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131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做起来没完没了。怨不得她这么热衷于呢!我真想做一次雷锋,帮她一下,可是又怕她接受不了。萍水相逢,没有感情,如果强上,只能是赤…ll的欲…望,这样与野兽有何异也。她的手指不时在埠头的那粒红豆上抚…弄着,不时又深入蚌中,去探索那幽谧的境地。她大叫着,双腿箕张着,我看到一股股白色的泉水激荡而出。然后她如释重负地瘫在床…上,大口地喘着气,唉哟,到这种境界,真是不容易啊。

    我心旌摇动,心似猫抓,苦恨无之处,我不喜欢爆棚,那都是无聊之举,要过瘾就得真枪实弹地猛干一场,不能只开发自己的资源,我们应该像美国佬一样,去侵略,去扩张,然后再享受成功的喜悦。唉,再多的想法也会是空想,如果想要不寂…寞,就得和小艺发展一下关系,这样,一切的烦恼都会化作虚无的。

    我正要关机,突然想到了诗诗和…我说起了孙老师在问我的情况,似乎对我很感兴趣。她还给我留了一个qq号,不知道她是否在线。我输入她的qq号码,去查找,我看到她的昵称是“追寻不平凡”,哦,难道她也是一个寻求刺激的女孩子吗?我倒要看一看她。还是先不加她,先到她的看见空间里看一看她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吧。

    我访问了她的空间,cao那,还加密的呢!问题是:我喜欢的陌生人是谁?我怎么知道呢?我试着输入了自己的名字,啊,居然打开了,什么难道诗诗说的是真的吗?她一见我就动了情,cao,闪电战吧,萍水相逢,就喜欢我,她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吗?太匪夷所思了吧。我看到她有一篇刚刚写的日志:喜欢上了一个陌生人。她没有写我的名字,只是说见我的第一面就动了心,她觉得我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在诱…惑着她的灵魂。她说自己的心都被我带走了,从来没有这样动心过。她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有那种感受,最后所也许是上世缘分未了,今生还得延续吧。总之,她用十分优美的文笔描摹了自己的内心感受,在她的笔下,我成了一个神圣的光环令她着迷不已,无法自拔。文末,她用英文写到:muxiong,i…love…you。

    啊,有这种疯狂的老师呢,会爱上一个学生的家长(其实我是保镖),也许我的特殊身份让她毫无顾忌吗?我翻看着她的相册,还有密码问题,我又输入了自己的名字,相册打开了,里面都是她十分性…感的照片,穿着有点暴露的衣服,唉哟,在刺激着我的眼球。我看看上传日期,里面写上:献给我那一见钟情的帅哥,姐不是一个开放的人,但面对自己心爱的人时,永远开放。cao,太强了吧,这话,真厉害哟,我被震撼了。

    这时,qq的提示有人在加我,我忙去查看,是她,孙老师,我只好接受了。对话框里亮了起来:木雄,你好,我是孙佳佳,诗诗的班主任,还记得我吗?我:孙老师,你的空间的密码专为我设的吗?我怎么忘了你呢?孙:呵呵,让你见笑了,兄弟,怪不好意思了,不要笑我哟,我这人就是好冲动。我:不会的,上帝也无法阻止人的思想,每个人都有喜好厌恶,正常啊,我很感动,有点受宠若惊,能得到美女垂青,真是三生有幸啊。孙:啊,我哪是美女,霉女还差不多。木弟,你为什么把我的灵魂勾走了,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我:什么叫我木弟,你干脆叫我梯就行了,是吗?我有这么大的魅力吗?呵呵……孙:梯?你太搞笑了,这个小坏坏,我叫你小坏蛋小雄行吗?

    啊,她直接昵称我,太快了吧。我:好,叫什么都可以,马克思昵称燕妮我亲爱的小猪猪呢。佳佳,你叫我什么都可以。姐,冒昧地问你一下,芳龄几何?孙:你小坏蛋怎么这么冒失呢,不要主动问人家女孩子的年龄好吗?不过,我今年二十八岁了,比你大很多吧!我:三岁而已,你看,叫姐叫对了吧。对了,你成家没有,几个孩子啊?

    孙佳佳哑了,过了一会儿,发过来了很多怒脸,她写道:靠,这小子,找死吗?我还没有成家呢!现在人能有几个孩子呢?这小子,你要是在跟前,我要把你揍扁!我忙向她陪不是。她没有动静了,过了一会儿,她居然开了视频,我看到了灯光下,她打扮的像一位天外仙子一样,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一袭r白色的睡裙,身子凹凸有致,身材苗条,她笑容可掬,真是一位美女啊。我也开了视频,她吓了一跳,骂我是不是脱…光了我这才注意到自己只穿着一件内…裤呢,我说还没有,我还有底线呢!她笑了,柔和而恬静,动人心魄。

    我说:“佳佳,你这么漂亮,我真想拥你入怀,直到地老天荒。”她害羞地低下头来,脸红红的,真可爱。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还说:“小雄,你这么结实,怨不得当保镖呢。看你这样,文化一定很高的吧。为什么非要当保镖呢。”我说:“我就要寻求刺激了,体验生命的快乐。你的那些照片真性…感。看得我都傻了,人间还有此等美女呢!”她笑了,抬起头说:“姐可是一个作风正派,不要把姐想歪了,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看到了她春…情萌动,怕她一下子把衣服都飞掉了,我想还是保持一点神秘感为好,于是说:“孙姐,这样吧,我明天还得早早地起来送诗诗呢,我们就见面了,今晚有点迟了,休息吧。”孙佳佳脸上掠过一丝不快,但于我笑着吻别了。

    这个女孩子啊,有点闪电般的速度,太快了吧。我冲了个澡,忙去睡觉。半夜,我被n憋醒了,迷迷糊糊地到了卫生间撒了一泡n,我关了灯,正要走,一个身影进来了,把白生生的大pp放到坐便器上撒了一大泡n。她太熟悉了,没有开灯。这n像被无数石块牵绊的山泉一样缠缠绵绵的。她n完了,扯了一点纸去擦。我被这种刺激的场面震撼了,忙伸出手放在了她的pp上。

    她吓了一大跳,张大嘴巴就要大叫,我捂上了她的嘴,她摁亮灯,看到是我,大吃一惊。是小艺,小艺问我:“哥,你没睡觉,藏在厕所里干什么呢?”我说:“碰巧n了一泡,你就进来了。”我的欲…火已被点燃了,没有再和她说话,而是伸进她的衣服里,去找那两块软r。找到了,好绵软的宝贝啊,手感真好,小艺挣扎着,我说:“嘘,不要吵醒诗诗,哥只是摸你一下,没有更大的想法。”她挣扎着,但身子已经软了,在我的抚摩下,有点迷失自我了。她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身子开始抖动起来了,我乘机追击,在她的胸上频变手法,小艺闭上了眼睛,哼了起来,身子完全倒在了我的怀里了。此时,佳人在抱,时不我待啊!……(那几天写的稿子,在vip章节里,火爆的内容太多了,总编责令整改,为了免被和谐,在删节处提醒大家,大家不要见怪,我在合集里写得异常火爆,让人看后大呼刺激,而且还要保证字数够多。但在vip的章节里的这些文字要渲染一些朦朦胧胧,欲说还羞,淡淡的情se的意味,这样就能满足大家的口味,想看淡的就看vip章节里,想看浓的和…我索要合集。删节内容会提示大家,这些文字放在合集里阅读。)……

    ps: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萝莉l诱 袭警罪大

    温馨提示:【管理员最新通知:有不少违禁的内容,责令整改,所以我的vip内容有一小点提示大家删节的内容,大家不要见怪,另外,我删节多少字,就会在合集里补上多少字,而且还会更多,绝不会乱发。大家加我qq或发我邮箱索稿即可,谢谢大家的支持!非诚勿扰,有些朋友加我的qq,没有订阅vip章节就与我免费要合集,真可笑,我们作者容易吗,请尊重我们的劳动!

    小艺被我摸得迷失了自我,成了一台只会吟叫的机器了。她呢喃着:“哥,这感觉太奇妙了,我受不了了,比我自己摸时刺激多了。”她的身子不时紧绷着,又放松,这样一直重复着。我看到她白色的睡裤已被喷的一塌糊涂了。我打趣道:“小艺,你这么大了,还n裤子呢,小心打pp啊。”她掩住了脸,并拢紧了双腿,羞涩地说:“坏哥哥,不要笑话人家了,我……唉哟,太舒服了,我忍不住了……”在她忍无可忍,情…欲最高涨时,我戛然而止,她抓住我的手说:“哥,你还没有真的做呢,就停了吗?人家想要啊。”看那样子,她已无法自控了,这种话也能说出口,我说:“小艺,你做过没有?”她说:“没有啊,哥哥,我好期待呀,给我吧。”我掀开她的睡衣,把她的睡裤向下拉了拉,然后掰开了那两圆大pp,我看到了汁水淋漓的蚌壳了,我发现入口处被一层白色的膜体包围着,哦,看来她说的是真话,她真的没有做过。我又把她的衣服弄好,对她说:“小艺,来日方长,我不能一开始就开了你处,这里是厕所,有点不庄重,我成了什么人了。我承认,我强摸你是不对的,可现在我神志清醒了,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小艺,以后我们还要……”小艺说:“哥……”她的眼睛充满了企盼,我知道这女孩快要崩溃了,如果她不痛快地爆发一次,会发疯的。于是我低下头去,把嘴对准了她的神秘之地,开始耕耘着……(那几天写的稿子,在vip章节里,火爆的内容太多了,总编责令整改,为了免被和谐,在删节处提醒大家,大家不要见怪,我在合集里写得异常火爆,让人看后大呼刺激,而且还要保证字数够多。但在vip的章节里的这些文字要渲染一些朦朦胧胧,欲说还羞,淡淡的情se的意味,这样就能满足大家的口味,想看淡的就看vip章节里,想看浓的和…我索要合集。删节内容会提示大家,这些文字放在合集里阅读。)……

    她看着我被喷的一塌糊涂的样子,有点不忍,用纸帮我擦了起来,我说:“没事,小妹这么清爽,没有一点异味,我不怕,你休息去吧。”她依依不舍地走了,我又冲了一个澡,才回去睡觉去了。看来,资源是到处有的,只要你孜孜不倦地开拓下去,会发现更大的乐趣的。我想起了一件事,忙开了电脑,把我和小艺的表演都删掉了。然后就上…床去睡觉。

    闹钟把我的美梦打断了,我忙起来收拾东西,真像一个当兵的,按时作息。我早小艺更早,她早已在厨房忙碌起来了。我看到我时,脸一红,忙扭过头干活去了。我喊了几声诗诗起床,这小妮子还是无动于衷。我还是先修饰自己吧,一会再叫她。

    十几分钟过去了,她还没有起来,我只能破门而入,喊她起床了。我推开门一看,惊呆了。只见诗诗把被子踢到了一边,身上的那块大浴巾已不见踪迹,她全身赤…ll地躺在大…床上。胸前的两个小苹果也许经过一夜的休息,吸收了不少身体的精气,在晨光里,熠熠生辉,十分可爱。我偷偷地咽了一口口水。她那高高的埠头上,生出几棵稀疏的芳草,我不敢看下去了,忙找到被子给她盖上。这个不羁的小萝莉,太可怕了,专门露出来美妙的身体来诱…惑我,要是你碰到一个好色成性的人,你可完了,你太单纯了,以为世界这么简单吗,周围的人都是好人吗?

    我忙摇晃着她,让她起来,之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嗲声嗲气地说:“哥,我不想起来,不想读书了。”我让她快起来,要不一会儿塞车,小心迟到了。她撒着娇说:“哥哥,给我穿衣服吧,我不想穿。”我说:“你脱的半丝不挂,我怎么好意思给你穿呢,又男女有别,不行。”诗诗嘟囔着小嘴说:“你不要推辞了,你都看过人家了,还装什么装?”什么,难道刚才我看她那一分钟时,她醒来了吗?靠,我的脸丢尽了,偷看小萝莉的身子,却被她发现了。她摸着我的脸说:“没事,不要不好意思了,妹是刚刚把被子踢开,故意让你看的,让你看看妹妹美不美?”啊,什么人啊,有这种另类的人呢,专门把自己的身体露给人看,我快晕倒了。

    啊,人小鬼大,我防不胜防,只好含糊地答道:“妹,你真的很美,快穿衣服吧,哥出去了,我的脸一点挂不住了。”说着,我逃了出去。这个小鬼头,故意露出身子,色…诱我,最后还告诉我她是故意的,这不是看我笑话吗?我有点发窘,对人家小萝莉还起色心,还是人吗?我真想抽几个耳刮子,让自己清醒一下。诗诗那美丽的l…体像蝎子一样蛰着我的心,我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去想她,但就像患了毒瘾一样,那诱…人的一幕还是频频闯进我的眼帘。

    我匆匆地吃了几口饭,在卫生间用冷水浸湿了太阳x,我听到了心跳的声音。我正在洗着,突然闯进来一个人正在p…股上拍了一把,我回过头看到了那个调皮鬼诗诗,她笑道:“像个下蛋的j一样,p…股撅这么高干什么呀?”这小妮子,我服了你啊!乱拍男人的p…股,会让人产生误解的。她走了过来,我忙擦了一把脸,躲在了一边。她穿着一件吊带小背心,属于高弹力的那种,这样便把身体的轮廓都清晰地展现出来了。我看到她胸前的那两个小苹果圆圆的,中央尖尖的,还可以看到小豆豆的形状呢!虽然小,但那也是一道美丽的曲线。我忙退了出去,这个小萝莉,就要把我诱…惑到底。我说:“诗诗,我在外面的车上等你。”诗诗喊道:“不能走,一会和…我一道走。”

    我只好靠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报纸。她收拾好,吃完饭后喊我走吧,不是她叫,我差点睡着。进了电梯间,她紧紧地搂着我,身上一股清新的气息沁人肺腑,像山间的清泉一样陶冶着人的情怀。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像一个热恋情人一样。她对我说:“哥,有你在,我真安心,你昨天打小胖子那些混蛋的拳脚真让我羡慕,相信他们不会再那么猖狂了。”我问:“对了,诗诗,小胖子那帮小子的家长有没有一个有权势的呢?”诗诗想了想说:“好像小胖子的爸是市刑警队的队员,他狗仗爹势,越来越猖狂,没人敢惹他。”cao,完了,今天我是不是要撞枪口呢?现在还是把诗诗送到学校,别的再说。

    我和诗诗坐上车后,加速向学校疾驰而去。不一会,就到了学校。我没敢多做逗留,上了车,正要走,一队警察过来了,围住了我,cao,这事真的发生了。我问:“怎么回事,我犯了什么法呢?”那几个刑警说:“你涉嫌殴打学生,跟我们走一趟。”啊,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

    说着,一个警察把我揪下来,他开走了车,然后,他们拉着我到了一辆警车上,在人群中我发现了大笑着的小胖子一伙,cao他…妈。上了警车,他们要给我戴手铐,我说凭什么给我戴呢,只有审讯定罪后才有权给我戴。他们骂道:“cao你…妈,敢和…我们作对,你小子吃了豹子胆吗?”说着他们向我扑来,我躲闪着,可地方太小,我怎么去躲呢?我挨了好多拳脚,主要是我不敢去打他们,不然,我早就把他们打倒了。

    可是,他们变本加厉,力道更大,我生气了,拳脚开始向他们的身上招呼着,他们这些东西,还是刑警呢!没有几下,被我收拾倒了。一个警察喊道:“你袭警,罪名不小,最少判你十年八年。”说话间,我发现一个警察用枪对着我,喝道:“cao你…妈的,不要给老子乱动,乱动就打死你。”我被迫举起了双手,今天,太冲动了,我完了,怎么和这些鹰犬打起来了呢?

    警车开动了,没走多久,警笛四起,有八九辆警车从不同的地方驶来,把这辆车包围了。车停了下来,无数个警察涌了上来,手持着各种武器,我抬头一看,在高处还有一些狙击手呢!我举起双手出去了。为首的两个警察上来就把我扭住了,给我戴上了手铐,cao,终于尝到到了戴银镯的滋味了。

    这时,警察中走出来一个人,是章敏敏,二姑,她看到我时,大吃一惊,想说什么却哑了,她冷冰冰地说:“带回去,我亲自审讯。”我被他们押着走了。二姑的身子有些颤抖,看得出她心里很激动。

    回到了警局,二姑让警察把我带进了她的办公室,然后让别的警察出去,她要亲自审讯。她关上了门,看着我,长叹一声,说:“小木,你为什么这样做呢?为什么要袭警呢?你来了就给我打个电话,为什么弄出这么大的事呢,我该怎样收场呢?”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我能说什么去呢,我知道自己闯的祸太大了,连二姑脸上也这么凝重,唉,妈的,难道这座城市是我人生的终点吗?

    ps: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就医不寂寞 老师来陪我

    温馨提示:【管理员最新通知:有不少违禁的内容,责令整改,所以我的vip内容有一小点提示大家删节的内容,大家不要见怪,另外,我删节多少字,就会在合集里补上多少字,而且还会更多,绝不会乱发。大家加我qq或发我邮箱索稿即可,谢谢大家的支持!非诚勿扰,有些朋友加我的qq,没有订阅vip章节就与我免费要合集,真可笑,我们作者容易吗,请尊重我们的劳动!

    二姑问我:“怎么回事呢?”我就把小胖子如何横行霸道,我如何去打小胖子的事情说了一遍,又说了那些警察如何和…我在车内打起来的事。二姑皱着眉头,手:“你混啊,为什么与警察作对呢?警察代表的是国家,你胳膊能扭过大…腿吗?对了,你来这里干什么了?”我只好把王镇长雇我当她女儿的保镖的事说了出来。二姑说:“你尽给我出乱子吧,我想想该怎样解救你呢!”

    我说:“小胖子的父亲是一个刑警。”二姑问了我小胖子姓什么,以及他父亲是什么样子的,后来惊讶地说:“这小子公报私仇,仗着自己势力,让孩子横行霸道,我早有耳闻了,好,我想办法把两件事都处理一下。”她打了几个电话,不一会有两个警察来了,二姑和他们耳语了一遍。这两个警察就走了。后来,有人敲门,二姑对我说:“你快躺下,就说自己的心脏病又发了,你要装的像一点。”二姑说完后,就把门打开了。

    哦,是两个抬担架的人和一个医生,我眼睛忙闭上,装出十分痛苦的样子,这两个人就把我抬走了。我一到医院里,就围过来一堆医生要给我检查,我忙运气调息,让自己的脉搏异乎寻常。医生们大惊失色。这时一个专家之类的医生过来了,他说:“没事,我见过这类病,大家忙去吧。”这些医生看了看走了。这个专家见没有别的医生了,就贴在我的耳朵上说:“小伙子,章警官关照我了,你放心吧,这些天你在医院里调养几天,事情会过去的,平时我给你输上一些营养y……”

    啊,二姑,我拿什么来感谢你呢!你安排得这样妥帖啊!以后的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我住院后,诗诗由谁来接送呢?我突然想到了孙佳佳——诗诗的老师,她似乎倾心于我,让她来帮我接送诗诗,她应该不会拒绝的吧。于是我给二姑打了一个电话(二姑没有没收我的手机),说有一位老师要去开我的车,能不能开走呢?二姑说可以的,车又没有犯罪。我忙给孙佳佳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上,又和她亲…昵了一番。她问我有什么事,我就和她说了这些情况,并说以后让她开着我的车接送一下诗诗怎么样?

    孙佳佳想了想说:“没问题呼,既然是你的事,我绝对可以帮忙的。”她就问我究竟犯了什么事呢,我想骗她,但我被捕时发生在校门口,就不敢再骗她了,便和她说了实情。孙佳佳无比痛惜地说我少不更事,怎么和警察打在一起了,而且那个小胖子,学校也惧他三分,理他干什么呢?她问清了我的病房后,说晚上来看我。朋友就是好啊,危险时刻显身手。我现在保外就医,不知道二姑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我现在才想到,此事太棘手了,我惹了一个大麻烦啊。

    我是一个健康的人,躺在床…上,怎么也不舒服,同病房有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据说,病房太紧了,没有单间),她们也是病人,住了很久了,她们看到我时,都有点惊诧,连话也不敢讲,一直呆呆地看着我。因为她们看到门外有两个警察在把守着,而且我进来时,也有几个警察,现在看到我这玩世不恭的样子,也许在怀疑我是一名重犯吧。我听到她们窃窃私语着,哦,果然她们在议论我呢。不一会,这两个女孩的家长强烈要求转病房。她们怕我控制不住,做出伤害她们的事来。cao,走,都走,老子也清静些。本来,你们就应该给我单独找一个病房。

    黄昏时分,二姑来了,她一身警服,处处透着威严。我问她:“二姑,我让你费心不小,我真是一个混蛋……”她看了看门外,让那两个驻守的警察在外面驻守。她低声骂我:“cao,小兔崽子呀,让老娘费尽心思了,早知道不该救你。”什么,她已经安排好了吗?我高兴地握住了她的手,她甩开了,说:“不要拉拉扯扯的,你现在是重犯,不要和…我套近乎,别人看到要坏事。唉,老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你安排好的。我联系督察把小胖子的爸抓住了,开始调查他的不正之风,他还有很多恶行。当时和你在一个车上的那些警察呢,我都派出去到云南协助那里的警方去抓捕本籍的一名毒贩。我又和局里汇报,说你心脏病复发,需要保外就医。然后,我会在合适的机会给你找一个替罪羊让他代替你在医院里保外就医,这有点麻烦,我慢慢搞。放心吧,门外的那两位警员是我提拔起来的,他们对我十分忠诚。”

    她说完这些话,我傻眼了,没想到事情有这么糟,早知道和那些鹰犬有什么好打斗的呢?她看着我,打了我一个耳光,又在我的小弟上狠狠地握了一下,我疼得叫了出来,她瞪了我一眼,走了。唉,倒好当时没有夺那位警员的枪,如果夺了后,罪就更大了。现在该怎么办呢?不知二姑的能量有多大呢?只能寄希望于她了。

    我又想到了一丝头绪,忙拿起电话给二姑打去:“二姑,我是被他们拳脚打得无法躲闪时才还了手的,打得最凶的应该是小胖子的爸爸了,我的脸上还有被他们打的淤青呢。”二姑听了后,说:“这一点也很重要,我会注意的。行了,你休息吧。”唉,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当时,车内的都是警察,这点证词管用吗?我颓然地躺在床…上,想着心事。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我说进来,啊,是孙佳佳,那个美丽的老师。她拿了一束花和一些水果,我要起身,她说:“行了,你不要动了,你住进了重症病房,也许被警察打坏了,看,你脸上还有好几块淤青呢。”我问她有警察怎么就进来了呢?她说那两个警察很和善,听说是看我,就大开绿灯了,我想要不是二姑忠实的手下,怎么能放人进来看重犯呢?

    她心疼地摸着我脸上的淤青,我说不碍事,只是些皮外伤,但是我又不敢说我没有病,我怕据实一说,把二姑就暴露了,还是做好保密工作吧。我微笑着看着她:“谢谢佳佳姐来看我,我这人太冲动了,不由自主地和警察打起来了,唉,早知道不和那个小胖子作对,我不用落到这步田地啊。”佳佳看着我,叹了一声,说:“就是啊,你太正直了,其实有些事你是应该不闻不问的。因为有些时候,这世道太黑暗了。”她说的对啊,像小胖子父亲,这个警察竟然纵容儿子横行霸道呢,那他这个警察一定有不少的恶行。孙佳佳问了我没有吃饭,出去给我买饭去了。我很感激她,萍水相逢的一个女孩对我这么好,我情何以堪呢?

    佳佳来了,给我买来了可口的饭菜,她和…我说诗诗已经送回去了,诗诗一个劲地孙老师我木哥哪去了,那样子着急极了。我知道那小萝莉对我很依恋。我吃完后,她收拾了一下,坐在床边,和…我说着话。

    我问她为什么不成家呢?是不是瓜地挑瓜,挑的眼花了?她笑了,说不是的,也许是缘分未到吧。我们说了很多话,说到了童年的梦想,大学时的期盼,我们越谈越投机,真是一见如故啊。她不经意间抓住了我的手,握着,并不时地用另一只手拍打着。她的手真柔软细嫩啊,状如柔荑无骨。我说:“孙佳佳,你累了,躺在床…上和…我说话吧。”她迟疑了一下,说:“我怕你是一个坏人,把我侵占了,我可吃了个哑巴亏啊。”我说:“我是病人,目前还不会吧,空有羡鱼情而已。”她躺了上来,一缕芳香钻入我的鼻孔里,我有点冲动。她的长发有一缕放在了我的脸上了,我抓住了它,把玩着。

    孙佳佳笑道:“这个小坏蛋,八辈子没有见过女人吗?一绺头发也要这样玩吗。”我说:“姐身上的一切都是香的,我忍不住闻一闻啊。”说着,我搂住了她,她挣扎了一下,不动了。我发现她的胸口不住地起伏着,像一个大病初愈的人。她的双眼闭上了,不敢看我。我的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下滑着,她眼睛不停地眨动着,我的手滑过了她的面颊,放在了她的脖颈上,她的脸更红了,像九月间的苹果一样。我的手继续下滑着,滑到了她的r…房的上部。她伸出了手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并说:“坏蛋,不要啊,怎么一见面就摸人家的ru房,你这个坏小子。”我说:“姐,我很喜欢你,你像我的姐姐一样啊,就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心跳吧。”

    孙佳佳说:“这坏蛋,你不要冲动了,一会冲动起来会影响身体的。我们躺在这里说说话不是很好吗?等你好了以后,你再摸也不迟啊。”我十分感动,佳佳已经以身相许了,她怜惜我的身体,并不是拒绝我。我决定给她麻醉一下,不能直奔主题,我搂着她的脖子,她随着我的用力的方向侧躺下来了。

    我吻向了她芳香的嘴唇,她果然身体一颤,我轻轻地在她的嘴唇上摩擦着,啊,太刺激了,身上麻酥酥的。她也同样,不由自主地抱住了我的头,轻轻地哼着。我含着她的一片嘴…唇,用力地吸着,她身子扭动起来了,像一条蛇一样。待到我用力一吸她的舌尖时,她更是忍无可忍了,叫声提高了很多,并用力地扭动着身体。突然,她伸出一只手,把我的床头灯摁灭了,啊,也对啊,医院人多,这样就不容易被人发现了。她会与我怎样做呢?……(那几天写的稿子,在vip章节里,火爆的内容太多了,总编责令整改,为了免被和谐,在删节处提醒大家,大家不要见怪,我在合集里写得异常火爆,让人看后大呼刺激,而且还要保证字数够多。但在vip的章节里的这些文字要渲染一些朦朦胧胧,欲说还羞,淡淡的情se的意味,这样就能满足大家的口味,想看淡的就看vip章节里,想看浓的和…我索要合集。删节内容会提示大家,这些文字放在合集里阅读。)……

    ps: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护士妹妹特殊的按摩

    第三百三十九章护士妹妹特殊的

    温馨提示:【管理员最新通知:有不少违禁的内容,责令整改,所以我的vip内容有一小点提示大家删节的内容,大家不要见怪,另外,我删节多少字,就会在合集里补上多少字,而且还会更多,绝不会乱发。大家加我qq或发我邮箱索稿即可,谢谢大家的支持!非诚勿扰,有些朋友加我的qq,没有订阅vip章节就与我免费要合集,真可笑,我们作者容易吗,请尊重我们的劳动!

    我无法想象她能在忍无可忍之际会戛然而止,我惊呆了,问她为什么,她说:“欢爱之事是大体力活,如果你再猛烈运动一会,是不是更加剧自己的伤势了?”我大口地喘着气,有点无奈。她说:“来日方长,我也是为了你啊。你实在忍不住,我给你咬一会儿吧。”说着,她低下头去,把我的宝贝放进她深深的ru沟之中,然后双手把两座r峰紧紧地挤在了一起,上下滑动起来,唉哟,太刺激了,没想到她胸…部的肌…肤细如软玉,摩擦上去,舒服极了。我叫唤起来了,她说:“收声,坏家伙,楼道很多人,你想现场表演吗?”我只好叫的低了一点,其实,我怎么能忍得住这么强烈的刺激呢!她突然把头低了低,一口含住了那个和尚头,唉哟……(那几天写的稿子,在vip章节里,火爆的内容太多了,总编责令整改,为了免被和谐,在删节处提醒大家,大家不要见怪,我在合集里写得异常火爆,让人看后大呼刺激,而且还要保证字数够多。但在vip的章节里的这些文字要渲染一些朦朦胧胧,欲说还羞,淡淡的情se的意味,这样就能满足大家的口味,想看淡的就看vip章节里,想看浓的和…我索要合集。删节内容会提示大家,这些文字放在合集里阅读。)……我看到她嘴角的浆糊,有点歉意,忙连声说对不起。她笑了,说:“我愿意为心爱的人付出一切,这无关紧要啊!”

    我说:“佳佳姐,等我好几天,我一定也会这样为你服务的,你真是我的好姐啊。”我真是没有想到,萍水相逢的一个女孩竟然对我这么好,我拿什么来报答她呢!她起身嗽了嗽口,洗了洗脸,说:“我要走了。”我说:“就睡在这里吧,我需要你。”佳佳说:“你小子不想活了吧,睡下去你又会冲动的,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吧。”她推门出去了,留下了满屋子香味,真是一个好女孩啊。

    好爽啊,真幸运啊,美女垂青,得来全不费工夫。我闭上眼睛,还能想起她穿黑丝长袜的双腿,太具诱…惑了。这样的女孩啊,真是老天掉下来的馅饼。我跳起来,活动活动了身体,在黑暗中打了打拳,这样身体像早晨醒来一样棒啦。黑暗的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寂…寞难耐啊。我悄悄地推开一点门,向外看了看,那两个警察正在椅子上睡觉呢,这两个纵情声…色的东西,这么早就瞌睡了,是不是昨晚多上了几次女人呢?如果不来看我,说不定又在那个声…色场所鬼混呢!

    我到公共场所里转了一圈,枪路过护士室,发现有几个年轻的护士胸那么高,太可怕了,是不是让大夫摸高的呢?她们嘻嘻哈哈地在说什么呢?笑得几座巨峰颤个不停。长久以来,我认为护士是最卑微的职业了,天天面见病人,心里怎么高兴呢?还要为重症病人擦身,除便,妈的,最折磨人了。有时候,还会受到病人不安分的咸猪手的。可是,她们这样高兴,真会找到心理的平衡点啊。如果让我娶护士,打死我也不会的。她们天天看男人的jb,是不是欲…望一点也没有了,看到一个男人的l…体,会以为是一个病人的呢?我看着她们,真想闯进去,让她们把胸…部露出来,然后我用力地摸吮一番,可是,我怕自己的罪再加一重呢。

    我又溜进了自己的屋子,不一会,我听得一个护士向我这里走来,我忙把自己的外裤脱…光了,把顶了老高的帐篷露了出来,然后我装着睡熟的样子,不一会,一个护士进来了,我眯着眼睛,借着屋外s进来的光看了她一下,哦,是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头发染成了淡黄色,都整齐地梳到了脑后,然后用一个发髻把这些头发扎成另一个孔雀开屏的形状,她面含微笑,一看就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了希望的女孩。这样的女孩是可以除去与她相处的人的y翳的。

    这样一个阳光女孩为我看病,我很高兴。她看到屋子很黑,就过来摁我床头的灯。其实,我早已布置好了,我在这里洒满了水。她一站上来,向前一倾身子,准备摁那开关时,就不小心摔在了我的床…上了。她失声娇呼,丰…满的胸重重地压在了我的胸上,一条腿碰上了我的小弟。唉哟,好疼啊,妈的,弄巧成拙了,原来,我只想让她看看我的武器,没想到反而把自己伤到了。妈妈的,流年背运,我痛苦地呻…吟起来了,连她胸口碰在我身上的巨大温柔都顾不上了。她惊慌失措,忙开了灯,问我怎么了。

    我疼得涨红了脸,双手捂着小弟,在床…上打着滚。她又问:“你哪里伤着了?”我没好气地说:“你不知道我捂着什么吗?疼死我了,我睡得好好的,你上我的床干什么呢,还把我的小弟碰坏,我要投诉你,说你对病人图谋不轨。”

    女孩吓坏了,脸红的发紫,说:“这位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滑倒了,就摔在你的床…上了,还碰坏了你的……”我恶狠狠地说:“唉哟,疼死我了,一定肿了,你碰坏了我的宝贝,我要断子绝孙了,我要告你去,外面有警察……”她忙压低嗓音说:“哥,我叫你哥行吗,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是卫校的学生呢,来这里实习才二十多天,如果你告了我,我也不活了,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呢……”说着,她的眼泪滚滚而下,这个天真无邪的姑娘啊!使我暂时忘记了疼痛。

    她顿了顿,说:“哥,放过我吧,我会对你很好的,我不休假,专门来照料你好吗?你那里碰坏了,我取消毒y,一会给你消毒消肿,我给你一下,绝对会消肿的,好吗,哥哥,我求你了。”我听到她的请求,心软了,其实,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心存不轨,把水故意洒到地上,想滑倒她,结果害人害己,得饶人处且饶人,另外,我发现小弟不是有多么疼的。刚才经过一歇息,我觉得疼痛消了一点。我说:“好吧,不过,你早点为我消肿止痛,我还没有娶媳妇呢,如果你把我害了,我就要让你做我媳妇,一辈子伺候我。”她的脸更红了,低下头说:“哥,你不要这样说了,我更不知道要干什么了,你稍等,我取药给你消肿。”说着,她急匆匆地去了,我差点笑出来,这个未见世面的女孩啊,太纯真了,我有点不忍心恶语相向了。要不是她这么温柔,我还要好好地调教她一番。我这人,心有点软,看到别人难过就有点不忍。

    过了一会儿,她跑着来了,一进来便说:“对不起,我要找消毒y,还要和护士长请假,耽误了点时间,见谅。”说完,她把药品放在一个换药架上,然后返回去把门小心地反锁上了。她说:“不好意思,让人看到了不好,以为我在干什么呢!”她的脸更红了,接着,她走过来,把被子竖了起来,挡住了我的身体,然后她走到床的另一边,把那个换药台推过来,说:“哥,只好这样了,让别人看到我更把脸丢尽了,哥,我会让你好起来的,我知道你是黑道人,希望你不要记恨我,砍我啊。”看到她诚惶诚恐的样子,甚是好笑。

    我问:“你怎么知道我是黑道人呢?”她抬起头,小心地说:“听别的大夫说的,另外你的门口还守着两个警察啊。”我笑了:“对,你说的很对,我有点黑,但不会随便砍人的,如果你服务态度不好,那就说不定了。”她忙不迭地说:“放心吧,哥,我绝对会让你满意的,你一会儿就会看到的。”她走到自来水那里,仔细地洗了洗手,然后走到我身边,说:“哥,我就要为你了。”

    说着,她低下头,一只手抓住了我内…裤的边缘,轻轻地向下拉着,我头仰着,看着她,有点视线不好。我说:“你把我的床摇高一点,我枕的太低了,有点不舒服。”她停下手中的工作,把我摇的高了一点,这样我很清楚地看到她的一举一动了。她继续向下拉着我的内…裤,我的内…裤属于高弹力的那种,她及时拉不下来,当她把内…裤拉下来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