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81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乙幻婧撸幻娓昧t椴濉5晖返纳〔抗蔚酱eさ牟杏啵恳淮嗡挤3鐾纯嗟暮呱r蹙ヒ淮斡忠淮蔚耐θ胨囊醯郎畲Γ叱艿谋灸苁沟盟】赡艿睾下4笸龋庵荒苁顾油纯唷n冶e潘朐驳拇笃u勺笥乙“冢眉Π驮谒囊醯滥诓欢夏Σ粒晖犯欠锤茨プ潘淖庸凇!拔亍∥亍∥亍 彼醯萌缟甙愕纳嗤诽虻阶庸诺萌聿丁l潘陌业募Π驮秸窃酱螅礁稍娇欤錾硖逖乖谒纳砩希钟昧Φ娜嘧潘拇竽套印br /

    很快我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双手摸着她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猛掐她的y蒂。我开始进入高c,两手突然使劲捏住她的茹房,上下用力,并用拇指指甲把高高耸起的敏感的茹头往下掐,美丽挺拨的茹房在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呜 呜 呜 ”她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来。“呜 呜 呜 ”她的d里一直流水,叫声也越来越小。最后只有摆动头,发出阵阵闷哼。我用力c着她小嫩x。每次都要把j巴抽到最外边,然后一口气c到底,在zg口上磨一磨。她yd很温暖,而且好像有很多小牙齿在摸我的j巴。我不顾一切的用力抽c。厕所里响起“噗嗤噗嗤”的声音。本来我用双手抱紧她的p股,现在用双手对下垂的茹房猛揉。“呜 呜 呜 ”从她的喉咙发出急促声音。我毫不留情地向她的zg冲刺。

    “噢!要s了 ”我大叫后,r棒的抽c速度达到极限,下腹部碰在她的p股上,发出清脆的哼声。我更疯狂的在她的rd里抽c。“呜 呜 呜 ”她痛苦的摆头。真的快要达到忍耐的极限,“呜 呜 呜 ”她的身体如蛇一般的扭动。“快了 ! 唔要s出来了!”

    我的上半身向后仰。在这同时,g头更膨胀,终于猛然s出jy。她的yd内的括约肌猛烈地收缩,我达到了高c,黑色的yj像火山喷发似的在她的yd内喷s出了一股白浊的jy。她在极度痛苦中感到一股滚烫的热流s进了下t深处,她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大量jy喷s在zg口。“呜 呜 呜 ”她不停的发出哼声。我仍继续抽cr棒,似乎要把最后一滴jy也注入在其内。“噢 噢 ”我好像连最后一滴也要挤出来,小幅度的前后摇动p股。看着被我干得快要死掉的她我忍不住兴奋的大笑。“呜 呜 呜 ”她不停的落泪。“你的x太好了 ”说完从她的rd拨出r棒时,从里面带出血丝。“你的处女是我得到的。”

    我露出了满足的表情,用卫生纸擦拭沾在r棒上的血迹和jy。她的腿激烈颤抖,彷佛罹患热病,没有被抓的茹房,也如波浪般起伏。虽然意识还保持清醒,但是一丝不挂的身体软弱无力,茹房被捏得酸胀,茹头和下t一阵火辣辣的感觉,yd口的鲜血,jy和分泌物沿着白皙充满健康美的大腿往下流。

    第两百一十四章 大姐的隐情

    我又一次爆发了,趴在小女贼的身上,一任浊浪排空而出,涌入d中,小女贼也像母狗一样叫着,不知是痛苦还是刺激。她身子抖动着,呻…吟着说:“大哥,这次行了不,长时间在厕所了,我有些透不过气来了,好呛人哟。”

    这时,妈妈打来了电话,问我在什么地方,下一站就要下车了,不要忘了,快到她身边去。我没有和她交谈,只是答应着,便推开厕所的门走了。我得赶快离开,虽说我j的是个坏人,是个女贼子,但是这也是违法的,如果梦依反咬一口,我就完了,便会有牢狱之灾了。

    于是,我忙跑到母亲的跟前,拉着她的手就走,她说:“不用这么急,我们慢慢走就行。”

    我说:“有情况,这个小站我们就下。”

    母亲一听,脸色大变,忙与我向车门走去。走的太匆忙,我连与我缠绵了很久的美妇和…我打招呼都无暇顾及,只是摆了一下手。站到了门口,车停了,这是一个小站,我忙和母亲下了车,然后瞅见了一个出租车就忙钻了进去,然后让司机向下一站赶去。我透过玻璃向外看去,我看到那个小女贼也下了车,四处瞅着,像是找人,好险啊!差一点就被她逮住了,她倒不怕,我怕的是她是否报了警。

    别了,美妇;别了,女孩;别了,厕所,你们太让我兴奋了!

    到了下一站,我看到了姐夫的车在一边等着我们呢,我们下了出租车上他车时,他还有些诧异,但他有一个优点就是别人不主动告诉他的事他也不会主动去问的。这是一辆越野车,开起来又快又稳。母亲问姐姐上班吗?姐夫说:“是,一会就会回来的。”

    姐夫对母亲的到来很意外,因为母亲曾表示过大姐在南方,而我们在北方,今生是不想去大姐家了,太远了,不想赶路。不一会,到了大姐的家,真是雅致而舒服,给人一种安全又舒适的感觉,母亲累坏了,倒头就睡,我却无心睡觉,趁着华灯初上,出去逛逛夜市,看看夜景。

    我正在广场上的小吃摊上徘徊,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啊,是大姐,她在这里干什么呢,不是上夜班吗?怎么出来闲逛呢?她在干什么呢?和谁在一起呢?我忙隐在人群中,四处寻找着,终于在一个小吃摊上看到了大姐,她和一个很精干的小伙子在一起吃东西。我向前靠了靠,以便能听清楚他们讲话。大姐说:“强弟,今天我要早早地回去了,我妈妈和弟弟从老家过来了,我回去陪陪他们。”

    那个男子说:“不,姐,你怎么今天不陪我了,我会彻夜难眠的,姐,答应我吧,陪我一会儿,哪怕是十分钟也好,然后你再回家,好吗?”

    说着,不住地央求大姐,这个娘娘腔,我真想给他一个耳光,没想到大姐的私生活也这么丰富多彩,真是无法想象啊!最后大姐答应了他,并向那个小伙子的额头上按了一下,好甜蜜哟,c。

    说着,两个人就走了,我尾随着他们,他们步行着,然后拐进了附近的一个小区里,我紧紧地跟着他们,瞅着他们进了一个单元里,我忙把风衣的帽子戴上,在他们背后跟着。他们在三楼的一个房间前停了下来,然后开始开门,c,是密码锁呢。但是,凭着我练武功时练就的良好视力,一眼就瞅见了他按的数字有哪些,我记住了。他们进了屋子,门锁上了。我等着,直到听到了呻…吟声,我觉得时机到了,忙开始凭着记忆把那几个数字又按了一遍,倒好没有指纹识别,啊,门开了,我高兴地跳了跳。我蹑手蹑脚地进去了,向发声的那个卧室走去,这时,两个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c,他们真枪实弹地干上了,我要瞧一瞧,我走动那个发声的卧室,向里看去,什么也看不到,我慢慢地推了推门,还好,门是虚掩的,我把门推开了一道缝,啊,里面的情景尽收眼底,好令人热血的场面啊……

    那男人一只手从大姐腋下伸过去,握住了她的茹房,用力揉捏起来,另外一只手摸到我大姐的小腹,将她的臀部拉向自己的下身,隔着内k用硬挺的yj顶住,然后开始摩擦。那男人看到我大姐的眼角动了一下,却不敢有任何的躲避和反抗,于是更加快速和用力地摩擦起来。几分钟后他感到欲望被燃起,便将大姐的裙子撩起到腰间,把她的内k扯下,伸出右手摸起我大姐毛茸茸的。他的手指头摩擦大姐ym的声音显得很大,沙沙作响。大姐的yd口柔软而湿润,那两片褶皱的r混杂着粘y和毛发在他的手下不安地悸动着。我大姐鼻子里轻轻地哼哼说:你不能这样……

    那男人忽然用力抓住了我大姐的整个,我大姐被这突然袭击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 那男人忍耐到了极限,捞起我大姐的上身,举起她的双臂,把我大姐的衣服和裙子脱下把我大姐推到在床上。

    我大姐只穿一件黑色胸罩的雪白身体暴露在那男人的视线下。那男人看着黑色的胸罩带子勒进我大姐的脊背皮肤,带子周围的白r诱人地浮起,不禁兴奋地咧开了嘴,下身更加硬挺。他扯开胸罩后面的挂钩,背部的白r解脱了束缚,浮起部分消失了,但胸罩勒出的痕迹却留在背上,非常显眼。那男人从后面伸手握住我大姐的茹房,用力揉搓着,并不停地用食指按压她的茹头。尽管胸罩已经解开,但那男人却并不把它拿掉,而是让它松松垮垮地挂在我大姐丰满的身体上,他觉得这样做起来更刺激。

    我大姐低头看着那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茹房上肆虐,两只茹房被揉捏着挤碰到一起互相摩擦,茹头充血勃起变得发硬,又被手指头用力按压下去,那男人还没洗澡,一身的体味混合浓烈的烟草味笼罩住她,令她浑身燥热,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那男人进入妻听到我大姐的呻吟,他再也忍耐不住,他迅速拉下自己的内k,掏出坚硬的大r棒塞进我大姐的臀缝里,试探了几下后对准她的柔软之处狠狠c了进去。啊……,我大姐的头仰了起来。

    他进入我大姐的yd后,开始缓慢抽c起来。他看着自己的yj沾满粘y在的rx里进出,顺畅润滑,有一种征服的满足感。他一手握着我大姐的茹房,一手握着我大姐的腰侧,把她的丰满白晰的臀部拉撞向自己的小腹,发出啪啪的响声。他放开大姐的茹房,两手都把着大姐的腰,开始快速猛烈地抽c起来,两个人身上都开始冒出汗珠。

    我大姐下身被那男人的粗硬yj顶入,觉得自己的yd紧紧包裹着它,但由于润滑的缘故又不能够把它握住,yd里一松一紧的感觉让她精神恍惚,鼻子哼哼不断,两个茹房随着他的撞击被一前一后地拋动,摩擦着还挂在身上的胸罩,看起来非常刺激。她的喉咙发出压抑不住的呻吟:啊……嗯……。那男人听见她低声呻吟,骂道:大姐,爽就大声叫,不要这样哼哼唧唧。

    然后又加快抽c的速度,猛烈地挺动着。

    那男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我大姐的两只手在冲击下已经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她曲起手臂用手肘靠在床面上支撑,整个身体几乎是趴着,茹房不时地撞到床沿。她把头埋在自己的手臂中间,被那男人一捅,不由自主地又仰抬起来,发出阵阵娇喘和销魂的呻吟。那男人看着我大姐在自己的身下被干得情不自禁的y荡模样,体验着自己的强壮和勇猛,不禁越发来劲,伸手抓住大姐的茹房,推拉着我大姐的身体加速配合r棒的进退。天气很热,两个人都已经是大汗淋漓,我大姐白腻的茹房更加滑不留手,揉起来滋滋作响,和r棒在yd里抽c的声音很类似。

    我大姐感受着yj越来越狠地捅进自己的zg。她弓起脊背,开始大声呻吟:哦……弟弟哟,你……好厉害,我……快……快不行了……啊……,你好硬……啊……c得好深……哼……我受不……不了了,我大姐喘息呻吟着,抬起下巴,闭着眼睛张着嘴,半转头让那男人看她痴迷的s样。c,大姐,为什么叫弟弟呢,害得我还以为你叫我呢!

    第两百一十五章 正在偷看,一个女孩闯了进来……

    原来我不估计进去,可总是抑制不住好奇心,总想看看大姐和什么人在一起,进去后我又想出来了,唉,我不忍心看到大姐在别人的身下呻…吟,可是这吸引人的场面我又舍不得离开,就这么纠结地站在这里了。

    我一直在卧室的门缝里驻足观看,那男子的体力惊人,能把大姐端在空中用舌头去舔舐,而且一舔就是十几分钟。大姐那沟谷间的喷泉不断地喷s着,把那男子的头喷得像刚刚洗完的一样。真服了他,他毫不在意,嘴里还叫着:“好甘甜的泉水啊!馨兰,你喷的在猛烈一点吧!”

    大姐狂叫着,双腿不住地痉…挛着,可见她的内心有多激荡,我心里叹道:“大姐,你真是遇到了一个超级猛男,能把你端上天去,确实太厉害了!”

    试想,有几个男子愿意这样去卖力呢?我看这男子的年纪顶多有我一般大小,他与大姐在一起,图的是情…欲还是金钱呢?大姐夫是一个私企的部门经理,囊中也也有一些银子,但是他很少有时间陪大姐,也许大姐寂…寞难耐,便开始红杏出墙了。也许那男子与大姐在一起,图的就是玩的开心,大姐三十多岁,俊美成熟,是一个世间罕见的美女。我有点羡慕这个小伙子了,能和姐姐这样的美女在一起,真是难得的性福啊!

    他们完全沉迷了,不知道门外有一个人在窥视着他们,我看着看着,有点看不清楚,便把门开的稍微大了一点,他们却浑然不知,还沉浸在如痴如醉的飘飘欲仙的狂潮中。我看到口干舌燥,面红耳赤,心跳如擂鼓。c,这种场面如何让人能够忍受得了呢?那男子终于累了,他把大姐放在了床上,自己去照镜子,一看,叫道:“姐呀,你把我的头洗了一遍,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我得到卫生间洗一洗,一会儿再来好吗?”

    大姐说:“快点啊,我一会还得走呢。”

    那男子说:“没事,馨兰,我一会就来,不会很久的。”

    说着,转过身子,就要出去,我忙敏捷地一闪,闪在另一个房间里。

    我听得卫生间的水流声渐渐隐去了,不一会儿,那男子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又到了大姐睡的那个房间。我循声前往,也跟着他又来到了那个卧室的门口,又开始看着他们。这个男子把浴袍脱了,露出了一疙瘩又一疙瘩的肌r,这家伙真彪悍啊!他俯身下去,双手抓住了大姐的两个r峰,开始揉起面来,大姐吟叫声又响了起来。这男子不住地说:“姐呀,你真漂亮,遇上你真是我的缘,我想永永远远和你在一起。”

    这家伙,挺会煽情的。他手脚并用,口舌齐动,把大姐撩拨得痒不欲生,像上了电一样地乱动着。

    蓦地,我脑子的一根弦被拨动了,我的心咚咚直跳,我有一种想冲上去的欲…望,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必须出去透透气,让风儿吹一下我昏热的头脑,不然,我要酿成大错了。于是我开了防盗门,出去下来楼,站在了外面,让初冬的风儿刺激一下我麻木的神经。也真顶事,吹了一会风,我的头脑清醒了很多。我站在单元的门口,准备再上去领略一番令人神魂颠倒的滋味。

    这时,不知从哪里走过来一个打扮得十分入时的女孩,她前面留着整齐的留海,两只迷人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修长的双腿,高挺的胸…部。在南方的天气里,初冬还是不冷的时节,她穿着一条又窄又短的裙子,我真担心她会不会用力过猛把裙子扯烂呢。吊带黑丝袜的点缀,把两条腿装扮的更加神秘。这紧紧的裙子把迷人的三角洲的轮廓清晰地勾勒出来了,远远望去,三角洲处像放了一个馒头一样。这女孩,看其外表,就两个字“性…感”她穿着这么窄的衣服,把胸和性器都突出在人的视线之中,怪不得会有强…j犯呢,这装束,连八十岁的老头看到也会动心的,何况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c,这女孩,你穿的这么性…感,是不是为你增加了不少被强…j的危险感呢?我不由得多瞧了她几眼,她向这里走来了,她会不会进这个单元呢?

    我想了想,忙上了二楼,在楼梯处俯视着她,没想到她真的进了这个单元了,而且也在上楼,我忙跑到三楼,又看着她,她又上了二楼,那么,她会不会上三楼呢?她会不会也进大姐和那男子的房间呢?我忙闪进了大姐行乐的楼房里,我故意把防盗门开了一道缝隙,我期盼着奇迹出现。结果,太让我惊喜了,真是无巧不成书,那女孩真的站在了门前了,嘴里喊着一个男子的名字,看样子,她一定在喊大姐的那个情夫吧!后来她见没人理她,房门又开了一道缝,便走了进来,我忙闪在了另一个房间里,与大姐行乐的房间是斜对门。那性…感的女孩进了房里,没有东瞧西望,而是直奔卧室,看来她是很熟悉了,不是一个小偷。

    大姐与那男子行乐的房间开了一道缝子,里面的情形我在这个房间也可以看得清楚。那女子走到这道门缝处,顿时傻了,她捂着嘴,向里看去。不一会,她就站立不稳了,我想她也许动了情,果然,不一会,她就探手入怀,开始抚摩自己的胸了,并发出了轻微的哼声。这女孩,太风…s了吧,竟然一点也忍受不了刺激。大姐与那男子的活动已经如火如荼,两个人都深受感染了,喊叫声早已把呻…吟声取代了。他们发疯般的狂叫着,把身体的欲…望都叫了出来。而站在门口的那个女孩也忍不住了,她双目微闭着,一只手在胸上,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裙子里,找那个馒头去了。她的身子在抖动着,那样子,好像不堪重负,随时会摔倒,我的心狂跳着,好想冲出去,一把把那女孩抓起,抱到这个房间里,来一次狂轰滥炸。那男子就是爱玩花样,他一把把抱起大姐,大姐的两只手吊在她的脖子上,男子的双臂抱着大姐的双腿,抱着她在空中做着,并不时走动着。眼看着他就要走到门口了,门外的女孩如梦初醒,猛地把手抽了出来,跳跃着向我在的这个房间跑来。哈!肥羊上门了,太好了!

    我藏在了门后,那女孩闯了进来,忙要关门,却发觉了我,她张着嘴便大叫,我捂住了她的嘴,并顺手把门反锁上了。那女孩骇得六神无主,忙问:“你是谁?”

    我说:“我是来找主人的,你是谁?”

    这女孩说:“我是主人的同事,有一个业务上的问题要咨询他,没想到他做上了,我只好……”

    我笑了,过去抱住了她,好家伙,好丰…满温软的胸啊,弄得我胸口痒痒的。女孩挣扎着:“不要碰我。”

    我说:“小妹,你刚才一个人摸得多累啊,来,我来帮你摸,帮你咬一下。”

    女孩不住地挣扎着:“不要啊,不要啊……”

    我一手搂住她,一手摁住她的两手。把舌头塞进她的嘴里。她想扭头,却被我的胳膊夹住动弹不得。她嘴里呜呜的,我根本不管。她的口腔很嫩很滑,舌头象小鱼一样躲闪着。我用嘴唇吮吸她的嘴唇,另外一只手试图伸进她的衣服里。她慌了,可是腿被茶几挡住,使不上劲,一只手从臂弯那里被我的胳膊挡住,无法使用,只能用一只手徒劳的抵挡。我抓住了她的一只茹房,那种温软如玉的感觉我永生难忘。她使劲扭动身躯,试图躲避,这样就把腰带给弄散了。我趁势用手一拨,衣服就散开了。我挪开身子把她放在沙发上。她的腿被茶几别着,无法反抗只能躺下。而我就可以用两手来收拾她。我跨在她腿上,坐在她腿上,压住她的大腿,把衣服整个拉开,两只茹房整个弹出来,又白又大,非常坚挺,茹头很小,茹晕也不大,茹头带点黑色的,已经挺立起来了。这个时候她开始哀求我放了她。我说我好喜欢你,从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了。她说你有女朋友吗?我问她你有男朋友吗?她摇摇头。我说的女朋友已经和我分手了。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然后就埋下头去亲她。她别过脸去把嘴躲开,却正好给了我她最敏感的耳朵和脖子,被我一阵吹气、亲吻、吮吸,弄得她不停喘气。

    我用一只手抓住她的两个手腕,另外一只手去揉搓她的茹房,她闭着眼睛,头发散乱,盖住了她的半边脸。我把她的手推过头顶,用胳膊别住她的肘子,埋下头去吮吸她的茹头和茹房。她发出很艰难的喘息,低声说,我求求你了,放开我。我毫不理会。两只茹房被我轮流吮吸和揉搓。她哀求我,放开我,下去,我的腿被你压麻了。我从她身上站起来,把她一把就抱起来,她害怕掉下去不得不紧紧搂住我的脖子。我把她一把扔到床上。她想从床的另一边逃跑,被我一下跳过去摁在床上,她发出一声尖叫。我赶快用嘴堵住她的嘴。床上就好战斗了。我用一只手摁住她的两个手腕,因为是叠在一起的,她被压住了很疼,所以不敢使劲反抗。我用另外一只手抓住她的膝盖,使劲往外拉,这样她一疼就张开了腿,我就躺在她两腿之间,压住她。她没有办法,两腿就这样分开了。 我继续亲吻她的脖子,轻轻咬她的耳朵,舔她的腋窝,只有一两根毛,很干净,没有任何味道,舔她的茹房。她闭着眼,不住喘气。我把她翻过身来把双手别过来用一只手抓住两个手腕,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把衣服往下剥。这样她就l露上身,下面只穿着内k了我用手去剥她的内k,她就把p股撅起来让我不好弄,我就趁机把手伸到前面去摸她的y部。她又赶紧躺下压住我的手,就这样几个来回。我看不是办法。就放开她的手,用双手抓住内k往下扯。她马上翻过身来用两手抓住裤腰。我只好又躺下压住她,继续摁住她的手,另外一只手去扯她的裤子。她只是凭着女人的本能在反抗,哪经得住一个25、6的小伙子的这样折腾。这样几下,她的内k已经被褪到大腿中部了。但是要整个脱下来,我必须用双手,因为她个子不低我不可能一只手摁住她的手,另外一只手把裤子给她整个脱下来。我就把她又翻过身来,把她双手别过来,我坐在她手上压住,这样就很顺利把她内k脱下来了。

    为了呼吸她的脸侧着,我带着炫耀地把内k在她眼前摇了摇。她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奇怪,女人一旦被脱了内k就好像认命了,不再反抗。只是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等着男人的玩弄。我呢抓紧时间脱了内k,把她的双腿分开,开始检视她的y部.ym很黑,集中在。小y唇还藏在大y唇里头,只有很少的一部分露出来。整个y部是带点黑色的,好象不是处女。我拍拍她的大腿内侧,示意她张的开一点,她很顺从地照办了。然后我去舔她的y蒂。她浑身颤抖,嘴里说不要,不舒服。我说,宝贝,你还是处女吧,听哥哥的,一定会很舒服的。然后我就顺着她的y槽上下不停地舔,用舌尖去逗她的yd口和y蒂,同时用手去搓她的茹头。她被弄得不停扭动身子,嘴里说不要,不要。这个时候的她听话得像只绵羊。我让她翻过身来跪着,她就乖乖地照办。我从后面舔她的y部,同时手绕到前面去摸她的y蒂。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我能听到她的呻吟加快加重,看到她的手在抓床单。这是表明她开始享受了。我舔她y部的时候,两只手轮流揉y蒂和茹头。弄得她yy四流。我能看到她的g门在不停收缩,这是她生理反应,很舒服的时候yd和g门回不由自主地收缩。

    我让她躺下。低声说,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喜欢你。我说你舒服吧?她闭着眼睛,微微点头。我说哥哥答应你不拿你的贞节,除非你自己愿意。她有点吃惊睁开眼睛说,真的?我点点头。我说但是你要听哥哥的话。我拿着她的手去摸我的j巴。她很害羞,碰了一下就缩回去了。我说这是你必须走的一步,没什么的。她才在我的引导下拿住了我的j巴.可是只是拿着。我就骑在她脖子上,把j巴放在她嘴边,让她舔,她不干,说脏。我说你舔了我的小弟弟,我就不会要你的贞节了。她只好张开嘴含住了我的g头,脸红得跟喝了就一样。我说你要用舌头舔,跟吸果冻一样。她脸更红了。只是很微弱地吮吸。不过这种感觉也很好。毕竟让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给你口交是很爽的事情。我的小弟弟被她的吮吸和我心理上的成就感弄得很大很硬。她把小弟弟吐出来说,怎么回事,它变大变硬了。我说这就叫勃起。她很害羞。我鼓励她说,你好好看看,好好摸摸。你迟早要做女人做母亲。这没什么好害羞的。她侧过头来看,我让她用手摸摸。她一碰,我的小弟弟就跳一下,她噗嗤一下笑起来了,它还会动啊。我说,是啊,它很会动。

    我看她已经放松了,看来干她应该没有问题了。就躺在她身上吮吸她的奶。她闭着眼睛开始呻吟。我把嘴对着她,她张开了嘴开始跟我接吻。我一边跟她接吻,一边抚摸她的茹房、腰部、大腿。她的反应是动情了的女人正常的反应。我于是躺在她两腿之间,用j巴顶住她的yd口。她说你要干嘛?我说让你模拟一下做a。她说你答应过我不拿走的。我说是,你放心,哥哥说话算话。只是要你知道做a的程序。

    我把她的腿推起来,这样她的y部整个露出来了。我把j巴在她的y槽里来回摩擦,涂满了她的y水。趁她享受的时候我一下就顶进去了。那种感觉太奇妙了。你感觉到c入的过程是一种开天辟地的感觉,你能感到天地在你g头前面被分开,就好像披风斩浪一样,好像船头撑开水面一样。太奇妙了。很润滑、很光滑很紧很温暖,很湿润。她闭着眼睛带着哭腔说,疼,疼,你出去,你出去。我哪能听她的。使劲捅到底。整个身子也压上去了。她一个劲喊疼。我才不管呢。开始抽c她。我一边干她,一边说,你放松,把腿张开就没那么痛了。她照办了,仍然喊疼。一边哭一边说,你是个骗子,你是个骗子。我说,亲爱的这是你作为女人的第一课。永远不要相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

    她的yd紧紧地包裹着我,这个美丽的少女皱着眉头,闭着眼睛,一边抽泣着,一边随着你的抽c在喘气。抚摸着少女成熟、健康的身体,体会到青春的美丽。

    她的大腿很长,从臀部到脚弯,我的手舍不得离开,太光滑太美丽了。我把j巴抽出来看,并没有血迹。我让她翻过身来跪着,我扶着她的p股一下就c入她的yd。看见她两手紧紧抓住床单,我有一种非常的成就感。她身材很棒,随着我的抽c,她丰满的茹房在不停地摇晃。我一边c一边用手去揉她的茹房。我一边干她,一边说,宝贝,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是少妇了。你现在是有男人的女人了。这话让她有了反应。她的yd似乎很快就有了更多的yy。我大喜,把指头上涂上唾y,塞进了她的g门。她吓坏了,说,你干吗?出去,讨厌。我说没什么,我爱你,以后你就是我老婆了。我要好好开发你。她说,谁是你老婆?我说你现在一丝不挂被我用j巴c着你最隐秘的地方,一边喘气还一边否认你是我老婆?她没话说了。女人是听觉动物。听到男人说自己被c,是这个男人的女人,她的意志就会被牵引着。我看我在生理上和心理上都已经征服了她。一边干她,一边用手拍她的p股,雪白的p股被我拍的红红的……

    第两百一十六章 我和女孩翻云覆雨

    这个女孩原来只是来找同事,没想到房间里还埋伏了一个人,她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为了躲避被发现,便跑到了另一间房子里,却正好碰到了虎视眈眈的我。我觊觎她很久了,在楼梯口已经注意上她了,等到她走到卧室门外偷看时,我更是心痒难止,她不停地抚着自己的胸和蚌,我的眼睛不知已经强…j了她多少次了。没想到她竟自投罗网来了,我喜不自胜,搂住了她就开始不停地抚…摸……

    这个美丽又风s的女孩啊,在我的身下剧烈地动着,呻…吟声不绝于耳。在卧室门外偷看我大姐行乐之时,她的情…欲已经被激发了,现在又经我一番挑逗和深入后,她终于爆发了,声音又急又快,像是罢工的工人的吼声一样,把满腔的压抑和欲…火都发泄出来了。她的四肢像八脚章鱼一样死死地缠着我,两条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这一举动给了我无穷的动力,这时她积极配合的表现。我加大马力,前后左右地冲击着她,把她撞得嗷嗷直叫。她不再反抗了,完全接纳了我。卧室那里不断地传来大姐和那男子的吼叫声,这声音是我们结合的催化剂。女孩双眼迷离,神迷意乱,精神恍惚,不知身在何处。她进入亢奋状态,不能自已。不知这女孩是那男子的炮友还是单纯的同时,她来这里找他干什么呢,还不是摆好了炮架,专等开炮吗?她的两只r峰绝对比d杯还要大一点,而河蚌紧如雏儿,真是一个绝好的炮友啊!波大股圆,蚌紧r绵。我不想很快结束这次意外之役,我要尽情地享受这难得的欢娱。女孩低声呻…吟着:“你这小子好厉害哟,我舒服死了……”

    这个性…感的女孩嘴里不停地叫着,把我当成了她真正的男友了,缠绵之情不胜言表。我怕趴在她的胸前,用胸口细细地摩擦着她那细滑温软的r峰,这r峰太丰…满了,根本不用怎么去挨近她已触到了这两座珠峰。这两座珠峰支撑起了我的身体,是我和腹部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空间。我用力一压,看到了两个圆球成了圆饼状,两个巨大的圆饼。女孩的嘴紧紧地吻着我的脸庞,吟叫着:“哥,你太强悍了,太狂野了,唉哟……”

    我把头伏在她的两座珠峰上,用脸慢慢地摩挲着这娇嫩的肌…肤。她四肢紧紧地缠着我,而蚌壳也随着我的摩挲很有节奏地咬着我,一咬一放,煞是销…魂。我忍不住了,这女孩的相男之术竟如此高超,从始到终,她的河蚌一直在动着,但没有这次用的力大。我用嘴唇在她的两颗小葡萄上动着,她犹如触电般地一惊一乍。我双手各握一座珠峰的边缘,用力向中间挤压着,哇,两颗小葡萄靠在了一起了。我毫不费力地同时含上了两颗葡萄,用力地吸着,她大叫一声,身子动了起来,做着不规则的扭动。也许一次吸两颗葡萄的缘故,竟然使她疯狂到如此地步。她的河蚌不停地闭合着,咬着,我再也忍不住了,忙握着钢枪,运动起来……我兴奋地开始慢慢抽动r棒。

    r棒与y壁的摩擦所带来的快感不断地冲击着我的神经,我越来越兴奋,身下取而代之的是快乐的呻吟她也有反应了!

    看来她已经迷失在自己正体验的这种男女之间赤ll的接触当中,完全沉迷于r欲的快感中了。

    她的小x狭小、紧凑、炽热而不失润滑,进出的感觉就如同登上极乐世界。

    我的r棒完全被她紧窄的小x吞没,而她并没有疼痛的表示。

    她的rx是如此的紧,紧紧地箍住了我的r棒,仿佛要把它勒断般,令我差点要s出来。

    我低头含住她小巧的茹头,开始用力地吮吸。

    她一下子呻吟出声,声音里充满了快乐。

    她不再推拒我了,反而双手搂住了我,柔软的手在我的脊背抚摸,鼓励我给她更多的快乐。

    我逐渐加大了抽c的力度,她的反应十分热烈,随着我的每一次抽c,她都会挺动p股迎合我的动作,使我的r棒能完全深入。

    每一次c进去,我们的下身都要激烈地碰在一起,发出“砰砰”的声音。

    我伸手到她的背后,托起她的p股,让我的每一次冲击都能结结实实地一击到底。

    忽然,她的身子一挺。我快速抽c着,在沉重的喘息声中,s出我浓浓的白浆……

    女孩疲惫地闭着双眼,不说话,我识趣地从她身上下来了,躺在一边歇息。像这种美丽而性…感的女孩,我就是累死也何妨?看到桃花源d口的泉水汩汩而出,我开心极了,这是我们性奋的产物。我们都在享受着紧张后的放松,这种感觉太奇妙了,我们懒得不想动,听得大姐和那男人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大姐狂呼着,那男子高叫着,旁若无人,其实他们哪里能想到在另一个房间里还有一对野鸳鸯呢!最后听得他们两个人异口同声的一阵狂吼,我知道战斗已经结束了,我真想爬起来再看一看他们陶醉的样子,但终因身体太累,没有去看。过了一会儿,听得大姐说:“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儿我就要走了。”

    那男子说:“姐,不要走啊,就说是今天加班,我给你舔一个晚上,好吗?”

    大姐说:“色鬼哟,没完没了,我老家来人了,能不招待吗?以后有的是机会,又不是生离死别,你这个小馋猫呀!”

    不一会,卫生间传来了水流声,大姐在冲洗炮灰吧!大姐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弟弟早已潜伏在她偷情的家里了,她要是知道,我想她一定会羞愧地无法见人了。我的心怦怦直跳,我怕大姐或那个男人猛然间闯进我们的这个房间,那有多尴尬啊!我这样想着,而那个女孩也是如此想的,我看到她的胸口不住地起伏着。我们也不敢讲话,屏息静听。只听得大姐从卫生间出来了,在窸窸窣窣地穿衣服,那个男人说:“我先下去开车了。”

    说着,“蹬蹬”地下楼了。不一会,大姐也下楼了。房间一下子空荡起来,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正要起来,那女孩把两个圆球奶压在我的脸上,问:“你说,你这坏小子,你究竟是谁,我从未见过你。不说,我就压死你!”

    我笑了,这个可爱的女孩哟,我说:“要想知道我是谁,有一个条件,就是你也得告诉我你是谁!”

    那女孩答应了,我便说:“实不相瞒,刚才那个女子是我大姐,我来探亲,她不在,我就在街上闲逛,偶尔碰上了她,后来就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那女孩笑了,她说:“原来如此,弟弟竟然偷看姐姐行乐呢!”

    我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巨r说:“你是那男子的情人吧,不然穿的这么性…感,不是来挨炮的吗?”

    这个女孩的脸红了,说:“你胡说吧!既然你说了实话,我也说吧,我是那男子的亲妹妹,今天来找他有点事,没想到碰到了这档事。”

    我笑了:“c,刚才还笑我呢,亲妹子偷看哥哥打…炮,这正常吗?”

    说着,我和那女孩相视一笑。我问:“女孩,你叫什么名字,不然,c了半天,也不知是谁。”

    女孩笑了:“你有点粗鲁啊,说话就爱带c字,我叫昕月,你可要记住了。”

    我告诉了我叫什么后,我说:“昕月,走吧,我们洗一洗去,不然,这炮灰味太重了。”

    昕月点了点头说:“我打个电话。”

    说着,她开始打电话。过了一会儿,她蹦蹦跳跳地说:“木哥,太好了,我哥说今天他不回来了,他要去公司去做个预案,我们可以……”

    我笑着抱起她,向浴室走去,我说:“你要做什么?”

    昕月说:“当然是make…love了,你这个大坏蛋,让人家说出来……”

    说着,她掩住了红红的脸,我们开始到卫生间冲洗去,在那里我们玩了个够,我们相互戏着水,打斗着,打斗打斗,我们就不由自主地抱在了一起。

    一阵迫不及待的热吻。我把手再轻轻移到前面,摸向她的玉r。摩擦着她敏感的茹头,双唇吐出愉悦的哼声,轻抚她的茹房,入手处柔软饱满之极。我手顺着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再慢慢往下移动,向下,划过平滑的小腹,有一团浓浓黑黑毛,到她浓密的ym,再到了她美丽的河蚌处,像苹果心的,中间有一条暗红的缝。是很美丽整齐的一度缝门,她的y埠已经春水荡漾了,两片肥厚的y唇上都有爱y了,我分开y唇摸着了她的yd口,那里热性十足,能感受到涓涓y水向外分泌,我就这样用食指在她的外y里抚摩着。从她的yd口的最底下经过yd口一直向上摸到y蒂和y核,一直就这样上下不停的摸着,顺着yd口分泌的爱y粘满了我的食指,使得我的食指很从容地在她的y门上摸来捻去,一会儿压压yd口,一会儿挤挤y蒂,一会儿摸摸y核,我感觉到她的整个y埠都湿漉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