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魔界游记_御书屋 > 分卷阅读70章节
    ,她太虚弱了现在。</p>

    </p>

    他把自己的左手腕伸到苏苏的嘴边,说道:“咬一口。”</p>

    </p>

    苏苏的眼睛里面还是迷茫,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似乎连他在说什么都不知道。</p>

    </p>

    越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先把自己把手腕咬破了,才放到苏苏的唇边。苏苏像是闻到了香味的小兽,自己就轻轻咬住了越空的手腕,吸吮起来。</p>

    </p>

    苏苏感觉到一股温热甜美的液体流到自己嘴里,她闭着眼睛自觉的吸吮着,那甜美的源泉没有离去,只是干涸了,她睁开眼,委屈极了,说道:</p>

    </p>

    “还要……”</p>

    </p>

    越空笑,把手腕收回来,上面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他就又咬了一口,这次咬的伤口又大了一些,重新把手腕处放在苏苏的嘴边,任她吸吮着。</p>

    </p>

    这样吮着他手腕的苏苏显得格外的乖巧,他插她的力度大了一些,她也是没有反应。他忍不住更欺负她了一些。</p>

    </p>

    他粗长的性器在小殿下的娇xue儿里面肆意的进出,抽出又捅进,次次都是顶到了子宫里面,这样大的力度让小姑娘很是吃不消,她终于有了一点上当的感觉,她放开男人的手腕,叫道:“呜……不要了呀……”</p>

    </p>

    她还蹬动着腿儿,可惜被男人所制住。</p>

    </p>

    看起睛神不错了些,越空挑眉。他哄她:“很快了……”在她的腿根处重重的咬了一口,听见了小姑娘娇滴滴的哭声,然后又把自己已经再次愈合的手腕咬破,伸到她的唇边哄她。</p>

    </p>

    苏苏一边哭着一边喝着他的血,看起来可怜又可爱。</p>

    </p>

    越空低头看她,脸上露出了微笑。</p>

    </p>

    他重重的一顶,放松禁制,积攒的欲望就喷薄而出,大股大股滚烫的液体就射入了小姑娘的体nei,苏苏的小腹哆嗦着,承受着,这些雄性的体液很好的抚慰了她的燥热。</p>

    </p>

    越空吻了吻她汗湿的鬓发,也是在轻微的喘着气。</p>

    </p>

    在药性被缓解的那一刻,她松开含住的手,就想要昏睡过去了。她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被男人拥尽了怀里,头顶上是微微沙哑着的声音:“知道我是谁吗……”</p>

    </p>

    “嗯……”苏苏想睡,不回答。</p>

    </p>

    “殿下啊……”叹息一般的声音,</p>

    </p>

    “嗯……越……”她的声音很低,他耳聪目明也只是听清了一半,他低头看她,小人儿在他的怀里已经是睡着了。</p>

    </p>

    他微笑,在黑暗里眯起金色的眸子。</p>

    </p>

    第148章 达成 &lt; 魔界游记 ( 珑公子 )第148章 达成</p>

    </p>

    越空把苏苏安放在自己的怀里,望了一眼外面,修长的手慢慢的抚着她的黑发。</p>

    </p>

    他将另一只手抬起,稍微的旋转着腕部,漫不经心的看着。他视力极好,哪怕是在黑暗之中也知道上面的每一寸皮肤都是光洁的,没有伤口。</p>

    </p>

    他叹气,想到当年殿下离开的时候把自己力量凝结的晶石留给了他。力量是纯粹的,力量存在的形式完全取决于其主人是怎么使用它的。而他选择了长生,选择了孤独。幸运的是,他的运气倒是比夜月要好一点,起码不需要时不时的陷入沉眠。</p>

    </p>

    殿下仍然具有她的天赋能力,可是已经失去了力量,所以这些年才过得这么辛苦么……他的手无意识的摩挲着她的脸。苏苏埋在他的怀里,她的脸贴在她的胸上,赤裸的胸膛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香甜气息。</p>

    </p>

    他低头望她。可是他已经沾染了这股纯粹的力量了,与殿下的体质已经不再适合。喝一点他的血倒是还好,里面的能量微弱又温和。殿下太孱弱了,心尖血的效力霸道,她甚至都没有办法直接的食用,得经过处理才行。</p>

    </p>

    而且现在又是用了这么大剂量的魅香……现在看着没事,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他有一点忧虑,在为她打算着,无论如何,他的小殿下总是要得到最好的东西不是吗?</p>

    </p>

    ————</p>

    </p>

    天色微微亮。</p>

    </p>

    魔泽负手慢慢的踏上了寝殿前面的阶梯,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和过去的许多日子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两旁的的侍奉的的奴仆都感受的到了一股彻头彻尾的寒意,于是她们都纷纷跪了下来,头也越发的低垂。</p>

    </p>

    魔泽的步子稳健,他的目光直视,看着那一道半掩的殿门。但是步子停下,他的目光突然转移到一个跪在门前的侍女身上。他想起他和那个男人一同回来的时候,苏苏缩在床里瑟瑟发抖,她在一旁劝说着什么,还想要伸出手去碰他的宝贝……</p>

    </p>

    “把她的手剁了,人喂狼去吧。”魔泽吩咐了一句。</p>

    </p>

    他又扫了一眼跪在下面一级台阶的六个人,道:“舌头都割了,扔到外院去。”外院是是进去之后重来没有人出来过的地方,一个据说充满粗役与可怕刑法的地方。</p>

    </p>

    第一个侍女连哀求的话也没有来得及说出一句来,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黑衣甲士捂住嘴,拖走了。剩下的几个人被黑衣甲士伸手进了嘴里,轻轻一扯,再将那扯下的一团在塞回了那人的喉咙里,然后迅速将人带走了。除了被掐住的脖子发出几声闷哼,整个场景还是很安静的。</p>

    </p>

    只是地上洒落了几滴血,也很快也会被清理干净。</p>

    </p>

    这几乎悄无声息的场景让侍从更是觉得寒意彻骨。很多人都忘了,王并不是一个以温和著称的人。最近一段时间的王的仁慈,让大家都遗忘了一点。这些人将自己跪伏的姿态摆的更低一点,更卑谦一点。</p>

    </p>

    有些稍微聪明的人想到了。王的确是变得更加的仁慈了,在宫殿里面的那位姑娘出现之后。但是王可以变得更加的暴虐,在那位姑娘不开心或者有危险之后。</p>

    </p>

    魔泽推开那扇半掩的进去,看见越空衣衫规整的坐在外间的椅子上,慢慢的翻阅着桌上的一本书,那是苏苏平时的看的诸如游记之类的书籍。越空的身后是层层叠叠的帷幔,遮蔽了清晨的阳光,让安寝在里面的人儿可以睡一个好觉。</p>

    </p>

    越空慢慢的合上书,说道:“我知道你将她照顾得不是很好,她总是担心这里担心哪里的……”她担心你不要她,越空有些苦涩的想到。“但是好在你也不算是太笨。”他淡淡的说道。</p>

    </p>

    越空指的是他刚才在外面做的一些处理。</p>

    </p>

    “现在都结束了吗。”魔泽没有接他的话,只是这样问他。他的意思是问的苏苏的情况,她的病情是否已经结束了。这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为此他可以忍耐。</p>

    </p>

    “我也希望如此。”越空说道。</p>

    </p>

    沉默。</p>

    </p>

    “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安好无事。”越空看向窗外,此时的第一片雪飘落下来,然后一片一片的覆在地上。</p>

    </p>

    “我曾经是真心的辅佐你,为了这片她曾经存在过的土地。我也是真的想要把她据为己有,我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再次遇见殿下吗……但看见她过得那么的不开心,所以我又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