始感到刺

    痒。

    她忍不住想,要是在这鬼地方得了重病,传染给谁让那人病死,算是她杀的

    吗?

    应该不算吧。

    她压抑了一下脑子里为了驱赶恐惧而一直乱冒的稀奇古怪念头,小心地用大

    片的叶子盖住脸,侧身蜷缩起来,闭上了眼睛。

    被一阵声音吵醒,李小艾揉了揉眼,跟着一个激灵,赶忙提醒自己不要弄出

    太大动静。

    从叶子的缝隙往外看,天已经亮了。

    又平安度过了一夜。她颇为庆幸地在心里小声鼓励自己,跟着,从草木的缝

    隙中,往还在响动的方向打量过去。

    然后,她就看到了曾经远远打量过一眼的那个壮硕男人——125号。

    她的心脏都像是被攥住一样发紧,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手表。

    不需要滑动排行榜,就能在男性最前面看到125号的分数。

    104,简直恐怖。李小艾都算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女人遭了他的毒手。

    拉奥塔自己也没算过。

    分区变更之后,他想不出安置苏玛的好办法,干脆趁着新区域划分更<a href='/rongyi.html' target='_blank'><u>容易</u></a>捕

    猎,加快了下手的频率。

    苏玛手上的武器已经更新了好几代,用得也熟练了许多,他偶尔打盹养养精

    神,也可以放心的把周围暂时交给她。

    反正躲着3号和16号两个有报点的好枪手,他就不是太在乎安全的问题。

    他拖着新揪出来的女人,沿着山坡往上走了几步,本来打算去那片挺密的灌

    木丛,可一眼看到好多虫子在飞,顿时没了兴致,左右看了看,叫苏玛过来留意

    着周围,就伸手撕开了猎物的衣服。

    那女人尖叫反抗,手脚乱挥。

    可惜拉奥塔已经干成了熟练工,揪住头发一拉,一记耳光抽上去,打得她转

    了两圈倒在地上,跟着抓住她裤腰猛地往下一扒,露出白白嫩嫩的圆屁股,搂起

    来拿出润滑油,挤一大团在屁眼上,两根指头往里狠狠一挖,抠着肠子固定住她

    乱扭的臀,凑上去借着流下来的多余润滑油,一挺身就插到了底。

    处女膜还在,撑开的肉瓣中当即渗出了缕缕血丝。

    他揪住女人的头发,手肘下压抵住后背,猛地一扯,让她上身抬起,不得不

    用手撑地保护吃痛的头皮,屁股发力,飞快地强奸起来。

    李小艾目瞪口呆,双手紧紧捂住嘴巴,一口大气也不敢喘。

    她一直以为作为一个体力挺好的女生,就算保护不了自己,起码也能<a href='/zhengzha/' target='_blank'><u>挣扎</u></a>一

    会儿,坚持个几分钟。

    可眼前这个明显经常运动的白人少女被拖来的时候就经历过殴打,鼻青脸肿

    看着痛苦无比,那一记耳光就直接终结了所有反抗。

    连一分钟都没到,一个衣衫完好的女孩就成了在男人身下摇晃的受害者。

    李小艾挪下一只手,悄悄握紧了刀。

    那个可怕的男人正背对着她,专心致志侵犯着少女冒血的蜜壶,手指头也像

    是要把屁眼挖穿一样用力。

    可地上有很多落叶,还没有坚硬的落脚地方,李小艾想不出自己要怎么过去,

    才能不被那男人听到。

    而如果被发现,被这样的男人发现,她想要不被侵犯,恐怕真的只有第一时

    间自杀才行。

    抱歉……对不起……我、我不敢救你……她默默擦了擦泪,连抽泣的声音也

    强行憋住,闭上了眼,不敢再看,默默祈祷男人这次结束后就会转移到其他地方

    去。

    可这个愿望落空了。

    李小艾听到那个少女痛哭求饶,听到她尖叫咒骂,听到她的呻吟渐渐衰弱下

    去,听到她不断发出的绝望之音。

    她听到那些声音都停止,一切却没有结束。

    十多分钟后,她又听到了那个少女好像被钉子扎穿一样的凄惨高呼。

    李小艾好奇地睁开眼睛,然后,并不意外地看到了拉奥塔粗大的肉棒正在居

    高临下起伏着抽插裂伤的肛门,那个血红色的肉洞,已经快要看不出是屁眼的形

    状。

    本能地夹住了屁股蛋,李小艾攥紧刀,几乎快要忍不住冲出去。

    但一想到宋明,她就能冷静下来,控制住自己。

    她虽然总是嘲笑男朋友的名字不好,喊他时候偶尔会故意喊成送命,但她心

    里是绝对绝对不希望他真送命的。

    他们美好的<a href='/rensheng/' target='_blank'><u>人生</u></a>才刚刚开始,在这种地方葬送掉所有的未来,怎么可能甘心。

    十几分钟后,拉奥塔粗喘着在少女红肿的屁眼里射精,李小艾也同时知道了

    受害者的编号。

    并不是因为女孩的分数已经被抢光,而是她的男友,终于赶来支援了。

    但他没能救到自己的女伴。

    早就准备好了的苏玛,从暗处连开两枪,打出了一地脑浆。

    李小艾哆嗦了一下,看到了122号男被击杀的讯息。

    她不敢动,只能尽量保持着隐藏的姿态,看着,听着,感受着一切发生。

    她此前以为,如果女孩子不想给谁口交,那么怎么强迫也不会有用,死都不

    怕的话,怎么可能去含男人的恶心器官。

    拉奥塔用最简单的暴力演示了他的方法。

    他打脱了女孩的下巴,蹲下,抱起她的头,把并未完全勃起的阴茎插了进去。

    那条狰狞的肉棒在她合不拢的嘴巴里出出入入,一点点充血,变大。

    最后,把稀薄的精液,喷射了进去。

    一直到直升机从远处的空地起飞,树边的泥土上只剩下残留的破碎衣裤,李

    小艾才颤巍巍放下了僵硬的手臂。

    她小心翼翼地爬出来,听着周围的动静走过去,打量着暴行遗留的现场。

    眼泪,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落下,一颗颗碎裂在腐烂的泥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