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73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却虐待我,不公平呀!”

    我说:“这世界上,拳头就是硬道理,枪杆里面出政权,少废话,快点给老子吹喇叭。”

    说着,我把水淋淋的小弟摔在了二姑的唇上,上面的水水把她的双…唇和牙齿都弄湿了!她大叫着:“放开我,c你…妈的,你有病吗,慢慢地不行吗?”

    我掐住了她的脖子,迫使她张开了嘴巴,我连忙把小弟对准她的嘴巴,用力一顶,如意棒已深入到她的喉咙深部,她噎得咳嗽着,哀求道:“小木,好弟弟,对姐慢点好吗?我一会好好为你服务……”

    我哼道:“你这个s…女人,用酒灌我,现在我也要用球灌灌你,看看你再嚣张。”

    说着,我开始疯狂地动了起来,二姑大声咳嗽着,眼泪都流了出来了……

    我承认对二姑做的一切有点过分了,有点虐待的倾向了,她多次被噎得上气不接下气,痛哭流涕,但投鼠忌器,被我紧紧地抓住了头发,不敢轻举妄动。我想我是喝酒多了的缘故,不然,还没有这么野蛮的。二姑流着泪求我:“放开我吧,小木,二姑求你了……”

    她的嘴里不时吐出一些浑浊的东西……

    二姑后来苦苦相求,我才放了她,她说她的喉咙最近由于感冒了,很疼,我以为二姑肯定要骂我,谁知她说:“要不是喉咙疼,我觉得很过瘾呢!”

    c,喜欢被虐待的二姑哟!

    二姑那楚楚动人的身子很诱惑我,我不由得贴近了她。

    我的舌头开始往二姑那雪白的粉颈、柔软的粉臂、浑圆的茹房吻去。

    终于,我吻到了二姑美丽的胸部,我绕着二姑茹房外侧贪婪地吮舔着。慢慢地,我低下头开始吸吮二姑那如樱桃般的r尖。茹房对于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着神圣和甜美的回忆。此时,我就是抱这样的情心吸吮着二姑的茹房。我用舌尖舔二姑的r尖,我用牙轻咬二姑的r尖,直到我的舌头舔遍二姑的茹房。另一边,我的手掌象揉面团似的揉弄二姑白嫩坚挺的茹房,手指在她的r尖上揉揉捏捏,恣意玩弄。我的手揉捏着茹房,先是把左右的茹房画圈圈般的揉捏着,再用舌头去舔着那稚嫩的r尖。

    顿时,二姑全身陷入了极端的快感当中,她的性感带都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这时,二姑就像是怕我跑掉似的紧抱着我的头,将我的头往她自己的茹房上紧压着,使我的脸埋在二姑的r沟里。这让我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涨,嘴里含着r尖吸吮得更起劲,按住茹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二姑觉得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茹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二姑享受着这难言的快感,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让我玩弄她美丽的胴体。我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二姑的r尖,用舌头在r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

    二姑禁受不起我这样的挑逗,娇身变得火热红润,如红樱桃般的r尖在我的吸吮下,硬硬的翘了起来,湿湿的,红嫩欲滴的令人垂涎。二姑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下t开始轻微的颤抖,yd里的嫩r和zg也开始流出湿润的y水来了,而小巧的鼻孔中则不时的传来声声荡人心旌的哼咛。啊……小木……

    我再度用力吸吮,二姑的快感继续增加,身体更加战栗起来。二姑不禁挺起了背脊,整个上身轻微的颤抖着。我吸完了右边的茹房,再度换上左边再来一遍,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r尖。喔……啊……小木……啊……舒服死了……喔……

    看着二姑y荡的模样,我的欲望象野火一样腾腾燃烧。我迫不及得的将手掌顺着二姑的胸部向下抚摸,滑过二姑的上腹部,肋骨,肚脐,摸到了二姑的小腹。二姑的小腹是那么平坦, 真好看啊。

    忍不住,我的舌头开始沿着二姑的小腹往下舔去。滑过二姑的小腹,我来到了二姑的。

    慢慢的,我掰开了二姑滚圆肥胖的大p股,二姑那火热湿润的yd口便完全的显露在我的眼前。

    上次二姑与我在夜里做我没有看清楚她,这次我终于可以仔仔细细的欣赏一下二姑的桃源d了。

    一道深深的r沟将p股一分两半,r沟之间的暗红g门紧紧的收缩着;往下便是被一丛浓密的ym覆盖着的y户;隆起的三角地带显得格外光滑饱满,宛如一个刚出笼的馒头;两片暗红色的肥厚y唇已然膨胀充血,微微的张开着;或许是经过漫长持续的爱抚,小y唇已经充血肿胀起来,yd口被y水浸润的异常的光滑;中间突出的y核非常的柔软,里边的嫩r则异常粉红鲜嫩,这就是孩子出生的地方!

    二姑,我爱你!

    不由自主的,我一手抱紧二姑的腰肢,一手摸住了二姑的y户。

    二姑的身子猛的一震,非常敏感的打了一个哆嗦,两条美腿便紧紧的夹在了一起,我的手指被二姑夹住了。

    我又换了一种方式,我的动作非常的温柔,同时细细密密的亲吻着她的大腿。

    随着二姑的身体渐渐的放松,我的动作也加重了。

    我轻轻的分开二姑的两片y唇,露出了二姑那水汪汪、水嫩殷红的xr。

    我微闭着双眼,轻轻的揉压着、感觉着。手指上传来的,是二姑y唇的柔嫩湿热。

    轻轻的捏一捏那硬起的r粒,二姑竟控制不住叫出了声,那撩人的呻吟听得我心都颤了。

    我鼓起勇气,将一根手指深深的c入了二姑的yd里。

    二姑的yd有如处女般的幽窒,把我的手指紧密的包裹起来。

    我只是略微的转动了一下手指,便引得二姑不禁颤抖呻吟,温润稠密的爱y从我的指间不断的渗出。

    小木,别……二姑害怕……

    二姑哆嗦着两腿越夹越紧。

    别怕,二姑,我会慢一些的……

    是的,我要慢慢的享受玩二姑的快感,把二姑的性欲充分调动起来,让二姑乖乖的顺从我,配合我,以后她就不会再拒绝我了。

    我用嘴唇轻轻的舔着二姑的耳垂,我的一只手伸到二姑的胸前抚摩二姑的茹房,另一手就在二姑的y户上下摩挲。

    我揪着二姑的ym上下扯动,两片y唇也随着不停的收缩。

    二姑……啊二姑……

    啊…嗯……小木?…喔……

    二姑的身体一阵颤抖,把我搂抱的更紧。

    我用手掌按着二姑丰满鼓胀的,用力的揉搓起来,二姑的大腿用力的并在一起,y唇内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一股湿热粘滑的yy顺着我的手指溢了出来。

    二姑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从二姑的喉咙深出发出了喔……喔的呻吟。

    哦……别……碰我,小木……喔……很快的,二姑的y水就像泉涌似的愈流愈多。

    二姑雪白的大腿间一片滑腻,丰厚的大y唇也已经充血发亮,不停的一张一合的翕动。

    我用手指抚弄着二姑的每一根ym,把ym一根根向两边分开,使二姑y唇之间那颗y核更加突显出来。

    我用两个手指撑开二姑那两片膨胀充血的y唇,用中指拨弄那颗肿胀闪亮的y核,二姑呈现出非常敏感的反应,y水不断的泊泊流出,二姑反s性的夹紧了大腿。

    我用中指从y核自下而上慢慢滑入二姑的yd口,只那一下,二姑就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呻吟。

    喔……喔……我又来回滑进了两三次,二姑就浑身颤抖起来,y水不断地外溢,y湿了我的整个手掌。

    我的手指继续在二姑的y唇内反复的滑动着、滑动着……

    渐渐地,二姑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我手指的滑动,二姑的腰肢颤抖不已。二姑微微的伸直着大腿,一双纤足紧紧地反绷着,一面不由自主的摆动着腰,一面狂热的扭动着p股。

    我趴在二姑的耳边悄声问她:二姑,舒服吗?

    二姑低低的呻吟着:喔…………嘘,小木,好啊。喔……

    二姑忍不住的叫出来。

    随着我手指的来回滑动,二姑身体内不断的涌出滚热的y水。

    我把二姑的y唇分开,就在二姑的y核的之间,露出了淡粉红色的绉褶小尖头,被y水浸湿着闪闪发光,那就是二姑的y蒂。

    我用手指轻轻的揉弄二姑那粉红色的y蒂,使之勃勃的抖动着,渐渐的充血涨大,慢慢的胀硬起来,我真的想用舌尖把那粉红色的小豆子吸了起来。

    此时,二姑突然激起了一阵小小的痉挛,我更加用力刺激着二姑的y蒂。

    喔!小木……别碰我……喔……

    随着二姑的呻吟声,她的y唇处又喷出了一股y水。

    这时,二姑不仅是y唇在颤动、向左右分开的大腿在战栗,连腰部也微微的反挺起来。

    啊……喔……

    二姑的整个下t全部发出了颤抖,紧紧夹着的大腿终于渐渐的张开了。

    二姑的yd早已被y水盛满浸透,此时的y蒂更加红肿膨胀,直直的挺立着。

    我的手指再一次从二姑的y蒂滑入yd口内,又从yd口滑回y蒂,并且在y蒂上旋转揉弄。

    立即,二姑的下t再一次阵阵痉挛……

    我的手指不断的爱抚着二姑最敏锐的性感带,二姑已经完全的、贪婪的坠入了l伦快感的深渊。

    啊……小木……别这样……喔……喔……

    我的手指一旦接近,二姑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炕单。

    我的手指不断的拨弄着二姑的y蒂,热热的y水也从zg不断的渗了出来。

    我没理会二姑的哀求,我把中指伸了进去。

    此时,从二姑y唇的入口处猛的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紧紧的吸住我的手指。

    喔……喔…小木你要二姑死啊……

    二姑雪白的p股间略带粉红色的极为诱惑的凹陷处,还有下边那充血丰厚的大y唇,不论是哪一个部位,此时都淹没在y水之下,闪闪发亮。

    我伏在二姑的身上几乎是粗暴地蹂躏着二姑的y户。

    随着我手指抚过之处,y水不断的泊泊流出。

    这时,二姑的身体不论我的指尖如何去挑逗都呈现出尖锐的反应,柔细腰肢更加挺起,y水更加速的溢出。

    我完全沈浸在玩弄二姑r体的快感中,我一刻也不想停下来。

    我渴望以后每天都能享受到玩弄二姑r体的快乐,让我每天去理顺二姑的每一根ym,抚摩二姑的每一片y唇,还有二姑yd的里里外外。

    黑暗中,我搂抱着二姑那丰润的身子,抚摸白胖肥大的p股,玩弄着肿胀肥厚的y唇,勃勃跳动的y蒂和汩汩四溢的y水,我的情欲达到了无法控制的高c。

    二姑,我爱您啊!爱您!

    突然,我把嘴唇印在二姑半开的y唇上。

    喔……

    二姑的下t敏锐的颤抖了,发出了低声呻吟。

    我模仿着公驴逗弄母驴的动作,伸出舌头由y唇的下方往上舔,只来回舔了两三次,二姑的身体便随着轻抖,不断地流出y水。她太敏感了。

    我把脸埋进了二姑雪白的大腿之间,沿着y蒂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头舔着。

    啊……好痒……喔……

    二姑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我舌头的滑动,接着又重复了一遍。

    我的舌尖紧紧地抵住窄缝,拚命地、连续不断地上下滑动……

    二姑已然颤抖不已,她微微的伸直大腿摆动着腰,y水早已将yd涂抹的亮光光的。

    我把整个嘴唇贴了上去,一面发出声晌的吸着y水,同时把舌尖伸进yd的深处。

    二姑的y水又再度的涌起,淹没了我的舌尖,我伸长舌尖更使劲往里舔!

    我不仅想让自己得到满足,更想让二姑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大的享受!

    我把二姑美丽修长雪白的大腿更为大胆的撑开,从她左右对称的y唇的最里面开始用舌尖一片片吸吮着。

    喔、喔……嗯……你舔的……我好舒服……喔……

    二姑忍不住的叫出来。

    随着我舌尖的来回舔嗜,二姑体内不断的涌出热热的y水!

    我吸吮着y水,并用舌头把y唇分开,露出了粉红色的小尖头。小尖头被y水浸湿着闪闪发光,那是二姑的y蒂呀!

    我带着虔敬的心情用舌尖把那粉红色的小豆子吸了起来。

    喔!小木……我不行了……

    随着二姑的呻吟声,她的y唇喷出了一股y水。

    二姑不仅y唇已然颤动,整个腰部以下的躯干都战栗了起来。向左右分开的两条大腿,在受到刺激后微微的抬了起来,两只手用力抓住我的头发。

    喔……我……不行了……喔……快……痒死我了……

    此时,二姑y户的最深处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随着收缩,二姑整个的腰部都浮了起来!

    突然,二姑转过身来,抓住我在她小腹上抚摸的手,低下头来,滚烫火热的双唇探索着……我和二姑一下子又狂野的吻在了一起。

    喔……小木……二姑不行了……快……

    二姑的声音呜咽不清,身体不安的颤动着。

    二姑那y荡的娇呼、痴迷的表情和她那忘情的动作,让我亢奋不已,奋胀难忍。

    第一百九十九章 我累得吐了后二姑还要我做

    没想到二姑对我施与她的虐待不仅不怪罪,还有些激动呢!c,真有些变…态啊,居然把虐待当成了最大的快乐了,她激动地说:“小木,这样子真的很好啊,太刺激了,我那个病恹恹的老公天生是个病秧子,做这事还很斯文的,我稍稍放开一点,她还说我变…态呢!结果,两个人的裂痕越来越深了,c他…妈的。”

    我瞪大了眼睛,二姑这种人最喜欢新奇的,刺激的玩意啊,可惜我没有拿上小静的那些电动玩意,不然,双管齐下,二姑还不乐死!她屡次坐到我的身上,剧烈地骑乘着,累了后又让我用力地猛烈地冲击她。她不喜欢那种慢条斯理,有板有眼的做法,每当我别出心裁,想出新玩意后,她都要乐得大叫。一次高声大叫后,那张被大姑弄湿的褥子现在湿的更厉害了,我把褥子翻了过来,但又湿了。二姑的d口像一个坏了的水龙头,隔一会,就滴滴答答地流出了不少水来。她做到兴处时,总要紧紧地抱着我,把她的头贴紧我的胸口上,不住地摩挲着,弄得我胸口的两颗小豆豆痒的不可控制。更可怕的是二姑竟然把胸口的小豆豆咬住,然后用舌头不停地舔动着,她的动作又猛又用力,好几次都把我的胸口咬出血痕来了,我双手抓在了她的背上,把她的后背抓出了不少的血痕,二姑兴奋地嗷嗷直叫,丝毫不把这点小伤当回事。

    我动得过猛,一不小心吐了出来,不要是二姑躲闪及时,早就吐在了她的身上了。二姑骂道:“c,小木,老娘见过晕车晕船的,没有见过晕b的,c……”

    我哭笑不得,忙道屋角的一个垃圾桶里吐了起来。好难受啊,二姑看到我这个样子,也不笑了,她忙打扫我弄脏的地方去。原来,我处于半醉状态,应该多休息才能恢复正常的,可我与大姑动了很久,而且把自己的精华丢给了大姑,现在又与二姑激烈地战了起来,我胃中的东西慢慢地上来了,后来,终于控制不住,狂吐了起来。唉哟,好难受啊,我的喉咙和胸口一溜地方难受死了,屋子里有一种呛人的气味。二姑毫不嫌弃我,为我忙东忙西,我看着她背上的血痕,有点后悔,有点于心不忍。二姑比较疯,但我不能趁疯抓她呀!看到这么俏丽,高挑的二姑低着头做事,我心里暖暖的。我忙说:“二姑,对不起,你看,我让你难受了。”

    二姑笑了笑,没有理我。我又说:“二姑,对不起,你的背让我抓了,我刚才有点醉,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二姑说:“你刚才抓我时,我还十分刺激呢,现在感觉有点疼了,你这小子,和你做完,我要疼好几天呢!”

    我又说:“二姑,你真狂野啊,我和大姑疯狂时,你一直偷看,如果不是二叔过来,你把玻璃都震碎了,你真够可以的,连你大姐的人生欢乐之旅你也饶有兴趣地观看,你不怕大姑看到你在偷看吗?大姑可是一个很端庄的人呀!”

    二姑笑道:“你说我大姐是端庄的人吗,那她为什么与自己的侄女婿搞了个不亦乐乎呢?”

    对啊,大姑不是个老实人呀。

    二姑又说:“小木,我很奇怪我的三嫂,即你的三婶为什么变大方了呢?她不是为你按摩吗,怎么一下子人也变好了,你小子有魔力吗?真是无法想象。”

    二姑,你哪里知道,我是舍枪陪三婶的,陪了一上午她才变好的。二姑又说:“依我看,你肯定和三嫂有了暧昧之举了,是不?”

    我忙否认。二姑骂道:“c你…妈的,小木,这两天你把我们家的女性快要玩遍了,上下两辈人,都成了你的胯下之马了,你小子真是有福啊……”

    我没敢说话,这个二姑说的句句属实,荷月家的女人几乎都与我有过疯狂之举了。这两天,恍若隔梦,我置身于花丛中,流连忘返,心跳不已。我享到了世上最极致的艳…福了!荷月这个大家庭,美女如云,我都与这些很难见到的美女都翻云覆雨过,这恐怕是我人生中最美丽浓烈的一笔了。二姑不知什么时候找来了一些温和的水为我洗头,洗脸身子,不一会,我又焕发了青春光彩。

    二姑摸着一尘不染的我,低声问我:“小木,现在有没有力气与二姑玩下去,你知道吗,二姑与你做一次不容易啊,把这个机会多给我一次好吗?我和你大姑一样,是个饥渴了好久的寡妇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会为你做好一切的。”

    我说:“二姑,你这么辣的警花,还还低声下气地求我,罕见啊!”

    二姑说:“这你就不知道了,你知道我们干这行的苦处吗?我们干刑警工作的,天天与犯人打交道冷却了一切温柔。男刑警冷淡了老婆,女刑警冷淡了老公,我们其实是一个一群很寂…寞的怪物了,把人生所该享受的都错过了,于是心里变得有点变…态,喜欢虐待犯人,这时把不愉快转移到犯人身上的结果。久而久之,我们的性格也变了,变成了一个喜欢虐待和喜欢被虐的怪物了。我还好呢,有几个女刑警她们在一起喜欢虐待和喜欢被虐的怪物了。我还好呢,有七个女刑警,她们在一起玩女…同,玩3p啦。说的是很为了缓压,其实是变…态了,所以你不要笑话我,再与我做一次吧,好吗?”

    其实我的身子累得很,一上午与三婶激战,中午差点喝醉,却又被大姑领走过瘾去了,大姑还没有过足瘾二姑又轮上了,大姑还没有过足瘾,二姑又乱上了,我有多大的精力呢!可是,面对着眼巴巴的二姑,我拒绝了她,还有点于心不忍。要不,陪二姑一回吧!如果不是她爸的丧事,我们还不会有这段故事的。与她相聚相合,纯属奇缘,既然我们有缘,为何不在彼此的心中再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呢?于是我说:“二姑,来吧,我舍命陪你了。”

    二姑叫了一声,抱着我,把我的头夹在了她的r沟,两只绵软的大白兔蹭着我,我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这可是一个温柔故里啊!我忍不住了,忙抓住二姑的一个大白兔,用力一吸,半个白兔进入我的嘴里,我唇吸舌舔牙轻咬,指揉掌按二指夹,不一会,二姑双眼迷离,媚眼如丝,胸口不住地耸动着,喉咙间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声,两只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头说:“小木,二姑下面也很痒,你来帮我止止痒吧……”

    我那一根大yj,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青筋暴露,霍霍抖动涨的到了极限,赤红的g头如同一只小拳头。

    我跪在二姑的两腿之间,挺动着硬直坚挺的yj去摩擦二姑那已经湿淋淋的y蒂。我抖动的g头和二姑搏动的y蒂亲密的交h一起,相互摩擦起来。

    这时,我就像一头发情的公驴一样趴在二姑的身上,大腿根紧贴着二姑的p股,yj根子上乱蓬蓬的ym覆盖在二姑的y户上,两个巨大的g丸更是晃悠悠的垂在我和二姑的大腿之间。

    二姑的y水很快就把我的g头浸得湿淋淋的。g头更加膨大,更加光滑,硬挺挺的犹如一只小拳头,在二姑的y唇内代替了我的手指、嘴唇上下滑动。

    g头滑过,二姑的y唇不停的开合着,像婴儿吃奶一样含咬着我的g头。

    我粗大的yj涨大到了极限,足有八九寸那长,圆滚滚的坚硬如铁,炽热如同火g,上边的青筋爆裂凸起,宛如龙盘玉柱一般突突乱抖。我乱蓬蓬的ym像一部虬髯胡须,簇拥着我的yj根部,使我的yj显得更加的粗狂野蛮。

    我的yj在二姑的y唇外大幅度的滑动着,强烈的刺激着二姑的感官神经。

    二姑那对丰r紧紧贴着我的胸膛磨擦,双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双手主动地伸下来分开ym,扒开早已充血肿胀的y唇,启开了粉红透亮的yd口,迫切的等待着我的c入。

    别逗二姑了……快……快……小木……二姑要你的yj……

    我不忍心再挑逗二姑了,二姑,我这就进来了。

    我在二姑耳边轻轻的说着。同时,我火热硬挺的yj也虎视眈眈的抵在了二姑柔软濡湿的x口。

    二姑睁开了眼睛,有些紧张的抓住了我的臂膀,小木……

    不等二姑说完,我就用一个深深的热吻堵在了二姑的嘴上。

    我一只手伸下去拨开二姑ym遮护的y唇,抓着我粗硬无比的yj对准了二姑的yd口,硕大的g头探进了二姑的y唇顶在二姑的y蒂上。

    二姑感觉到我马上就要c入了。

    她闭着双眼强忍着要喊叫的冲动,双手紧紧抓着大炕的边沿,p股向上翘起……

    刹那间,我感到二姑的yd内猛的一股更热更烫的yy一涌而出,喷s在我的g头上。

    我用手向两边猛的扒开二姑的p股,y唇也随即张开了,我yj的g头一下子滑过y蒂,撑开了二姑的小y唇,挤进了二姑的yd内。

    虽然只进了半个g头,但二姑的身体立即一阵阵痉挛,yd口也随即一阵阵紧缩,一股股y水又噗叽……

    一下阵阵涌了出来,溅得整根yj更加湿粘滑溜。

    我没有把yj直接c入,而是再次抽出,让g头在二姑的yd口反反复覆的上下滑动,使二姑的y唇如同嗷嗷待哺的婴儿似的张口期待着。

    我再次将yjg头滑进二姑的yd内时,二姑的yd口迫不及待的收缩了几下,接着又是一阵更加强烈的痉挛。

    就在二姑yd痉挛的瞬间,我难以自制的弓起腰椎,挺动臀部,猛的用力向下一挺!

    呲的一声,我那灼热巨大的g头推开二姑柔软的y唇,滑过二姑颤动的y蒂,撑着二姑紧缩的yd……随着我拧腰纵臀,刹那间,我那灼热的yj已经深深的c在二姑充满y水的x中!

    哦!……

    突如其来的疼痛使二姑闷闷的哼了一声,二姑咬紧了牙关。

    yjc在二姑的yd中,我感觉就像钢焊凿进泥缝里一样。二姑的yd真紧!

    二姑的臀部一阵痉挛后,浑身都在发抖。虽然刚c入一半,但撕裂般的疼痛已经让二姑皱起了眉头抿起了嘴,二姑很疼。

    我柔柔的抚摸着二姑的茹房,心疼无比的看着她,问道:二姑,痛吗?我才c进去半截……

    面色有些惨白的二姑没有勇气面对我的眼睛,只是摇摇头。

    我知道二姑在隐瞒,她不忍心破坏我的心情。

    我停了下来,静静的趴在二姑身上。我开始不住的抚摸着她,亲吻着她。

    二姑的y唇慢慢地膨涨起来,深深的yd越来越热,y水也越来越多。

    二姑的yd好紧,好热,好柔软,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褶绉层绕的湿润xr严丝合缝的包容着我的yj,像是被无数细嫩的小嘴同时柔密的吸吮。

    我感到下身一片火热,彷佛全身的血y都一齐涌向那里。这真是世界上最销魂,最难耐的滋味!

    过了一会,我觉得二姑已经适应了,才再次弓腰挺臀慢慢用力,逐渐将整根yj尽根c入。

    我开始缓慢的动作起来。

    每一次的深入,我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唯恐弄疼了二姑。

    望着怀里这个令我怜爱痴狂的女人,我的心灵里激荡不宁,因为她是我老婆的亲生二姑。

    我发誓,我要在有生之年让二姑成为最为快乐、最为性福的女人。我要补偿这些年来二姑夫给二姑造成的性空虚。

    经过这许多的波折,我早已没有了l伦的罪恶感。

    现在,我只想深深的感受那种只有l伦才特有的兴奋和激情。

    事实上,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l伦更刺激,更美妙的呢?

    我的yj和二姑的xr紧密的相互磨擦挤压着,释放着如巨浪般的快感。

    突然,我敏锐的感觉到二姑的y唇正在急剧收缩,二姑的y唇正在紧紧的咬我的yj根子。

    于是,我轻轻一动……

    立即,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沿着我的yj,从二姑的yd里传了出来。

    这是我从未有过的快感。

    从那里涌出的快感布满了我全身的每个细胞,使我产生了更加强烈的性欲。

    我用大手紧紧箍着二姑弱不禁风的柳腰,用灼热昂挺的yj在她柔软花径中反复抽戳着……

    二姑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我的猿腰,紧贴着我,迎接着我饥渴无度的索求。

    我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二姑的细嫩肌肤上,往着丰盈的双r间流去,和她的香汗汇集凝合,那情景格外刺激。

    这使我眼中的欲火更加炙热,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舔吮着二姑濡湿挺翘的r尖。

    我能明显的感到二姑汗湿的娇躯紧贴我壮实的身体,颤抖着,扭动着,是那样的柔弱无助。

    不知不觉中,二姑的yd已经渐渐熟悉的适应了我硕大的yj。疼痛已悄然褪去,二姑的身体也发生着变化。

    我们的性j,已慢慢的渐入佳境。我和二姑的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那么丝丝入扣,妙不可言。我们就像一对相濡多年的恩爱夫妻。

    情欲的烈火不断攀升着,l伦相j的快感都要令我快发疯了。

    我欠起上身,一边卖力的挺动着巨大的yj,一边俯视着身下如痴如醉的二姑。

    这时,二姑的双臂正紧紧的搂抱着我弓起的腰肢,丰满的双r正紧紧的粘贴着我的胸膛,挺直的脖颈向后拉直着,酡红的粉脸伴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左右摆动着,而头发则飘洒在炕单上。

    二姑做a时的这种媚态,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

    她香汗微出,面容酡红,牙关紧咬,嘴唇轻抖,娇吟声声,偶尔从嘴角边吸一口冷气,鼻孔不规则的张翕着,而秋波荡漾的水眸则半睁半阖,渐趋迷离,恰似烟波浩缈的大海……

    这一切,充分的显露出二姑对我的性j动作有着强烈的反映。

    对此,我感到满心喜悦,心中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成就感……我,是一个男人,一个能充分满足二姑性要求的真正男人!

    二姑啊……

    我低低的吼着,把二姑的p股抱得更紧,yj抽c得更深、更有力。

    随着我抽c速度的加快,我的yj在二姑的r体内迅速膨胀,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越来越长,越来越大。

    每c一下都直穿二姑的宫颈,使二姑的yd急剧收缩;每抽一下都只留g头在二姑的yd口内,以便下一次c的更深。c进去的时候,响如重拳猛捣;抽出来的时候,唧唧的叫声就像玉米拔节。

    我越c越舒服,越抽越爽快,挺动着大j巴在二姑的r体一再狂烈地c进抽出。

    随着我的动作,二姑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

    二姑的头发散乱的披散在炕单上,她紧闭双眼,眼角滚动着晶莹的泪珠;二姑的双手紧紧的搂抱着我的腰,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臀围。

    我每一次的c入都使二姑前后左右的扭动白胖的p股,而丰满雪白的大乃子也随着我抽c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抖动着,磨蹭着我坚实的胸膛。

    突然,我敏锐的感觉到二姑的yd里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的收缩,随即一股滚烫粘滑的y水涌了出来,浇烫在我的g头上,使我猛的一个激灵,yj不由自主的向上抽动了一下……

    啊!爽死我了!

    二姑的yd正在吸吮我的g头,二姑的y唇正在嚼咬我的yj根子。那难以形容的酥痒差点使我快崩溃了!

    我不想让l伦相j就这么快结束,我抽出yj定了定神,待s精的冲动过去后又奋力地c了进去……

    第二百章 不可思议的二姑

    高个子女子的好处是和你做时可以做到上下兼顾。怎么回事呢?比如男为上体位时,你可以毫不困难地用嘴含住乃头,下面还可以自如地运动;如果女为上体位上,女孩为你坐套时,可以把r峰轻而易举地垂到你的唇边,你可以轻松地吃唇边奶了。一位娇小的女孩和你做时,你如果要含一下她的红葡萄,是不是要累死呢?倘若让她为你坐套时,她费半天力是很难将r峰送到你的嘴边的,除非是让你的小弟离巢而出,那又成了单纯的吸奶运动了,一点也不爽了!所以,高个子的女子是make…love的首选,当然女子长成高个子,那她会获得更大的性…福的。

    二姑1。75米的个子,与我相爱时,我爽到家了,她也high到极点了。我抱着这位 俏丽的冷美人,辣警花,尽情地宣泄着自己的欲…望,又把能想到的地球上各种动物交…媾的体位都用上了,二姑身子动的不能用痉…挛来形容了,她不住地说:“触电的感觉哟,我的身子麻的不能动了,小木,我一定要嫁给你,天天让你c,你快把我c死吧……”

    各种说不出的yin靡的话语,层出不穷地说了出来,她的不停地动着,像一张有力的嘴一样,如果不是我功力深厚,早就败下阵来了。我说:“二姑,下回你一定穿上警服,我尝试一下制服柔情,尝试一下与警花做的刺激,我还要用手铐把你拷上,与你疯狂一把。”

    二姑也现出无限神往的样子,说:“好啊,我忘了带了,哪一天带上专门与你玩制服迷情,我还要到你学校里找你去呀……”

    我说:“找我干什么呢?找c吗?”

    二姑嘴里不知在呢喃什么,她用迷人的眼神看着我,颤声说:“是的,我就是要找c,不做这个,找你干什么呢?”

    我说:“二姑,你真荒唐啊,来办你爸的丧事了,你却天天莺歌燕舞,天天做新娘,夜夜入d房。”

    二姑哼道:“少废话,我在悲痛之余,还要享受生活,死者斯已矣,存着且从容。”

    我又问:“二姑,现在你高了多少次啊?”

    二姑说:“记不清了,很多次吧!”

    我和她翻滚着,两个人忽上忽下,那张湿透的褥子早已不能用了,我们躺在炕布上,尽情地享受着难得的欢愉。二姑看到塌了不少处的炕,说:“怎么炕塌了,是你和你大姑做的好事吗?”

    我说:“你说对了,你大姐就要猛烈的动作,结果把这年久失修的炕压塌了。说起来能把人笑死了,大姑说用力过猛把炕也c塌了。”

    二姑正与我说话,忽然身子打了一个冷战,身子一紧绷,一大股热乎乎的巨浪向我冲来,她的河蚌有节律地动着,一松一紧地咬着小弟,我忍不住了,大叫一声,一大股浑浊的jy喷入了二姑的yd里,二姑大叫着,一大股y水也喷涌而出,与我的jy和在了一起……

    我瘫在二姑的身上累得头也抬不起来了,二姑调侃我:“小木,和姐再来一次,小样,几下子就咬的你忍不住了,还是猛男呢!”

    我有气无力地说:“谁让你和大姑与我车轮大战呢,我不败下阵才怪呢!我两次为你们义务捐精,你不感激我还来笑我。”

    二姑笑了:“我要谢谢你呀,你真是一个好弟弟,真善解人意啊,知道我喜欢什么,从来没有人敢来虐待我,你可是第一个呀……”

    我说:“二姑,好r麻啊,说说你的工作吧!你的工作一定充满了刺激吧。”

    二姑说:“唉,我的工作,没法提了,充满了高度紧张和血腥,一些罪大恶极的犯人十分恐怖,他们往往铤而走险,什么坏事都可以干的出来的。我为抓捕犯人受过好几处伤……”

    哦,怨不得在二姑的茹房上有一处刀疤,敢情是罪犯留下的?她又说:“在杨久明与青龙帮火拼时,我们去的人少,寡不敌众,我被杨久明的人抓住了,把我的衣服割烂了,一个匪徒用刀在我茹房上划了一刀,正在我被他们凌辱之时,后援力量救了我,要不,我被他们j…污了……”

    二姑说道此处,眼泪流了下来。啊,杨久明与青龙帮的人火拼?我记得救那两个外国女孩时,发现那四个黑帮分子脖子上都纹了一条青色的龙,原来是青龙帮的坏分子,当时我冒充过杨久明的手下的得力大将笑面蛇,看来他们的火拼由我而起啊!

    于是我充满同情地安慰了二姑一会,二姑眼角的泪水流的更多了。她说:“我决定不做刑警了,女子做刑警,面临着被j被杀的双重危险。”

    我握住二姑的一个r峰,温柔地揉着,问:“杨久明和青龙帮火拼,为什么呢?”

    二姑说:“听说是因为笑面蛇而起,笑面蛇把青龙帮的四个成员打了,青龙帮就去复仇,结果,双方打了个不亦乐乎,不可开交。”

    呵,二姑你也许不知道吧!是我冒充笑面蛇做的!正如蝴蝶效应提到的:“一只亚马逊河流域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的一场龙卷风”我的一次举动竟然引起了两个黑帮的火拼,并且又差点把二姑给强…j了,真是无法想象啊!我说:“后来如何处理这件事的呢?”

    二姑说:“上级部门高度重视此案,派出了特警队抓了不少杨久明和青龙帮的人,杨久明亡命天涯,现在正在追捕中,领导多次找我谈话,给了我不少物质奖励,并多次开导我,要做下去,不要灰心丧气。”

    我说:“二姑,他们没有给你颁一个‘英雄’的称号吗?”

    二姑摇了摇头,我说:“不给称号也对的,我国的英雄称号往往在追悼会上授予的。”

    二姑说:“不要再说此类的话了,影响不好呀!”

    她说的对,我好歹也是一个吃皇粮的人,不能乱讲话。

    我又有点担忧,我怕杨久明找到我,我为依彤要债时威胁过杨久明。他虽然认不得我,但认得依彤啊,如果他找到依彤,那一切都完了,对我的家人也是一个威胁,怎么办呢?要不,让父母到大姐,二姐家里走一走吧,我没处走,须小心提防才是。二姑问我想什么呢?我开了个玩笑说:“想哪一天可以娶上你呢!”

    二姑笑了,忙坐了起来,说:“好啊,我期待这一天,我可以马上离婚,如果你嫌我的孩子,我也不要,让那病老公领上。”

    我笑了:“二姑,不要紧,容我再考虑一下。”

    二姑在我的p…股上打了一把,说:“c,你又调侃我,是不,太让我失望了。”

    我说:“凡事都有一个过程,荷月这里还没有交代清楚呢,如果我立刻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