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71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起来吧!该上正戏了!

    我轻轻的推开了她那埋在我腿间不断上下的小脑袋,把她拉上了沙发。

    转身压住了她,两眼盯住,淡淡的说:会很舒服的……

    说完没给她思考的时间,拉开了她的双腿,调整了一下老二的位置,慢慢的压了下去。

    干!怎么那么紧!又再一次在心中认同了我是萝利爱好者!

    哦,越来越紧,怎么进不去呢,噢,是碰到了处女膜了,我两只手摸着她的茹房,然后趁她不注意,用力一顶,“哧溜”一声,小弟齐根没入她的引导中,她哭喊出来,用手打我,但是,她的手很软软的,没有力气,我知道她忘乎了所以了,我开始慢慢地抽c起来,她的疼叫声小了一些,明显有了快乐的意味……

    我温柔点了……

    我边说嘴中边含着她可爱的小乃头,舌头直打转。

    哼……嗯……

    看着她在我轻轻抽送下边喘气边点头的可怜样,居然有碧血剑可以玩,出于对美处女的尊敬,嗯,没错!是尊敬。

    我嘴巴跟右手照顾着她两个小乃头,另外一只手慢慢的往下摸去,沾了沾交接处激出的爱y,指头轻轻的按着她的小菊花打转。

    哼!

    小女孩看来没受过这种新奇的刺激,娇躯整个弓了起来,yd也急缩了一下,更紧了!

    慢慢的,我加快了我抽送的速度。看着女孩抓过一边的沙发垫直往嘴里塞,那个强忍住不出声的表情真是超级可爱的!

    噗滋!

    我抽出了爽半天的小兄弟,盘缠的青筋似乎在跟我抗议打断了他的享受。急个p!老子不过想要换个姿势不行啊!谁带出来的!那么任性!不换个姿势,这小丫头的那么紧,提早s出来了不就少了很多享受!

    转过来吧!有没有试过后面来的……嘿嘿!

    边说我边把她娇小的身躯翻转了过来,抓住她娇翘可爱的小p股往上抬。梦冰居然配合着我,她好像成了一台机器了。

    很好!这个姿势非常好!比我想像的还要好,为了不让我的亲密战友着凉,我无预警的就直接c了进去。

    啊!

    看来这个刺激不小啊!本来她努力撑着自己上半身的两只小手都软了,两颗白白圆圆的乃子直接跟沙发垫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啪啪啪……啪啪啪……啪……

    还是这种声音悦耳啊!扶着她可爱的小蛮腰,规律又强烈的撞击她那可爱的小pp。

    唉……边动作边赞叹!换个没经验的人,光是看了这样的风景就提早缴械了吧!细细的腰配上个桃子似的小白p股,干起来就是爽啊!

    我两只手往前抓住了她那因为趴着而显得更加令人有成就感的双峰,边听着她那用鼻子哼出的美妙乐章……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强控制着想s出来的欲望,边想着还有什么没玩到,没玩全了就s了那不是可惜了吗?

    或许有人要问我,来个两次不行吗?人家都有一夜七次郎了。拜托!请搞清楚,一夜七次郎,那是因为他逊!一个晚上算八个小时好了,扣掉前戏调情洗澡加上补充弹药的时间,算多点了不起剩下五、六个小时。通常越后面会越久,照这个算法,他一次能多久啊!更别提什么一夜十几次郎了!下次听到有人用这种话来吹嘘,请用鼻孔跟他打招呼!

    要自由控制时间才是王道啊!

    想到了!边抽c着边欣赏着美妙的臀部,无意间看到了她那不断张合的小菊花彷佛在跟我招手!

    这辈子没玩过几次小处女菊花,听说蛮痛的,所以只跟别的女朋友玩过几次,而且还不敢玩太久。

    想到这就忍不住了,在强烈的狂抽了几下,我突然再一次的抽出了老二,强烈地往她的小菊花c去。

    嗯!……

    看着她突然用力地咬紧口中的沙发垫,我双手抓着她的腰,不让她逃开。

    梦冰,不要叫,小心你妈妈听到……

    听到这话,这爱哭的小女孩眼泪又飙出来了,不过倒也认命的没有再挣扎。

    我抓着她的小蛮腰,开始慢慢的抽送,c了几下,又c回yd沾沾水,如此交错。

    啊!真爽!这样就对了嘛!听话乖乖的,你可以少很多痛苦的,哈哈!

    感觉已经够润滑了,我开始专心地抽c着她的小菊花。

    哼……嗯……

    看来这小丫头已经习惯了被老二泡在直肠里的感觉了,虽然仍然不断地扭动摩擦着她的双腿,不过反应却没有那么强烈了。

    一只手往下绕,两只手指夹住了她的y核跟y唇,忽轻忽重的磨擦着。

    还会痛吗?有什么感觉啊?

    看着她没打算回答我的样子,我微用力地夹了一下她的y核。

    啊!

    她全身又绷了一次,真紧啊!

    感觉怪怪的……有点……想上厕所的感觉……

    这女孩子怎么声音跟蚊子似的?可能还不习惯跟个大男人说想上厕所吧!哈哈哈!

    那舒服吗?

    我另一只手又摸上了她的乃子,加强攻势。

    嗯……嗯……

    她很轻很轻的偷偷点了个头。

    嘿嘿!真是令人有成就感啊!

    啪啪啪……啪啪啪……

    我加快了攻势,毫无保留的开始强烈的撞击。

    她除了嘴上咬的,两只手也紧紧的抓着沙发垫,抓得指结都发白了。

    啊……啊……我要出来了!

    说完我憋着气,开始了最后的强烈冲刺。

    呼……出来了……

    随着我放缓的动作,她彷佛好像瘫掉了似的。

    我一拔出来,她整个身体就瘫到沙发上去。我维持着半跪的姿势,边欣赏着从她小菊花冒出来的jy,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爽快……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三婶的小女儿不要哭,我会很温柔的……

    梦冰流着泪说:“我出于一片好心来帮你,你却乘机把我强占了,你是个禽兽啊,猪狗不如,我告我母亲去,然后起诉你,判你个十年八年……”

    我一看这情形,必须得屈服一下了,不然,这小妮子性子这么犟,硬要强着来,我可要遭殃了。于是我贴近她的身旁,柔声和她说了很多话,让她原谅我,可梦冰毫不理睬。我只好又说:“小妹,姐夫对你用强是控制不住了自己了。我被你妈按摩了一上午,心急火燎了一上午,刚准备和你妈做了,却被你敲门时惊开了,至于你闻到那股气味是你妈帮我按摩时,我小弟喷出来的。我心里的火一直在熊熊地燃烧着,和你独处你帮我按摩时,我的火一触即发了,不可收拾了,于是就玷污了你,我不是人啊……”

    说着,我开始打自己耳光,打了几个后,梦冰脸色缓和了很多,其实,我打自己耳光是声音大,力气小,一点也不疼。我是练过武功的人,我能把力道控制的收发自如。我见她不说话,一直打自己耳光,并说:“梦冰,姐夫错了,你如果不原谅我,我坐牢后,你二姐会哭死的,她非常爱我呀!”

    打了一会儿,梦冰说:“行了,我原谅你了,你这个伪君子,人面兽心啊。”

    我忙不迭地道谢,然后下地找了一些温水,开始为梦冰清洗两腿之间。我和她说那里有一些白色和红色的东西,需要清洗一下,她也应允了。我轻轻地用毛巾蘸着温水,在她的腿的根部小心地洗着,我尽量让动作轻柔又能撩起她的情…欲来。果然,擦了四五下,梦冰的身子颤了一下,我知道小妮子有反应了!于是,我加快了一点点动作,并逐渐接近了她的河蚌外缘。她身子颤了一吸,犹如被电击一般,我知道女孩有点进入状态了。我没敢怠慢,擦的部位越来越接近她的沟谷处河蚌,她居然没有拒绝,好像很乐意让我这样做的。我轻轻地在她的沟谷间的每一寸地方擦拭着。她终于哼出声来,声音颤抖着,双腿也轻轻地抖动着,看得出她开始进入了亢奋状态。我把桃花源d口流出的秽物都擦干净了,这样,沟谷间有一股自然的清香之味,这才是处…女最美的地方,也是令世人趋之如骛的圣洁之地啊!有人说:“南征北战,横竖两绽。”

    “绽”指的是缝隙,“横绽”是嘴,“竖绽”是女人的河蚌之缝了。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南征北战,闯荡一生,也是为了吃饭和性…爱,这句话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性…爱作为人的第二需求,在人的需求中几乎和吃饭时同等重要的。我看到这世上最让人不可思议的神秘之地,不禁感慨万千。

    我是梦冰的开处元勋,在她的一生中会怎样影响她呢?我承认,我自己有点邪恶,梦冰的初…夜是我用诡计和威夺来的。我的这个行为会不会对梦冰的未来老公产生很大的影响呢?妈的,管她个球,老子就是很邪恶,我是地狱使者,活在这个世上就是来夺取处…女的初…夜和熟妇的寂…寞的。话又说回来,如果我不够邪恶,女孩们和熟妇们会喜欢我吗?我是一个外表冷漠,炕…上火热的热血青年。我要在有生之年,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性…爱之中。我要努力,我要拼搏,我要做世界第一大猛男,用胯下之枪像成吉思汗的子孙一样,征服全世界。废话说的有点多了,还是回到梦冰身上吧!梦冰双目紧闭着,舌头不断地舔舐着双唇,声音又急促又销…魂,闻着无不心跳加快。是时候了,该用舌大将了,要彻底征服她,让心服口服必须得动用一切装备。我俯下…身子,开始用舌犁开垦着这块荒了十四五年的土地,舌犁扫过原野上的野草,沟谷上的河蚌……

    啊!不…不要!

    她用双手掩脸哀求道。

    我知她口是心非,继续地撩弄着。她那像张开嘴的r缝,湿湿地有如漏出n水,在r缝上端出现珍珠般的粉红色y核。其下的花瓣,像在呼应自己的喘息,微妙的蠕动。

    我的嘴不再闲着,使劲地压在r缝上。意外地,梦冰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p股不停在扭转摆动。

    我似乎闻到轻度的n和汗混杂的味道,但并非令人讨厌的味道。一想到这就是女人的味道时,我更为兴奋,猛烈地用舌尖压在她y核上转动。这时,她也不禁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叫声,p股上下或左右地扭动得更加剧烈…

    啊!不行了!要…要泄了…

    梦冰发出啜泣声。

    只见她双手一会儿抓在枕头上、一会儿把手放在嘴上。突然,发出惊慌的声音,用力仰起头,一波波的温热y水从她yd里涛涛地喷而出,把我一张在她y户外的脸蛋都给s得湿答答,黏涕涕的!

    梦冰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十指缠绕成了麻花了。她的两条腿一会弓,一会蹬,弄得我的舌头也无处着落了。梦冰嘴里喊着:“姐夫哟,我受不了了,你走开呀。”

    她嘴里虽这样说,可双手紧紧地搂着我,这种欲说还羞的反语,正是怀春女孩的心理啊!我没有停止动作,问她:“怎么样,小妹,舒服吗,恨不恨我了,告不告我了?”

    梦冰呻…吟道:“姐夫哟,哥呀,你太坏了,搞得人这么受不了,我当然还要告你呢。”

    我吓了一跳:“还要告我吗?”

    梦冰说:“我告你做…爱时不用心。”

    啊,我晕啊,这个女孩,真是无法想象,刚才恨不得置我于死地,现在对我则如情侣了。看来,要让女孩子对你死心塌地,必须得不顾一切,从身体上征服她,然后,她就成了你的性…伴侣了。刚才不是我舍身用舌,现在还拿不下她的。第一次也许在破处时引起了她的不快,所以她才会那样痛恨我,现在她尝到了甜头,当然对我的态度发生了180°的大逆转。梦冰的身体像一个癫痫病患者一样,以最快的速度抖动着,其时速绝对够100迈,比我在高速路上飙车的速度还快。我被强烈震撼了,小女孩的感觉就是灵敏啊,一触即发,一发不可收拾。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大股咸咸的喷泉激荡而出,把我的脸喷了个水珠乱滴,c,比在淋浴喷头下洗澡时还喷的厉害呢!梦洁的身体抖得更快了,声音像一只困在陷阱里的野兽一样吼叫着,声嘶力竭,闻者无不动容。

    我顾不得去看她了,忙抹了一把脸,忙找毛巾擦洗去,c,为了开处喷了一脸臊。洗了很久,脸上才没有异味。我又去看沙发上的梦冰,她还眯缝着眼,身子还在小幅度地颤抖着,显然她还没有从极度的快…感中缓过来呢!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三婶打来的,我忙跑出院子里去接。接通后,我没有听到三婶说话,我疑惑地看了看屏幕,发现时间还在记录着,说明她没有挂。我忙叫道:“她…妈的,是谁,有话快说,有p快放。”

    电话那头嚷道:“c你…妈,我是你三婶,怎么没有过河就拆桥呢?”

    我忙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三婶,您老人家有什么事吗?”

    三婶叫道:“我有多老,你咒我死吗?我只是听听动静,看看你这流氓有没有动梦冰,还好,没有听到什么,梦冰哪里去了?”

    我说:“梦冰在院子里转悠呢,三婶,我不是那种道德沦丧的流氓,你想错了,莫非你还想c吗?”

    三婶笑了:“小流氓,等着,老娘一会把你的老二咬下来吃掉,行了,没事了。”

    说完,挂了电话。

    也难怪三婶会这样想,我是一个极度邪恶的人,三婶已经对我的品性初见端倪,她当然对我不放心了。俗话说:“狗窝的油糕,猪窝的菜,十八九的姑娘到处睡。”

    这是最不放心的事情了。现在,如一朵刚刚绽开一点笑脸的花一样的梦冰与我在一起,我不动她除非有病呢!我走进里屋,梦冰刚刚缓过来一点,眼神还很散乱,白光光的大pp还在空气中暴露着呢,她看到我问:“谁的电话?”

    我说:“反正不是你的。”

    梦冰骂道:“c,你个坏蛋,就爱贫嘴,刚才差点把我弄死了!没想到做这事还能让人刺激到那种地步,死一样的感觉啊,我仿佛到了一个陌生世界里……”

    我呵呵地笑着,双手抱住了她的双腿,向我身边拉了拉,梦冰叫道:“干什么呀?”

    我说:“还能干什么,干你!”

    梦冰大声叫道:“不要啊!”……

    我握住脖子的手轻轻的加了点力,另一只手就往她d里钻。一下子她脚就夹了起来,身体也彷佛软了似的。

    手指轻轻抚过了她的脖子,中指继续深入探索,食指与无名指轻夹她的y唇。

    我忙掏出自己的家伙,调整了一下角度,腰一顶……爽啊!到底了,恰如其缝啊!

    我轻握着她的乃子,指尖轻轻的在她的乃头上转呀转的,另一只手抱向了她的腰际,为了用力大一点。

    我又收回抚摸她柔软胸部的大手,两手同扶在她纤细的腰肢上,边享受她腰际的滑顺,也开始享受她内部的另一种滑顺。嘿嘿嘿……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不管听了多少次,真是超爱这种声音的。哇哈哈哈!

    还是一样的紧啊!我不禁再一次的赞叹!看着自己老二一次次的进出她的小x,不断的勾出透明的爱y,在视觉上真是无比的享受啊!试过的人应该都有同感吧!当然啦……对象要正才行……边抽c着边环顾了一下环境,寻找着合适的地点,这样虽然舒服,不过累了点。要打持久战,就要学会适当的调配体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不错,会自己动了,真是好现象啊!我欣赏!看着她随着我的抽c轻扭的白臀,不禁轻轻的拍打揉搓了起来。

    哼~~嗯~~哼~~还是这种从鼻子钻出来了y声最美妙啊!打炮没听到这种声音,兴致就少了一半!

    我轻轻将她放下,让她跪在地上,趴在沙发扶手,两只手在顺着她白嫩嫩的腿侧,一路滑上她的胸部,整个身体都贴上去了。

    我一边享受着全面接触的感觉,一边加快了抽动的速度,我今天要好好cc小女孩。

    我可爱的小苹果……你想要我s在你的嘴巴里还是你的g门里啊?嘿嘿嘿嘿……

    我y笑着问着她,八成的女人被这样问都会回答嘴巴。

    其实我也是打算s在嘴巴里,不过这样问叫做漫天喊价,落地还钱啊!直接要求是被的,这样问就是就变成她自己选择了,配合度上差不少啊!

    不回答我,就当你打算让我s在g门里了喔……

    看着她居然给我装傻,我也没差,反正看着jy从g门里流出也是一大享受啊!

    嘴……嘴巴……进去pp……会想上厕所……

    很好,就等你这句话,哈哈!

    我加快了抽c,准备先来一记再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真爽啊!

    我快s了,嘴巴张开准备接好喔……若漏一滴我就捅你一下你可爱的小pp。

    说完,我就再次的加快了抽c的速度。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要出来了!

    抽出老二,掰过她的小脑袋瓜,就往她小嘴里塞。

    呼……舌头转快点,手也别闲着,套快点……呼~~要出来了,接着吧,哼!

    抓住她的小脑袋就往她嘴里捅,闷哼一声,抽c了十来下总算出来了。

    看着她因为被捅着喉咙,难过得红了眼睛,手还掩在嘴巴上,好像怕流出来似的神情,还没全软的老二又好像快硬起来了。

    别想吐出来,记住喔,一滴捅一下!吞下去吧!嘴角的也舔干净!

    看着她像吞药似的吞下了我的jy,小巧可爱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嘴角,马的!太y荡了!我喜欢!

    我抱着她,一边享受着y部那引人y欲的气味,一边轻摇我的臀部享受着小美人的嘴巴。

    看着微微开合的y唇,我忍不住一头就往那钻!轻靠在沙发上我也不急着走了,舌尖轻勾着她已经充血的y核,舌头在她y唇间滑过来又滑过去,感受着她越抓越紧的小手和越夹越紧的大腿。嘿嘿嘿……嗯~~啊~~啊~~你~~你~~啊!

    她可能因为这个姿势快脑充血了,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不过这个开口,被我轻咬y核无情的打断了。哈哈哈……

    我的g头继续滑入,慢慢挺进、抽出。梦冰不停的喘息,还是有点儿紧张的样子。没一会儿,我就在那窄小的rd里猛然狂飙。随着刺破感,梦冰皱起了眉头。她只能身体颤抖,却不敢发出y荡声音来,怕惊动屋内的其它的亲人。

    妹,爽…爽不爽啊?

    我汗流满身、气急败坏地问着。

    她频频地点着头,只咬着红唇,不说一句话。

    我越抽c越使劲,r棒不停地在紧缩的y壁内摩擦着,g头也不时地挺到zg口端。

    爽啊!爽…爽…用力,快…快…

    梦冰露出既痛苦、又欢腾的矛盾表情。她用力地摇头,双手紧紧抓着沙发单,身体向上左右地挪动,急促的呼吸声中发出细微浪哼声,然后配合着我的抽c动作喘息。

    我继续做那强烈的活塞运动,同时向下看;r缝里进出的yj湿淋淋的,而且带有红色血丝。她有出血了,看来处女膜还没有破彻底。

    我感到很激动,并投以梦冰温慰的眼神。

    然而,我并未慢下了行动,反而更为疯狂地上下冲刺。我的yj在梦冰窄小的rd摩擦时,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大j巴在她那个的湿热和紧密的xd里,让我感到十分爽。晃动的女体和白嫩的p股对我而言,真是官能的莫大刺激。那一抽一c的猛退猛攻,r感在下半身提高,速度愈加快。梦冰也因为提高了兴奋快感,p股上下的动作也更加大……

    还是换个姿势吧,不然,这样下去这么窄小的rd,会把我咬的s出来的。

    于是,我把梦冰放倒在沙发上,她主动的分开双腿,我把yj靠近她的yd,分开她的y唇,梦冰的yd中已经是爱y泛滥了,但还是很紧的,我感到我的yj进入了一个真空的温暖的器腔中,于是我就用g头在梦冰的yd的前端摩擦着,慢慢的往里进发,然后一用力,yj完全的进入梦冰的yd了,梦冰也啊的一声说好充实啊,我感到好象我的g头碰到了梦冰的zg口,我开始进行“九浅一深”的抽c,梦冰在轻声的呻吟着。

    我把梦冰的双腿抗在我的肩上,两手按在梦冰的茹房上,用坐俯卧撑的姿势伏在梦冰的身上,yj在梦冰的小x中快速的抽c,梦冰更加大声的呻吟着;这样抽c了几分钟,梦冰说她的茹房被我压的有点受不了了,于是我把她反过身来,梦冰的臀部高高翘起,我从后面进入她的体内,我伏下身子,双手从她的背后伸向前面抚摩她的茹房,我的yj在梦冰的yd中抽c、摩擦、旋转,梦冰还回过头来我们亲吻着对方的嘴唇和舌头,梦冰说她快来高c了,我把她又平躺在沙发上,她的双腿缠在我的臀部,我的右臂放在她的头下,左臂拉过梦冰的右腿,使之膝盖快接近她的茹房,yj在梦冰的yd中,我将全身的力气都用了出来,每一下都深深的c到了底,接着就不停的旋转、研磨,然后再将j巴抽出,只留下g头在里面!梦冰的小x好紧、好暖啊! 我也感到一阵s精的欲望,梦冰的呼吸急剧的加快了,人也越来越兴奋,呼叫声也更大了,我知道她就快到高c了,更用力的抽c着。梦冰在我的这个动作下在我高速的抽c中终于喊了一声“我要来了啊,啊……”

    我感到梦冰的yd中肌r一阵阵的痉挛和收缩,我知道她来了高c,我也在她收缩yd壁的同时再也无法克制s精的欲望,一阵快感从下t迅速布满全身,我用力的抽c我只觉得一股浓浓的激流从我的yj中喷s而出,一直击入到梦冰zg的最深处……啊。 。啊啊啊。 。 。好舒服啊! ! !好爽。 。 。 。 ,我的yj在她紧窄的yd深处跳动了十多次才安静下来,喷s着滚烫的jy,梦冰的yd也一松一紧的吮吸着我的g头,我们终于一起到达了性a的快活颠峰。

    s精后我们保持着同样的动作好长时间,直到她说“我的腿快麻了”我才发现我还在抱着她的右腿在她的茹房上,于是我放下她的腿,我离开了她的身体,梦冰,说“你的还那么大啊,好厉害啊!”

    梦冰说:“说你s的好多啊,好热啊!”

    我抱起赤l的梦冰去冲洗,我们互相洗着对方的性器官,互相的笑着、挑逗着,洗完后,我们赤l着搂抱着躺在沙发上聊天,互相抚摩对方光滑的身体,我用手轻轻的抚弄着梦冰丰满的茹房,说:“你的茹房好丰满啊,我好喜欢啊!”

    梦冰也抚摩在着我健美的胸大肌,并调皮的刺激着我的茹头。我说:“梦冰,你下面好紧啊。”

    梦冰笑着,开始用手抚弄我的yj,说:“它现在那么小了,好可爱啊!刚才它是那么的粗大,好吓人啊!不过我喜欢的!”

    我的手开始伸到梦冰的y部,摩擦着她的ym,原来梦冰是性欲很强的女孩子啊,我的手指头摩擦着梦冰的y蒂和大小y唇,发现她的小x中开始又有爱y分泌了,梦冰轻声的呻吟着说你怎么又要来啊,我说这次你主动啊。

    梦冰开始伏在我的身上,用她轻柔的吻开始亲吻我身上每一寸肌肤,亲吻我的茹头,并用她丰满的茹房摩擦我的胸大肌;梦冰的吻渐渐的向下转移,终于到达了我的下面,梦冰先用手握住我的yj,亲吻我的g丸,并将我的g丸含在她的口中,用她的舌头轻轻的扫着我的g丸,亲完一个又亲另一个,开始将我的yj含在口中,上下的吞吐着,并且用舌头舔我的g头和马眼,用手抚弄我的g丸,我的yj在梦冰的口中逐渐暴涨,梦冰吐出yj,冲我一笑说你的好大好粗啊;我说你是不是含不住了?

    她说能啊;说完就看着我把我的yj含进她的口中,一直含到我的yj根处,我感到我的g头进入了她的喉咙,好舒服啊!

    我说我们来69式吧,梦冰不明白的看着我,我说你伏在我身上,把你的p股朝在我的头部,这样在你含我的yj时我也能吃你的y唇了,梦冰害羞的答应了,我看到一个白白的丰满的臀部移向我的头部,我教她分开双腿,跨在我的头部,我开始品尝着梦冰美味的y唇,并把我的舌头伸进梦冰的yd中抽c着,两只手在抚摩梦冰丰满的茹房,梦冰感到了巨大的刺激,更加卖力的吮吸着我的yj,不一会梦冰好象来了高c,口中含着我的yj伏在我的身上,臀部更加压着我的口腔,我加快了舌头在梦冰yd中的速度,手指在捻着她的茹头,梦冰啊的一声证明了她在我的口交下来了高c;高c后我没有停止动作,继续慢慢的抽c,几分钟后梦冰起身说“我还没有过被口交到高c的,今天真舒服啊。”

    我说我还没有舒服呢,她笑了一下,她在我上面,用手扶着我的yj,慢慢的坐了上去,我看到我粗大的yj逐渐陷入梦冰的r缝中,梦冰开始在我的上面抽c,一对丰满白嫩的茹房在我的面前晃动着,我忍不住伸出手抚弄着她的茹房和茹头;我逐渐坐了起来,抱着梦冰的腰肢把脸贴在梦冰丰满的茹房中,呼吸着梦冰迷人的r香,亲吻梦冰粉红的茹头,梦冰上身向后倾斜着,我在下面也加快了向上顶的速度,不一会,梦冰的高c又来了,她伏在我的身上不再动了,那对颤颤巍巍浑圆挺翘的r球在我胸膛上随着她的呼吸来回摩挲着。

    一会儿,梦冰离开了我的身体,说你好厉害啊,还没有来啊。我说是啊,你都舒服两次了。梦冰拿来一个热毛巾,把我的yj擦了擦,说我用口让你舒服吧。说完就加快了口交的速度,我看到我17厘米长的yj在梦冰的口中进进出出,并经常的含至yj的根部,梦冰还用柔软的手抚弄着我的g丸,我感到一阵快感从下t传遍全身,我感到一股s精的欲望,我说我快了,梦冰更加加快了吞吐的速度,我感到我的yj发涨,yj一跳一跳的,一股一股的jys进梦冰的口中,梦冰在我s精的时候并没有停止吞吐,而且好象真空似的用力吸着我的yj,我感到从没有过的s精快感,更多的jys进梦冰的口中,在我的yj停止跳动之后她才停止了真空的吮吸,梦冰吐出我的yj,光着身子跑到卫生间里把jy吐出来,回来后冲我一笑,说“你s的好多啊,还有点咸”;又把我的yj含在嘴中,s精后的yj还没有软下来,而且更加敏感,梦冰用舌头舔着我的g头,好舒服好刺激好爽啊!

    我把梦冰拉过身边,搂抱着梦冰赤l的身体,我们互相接吻着,我抚摩着梦冰娇嫩的茹房,我说你口交的技巧很棒啊。梦冰笑了:“你喜欢我就再给来一次。”

    啊,梦冰说着就含住了我的小弟,不一会,我的小弟就大了起来,我叫着,梦冰说:“姐夫,来吧,继续c小妹吧,小妹很爱被你c的。”

    她的这句话激起了我的欲火,我把她推倒,把大j巴又c进了她的小x里……

    第一百九十六章 爱完堂妹 大姑喂奶

    和梦冰之爱宜速战速决,因为我怕她母亲即三婶过来抓住我,到时候那可不好收拾了。因此我在梦冰进入迷魂状态时,便大发神力,横冲直撞,梦冰像一个叫春的猫一样嚎叫着。我撞击她时所发出的水声和碰撞声也响彻了整个屋子。刚刚开处后的小女孩那经得起我这样肆虐她,她双手抱着撞击的腿,尖声大叫着:“姐夫,放过我吧,我受不了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没想到,她的哀求更加刺激了我,我的动作更猛了,在我的冲击之下,她叫声更加尖利了,这又给了我无限的动力,我大叫着,像一个在斗兽场的死士一样,向梦冰发起了最后的冲锋。彩虹总在风雨后,我们怎么能经受得了这么狂野粗暴的动作呢?果然,没几下,我和梦冰同时大叫一声,两个人的身子都在剧烈地颤抖着,我的万千子弟兵与她的滚滚热浪在地宫里混合作战去了。梦冰紧紧地抱着我,我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我怕压坏她。两个人一时没有了话语,此时无声胜有声,因为我们两个人只顾着喘气,哪顾得说话呢?这个青翠欲滴、冰清玉洁的城里小女孩已成为了我的身下之马了,想到这里,我无比激动。她可是富豪三叔的千金啊,平时娇生惯养,享尽了荣华富贵,但今天也乖乖地被我束手就干了。也许她幻想过以后会被怎么样的一个男孩夺取她的初…夜,可今天被我轻而易举地采摘了,我现在可是花丛杀手啊!什么萝莉,熟妇统统全收。梦冰抱了我很久,才松开手,说:“你这个大坏蛋,压死我了,我不说你就不下来吗,c,快点下来!”

    我笑着下来了,躺在了她的身边,借着这难得的机会,又抓住了一只茹房,不住捏揉着,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温柔。我说:“好啊,真好。”

    梦冰问:“什么好呀?”

    我边摸边说:“你的这个雪球啊,摸上去真好。”

    梦冰在我腿根上狠狠地拍了一把,说:“色鬼哟,不要脸,一开始我进来时还是一个纯洁的女孩,现在却被你用诡计夺取了我的贞处,c你…妈,你可占了一个大便宜呀!”

    我笑道:“我就是小弟很疼,没有用诡计,后来你帮我按摩时按摩得我火起了,你又是这样美丽的女孩,我就情不自禁犯了错……”

    “行了,行了,不要说了,也许命中注定我要遇上你这个贼。不过,你这么帅,也不算辱没我。”

    她眨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我,又说:“原来我不理解飘飘欲仙这个词,现在彻底懂了,我刚才的感觉岂止是仙,像空中的一朵白云一样,随心所欲,任意地飘荡着,整个身子也轻飘飘的,好奇妙的感觉呀!”

    我笑了:“是这样的,这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梦冰又说:“最后你那么大力,简直把我c肿了。唉哟,我的整个身子都是麻酥酥的,你那如意金箍棒像带了电,一接触我这里,我就麻酥酥了……噢,对了,你两次吧秽物留在了我的宫中,我可怎么办呢,我一旦怀…孕了,爸妈能打死我呀!”

    我说:“怀上吧,我想要一个孩子呢!”

    梦冰气了,一把抓住了我的小弟说:“小东西,想不想当太监,说,该怎么办呢?”

    我被她要挟了,只得说:“没事,有一种药叫毓婷,也叫后悔药,就是在房…事后喝的,72小时有效,也就是说我可以在你的d里大s三天,最后一喝药就后果无忧了。”

    梦冰站了起来,踢了我一脚,说:“想得美,还三天呢!”

    我头一摆,咬住了她的脚趾,她连忙告饶,我才放开了她。她说:“这个流氓,吃人家的脚,不嫌脏吗?”

    我说:“这么一个冰清玉洁的妹妹,哪里都是香的。”

    我正对梦冰动手动脚之时,电话又响了,我忙接了起来,是岳母打来的,她说:“中午了,快来吃饭。”

    我挂了后,忙和梦冰开始穿衣服,收拾东西,打扫战场,把沙发和炕上的炮灰都擦干净。我笑着帮她擦了擦,说:“小妹,你流出的未免太多了吧,竟然在裤子外面还有呢!”

    梦冰二话没说,就向我的裆部踢来,这家伙太狠了,如果不是我习武之身,小弟又一次受到重创了,我忙跑开了。梦冰趁我不注意,又扑来上来,我一转身,与她面对面碰上了,我双手抓住了她的两个绵软的r峰,她脸一红,一个立劈向我头部劈下,我忙一闪,说:“小妹,你练过跆拳道吗,这么厉害!”

    梦冰收住身子,笑道:“我的业余爱好就是跆拳道,我爸怕有人欺负我,便让我去学的。现在,我越学越上劲。后来,这功夫还帮了我大忙了,前段时候,有两个小流氓想非…礼我,我一一把他们击倒了,你是不是也练过武呢,身手这么快,连我的立劈也能闪开。”

    我笑着点了点头,搂着她走了。路上,我总是忍不住想摸她的r峰,都被她打开了。半路上,她与我分开了一段距离,怕别人指点,我倒无所谓的,怕什么呢?搂着心爱的人,让别人眼红去吧。

    在这两天里,我接到了很多的电话,有黄校长打来的,有小静的,有雅婧的,也有珊珊的……她们好像一日不见我如同隔了一个秋天似的。女孩们就是这样,你一旦和她们上…炕后,她会贱得很,主动来黏你。

    入席后,饭菜很丰盛,三婶又出了一些钱,花起来自然宽绰多了,席上的人都夸奖岳父兄弟们就是大方,其实她们哪里知道,这都是我用猛男的钢枪换来的,如果我没有把三婶伺候得异常满足,她是不会转变主意的。李二嫂那帮s…女人又向我招手,我瞪了她们一眼,扭头作罢。不过,我还得感谢李二嫂,不是她们灌醉我,我怎么能女人们睡得房间吗,怎能在一夜里吃上甘甜的奶水,进入爽滑的地宫呢?祸福相连啊。我坐在了一家子的桌上了,有大姑,二姑,晓娜表妹,姨妈,大姨子,小姨子,未婚妻,三婶和梦冰妹妹,算上我正好十个人。好,真是凑巧,除了未婚妻,这八个女人都与我同炕共枕,翻云覆雨过。我看着她们热辣辣的目光,不由得低下来头,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都知道每个人和…我都做过,但我知道,二姑和晓娜知道了一切,因此,坐在席上,如坐针毡,我好几次想走掉,可是总没有机会。

    酒端上来了,三叔讲了一下排场,把自己销售的价格不菲的郎酒拿来了招待大家。我见大家都是女流之辈,就没有提醒她们,自顾自的喝着。这酒真是味道醇香啊,我一口下肚,把久日来的疲惫一扫而光。越喝越想喝,越喝越多,不一会,把多半瓶白酒下了肚。喝到此时,我觉得差不多了,再喝下去,醉了后,要贻笑大方了,自己把自己灌醉了,成何体统。于是我把酒放到了一边,吃了点菜。正在这时,坐在我身边的二姑说:“小木,你喝好了吗?”

    我说:“喝好了,我准备不吃了,出去活动一下。”

    二姑哼了一声:“你这小子很有礼貌啊,不问问我们喝不喝酒。”

    我一拍脑门,完了,今天又坏事了。我说:“二姑,对不起啊,您说该怎么呢?”

    二姑说:“哼,你小子不懂规矩,应该受罚,自罚喝三大杯才能了事。”

    什么意思,想灌醉我吗?我说:“对不起,各位长辈与姐妹们,你们谁喝酒呢?”

    这时,二姑、三婶和晓娜举起来了手,啊,这么多,大姨子还没有举呢!事后才知道,二姑在警界混,喝酒时平常事;三婶丈夫不看她,她自己常喝闷酒,因此也很能喝酒;晓娜常在大酒店吃饭,也有一定的酒量。我给她们一人倒了一杯,说:“你们喝吧,一口喝光了,我就喝三大杯。”

    三个女人笑了,很轻藐的样子,二姑说:“小菜一碟。”

    说完,一口喝光了一大杯,晓娜和三婶端起杯子,也一口喝光了。c,完了,我又要遭殃了。我没有办法,端起杯子,连喝三大杯,喝的空隙中,我看到了大姨子荷月一直在看着我,很焦急的样子,我心里一动,大姨子还是和…我好啊。这三杯酒喝的太快了,下肚后,我立刻觉得头重脚轻,后来才知道,当时一杯酒也有三两多,三杯就是一斤,我把一斤酒喝入肚中了。二姑当时也是与我开开玩笑而已,见我真喝,忙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