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153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我十分惊讶她为什么能保养的这么好呢?也许她家里有钱,是用的高级化妆品的作用。也许她的身子一直闲着,很少使用,是没有用旧的结果。我一直深信女人的双球下坠是男人多次摸拽扯拉的结果。所以胡老师虽然有些年岁了,但机器还是新的。我想到这里,心跳的更快了。

    胡老师说:“傻小木,你在想什么呢?热就把衣服脱了吧!老师家里没有外人,怕什么呢?”我低声说:“老师,这样我就赤臂了。”胡老师说:“怕什么呢,电视上的健美运动员哪一个不是赤着上身呢?男人又没有大ru房,怕什么呀!男人展示的就是肌r之强,力量之美。”胡老师说的话,让我一次次地不好意思,她说到大ru房,我还看了她一眼。她的两只ru房确实很美,浑圆而挺拔,看得我的脸更红了。

    既然她说成这样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呢?于是,我就把身上的运动背心脱了下来。胡老师一直盯着我的每一个动作。当我的背心一脱,她的眼睛一亮,像探照灯一样扫视着我的上身。平时,我加强锻炼,又勤练武功,所以上身肌r丰硕虬结,但没健美的肌r男那么冷峻生硬。我的肌r更给人一种柔和之美,再加上我年轻的面庞和柔滑的肌…肤,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记得我在武馆集训时,我练功时热的把上衣脱了,这身子一露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以至于在讲解动作时,那个女教练一次又一次地装着无意识地抚摩着我的胸口,还悄声问我晚上愿意和她吃饭不。还记得在公共浴室洗澡时,一位变…态问我搞不搞基情,他可以送我一辆跑车,我气得一拳把他打飞了,然后快速地离开了现场。

    第四百二十章 避难岳母家(3)

    我还以为她要趁我熟睡之际,行秦晋之好,原来她在看着我摸自己,这种情况像看a片打手枪一样。她似乎不知道我已经醒来了,不断地抠弄着自己。终于在越来越快的动作中,她爆发了,眼睛紧闭着,低低地哼着。

    见她闭上了眼睛,我忙睁开眼偷看了一下,啊,真让人忍无可忍的一幕啊,那诱…人的三点近在咫尺,而她像失去了知觉一样,呆呆的。但她又很快睁开眼睛,也许她怕我醒来吧!我连忙闭上了眼睛,不敢动一下。她看着我,目光很呆滞,又贪婪的,后来无法想象的她把自己的圣水涂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对准我的那个宝贝,让那泉水自由落体,“啪啪”的几滴滴在了那个上面。我心头一震,心中无限冲动,真想猛地站起来,抱住她,但是我还是不敢。她开心地笑着,看了一会那露水的运动轨迹,就下了地,开始洗手了,我知道要吃饭了。

    果然,她叫我:“小木,起来吧,吃饭了。”我不动声色,她喊了我好几次,我沉睡如故,她没有办法了,只好上了炕,使劲地推我。我只好被推醒了,其实我一直在装呢。她看我醒来,说:“快点,你把自己围起来,成什么了,在我面前亮家伙,要是被荷月姐妹看到了,那还了得,以为我们有什么事呢!”

    我假装低头看了一下,吓了平一跳,忙用浴巾把自己裹住了,我问她:“您看看我衣服干了没有,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

    我的脸真的红了,她出去了,我差点笑出来,现在我理解了露y癖的人了,知道他们是为了寻求刺激,这事确实够刺激的!她回来了,说:“刚才下了点雨,我拿进了家里,还没有干呢。”我又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希望您原谅我吧,我……”

    她说:“行了,别说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就是借你是个胆子你也不敢,别道歉了。你一向是个好孩子,我是知道的。”我说:“谢谢您对我理解。”她说:“好了,吃饭吧。”

    她居然炒了好几个菜,又给我拿出几瓶啤酒,我又感谢了她,吃了起来。岳母说:“你这小子,就是太客气,一家子的人不说见外话,对吧?”我让她喝酒,她笑而推辞。听大姨子说,她妈是爱喝酒的,为什么不喝呢?也许怕酒后乱性吧!我吃喝了起来。

    外面下着雨,家里却春意融融,我心中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觉得人生就是奇妙,我在一个陌生的女人家里吃喝,还叫她妈,虽然她是我的准岳母,但我心里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娶荷月为妻的决心。天天留连于花丛群芳之中,对择偶有点挑剔了,我不想如此草率地娶上一个比我大,有点丑的妻子啊。如果荷月像她姐姐荷云那样美,我就毫不犹豫地娶上了她,现实就是这样会与我开玩笑。

    看着与大姨子酷似的岳母,我心中涌出了无限的冲动,我与大姨子有一种不可言状的感情,彼此心领神会像恋人一样的感情。岳母不知在想什么心事,呆呆的。

    这时,有人敲门,接着闯进来一个黑大汉,这人大喊着:“cao你…妈的,章林,你躲到哪里去了,欠老子的钱不还,今天老子要cao你的老婆,看你还出来不出来。”说着,就向里屋走来,我忙让岳母给我取那些没干的衣服去,湿衣服总比没有好。她匆匆地取回来,我穿上了有些潮湿的衣服。

    那个人走了进来,大喊大叫着,看到我在,呵呵地笑着:“章林,你老婆给你戴了一顶绿绿的帽子了,看,她在和小白脸调…情呢。”那家伙视若无人,我喝道:“你小子是不是用p…眼在说话呢,都是些臭p,你胡说什么呢?”那个大汉笑了:“怎么,不承认吗?”岳母低低地说:“这是我的二女婿。”那人说:“二女婿怎么了,不是一样和你在一起睡吗?你看,他的衣服那么少,肯定刚刚和你睡完吧?”

    我气了,岳母的脸变得铁青。我站在炕边,吼道:“你小子给我们道歉,不然我废了你。”那黑大汉笑道:“在章村,老子还没有见过和…我这样说话的人,小子,念你有眼不识泰山,打自己三个耳光,然后给我口爆十分钟,快点。”

    我气了,冲过去,一脚踏在他的脸上,他没有过来,摔在了地上,碰了鼻子,鼻孔开始冒血了。他怒吼着,向我冲来,我跳下了地,上去就是两个大耳刮,打得他东倒西歪。我一转身,往他软肋上踹了一脚,他又倒在了地上。我抓起他的脚,把他倒提着,然后把他的头栽进了泔水桶里,泔水的酸气呛得他喘不上气来,我提起他,问他服不服?他说不服,我又把他的头栽进了泔水桶里,剧烈的酸腐味呕得他大声咳嗽起来,他忙说:“兄弟,服了,我服了,你放了我吧。”

    我不甘休,提着他除了院子,把他的头栽进了地窖里,然后我要放手,黑大个哭喊起来:“爷爷,饶了我吧,饶了孙子吧。”我把他提起来,扔在地上,他的头脸狼狈不堪,沾满了泔水,剩菜剩饭以及地上的泥水,雨还下着,我说:“知道爷爷是谁吗?”我指了指胸口的饿狼纹身说。

    他吓得发抖,说:“爷爷,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说着他起来就给我磕头,磕完后就要逃跑,我一摆手说:“不要走,我来问问你是怎么一回事。”岳母在旁边看着,一直瑟瑟发抖。她说:“你岳父赌钱输了,和他借了八千多元,他利滚利要5万元,我到哪里凑这么多的钱呢?”

    我说:“妈的,老子不和你废话,你说该给多少钱。”黑大个连声说:“大哥给我八千元就得了。”我出去从车里拿出包,点出一万元甩给了他:“黑驴毬,老子和你说,这是一万元,老子不占你的便宜,那二千元是给你的红利,你拿上快滚吧,如果不服气,带人来找我,快点,老子不奉陪你了。”

    那黑大个拿上钱,连声说:谢谢,我不会再找您了。说着,连盘带滚地跑了。岳母惊魂未定。让我快进屋里,外面的雨很大。我说:“好,我先把车开进来吧。”她家的门很大,可以开进去的。

    我看到岳母一直在院子里站着,我忙下车让她进屋子。她说:“小木,那个黑煞神会不会找我们麻烦呢?”我问她那黑大个是不是团伙?她说:“他只和两三个人在一起,那些人是他的酒r朋友,我想他不会来的吧?”我说:“好,你放心吧,有我呢!别说一个黑大个,就是来十个,也不是我的对手,反正这段时间我在避难,正好看看这小子有多大的能耐还敢再来。”

    岳母让我快把衣服脱了吧,刚才是湿的,现在淋了雨,更湿了,我只好背过身子,又脱了下来,我只剩下一条内…裤没有脱下。她说:“脱下来吧,小心浸得肚子疼。”于是,我脱了下来,又用浴巾围住了我的下半身。我问:“好,我的衬衣和外面的裤子哪去了?”她说:“小木,我也给你洗了。”啊,我只能围着浴巾了,不便再到车里去衣服去,便说:“说不定一夜干了吧。”

    我看到岳母的外面的衣服也湿了,我说:“妈,你把湿衣服也脱下来吧,小心病了。”她说:“谢谢你提醒我,要不是你说,我倒忘了。”

    说着,她背过我,把外衣和外裤都脱了下来,她又露出了那件性…感的小背心了,那件小背心只包住半个r峰,刚着了点雨,胸前的那两颗大红枣更明显了,在灯光的映照下,连红红的颜色也能看的清楚,她似乎被恐惧把灵魂攫走了,注意不到自己的走…光。她下…身穿着一件短裙子,把那曼妙玲珑的曲线纤毫毕露地勾勒出来了。她上了炕,一头扑在我的怀里,痛哭起来了,我知道她吓坏了。

    我抱着她,抚着她的湿头发。她抽抽噎噎地说:“小木,你知道我有多苦吗?那个死鬼丈夫不务正业,赌钱喝酒,输了黑煞神八千多,那黑狗天天来要,有时还动手动脚的,那死鬼倒自己跑了,只剩下我苦撑着,今天不是你,我该怎么办呢?五年多了,我一直生活在这种煎熬之中,小木啊,我的好女婿啊,今天,不是你我可完了,那个黑煞神肯定要对我……”她一直哭着,抱得我很紧。

    第四百二十一章 避难岳母家(4)

    我拍着她的背说:“不要伤心了,都过去了,那个黑煞神不敢再来了,就是来了,有我呢。”岳母说:“小木,我怕你岳父那个东西狗不忘吃屎,如果不戒赌,会把家输光的,我想我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了,他不成器,又不是我的过错。”

    我说:“您和他摊牌,说清楚,如果他执迷不悟导师胡再离也不迟啊!”她说:“你不知道,这种话我不知和他说过多少次了,他就是不听,我无法再原谅他了,我的心已经被他撕碎了,和他在下去没有好结果的。”我说:“您自己看吧,我们小辈的没法参考,您知道我们的处境。”她点了点头说:“是,我知道了,今天的事多谢你了,要不是你,黑煞神不知要干什么呢!”

    我笑了:“您一家子又说见外的话了。谢什么谢呢,贼人上门,我能坐视不管吗?”她终于笑了,放开紧抱我的手,我真希望这一刻直到天长地久,她那温柔的身子刚才一直紧紧地挤压着我,我有点受不了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走光了,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又下地找衣服去了。我真想说:穿什么穿,又没有外人。

    雨一直下着,弄得人心也淅刻淅沥沥,纠缠不清的。10点多了,看来该睡了,于是我要到另一个家睡觉去。可是岳母说:“小木,不好意思,我不敢一个人睡,天上不断地打着雷,我又怕那个黑煞神上门来……”

    她的脸涨红了,头低着不敢看我,我知道这话她一定憋了很久,才有勇气说出来。我说:“好,我就睡在这个家吧。”我的心怦怦直跳,会不会有什么事要发生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辈分不同,也有冲动。我睡在了炕角,她睡在了炕头。我想吟一句:君睡在炕头,我睡在炕角,整夜思君不敢动,共同梦周公。

    我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哦,她睡着了,我的心还怦怦直跳,怎么回事啊?我睡不着,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知道如何是好。天上的炸雷不断,雨哗哗地下着。我努力地培养睡眠,后来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我梦见岳母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向我招手,我一过去她又走远了,又向我招手,我不管怎样努力都追不上她。我快要哭出来了,她干什么呢,这样逗我。她是什么意思啊,招手勾…引我吗?我真想追上去问她个究竟,可是还是追不上,我急得满头大汗。

    正在此时,我听到一个声音:“小木,快醒来,院子里憋了一大坑的水,谁进了家里,我们要遭水灾了。”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不是梦,因为她一直推着我,我忙说:“好,我起来看看。”我去开灯,但灯不亮,岳母说:“停电了,打雷就停电。”

    她拿了一个手电筒,我借着这微弱的光线向外看去,可不是啊,院子里有一大坑的水,怎么回事,雨有这么大?她说:“下水道不通了。”我忙穿起来衣服,衣服还没有干呢,但无关紧要,因为又要冲进雨幕中。

    岳母也随着我冲进了雨幕中,因为她得用手电照亮呢。我来到院子里,雨像空中倒水一样,肆虐着万物。我来到街门口的下水道,岳母说这里堵塞了,我便用力搬动这这里的石头。这里有一长溜都是用大石头盖着呢,我一块块地搬起,发现出口处果然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堵住了,接着手电的光一看,妈的,是一条死狗,好臭啊。我拿来铁锹,铲起这狗的尸体,扔在了街上。这样水就哗哗地流向了外面,岳母松了一口气,她说:“这下可好,院子里的这坑水用不多久就会流出去的。”

    大家都忙着清理淤塞,没人注意自己的衣服已经成了湿的了。岳母说:“快,小木,回家吧,小心感冒了。”我忙扶着她快走,跌跌撞撞地终于回到了家里,身上的雨水还往下流着。啊,我站的地上也积了不少的水,刚才院子里积了水,流不走,浸上来流进了家里。我说:“您给我照着,我来舀水。”

    我用一个铁簸箕开始铲水,铲满后向外一倒,地上的水真多啊,我铲了一会水还没有退下多少,我把湿衣服一脱,说:“好家伙,这么多,妈,我要加快速度,不然粮食要着水了。”我憋足了劲,加快速度舀了起来。唉哟,好累啊,我上气不接下气,岳母让我快歇一歇吧,我的喉咙间发出了“哬哬”的声音,我知道,自己一受风寒就这样。但是看看水已经不多了,我又坚持下来了。

    就这样,我凭着坚强的毅力,终于把家里的水都舀完了,但是一停下来,我差点坐在地上,岳母让我快上炕,她说我受了风寒,要生病的。她忙把我扶在炕上,拿出几块干毛巾给我擦身子。我累得躺在了炕上,一动不动。她急忙给我擦身上的水,已经顾不得男女之别了,她的手在我的身体上的各个部位摩动着,碰到了我的小弟她也毫不在意了。她把我身体的正面擦了一遍,又帮助我翻过身来,开始擦我的背部。

    本来我累得要死,可是让她一查,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妈的,无法想象啊,欲…望能穿越疲惫呢?她把我全身上下都擦了一遍,然后帮助我睡进被窝里,我确实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我馋进被窝里,她的手碰到我的小弟四五次,每一次她都要战栗一番。我的喉咙“哬哬”地响着。唉呀,难受死了,我身子冷得很,像是掉进了冰窟里。我喊着:“冷死了,冷死了,哎呀。”我牙齿格格地响着。

    岳母说:“这该怎么办呢?你等等,我给你熬碗姜汤去。”停电了,熬碗姜汤太难了,倒好她家有一个手动的鼓风机,她生了火,开始熬了起来。她不停地安慰我:“一会就好了,你等一等。”十多分钟后,终于熬好了,她端过来就给我喝,好烫啊,我好容易才喝了下去。我的状况好了一点,似乎没有那么冷了,但是我的身子还是像一块冰。

    她问我:“哎呀,还怎么冷,怎么办呢?”她的眉头紧锁着,眉毛动了动,脸上的表情很坚毅,似乎在决定什么事情一样。过了一会儿,她上了炕,说:“小木,我决定用我的身体给你暖一下,你不要冲动,只能这样做了,不然怎么办呢?”啊,什么,她要用体温给我驱寒?这怎么可以呢?我说:“不行,不行。我睡一会就好了。”她说:“这能行吗,我是医生,知道一些东西的,你的身体这么冰,如果不让你暖过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我知道,平日里自己夜夜笙歌,寻欢作乐,早就把身体淘空了,不然有这样不堪一击吗?我也听说过,在二战时,德国男兵在苏联被冻得昏了过去,是女兵把他们搀进车里,脱…光衣服,拥抱着他们才让他们醒过来,据说救助体温下降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男女赤…身拥抱,如果再性…爱那更是急救的妙法了。

    她是医生,当然知道这一点。不一会,她把所有的衣服脱…光了,在红蜡烛的照耀下,有一种无穷无尽的诱…惑,但我来不及去想这个了,我的体温还在下降,我知道,体温再低的话,心跳会衰竭的。她没有说话,快速地钻进了我的被窝,紧紧地把我抱住了。唉哟,她的身子好烫哟,像一团火一样。柔软的胸挤压着我的背,下部的芳草贴在我的身上,痒死了,我有点冲动。荷尔蒙快速释放出来了,我在升温,是冲动帮了我的忙。

    这个场景无数次被我幻想过,也在梦里无数次出现过,我承认,自己有点龌龊,这都是爱看乱爱小说和日本乱情片的结果。可,今天,梦想成真,真的出现了这想都不敢想的场景,我情何以堪呢?她的手放在我的胸口,说是给我暖心口,保住心脉是最重要的。

    她说:“不要胡思乱想,我只是为你治病的。”我知道,我的心跳的速度过快让她察觉到了。我怎能不胡思乱想呢,这个场景换做石像也会被感化的,何况我是一个有血有r的人啊!可惜我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了,不然,我早就冲动起来了,会主动抱住她,做那事……她还说我呢,她的心何尝不是一直在怦怦直跳吗?我的背部都感受到了,她也冲动了,还说我呢!

    第四百二十二章 避难岳母家(5)

    她的心也在怦怦直跳,按她的话说她很久没有享受过男女欢爱时的快…感了,她正值狼虎之年,突然把她享受的权利剥夺了,她何能忍受得了吗?五年多了,她没有离婚,没有出墙也是奇迹了。吃晚饭时,她和…我哭诉她的苦楚,其实更多的是欲…望过盛,老公不中用,无处发泄的悲愤。我理解她的内心在想什么,现在她虽说给我治病,但赤…身和一个年轻男子相拥,她怎么能忍受得了呢?

    我感觉到了她粗重的呼吸。她的身子在轻轻地抖动着,她的情绪正在波动,有点失控了。我静等着事态的变化,但我说了一句:“我的后面好像暖过来了,前面还冷得很啊,您能给我暖暖吗?”我说出来后,有点后悔,为什么说这话呢!我和她都赤…身l…体,一转过来,两个人的敏…感部位就接触在一起了,这样我们会产生火花的,我又怕她拒绝我,那样太难堪了。

    她说:“那就调过身子吧,我给你暖一暖吧。”我慢慢地翻过身子来,和她面对面地躺着,她还是和刚才一样,紧紧地搂住了我。啊,丰…满而柔软的胸与我的胸…膛紧紧地贴在一起,我的心瞬间被融化了,那么绵软的胸啊,我忍不住了!我们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她的眼睛紧闭着,不敢看我,就是睁开也不一定看到。

    这也太漆黑了,这场景太可七怕了,我受不了了。唉哟,老天饶恕我的罪过吧,我有了罪恶之心了,刚才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我的精力已经恢复了。我的那个东西早已像巨椽一样顶着,碰到了她那软软的沟谷间了,“啊”我和她同时叫了一声,身子都一震,我再也忍不住了,开始疯狂地吻起她来,她说:“不要,不要啊,放开我吧,我们不能……”……(删节部分太另类没办法)

    本章内容太过火爆,只能代替一下了,见谅。

    我说:“胡老师,你为什么苦自己呢?和他离了算了。”胡老师说:“没办法呀,我受到了威胁,我的公公和黑道有沾染,我刚提出离婚,他就把我娘家人的近况都拍下了照片来威胁我,说我一旦离婚后,我的家人就会从世上消失的。他怕我分他的家产,我没有办法,为了家人,为了女儿,只能答应了。”唉,原来嫁入豪门是这个结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胡老师又说自己的家庭没有背景,没有一点支持她的力量,她只能一辈子干耗着。她又看到自己可爱的女儿时,更不忍心让她失去母爱,于是她只能守活寡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胡老师,也许你的命运多舛,摊上了一个那样的老公了。”胡老师说:“原来我不信命,现在彻底相信了,我的命真苦啊,一辈子这样不死不活的。”她说着又要哭了,我忙举起酒杯说:“老师,干了这杯吧!”老师擦了擦眼泪说:“好,我干了,让你见笑了。”同宿舍的一位富二代有一个远红外望远镜,我们曾经爬在楼顶上多次偷窥过女生宿舍。我们一边看着,一边品鉴着哪个女孩的身材最好。所以,我对女孩子的身体很熟悉。现在,胡老师一脱外衣,她那美好的身段就开始挑战着我的忍受力,我十分惊讶她为什么能保养的这么好呢?也许她家里有钱,是用的高级化妆品的作用。也许她的身子一直闲着,很少使用,是没有用旧的结果。我一直深信女人的双球下坠是男人多次摸拽扯拉的结果。所以胡老师虽然有些年岁了,但机器还是新的。我想到这里,心跳的更快了。

    胡老师说:“傻小木,你在想什么呢?热就把衣服脱了吧!老师家里没有外人,怕什么呢?”我低声说:“老师,这样我就赤臂了。”胡老师说:“怕什么呢,电视上的健美运动员哪一个不是赤着上身呢?男人又没有大ru房,怕什么呀!男人展示的就是肌r之强,力量之美。”胡老师说的话,让我一次次地不好意思,她说到大ru房,我还看了她一眼。她的两只ru房确实很美,浑圆而挺拔,看得我的脸更红了。

    既然她说成这样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呢?于是,我就把身上的运动背心脱了下来。胡老师一直盯着我的每一个动作。当我的背心一脱,她的眼睛一亮,像探照灯一样扫视着我的上身。平时,我加强锻炼,又勤练武功,所以上身肌r丰硕虬结,但没健美的肌r男那么冷峻生硬。我的肌r更给人一种柔和之美,再加上我年轻的面庞和柔滑的肌…肤,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记得我在武馆集训时,我练功时热的把上衣脱了,这身子一露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以至于在讲解动作时,那个女教练一次又一次地装着无意识地抚摩着我的胸口,还悄声问我晚上愿意和她吃饭不。还记得在公共浴室洗澡时,一位变…态问我搞不搞基情,他可以送我一辆跑车,我气得一拳把他打飞了,然后快速地离开了现场。

    胡老师与我连着干了三大杯酒,转眼间,这瓶酒快要底朝天了,胡老师醉态初现。她的身子开始摇晃起来了,她越来越放松,再也没有老师的架子了。她的言语也越来越轻佻,把我当作了一个同事,一个朋友了。她开始与我开起了玩笑,其尺度越来越大,后来竟然开起了荤玩笑。啊,我大吃一惊,没想到胡老师竟然敢和…我这样呢?我不好意思去答对她,可她硬要我答对她。她考我一个谜语:“一个姑娘十七八,见了柴垛就睡下,老汉上去弄一下,小伙有劲尽管压。”问我是什么?我想这能是什么呢,肯定是做那事了,我红着脸说男女之间的那档事了,她笑得前俯后仰,说我:“我可没有误导你,你这小子内心这么丑恶啊,怎么全世界的事都是做那事吗?”我脸红的更厉害了,忙问她是什么,她说是铡草刀。什么啊,她就是误导我,看我笑话呢!她又开始说了,我没有办法,只好去配合她讲笑话了。

    她说着说着,就抱怨家里太热了,把外衣脱了,露出了只穿着小背心的上身。她的皮肤看上去是那样的细腻光滑,属于那种弹指即破的类型,露出了如玉的胳膊,像象牙一样纯白。再看她那一段葱白般的酥…胸,露出的那一小部分山丘明晃晃地诱…惑着我的眼睛。那一段峰峦起伏的曲线,被背心的边缘挡住了。我有一种想看到这全部山峰的渴望。我的心跳的像擂鼓一样,其声之巨连胡老师也听到了。

    她问我:“你的心怎么跳的这么高呢,像敲鼓一样,心里想什么呢?”我尴尬地说:“我一热就这样,没事的。”我不敢正眼去看胡老师了,我怕她的眼神把两个人点燃了。我没想到胡老师为什么在年近四十时还能保养的这么好啊,像年轻姑娘一样充满了诱…惑。

    同宿舍的一位富二代有一个远红外望远镜,我们曾经爬在楼顶上多次偷窥过女生宿舍。我们一边看着,一边品鉴着哪个女孩的身材最好。所以,我对女孩子的身体很熟悉。现在,胡老师一脱外衣,她那美好的身段就开始挑战着我的忍受力,再看她那一段葱白般的酥…胸,露出的那一小部分山丘明晃晃地诱…惑着我的眼睛。那一段峰峦起伏的曲线,被背心的边缘挡住了。我有一种想看到这全部山峰的渴望。我的心跳的像擂鼓一样,其声之巨连胡老师也听到了。

    我十分惊讶她为什么能保养的这么好呢?也许她家里有钱,是用的高级化妆品的作用。也许她的身子一直闲着,很少使用,是没有用旧的结果。我一直深信女人的双球下坠是男人多次摸拽扯拉的结果。所以胡老师虽然有些年岁了,但机器还是新的。我想到这里,心跳的更快了。

    胡老师说:“傻小木,你在想什么呢?热就把衣服脱了吧!老师家里没有外人,怕什么呢?”我低声说:“老师,这样我就赤臂了。”胡老师说:“怕什么呢,电视上的健美运动员哪一个不是赤着上身呢?男人又没有大ru房,怕什么呀!男人展示的就是肌r之强,力量之美。”胡老师说的话,让我一次次地不好意思,她说到大ru房,我还看了她一眼。她的两只ru房确实很美,浑圆而挺拔,看得我的脸更红了。

    既然她说成这样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呢?于是,我就把身上的运动背心脱了下来。胡老师一直盯着我的每一个动作。当我的背心一脱,她的眼睛一亮,像探照灯一样扫视着我的上身。平时,我加强锻炼,又勤练武功,所以上身肌r丰硕虬结,但没健美的肌r男那么冷峻生硬。我的肌r更给人一种柔和之美,再加上我年轻的面庞和柔滑的肌…肤,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记得我在武馆集训时,我练功时热的把上衣脱了,这身子一露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以至于在讲解动作时,那个女教练一次又一次地装着无意识地抚摩着我的胸口,还悄声问我晚上愿意和她吃饭不。还记得在公共浴室洗澡时,一位变…态问我搞不搞基情,他可以送我一辆跑车,我气得一拳把他打飞了,然后快速地离开了现场。

    nordfx书库:http://。。

    第四百二十三章 避难岳母家(6)

    事后,她哭泣着,声俱泪下,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为好。他一言不发,只是哭着。我只好打了自己好几个大耳光,一边说:“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您好心为我治病,我却……”她看着我,脸上有一种似乎天塌下来的感觉,她哀哀地说:“你说该怎么办呢,唉,我和你竟有了这种关系!早知道我不该进来给你暖和身子,现在该怎么办呢?”我说:“您听我一句话,我也没脸见人了,要不我和荷月把婚退了,然后我离你远远的,至于损失,我来赔偿(其实,有p个损失呢?)。”她盯着我,慢慢地说:“不行,你不能退婚,荷月那么喜欢你,一说起你来,她就高兴不已,她觉得和你在一起,是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我怎能让你退婚呢?”

    我说:“那怎么办呢,都怨我,我真想一死了之,做出此等丑事。”她呆了一会儿,喃喃地说:“唉,没办法,我们只能隐瞒了,这件事只能你我知道,明白吗?并且不能让它在发展,再发展下去我们可要坠入十八层地狱了。”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她离开了我的被窝,又拉开一套行李,睡了进去。

    我心中无比矛盾,恋恋不舍地看着她离去。但她在我这里,我又不敢对她怎么了,因为她伤心极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们的新关系呢。我回味着刚才那一幕,太刺激了,我爽得差点晕过去了。想不到她天天劳动,身上的r很紧,没有像同龄女人,身上的r像猪肚囊一样垂下来。

    多美妙的一刻啊,我记得,党我们同时达到了高峰,但没有就此分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在三次高峰之后,我们才分开。春宵一刻值千金,我深刻地领悟到这句话的含义了。疯狂过后,她才恢复常态,认识到彼此的罪恶。我知道,她久旱的稻田得到了滋润,有巨大快乐让她当时忘乎所以了。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啊!

    进过那激情之后,我的身体发热了,体温也恢复正常了,原来男女欢爱能让人产生这种效果。我记得,看过日本731部队做实验的事迹,他们故意让一个男的脱…光之后到雪地里冻,当他快被冻死时,再抬回来,然后由一个女人为他服务,当两个人欢爱之后,这男的就会恢复正常的。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必死无疑。最后的实验结果是男女欢爱之事是世上最奇妙的事情了,能产生一种神奇的魔力,能让人起死回生。

    我心情复杂地想着这些事情,心中既有甜蜜又有惋惜,我怕那种场景只能是回忆了,永远不会出现了,惊鸿一瞥啊,稍纵即逝。这时,随着一道耀眼的白光,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霹雷以万钧之势响起,一个火球竟然从窗口进来了,我和岳母吓得都哇哇大叫,我知道这是球形闪电,破坏力极大。这火球转了一会儿,劈向柜子顶,我听得很多声破碎声响起,啊,放在上面的食具被劈碎了。

    我的心怦怦直跳,心想是不是老天爷知道我的罪孽,来报复我来了?倒好,它到了别处,我把头钻进被窝里,怕遭天谴。岳母吓得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说:“小木,我吓死了,出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今夜要不是有你,我不是被水淹死,就是被黑煞神侮辱,要不就是被雷声吓死。倒好有你在啊,我现在的心还在狂跳呢。不好意思,小木,你不要笑话我,我快过来吧,和…我睡在一起,给我壮壮胆,我快被吓死了。”

    啊,什么,刚才还离我很远呢,现在一个意外事件又改变了她,不过,想想就是够可怕的,这种球形闪电进家的情况太少见了,我还吓得半死,别说她一个女流之辈了。她又说:“过来吧,我吓得在发抖,没事,我不会责备你的,刚才你冲动了,那是正常现象,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又年纪这么轻,哪能控制住自己吗?快点,我原谅你了。”

    我满脸欣喜地过去了,她掀起被子说:“进来吧,我的大救星。”我钻了进去,她一下子抱住了我,她的身子冰凉冰凉的,还在瑟瑟发抖。她拿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心口上说:“你看,心跳多快啊。”啊,我都碰到了她的敏…感部位了,她的r峰被我碰到了。我不由得手一动,握住了一只蓓蕾,她却没有拒绝……(删节部分太另类没办法)

    本章内容太过火爆,只能代替一下了,见谅。

    我说:“胡老师,你为什么苦自己呢?和他离了算了。”胡老师说:“没办法呀,我受到了威胁,我的公公和黑道有沾染,我刚提出离婚,他就把我娘家人的近况都拍下了照片来威胁我,说我一旦离婚后,我的家人就会从世上消失的。他怕我分他的家产,我没有办法,为了家人,为了女儿,只能答应了。”唉,原来嫁入豪门是这个结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胡老师又说自己的家庭没有背景,没有一点支持她的力量,她只能一辈子干耗着。她又看到自己可爱的女儿时,更不忍心让她失去母爱,于是她只能守活寡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胡老师,也许你的命运多舛,摊上了一个那样的老公了。”胡老师说:“原来我不信命,现在彻底相信了,我的命真苦啊,一辈子这样不死不活的。”她说着又要哭了,我忙举起酒杯说:“老师,干了这杯吧!”老师擦了擦眼泪说:“好,我干了,让你见笑了。”同宿舍的一位富二代有一个远红外望远镜,我们曾经爬在楼顶上多次偷窥过女生宿舍。我们一边看着,一边品鉴着哪个女孩的身材最好。所以,我对女孩子的身体很熟悉。现在,胡老师一脱外衣,她那美好的身段就开始挑战着我的忍受力,我十分惊讶她为什么能保养的这么好呢?也许她家里有钱,是用的高级化妆品的作用。也许她的身子一直闲着,很少使用,是没有用旧的结果。我一直深信女人的双球下坠是男人多次摸拽扯拉的结果。所以胡老师虽然有些年岁了,但机器还是新的。我想到这里,心跳的更快了。

    胡老师说:“傻小木,你在想什么呢?热就把衣服脱了吧!老师家里没有外人,怕什么呢?”我低声说:“老师,这样我就赤臂了。”胡老师说:“怕什么呢,电视上的健美运动员哪一个不是赤着上身呢?男人又没有大ru房,怕什么呀!男人展示的就是肌r之强,力量之美。”胡老师说的话,让我一次次地不好意思,她说到大ru房,我还看了她一眼。她的两只ru房确实很美,浑圆而挺拔,看得我的脸更红了。

    既然她说成这样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呢?于是,我就把身上的运动背心脱了下来。胡老师一直盯着我的每一个动作。当我的背心一脱,她的眼睛一亮,像探照灯一样扫视着我的上身。平时,我加强锻炼,又勤练武功,所以上身肌r丰硕虬结,但没健美的肌r男那么冷峻生硬。我的肌r更给人一种柔和之美,再加上我年轻的面庞和柔滑的肌…肤,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记得我在武馆集训时,我练功时热的把上衣脱了,这身子一露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以至于在讲解动作时,那个女教练一次又一次地装着无意识地抚摩着我的胸口,还悄声问我晚上愿意和她吃饭不。还记得在公共浴室洗澡时,一位变…态问我搞不搞基情,他可以送我一辆跑车,我气得一拳把他打飞了,然后快速地离开了现场。

    胡老师与我连着干了三大杯酒,转眼间,这瓶酒快要底朝天了,胡老师醉态初现。她的身子开始摇晃起来了,她越来越放松,再也没有老师的架子了。她的言语也越来越轻佻,把我当作了一个同事,一个朋友了。她开始与我开起了玩笑,其尺度越来越大,后来竟然开起了荤玩笑。啊,我大吃一惊,没想到胡老师竟然敢和…我这样呢?我不好意思去答对她,可她硬要我答对她。她考我一个谜语:“一个姑娘十七八,见了柴垛就睡下,老汉上去弄一下,小伙有劲尽管压。”问我是什么?我想这能是什么呢,肯定是做那事了,我红着脸说男女之间的那档事了,她笑得前俯后仰,说我:“我可没有误导你,你这小子内心这么丑恶啊,怎么全世界的事都是做那事吗?”我脸红的更厉害了,忙问她是什么,她说是铡草刀。什么啊,她就是误导我,看我笑话呢!她又开始说了,我没有办法,只好去配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