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127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八婶吐出大jjy荡的问道:三儿…八婶这样搞你…舒服吗?

    我喘息的对八婶说:八婶…好舒服…好好棒喔想不到口交竟是这样的舒舒服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八婶笑着说:等会儿的c入会让你感觉更舒服,更有飘飘欲仙的感觉。

    我不禁怀疑的问到:真的吗?

    八婶笑而不答的深情望着我。八婶再度将我推倒在地上并将大jj含入口中,又开始上下套弄着。

    我喘息的告诉八婶:八婶…让三儿也来品尝你的小x好吗?

    接着,我们转成了69姿势,我也再度将手指c进八婶那泛滥成灾的小x中快速的来回抽送着并开始舔舐着八婶的小花x。八婶的浪叫声再度响起。

    嗯…嗯…啊啊…好舒服嗯啊啊。

    八婶的爱y越流越多,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八婶兴奋的程度。

    在我拼命的抽送着手指及疯狂的舔舐小x之下,八婶她受不了了。

    八婶转头喘息的对我说:小…小…三儿八婶…受不了了八婶要要要干你。

    说完便扶着我的大jj往下坐下去。

    啊喔大jj就是不不一样嗯嗯舒服。

    我感觉到我的大jj已将八婶的小x撑的满满的,丝毫的没有一点空隙。八婶的小x是那么的紧缩、那么的富有吸力,彷佛要将我的大jj吸进无底的深渊中。八婶开始疯狂的用小x上下套弄着我的大jj,八婶那丰满茹房也因她的激烈运动而不停的上下晃动着。

    我的双手也开始搓揉着八婶的茹房及茹头。八婶喘息的问我:三儿,八婶这样的干你舒舒服吗?愉快…吗?

    我也喘息的回应道:八婶这样的干三儿,三儿好舒服也好愉快,八婶的小小x真的好棒干的三儿好舒舒服。

    八婶听我这么一说后,也更加疯狂的用小x套弄着我的大jj。

    嗯嗯……大jj把……把八婶塞的……好好满……好满啊啊嗯……喔啊啊……八婶不行了……喔喔嗯啊。

    突然一股滚烫的y精淋在我的g头上,我知道八婶已经高c了。可是八婶并没有因为高c后而让她的小x离开我的大jj,反而以缓慢的速度继续的套弄着我。或许因为激烈过度吧!八婶已经趴在我的身上疯狂的亲吻着我的茹头、耳朵、脖子及嘴唇。我更加的可以感受到八婶的野性与狂野。

    八婶轻柔的告诉我:三儿,我为你做了很多事,你要怎样感谢八婶呢?

    我告诉八婶:就让三儿以大jj来填满八婶,让八婶更舒服、更满足。

    八婶却以挑逗的口吻轻声对我说:就看三儿如何表现了,不要让八婶失望喔!

    我y笑着对八婶说:今天,三儿就要让八婶的小x臣服在我的大jj之下。

    说完后,我把八婶轻轻的抱起并放在柔软的水地上。而八婶也把双腿放于我的肩上,准备迎接我的c入。我将大jj徐徐的推进了八婶的小x中并用九浅一深的方法开始来回的抽送着。

    喔…大jj把…把八婶填的真满…嗯嗯啊…啊…八婶八婶舒服嗯嗯…

    我也把双手放在八婶的胸部上并用指尖轻轻抠着八婶那粉红色的茹头。

    嗯啊…嗯喔三儿真的真的好会cx…c的八婶好舒服喔…啊…嗯快快用力的c八婶……快用力听了八婶这么说,我加重了力道并开始快速的抽送着。而八婶也疯狂的扭动着腰部以回报着我更用力、更快速的c入。

    八婶彷佛像是一头饿坏了的母狼,拼命的以小x吞噬我的大jj,我拼命的用力c着八婶的小x,彷佛要将八婶的小xc破似的。而八婶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声,我知道八婶已完全的沉醉在性a的世界里。

    嗯嗯啊…喔…嗯三儿干的……好……八婶……八婶啊……嗯爱爱死你啊就在我这样拼命的进攻之下,八婶在一次的达到高c了。八婶死命的抱着我,狂吻着我,而我的背早已被八婶的双手抓出了上百条的血痕。

    八婶喘息的告诉我:三儿…你真会真会cxc的c的八婶爽死了。

    我丝毫没有要让八婶有喘息的机会。我把八婶的身体翻了过来并把八婶的臀部移高。接着,我从后面在一次的把大jjc入了八婶的小x内,我的大jj恣意的在八婶的小x内来回的进出,每一次的进出都将八婶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嗯嗯喔啊喔三儿用力的干干八婶啊嗯用力三儿干干的八婶好舒服喔啊嗯或许这种姿势是最容易让女人达到高c的,我大约来回抽送一百下左右,一股滚烫的y精再度淋到我的g头,我知道八婶又达到高c了,我不但没有拨出大jj,反而更快速、更用力的c着八婶的小x。

    八婶的爱y也随着我的进出而慢慢的自小x中流出。

    喔三儿三儿太会太会干x了八婶八婶又快高c了快快用力啊嗯嗯啊喔喔我也喘息的对八婶说:八婶的小x小x也干的三儿好舒服好好爽喔嗯啊八婶的小x好棒啊八婶疯狂的对我说:就让八婶和三儿一起嗯啊到达高高c好好吗?

    我也因此更快速的干着八婶的小x。就在我疯狂的干x之下,八婶再一次的高c了,当y精再度淋到我的g头时,一股想s精冲动涌上了我心头。

    我喘息的告诉八婶:八婶三儿快要快要s精了八婶疯狂的对我说:三儿三儿喔嗯s在s在八婶的口口中好吗八婶想吞下你的jy快让八婶吸吮吸吮你的大jj于是我离开了八婶的小x而倒躺在水地上,八婶整个人趴在我的双腿中,开始用她那樱桃小口及灵活的舌头吸吮着我的大jj。我也把八婶的樱桃小口当做是小x一样,拼命的干着八婶的樱桃小口。而八婶疯狂的吮着,我疯狂的干着八婶的小嘴。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很多的jy终于全数的喷进了八婶的小嘴内。对八婶来说,我的jy就好像是玉y琼浆一样,八婶一点也没浪费的将它全数吞下肚里。我深深的感觉到八婶早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了,我更相信也只有我才能满足八婶的性需求。

    第三百二十四章 偷情挽救了一个家庭

    要做正人君子,就得行得正,走得端,不能有半点越轨之举。我在那天喝多之后,偷摸了八婶的身子,又悄悄地含了她的r尖,我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别人是不知道的!可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八婶一直醒着,我被她抓住了把柄,现在只能听命于她,配合她了。八婶说的是让我帮她搓洗,其实哪里是搓洗,她身子干净的很,她真实的目的是想与我体验欢爱呢!我有什么办法呢?被八婶抓住了七寸,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一边是八叔的老拳,一边是八婶的威,我屈服了。虽说理法上有些难容,但是我也豁出去了。八婶笑着说:“放松点,不要把我看成你八婶,把我看作一个别的女子,与你无任何瓜葛,这样你就轻松多了。”

    这样想来也对,妈的,时矣,事矣,在这种情境之下,我只能把她看作了一个别的女子了,一个与我欢爱的女人了。所以,当八婶抱住我时,我也主动抱住了她,她笑得很开心。

    和八婶做,你什么也不用去想,什么也不用去动,你只有享受得了。这个如水般温柔的八婶啊,肌…肤细如凝脂,爽滑如玉。我怀疑她就是用棉花做的,这么柔软啊,我不由得喊出声来:八婶,我好舒服哟,你真是一个尤…物啊!八婶哼道:坏小子,现在知道八婶的好处了吧?一会让你欲罢不能呢!我叼着她的雪峰,用力地吸着,至少有多一半被我吸入口中了,八婶叫道:楞小子,你吸这么多干什么呀?不怕噎死你吗?我说:八婶,我想一口吃掉它呢,太好了,婶,你真是一个世间少见的美女,人美身体美功夫更美,我受不了了……

    我无法想象她虽然是一个农妇,身体竟有牛奶一样白皙,柔滑,真是人间罕见啊。她太疯狂了,实在动不了了,还一只手紧握着我的那个,不停地揉动着,嘴里喃喃地说:好宝贝,真是好宝贝啊!八婶十多年第一次这么开心,第一次和这么年轻的男人做啊!今天,就是让我去死,我也没有遗憾了。好小木,婶的好宝贝啊,婶爱你,恨不得一口吃了你啊!

    我问八婶多大了,她说三十七了。唉,难为她了,她的命运不济,被人贩卖到这里,要不然,她在大都市里,打扮的风姿绰约,不知要迷倒多少人呢?她把青春年华都浪费在这个小山村里,浪费在瘸子八叔身上了。她的激动,她的疯狂这也是多年来压抑的结果啊!

    八婶说:“三儿,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的爱,原来我准备要远走高飞了,不想和那瘸子过下去了。今天你和…我这样一做,我不跑了,这样也挺好的。”

    什么,难道我挽救了八叔的婚姻了吗?要不是今天和八婶一做,八婶说不定肯定要逃之夭夭了。到时候,八叔还得打光g呢!八叔啊,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八叔,你给不了自己老婆快乐,她要离家出走那是必然的。今天忘情的一战,竟然挽留了去心已定的八婶,真是善莫大焉。八婶说:“十多年了,第一次啊。我的身体都是麻酥酥的,每个毛孔都十分舒服啊。三儿,你真是婶的好宝贝啊!”

    唉,现实就是无奈啊!八叔功能尽失,满足不了年轻的妻子,他的家庭就岌岌可危了。可y差阳错,八婶竟然和…我体验了人生的快乐,这也许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八叔,看来我只能做雷锋了,做好事不留名了。

    看到八婶疏懒惓慵的样子,我也为她高兴。性是人的第二需求,和吃饭一样重要。它是高尚的,不是低贱之举。如果男女不涉性…事,世界肯定要灭亡。我也佩服八婶,能和八叔的无性…生活维持了这么久,真属不易啊。要是别的女人,恐怕早就跑了。八婶躺够了,她起来了,满心欢喜地看着我,说:三儿,以后你八叔的婚姻就全靠你了,不比不知道,我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令人刺激的事啊!你那病秧子八叔以前也是一个蜻蜓点水,从来没有这样痛快过啊!你和…我这一做,更勾起了我的欲…望。所以三儿,和婶一个礼拜哪怕一次也可以,让我好好享受享受,我就不会和你八叔离婚了。

    妈的,这话说的,软中带硬,充满了威胁。我点了点头,就算答应她了。我不忍心看到八婶跑后八叔孤苦伶仃的样子。可是,这事又不能光明正大地去做,必须得隐秘一点,搞得像地下工作一样。八婶再次拥抱了我,她满面红光地走了,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

    伟人曾说过: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很容易,怕的是一辈子做好事。我和八婶做一次很容易,怕的是一周一次,坚持下去,一直为八叔做好事,这就有点难了,面临着被八叔、父母发现的危险。现在我进退维谷,怎么办呢?如果不和八婶做,她肯定要跑,八叔就要打光g。唉,还是做下去吧,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

    接下来该干什么呢?听八婶说邻家少女秀竹不在家了,到城里找她二姐去了。想想也是,她和…我体验了人生的最大快乐后,在平时怎么能忍受得了奔流不息的欲…望呢?我又很久不在了,她只能到她姐家散散心了。这样也好,省得她一天纠缠我。我还是到学校看看吧,长时间没有上班,黄校长一定顶不住众人的流言了吧。对,还是去吧,有一个月没有上班了。我精心地修饰了一下自己,开着那辆别克车向学校驶去。

    轻车熟路,一会就到了。门房的老头还在犹豫是否开门,我探出头向他打着招呼,他忙开了大门。我把车驶进了学校。黄校长以为是哪位领导来了,忙和大家跑出来迎接。

    我笑着下了车,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又惊呆了。同事们嚷道:“小木,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一次比一次发达,我们都认不得你了。”

    我笑而不语,在人群里,我看到雅婧和珊珊用火热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敢在她的脸上多做停留。那胖大姐同事笑着说:“大家看看小木,像不像一个古惑仔呢?”

    她笑得两只肥r乱颤呢。大家盯了我一眼说:“是啊,就是的,像一个标准的古惑仔。”

    我忙说:“别介,别介,你们这样一说,别人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坏事呢?c,不要说了好吗?”

    我知道,那是去吴老板的黑道家族会议时,他们把我打扮成这样的,我也懒得去改行头。

    大家笑了,有些人用嫉妒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我不能太张扬了,这样下去不好。我说:“这样吧,我今晚请大家吃饭。”

    话音刚落,大家欢呼起来。几个负责寄宿学生的老师失望地说:“看来,我们还是沾不了光啊!”

    我说:没事,以后我安排时间一定请你们一顿。大家高兴地和…我说了一阵,又各就各位了。老样子,我还是跟着黄校长走了。

    黄校长让我坐在沙发上,她和…我聊了起来。她问我干什么去了,怎么一次比一次派头大呢?我说:放心吧,我没有抢银行,我只是帮助南方的朋友干点事,他把车先让我开着玩几天。她说:小木,你是不是犯了案了?你不在时,有一个英武的女警察找过你好几次,我都骗了她。

    啊,怎么回事呢?我问明了她的样子,忙找出手机里二姑的图像说:黄姐,是不是她呢?黄校长一看之后,便叫道:就是她,怎么她认得你吗?我说:她是我的亲戚,你大惊小怪了。

    黄校长看着我,眼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着,但是她没有像以前一样扑上来。她只是试探着问我:小木,什么时候再陪黄姐一下,好吗?我点了点头,说:一定的,我安排时间吧,黄姐对我这么好,在我不上班时一直为我顶着,我必须得感谢你啊。

    正和她说着,电话响了,我接通后才知是王镇长,那个女镇长给我打来的。怎么回事呢?她说让我一会过去,哦,看来只能这样了。临走时,我给了黄校长几千元让她代替我宴请大家,我说有事先走一步。黄校长看着我,有点不舍,她送我出来。

    我启动车后,她还一直看着我。奇怪了,人一旦有点地位或金钱,人们都会刮目相看的。现在,黄校长看到我后,没有那么随便了,这样也挺好的,我不想多在她这里纠缠呢!

    第三百二十五章 女镇长要开房

    这个女镇长,一直在觊觎着我。可惜她总是等不到机会,因为我很多时候不在学校,所以她一直逮不住我。今天,正好我来了,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碰了个正着。我好几次想骗她都骗不了她,因为她的手机有gps,我又不敢把她拖到黑名单里,王镇长四通八达,我不敢惹她。今天她给我一打电话,就说:“你小子不要骗我,我知道你在当地,快回来吧,不然,有你好看的。”

    这个家伙搞什么呀,不就是想与我云…雨一番吗?我还怕个她,小心老子整死你。

    我驱车来到了镇里,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眼睛揉了很久,才认出我来。她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你是小木吗,我眼花了吗?”

    我笑了:“我就是,您是谁啊,不是王姨妈吗?您怎么了,连我也认不得吗?”

    (她是我干妈的表妹)她说:我不相信在村子里还有这样一个小伙子,看看这装饰,像港台影片里的古惑仔一样啊!吓坏我了,我还以为碰到一个抢劫我的人呢!

    我说:王镇长,不会吧,难道来劫你的财还是来劫你的色呢?王镇长有点生气:这小子,怎么,难道没人动我了?你小子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找抽呢?我笑了,不能再和她玩笑下去了。

    我问她:镇长,找我什么事呢?她看着我,怪声怪调地说: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聊一聊吗?我有那么讨厌吗?我向她扮了个鬼脸,她笑了。

    她说:我们先出去吃顿饭,然后我再和你说事。她站起来,走到我面前,看着我微笑着。我正要站起来,她却捧住了我的脸说:让姨妈好好看一看这可爱的小木。她的头低了下来,头发垂到我的脖子上了,我痒的忙撩开,她却故意又垂过来,我痒的左右摇摆着。她笑了,双手抱着我的头,嘴唇重重地吻在我的脸上了。接着,疯狂开始了,她像下雨一样吻着我,并把舌尖伸进我的口中,与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了,互相逗弄着。双唇又含住了我的舌尖,用力地吮了起来,唉哟,这感觉太奇妙了,像high时感觉一样。

    她呢喃着:小木,我潮了,真刺激啊,上次没有做成,我一直想着和你做呢,今天终于实现了,好兴奋啊。我一只手在她身上摸索着,摸到哪里她都颤动一下,我抓住了她的r峰,她嘤咛一声,把我搂得更紧了。我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找到了一个丰满的r峰,抓住了手里,把玩着,不时捏弄着她峰尖的那颗小球球。她像一滩水一样软软的,身上没有一丝力气。她的手也伸进我的衣服里,摩挲着我的胸肌,两颗小豆豆。两个人彻底疯了,屋子里只有两个人的呻…吟声,时间仿佛停止了。她的手终于抓住了我的小弟,她激动地颤抖着,一边叫着:“太烫了,我的手都被烧伤了,这个小木木。”

    我的双唇脱离了她的嘴,在找寻着她峰尖的那两颗小圆球。她迫不及待移动着自己的胸口,把那个小r球塞进了我的口中,并拍着我,说:“小宝宝,小木木,给妈妈吃乃乃,快快长大啊。”

    我用力一吸,她就身不由己了,像狂风中的风筝一样左右摇摆着。同时,吼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比主角的声音还要夸张。我低声问她:“镇长,你s不s啊?”

    她不假思索地说:“s,我太s了。”

    我问:“是不是想我了,想和…我x了?”

    她说:“是啊,我太想做了,你一会把我x死吧,我想让你x我都想疯了。”

    妈的,还是一镇之长,在我的摆弄下她成了一个彻底的y妇了。我敢说,现在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愿意的。

    她大呼小叫着,完全不顾自己在公共场合里,她忘了隔墙有耳。果然,有人敲门:“王镇长,你有什么事呢?是不是病了呢?”

    倒好她的玻璃有一层膜,不然,一切都露陷了。我忙推开了她,她对外面那人说:“没事,你忙你的吧。”

    那人才走,王镇长差点气死,她骂道:“c,这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东西。干扰老娘的好事。”

    一经干扰,双方都没有了兴致。王镇长说:“这样吧,我们还是吃饭去吧,饱暖思y欲,现在没有吃饭,做起来也会后继无力的。”

    我问她到哪里吃饭去?她说:还是别到镇上的饭店吧,人多眼杂,影响不好,不如我们到县里去吃,我们打个车吧,我的车别人开走了,现在还没有开回来呢!我领她到我的车边,她惊呆了,忙问这是谁的车呢,我说是朋友的,借我开几天。她叹道:“你的这个朋友真够大方的。”

    我开着车向另外一个县城走去,这是外省的一个县区,我们不能在本县城里吃饭,王镇长说很影响她的前程。听她的话,她以正镇长自居,我问她时候转正了,她说一个月前,我说她坐上了火箭,升的这么快呀!我想,这肯定是她的姘头,县长大人提拔的吧。她不到本县城吃饭,也会是怕碰到县长大人吧。她本来是县长的姘头,却又出来偷吃,和年轻小伙鬼混,心一定虚得很吧。

    走了半个多小时后,找到了一家比较大的饭店停了下来。我们上了二楼,找到了一个清静的雅间坐了下来。王镇长问我喜欢吃什么,我说爱吃家常菜。王镇长到底是常泡在饭局上的人,喝起白酒来很凶,我不敢和她硬喝了。当她把一杯斟满时,我说不喝了,王镇长笑着说:“你说的很轻巧,你还想开车回去吗,你知道吗,现在你的酒精度早已超标了。”

    她说的也是啊,我长叹一声:“王镇长,看来今天走不成了,只能住在这里了!”

    她问我住下来有什么不好呢?难道看到她很讨厌吗?我忙说,爱她还来不及呢,看到她的第一天,就想上她了,我想她这样一个官员,是不是c起来,很舒服呢,说不定和她能沾一点官味,以后能混一官半职呢!

    王镇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说你真他…妈的好笑,太逗人了,和你在一起,一点也不沉闷,就是不知道你炮功如何呢?千万不要让她失望了。我说:“c,一会我要让你欲…死欲…仙,欲罢不能。”

    王镇长笑了,对我说:“我觉得粗口确实很放松的。太文明了,她妈的就是累啊。”

    我说如果把你的话录下来,放给你的同事听,他们会不会笑死呢?她撇撇嘴,不以为然,说:我们镇的书记更加粗放,张口闭口就是妈个b的,把他…妈的b挂在了嘴上了。开会时,第一句话就是妈个b的,比伟人的话还重要呢。我说:“你是他的徒弟吧。”

    她笑了,说日久天长,有点耳濡目染。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问她:“对了,镇长,你不是说要和…我说一件事吗?你怎么不说了?”

    王镇长说:“好,要不我现在和你说吧,我求你一件事,我准备到省委党校学习一个月,我这一走,放心不下女儿。她今年读四年级,12岁;了,平时十分调皮,不是我管着她,她能把天掀翻。这不,她爸早就到总公司去了半年多了,这样一来,女儿就没人管了,虽说家里有她的乃乃,可是她根本不听老人家的话,她乃乃只能在生活上照顾一下她,别的她根本管不了。我怕我走的一个月来,她成绩跌下来,如果再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那更完了。所以,我想和你商议一下,让你这一个月来天天接送她上下学,并辅导她功课。至于报酬,我想你肯定不要,我也不知道给你多少。我准备把你调到县城里的高中去,不知你是否同意呢?”

    啊,让我当全职保姆?我这些天在外面疯惯的人,哪能坐得住呢?我问她:“你的女儿在什么地方上学呢?”

    她说在xx市的一所实验小学。啊,这么巧,她说的这个市正是我未婚妻荷月的大姑和二姑所在的城市。本来我不想答应她,可是想到了温柔似水的大姑和热情似火的二姑以及美丽动人的晓娜那个模特妹妹,我动摇了。再说王镇长可以把我的工作调到县里的高中去,这也是一个优越的待遇啊!依彤给我办的工作调动现在还杳无音信呢!到县城高中去教书也不错啊!

    王镇长又说:“至于你上班的事,我可以和黄校长说一下,没事的。我看中你这个人比较善良朴实,这样对孩子很好的。”

    我说:“好,镇长,我答应你。”

    她笑了,过来抱住了我,说:“小木,你真好,这样我就放心多了。好,我们开房间去,今夜我提前犒劳你,让你知道一下我这个一镇之长不是白当的。”

    说着,她让我坐着,说自己先开房间去。姨妈的,我也倒想看看镇长的桃花源有多深,她的y功有多强,是不是像她的权势一样强呢。

    王镇长把我领进刚开的房间里,她当着我的面脱掉上衣,只剩下粉白色低领背心,而里头未穿着奶罩,高耸的酥r饱满得似乎要蹦跳出来,隔着背心只见那对肥大茹房撑得鼓胀,两侧各有一大半露出背心外缘,而小乃头将背心撑出两粒如豆的凸点,在王镇长低胸的领口可见那丰满浑圆的双r挤成了一道紧密的深r沟。

    我贪婪地直盯着王镇长那r感十足的丰r酥胸,看得是心头突突乱跳!王镇长侧趴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双手交叉在沙发靠背上作枕,我随即蹲在沙发旁为王镇长轻轻地捏肩搥背。

    王镇长侧头而睡,那原本就丰硕的酥r因受到挤压,而在侧面露出一大半,我清楚地看到王镇长的胸部是如此雪白细致柔嫩,如雪白的茹房随着呼吸起伏着,不久王镇长似已酣睡入梦,美丽的胴体散发出阵阵脂粉香以及r香味。

    我大胆的将鼻子贴近王镇长的酥胸,深深吸入几口芬芳的r香后将手滑移,将那浑圆、饱满的大茹房隔着背心轻轻抚摸一番,虽然是隔着背心,但是我的手心也已感觉到王镇长那娇嫩的小乃头被我爱抚得变硬挺立起。

    瞧着王镇长那欲闭微张、吐气如兰的小口樱唇,在艳红的唇膏彩绘下更加显得娇艳欲滴,我心想要是能搂抱王镇长一亲芳泽,那是何等快乐!

    想入非非的我注视着她那高耸的臀部及短裙下的美腿,不禁再把手掌下移在王镇长的臀部上来回地爱抚着,王镇长丰盈的臀部极富有弹性,摸起来真是舒服,我得寸进尺,摊开掌心往下来回轻抚王镇长那双匀称的美腿时便再也按捺不住,将手掌往伸入她的短裙内,隔着丝质三角裤摸着小x。

    我爱不释手的将手移向前方,轻轻抚摸王镇长那饱满隆起的小x,r缝的温热隔着三角裤藉着手心传遍全身,竟有说不出的刺激,我的j巴兴奋胀大,把裤子顶得隆起几乎要破裤而出!

    于是,我轻唤:姨妈、姨妈……

    没有回应,我跨上王镇长的臀部,双手假装在按摩王镇长肩膀,而裤子内硬挺的j巴故意缓缓在她圆浑肥嫩的臀部来回摩擦,好是舒服!

    我在猥亵抚摸她那丰满的茹房与隆起的小x时,她都清楚得很,却沉住气闭目假眠,享受着被人爱抚的快感,没有去制止我的轻薄非礼,任我为所欲为的玩弄,那热胀的j巴一再摩擦着臀部,王镇长被刺激得春心荡漾、饥渴难耐。

    王镇长无法再装睡了,她再也顾不了王镇长的身份,那久旷的小x湿濡濡的y水潺潺而出,把三角裤都沾湿了,她娇躯微颤、张开美目杏眼含春,叫了我一下,王镇长接着说:你想跟我快活吗?

    王镇长粉脸泛起红晕,那充满欲火的媚眼柔情的望着我,王镇长却已是欲火燃升、粉脸绯红、心跳急促,饥渴得迫不及待的将我上衣脱掉,王镇长主动将她那艳红唇膏覆盖下的樱唇凑向我胸前小乃头,以湿滑的舌尖又舐又吮,留下处处唇印,她热情的吸吮,弄得我阵阵舒畅、浑身快感。

    饥渴难耐的王镇长已大为激动了,她竟然用力拉起将自己的背心,一双饱满肥挺的酥r跃然奔出展现在我的眼前,大茹房随着呼吸而起伏,茹晕上像葡萄般的乃头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王镇长双手搂抱我头部性感的娇躯往前一倾将酥r抵住我的脸颊。

    王镇长喘急的说:亲亲我的乃乃!

    我听了好是高兴,我双手把握住王镇长那对柔软滑嫩、雪白抖动的大茹房是又搓又揉,我像她怀抱中的婴儿,低头贪婪的含住王镇长那娇嫩粉红的乃头,是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丰满的茹房上留下口口齿痕,红嫩的乃头不堪被吸吮抚弄,坚挺屹立在酥r上。

    王镇长被吸吮得浑身火热、情欲亢奋媚眼微闭,久旷的王镇长兴奋得欲火高涨、发颤连连,不禁发出喜悦的呻吟,王镇长胴体频频散发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女人的r香味,我陶醉得心口急跳,双手不停的揉搓着王镇长肥嫩的酥r。我恨不得扯下王镇长短裙、三角裤,一睹那令我梦寐以求浑身光滑白晰、美艳成熟充满诱惑的l体。

    色急的我将王镇长的黄短裙奋力一扯,嘶短裙应声而落,王镇长她那高耸起伏的臀峰只剩小片镶滚着白色蕾丝的三角布料掩盖着,浑圆肥美臀部尽收眼底,果然既性感又妖媚!白色布料隐隐显露腹下乌黑细长而浓密的耻毛,更有几许露出三角裤外,煞是迷人。

    我右手揉弄着王镇长的酥r,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三角裤内,落在小x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x口左右两片湿润的y唇,更抚弄那微凸的y核,中指轻向小xr缝滑进扣挖着,直把她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y水如汹涌的潮水飞奔而流,玲珑有致曲线丰腴的胴体一丝不挂地展现。

    王镇长那全身最美艳迷人的神秘地带被一览无遗,雪白如霜的娇躯,平坦白皙的小腹下三寸长满浓密乌黑的芳草,丛林般的耻毛盖住了迷人而神秘的小x,中间一条细长嫣红的r缝清晰可见。

    我有生以来首次见识到这般雪白丰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体,我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我色眯眯的眼神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个王镇长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红柿!

    王镇长那姣美的颜貌、朱唇粉颈,坚挺饱满的丰硕r及丰满圆润的臀部,一流的身材、傲人的三围,足以比电影明星,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的成熟美妇人!怎料老公,竟把如此娇艳动人的美娇娘冷落家中。

    王镇长激情地搂拥着我,张开樱桃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两舌展开激烈的交战,她那股饥渴强劲得似要将我吞噬腹内。

    不一会儿,王镇长搂抱着我的脖子亲吻,呵气如兰令人心旌摇荡,我裤里的j巴亢奋、硬挺,恨不得也能分享她舌技一流的樱唇小嘴,俩人呼吸急促,她体内一股热烈欲求不断地酝酿,充满异样眼神的双眸彷佛告诉人她的需求,王镇长将我扶起把我裤子褪下,那火辣辣的j巴卜!

    的呈现她的眼前,哇呀!它好大呀!

    我的j巴非常粗壮,王镇长看得浑身火热,用手托持j巴感觉热烘烘,暗想要是c进入小x不知何等感受和滋味呢?她双腿屈跪地板上,学那草原上羔羊跪r姿势,王镇长玉手握住昂然火热的j巴,张开小嘴用舌尖轻舔g头,不停用两片樱唇狂热地吸吮套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j巴下的卵蛋。

    我眼看j巴被美艳王镇长吹喇叭似的吸吮着这般新奇、刺激,使我浑身酥麻,从喉咙发出兴奋呻吟声,姨妈你好会含j巴啊!好舒服。王镇长如获鼓励,加紧的吸吮使小嘴里的j巴一再膨胀硕大。

    王镇长握住j巴又舐又吮一会儿,随后我双手抚摸着她光滑雪白的r体,王镇长真是上帝的杰作啊!y兴昂然的我抱起娇软无力的王镇长,把一丝不挂的王镇长轻轻平躺横卧粉红床上,摆布成大字形。

    在房内柔软的床铺上,王镇长明艳赤l、凹凸性感的胴体深深吸引着他,胸前两颗酥r随着呼吸起伏,腹下小x四周丛生着倒三角浓黑茂盛的ym充满无限的魅惑,湿润的x口微开,鲜嫩的y唇像花芯绽放似的左右分开,似乎期待着男人的j巴来慰藉,令 尝试“l伦”(其实她是我干姨妈)的我浑身官能兴奋到极点,我瞧得两眼圆瞪、气喘心跳,我想着王镇长这活生生、横陈在床、妖艳诱人的胴体就将让我征服、玩弄,真是快乐的不得了,脑海里回味王镇长y荡呻吟娇喘的模样,使得我的j巴又胀得硬梆梆,我决心要完全征服王镇长这丰盈性感的迷人胴体!

    我欲火中烧,虎扑羊似的将王镇长伏压在舒适的床垫上,张嘴用力吸吮她那红嫩诱人的乃头,手指则伸往双美腿间,轻轻来回撩弄着她那浓密的ym,接着将手指c入王镇长的小xrd内扣弄着。

    王镇长被挑逗得媚眼微闭、艳嘴微张浑身酥麻、娇喘不已。不久我回转身子,与王镇长形成头脚相对,我把脸部埋进王镇长的大腿之间,滑溜的舌尖灵活的猛舔那湿润的小x。

    我挑逗着吸吮那鲜嫩突起的小y核,弄得王镇长情欲高炽、y水泛滥、呻吟不断,王镇长酥麻得双腿颤抖,不禁紧紧挟住我头部,她纤细的玉手搓弄那昂立的j巴,温柔的搓弄使它更加屹然鼓胀。

    王镇长贪婪地张开艳红性感的小嘴含住勃起的巨r柱,频频用香舌舔吮着,王镇长小嘴套进套出的口技使得我有股一泻千里的冲动!

    我突然抽出浸y在樱桃小嘴的大j巴,回身一转,双目色咪咪瞧着那媚眼微闭、耳根发烫的王镇长,左手两指拨开她那鲜红湿润的两片y唇,右手握着鼓胀得粗又大的j巴顶住x口,百般挑逗的用g头上下磨擦x口突起的y核,片刻后王镇长的欲火被逗起无法自制,无比的y荡都由她眼神中显露了出来。

    我要你占有我,j巴快c进来啊!

    王镇长被挑逗得情欲高涨,极渴望我的慰藉,我得意极了,手握着大j巴对准王镇长那湿淋绯红的小x,用力一挺,卜滋!

    全根尽入,王镇长满足的发出声音唔我终于把王镇长占有了,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因为她又得到充实的感觉,x儿把j巴夹得紧紧。

    我边捏弄着王镇长的大茹房,边狠命地抽c她的小x,她兴奋得双手缠抱着我,丰盈的肥臀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我的抽c,王镇长呻吟不已,享受着j巴的滋润。

    我听了王镇长的浪叫,y兴大发地更加用力顶送,直把王镇长的x心顶得阵阵酥痒,快感传遍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劲和快感是王镇长久未享受了,她已y荡到了极点,双手拚命将我的臀部往下压,而她自己的大p股拚命地向上挺,滑润的y水更使得双方的性器美妙地吻合为一体,尽情的享受着性a的欢愉。

    王镇长不时仰头,将视线瞄望那粗长的j巴凶猛进出抽c着她的小x。只见x口两片嫩如鲜r的y唇,随大j巴的抽c不停的翻进翻出,直把王镇长亢奋得心跳急促、粉脸烫红。

    忽然王镇长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她的小x猛然吸住我的g头,一股股温热y水直泄而出,烫得我的g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我作最后冲刺,猛然强顶了十几下,顿时大量热呼呼的jy狂喷而激s出,注满王镇长那饱受jy的小x。

    床铺上沾合着jy的y水湿濡濡一片,泄身后王镇长紧紧搂住我,她唇角露出满足微笑,汗珠涔涔、气喘嘘嘘,我散发的热力在她体内散播着,成熟妩媚的我完全征服了,我也无力地趴在王镇长身上,脸贴着她的茹房,王镇长感到我的心跳由急遽变得缓慢,也感受到刚才坚硬无比的j巴在小x里正缓缓地萎缩软化!

    我胯下的j巴和王镇长的小x深深紧密交h着,激发出她潜在的y荡意识,旖梦成真把王镇长干得欲仙欲死,真是今生一大乐事……

    第三百二十六章 给小萝莉当保镖兼家教

    我惊奇的是王镇长的床…上功夫十分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比一个专业的小姐还专业,怨不得她会傍上县长这棵大树呢!她是如何习得这些技艺的呢?肯定是下了一番苦功了吧。看来,要想在官场上混的女人,必须床…上功夫过硬,不然,会行之不远的。她说要犒劳我,也是有道理的。她有艺在身,当然不会轻易地为人服务了。县长啊,我享受上了和你一样的待遇,我好兴奋啊。我问镇长:“王姨,是不是你觉得有点亏呢?这么大的一个镇长,为平民百姓服务啊!”

    她笑着说:“我是人民的公仆,就得为人民服务啊。”

    我调侃她:“你俯首甘为r子牛吧!”

    我双手齐动,时而摸r,时而抠豆,逗得她吟笑连连,忍无可忍。她说:“这小子,还没有成家技术就这么高超,肯定是一个狂蜂浪蝶吧!”

    我说:“哪里,哪里,和你差的远了。”……

    不累的话,我不知道睡觉有多么舒服啊。王镇长也累了,像一只猫一样蜷缩在我的身侧。有权有势的一位女强人也是如此,做时像猛虎,睡时像小猫,平时像猎豹。我搂着她睡熟了。

    是夜,我没有再行周礼,看到王镇长疲惫的样子,不忍心,她也许白天c劳公务累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