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65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摹d阕邢傅乜纯春稍碌乃郏涫邓乃酆芎每吹摹!br /

    我想了想,觉得三婶说的很有理,荷月的双眼和他姐荷云一样,确实很迷人的。可见荷月生来也是一个美人胚子,只是老天爷对她不公,让她害了一场大病,病得丑陋了,但是岳母家的孩子们只有荷月考上了学校,谋得了一份事业单位的工作。看来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他又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的。我原来穷怕了,看到荷月有工作,忙与她订婚了,她也是年纪大了,看到我长的不错,高大而帅气,虽然,我家境不好,但她也诚心嫁给我。没想到,我的多彩生活自从和荷月订婚后便开始了,先是与大姨子荷云的朝夕相处,接着是秀竹,秀梅两姐妹的疯狂,然后是刘老师,黄校长,小静,凤儿,秀秀……过去的旖旎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我有点恍然一梦的感觉。人生就是有很多想不到啊,没想到最后我还会与富姐依彤相知相恋,我还会开车车,穿上名牌服装,真是无法预料啊。现在我来荷月的家里办丧事,没想到y差阳错地又与她的姐妹亲戚们乱作了一团,而且我也没料到她的大姑,二姑,三婶都是一些怨妇,她们是非常乐意与我在一起的。只有大姨子荷云在万般无奈之下,以无限的宽容接纳了我,虽然她也会是一个怨妇,但她还没有红杏出墙的打算。我现在还有一种占有大姨子的甜蜜感在心里飘荡着。人的感觉就是很奇妙,明明一个人,如果有了不同的身份,做…爱时给你的感觉又有所不同了。听了三婶的这么一番话,我才对荷云这个家族有了一些初步了解。知道了她的爷爷娶了好几个老婆,因此岳父兄弟姐妹们是一些同父异母的子女,她们的思想开放与缺乏严格的家庭教育有关。

    三婶又关切地问我:“小木,老姐问你呢,你老二怎样,好了没有?”

    我说:“三婶,好了许多,多谢你灵活多变的按摩,多谢你过量的药水,不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这个三婶,不把我当成晚辈,我叫她三婶,她叫我老弟,真让人啼笑皆非啊!她又说:“来吧,小木,老姐来看看怎么样,你却早早地收兵回营了。是不是老姐把你弄疼了?”

    我说:“三婶,说来奇怪,真感谢刚才你的辛苦的治疗,我的小弟好了很多,你的药水真是疗伤神水啊!”

    三婶笑着说:“要是那样,我就放宽心了,我心中的包袱也去了不少。”

    说着,她自己动手,把我的小弟轻轻地拿了出来。小弟膨胀了很久,现在也回营房休息了,所以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小弟弟了。三婶抚着说:“这个神奇的金箍棒,不用它时就会小小的,用它就会涨起来。好神奇! ”说着,出去找来了温水和软手绢,开始细心地为小弟搓洗起来。好温柔的动作啊,小弟无意之中又长大了,竖了起来。三婶用手绢擦干后,小心地吹着小弟,弄得我倒吸着冷气。

    “啊……太好了……”

    三婶说完,把g头吞入嘴里开始吸吮。

    “啊……”

    年轻人毕竟本钱雄厚,我虽然刚刚才s完精,但是由三婶吸吮的刺激,我的软软的r棒,在三婶的嘴里变得更大更硬,已经完成备战状态。

    三婶用双手爱抚我的r棒,伸出舌头舔从马口流出的润滑y,把g头放在嘴里吸吮,也在紧缩的y囊和yj上舔。同时双手搓揉我勃起的yj,一手在yj的根部摩擦,一手抓着y囊搓揉,脸上也露出陶醉的表情。

    三婶趴在我跨下,不由分说的抓起我软蹋蹋的r棒,张嘴含住,吮吸起来,舌头在g头上舔动,将残留的jy吸入口中。雪白丰满的p股向后高高翘起,把y户完全展露在我的眼前。而我的r棒被三婶性感温暖的双唇包住猛力,已经硬如铁棒。

    我用左手撩起三婶散乱的头 ,望着娇美的三婶把自己的巨大内棒含在嘴里吸吮。美丽的牙齿,嘴里的温度,舌头缠绕的感觉,陶醉的表情,散乱的头发,扭动的腰肢,这成熟女人的性感模样,让我激动异常。

    我捉住三婶的头,按住她的头说:“三婶真会吸……吸得真好,三婶……用力吸呀……”

    我的p股兴奋地挺动起来,r棒兴致勃勃地进出三婶的y嘴。三婶嘴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 。我的p股兴奋地挺动起来,r棒兴致勃勃地进出,g头混搅着三婶的唾y,弄得三婶满嘴都是。

    三婶热烈地吮吸着我的搏动硬挺的r棒,舌头在g头附近来回舔动。透明的润滑y不断地从g头马眼里渗出,三婶吸吮的声音很大,啧啧的声音充斥整个房间。

    她的右手紧紧地握住r棒的根部,同时用力来回套弄,配合着嘴巴的动作,给以我强烈的刺激。

    三婶兴奋的抱紧我的p股,脸贴在勃起好高的j巴,享受其中的触感和我的味道,同时伸出舌头舔r袋。

    “啊……”

    受到三婶y荡的举动,以及r棒和三婶紧贴的刺激感,使我不由发出哼声。

    三婶的双手由下向上捧起r袋,用脸颊和鼻子摩擦棒身,再把r袋吞入嘴里吸吮。

    “喔……三婶……三婶……”

    三婶的唇舌在跨下吸吮的甜美触感,使我忍不住扭动p股。三婶右手握住r棒根部,一下便把我的yj吞入嘴里,开始用唇舌和上颚刺激yj。

    “啊……三婶……好舒服……啊……”

    想到自己的yj在三婶的嘴里时,几乎要昏过去。

    “三婶…太舒服了…啊……三婶……”

    三婶技巧口交的强烈快感,使我的身体瞬间的反应,全身僵硬的颤抖。

    “嗯……你的j巴真好吃!……”

    三婶喃喃的说,把整个g头吞在嘴里死命的用力吸吮。

    “哦……三婶……我好爽……喔……”

    我急促地说着,只知道让p股的挺动越来越快。

    三婶的动作也加快了许多,配合我的动作,用力地吮吸我的阳具,彷 在催促我快点s出来给她。

    “哦……我快不行了,三婶……那样弄,我……快要s出来了……”

    快要爆炸的j巴,被湿湿热热的口腔包围,我忍不住身体颤抖,发出兴奋的声音。

    “没有关系,三婶会全吞下去,就s在三婶的嘴里吧。”

    三婶就像真的要吃掉r棒似的,将其吞入喉管深处g头顶进喉咙里。虽然有点呼吸困难,她还是开始前后摆动。膨胀的g头和喉咙摩擦,真是太爽了!

    然后三婶很快转过身,上身趴在床上,双脚分开伸直,将p股抬高,催促:“快!宝贝!……快从后面c三婶……”

    她已经迫不及待了,我也性急地c起r棒,顶到三婶温暖潮湿的两腿之间,g头对上了软绵绵突起的r丘,不停地用力戳着,由于太过紧张刺激,以致于未能顺利的c对r 。

    三婶被我戳的心痒痒十分难受,p股开始摆动,她再次向后伸手捉住r棒。引导我的r棒对上正确的入口,使我巨大的g头顶在她火热湿润的sx口。

    “哦,好的,就这样,快c进来,孩子。”

    她已经按捺不住了,p股向后挺动,想把我的r棒吞进来,给痒得难受的sx止痒:“来吧,宝贝!我,干我,用力 我……把它全部c进来,三婶好痒啊。”

    她催促道:“快c进来,我要你的r棒马上c进来!”

    我没有犹豫,我用膝盖分开三婶的双腿,扶正r棒,瞄准她的r x,一咬牙往前就c,粗大的r棒顺利地进入了三婶紧紧收缩、火热多汁可爱的rd中。

    “哦,天啊……太美了……我 的三婶好舒服……好过瘾……啊……”

    我婶疯狂得摆动着p股,拼命地迎合我的动作:“啊……我……c死我吧……对……就是这……用力 ……噢……简直爽翻了……这么爽……啊……”

    我感到三婶温暖的r壁紧紧地包围着我的r棒,刺激得我狂暴的c干。“……我好爽……原来干三婶……这么爽……”

    我吼叫着,下t猛烈地撞击着三婶的白嫩的臀部:“我要永远这样干你,三婶……宝贝,快往里推。”

    现在三婶已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我需要你的大j巴狠狠地干三婶。”

    她一边扭动p股,一边不停地浪喊:“啊……好……好美……好我……终于给你了……你终于干我了……三婶想要你……干我……想了好久……啊……三婶永远是你的人……小 木……永远只给你……只给我干……啊……好我……欢你干我……干吧……喔……”

    想到能自己的三婶,我全身不禁颤抖,死命的抵紧三婶,好似要再深入三婶抽搐着的火热、又湿淋淋的浪 。

    三婶p股猛烈地向后挺动,一双大r前后地晃动,还很y荡地叫起来:“……用力呀……继续干狠狠地干……小x快破掉了……c……c破了……我要出来了……你……s进……s进三婶的小 ……三婶要怀你的孩子……让三婶怀孕……”

    看见三婶的y荡样子,我就忍不住狂抽猛c,把三婶干得欲生欲死。

    原来平时举止端庄、气质高雅的三婶,干起来会这么风s,这么y贱。

    “噢……太美了,宝贝!”

    三婶喃喃道:“干我,用力干我……用你大r棒……干死你的三婶吧……呀……呀……”

    “y妇, 死你……噢……不行了……要s出来……噢……”

    我趴在三婶的背上,伸手在她晃动不已的茹房上揉捏紧搓着,听着三婶s媚y浪的叫床声,我不禁更为猛力的猛c蛮干,不久大j巴传来一阵阵舒爽的快感,终于在三婶颤了了好几次身子后,伏在她的大p股上,大j巴紧紧地干在小x里,s出了一阵又一阵l伦的jy,我舒舒爽爽的伏在三婶软绵绵的背上,等到恢复了神智,我仍然舍不得离开三婶的r体。

    一百八十三 叔岳母与我的禁忌之恋(3)

    三婶没有让我用力去动,说我是在受伤期能为她提供神器已经不错了,其实她已进入状态,早已忘记了一切,她忘情地大叫着,让我用力c她呢!她又像上次一样,动动喷喷,喷喷停停,然后大声地叫唤着。二大爷的家比较偏僻,左邻右舍没人住了,这里又离办丧事的房子很远,所以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呻…吟着。这次她喷的水显然没有上次多了,但也不少。我调侃她,是不是由于很久没有喝水的缘故,喷不出更多的水来。三婶娇嗔着,那样子像一个刚刚结婚的新娘子一样,无比娇羞。我问三婶是不是又找到了新婚的感觉呢?三婶高兴地说是。她说:“简直是不踢不相识,如果不是踢你一脚,能享受到如此美妙的时刻吗?”

    三婶又找来一块干净的毛巾,把我下…身仔细地擦洗了一遍,又把自己的身子也擦干净了。

    最后,她又打扫了战场,又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名贵的香水把屋子里喷了一遍。这名贵的香水确实不一般啊,淡雅而芬芳,给人一种美妙的感觉。我看着这雍容华贵,保养极好的三婶,心中生出了无限爱意,我搂着她的肩膀说:“三婶,你真美啊,三叔不看你真是眼瞎了。”

    这句话又触到了三婶的伤疤,她抱着我的头痛哭起来,最后她吻着我的脸说:“小木,你真是我最亲最亲的人啊,我爱死你了,是你为我死水不澜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生气,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你知道吗,我有五年没有接触男人了,想男人都想疯了,后来把想男人转化了恨男人,恨一切男人,所以就踢了你一脚。”

    她喃喃地说着,又拉开自己的包包找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她拿出一张银行卡,她递给我说:“小木,老姐给你的,这卡上有八万元,密码我写在了背面上,你记住后擦掉,拿上吧,算老姐对你的歉意。”

    啊,这礼物太贵重了,与我做了两次就送了我十万,超级大礼啊,我受用不起,忙递给她,说:“三婶,这成什么事了,我为什么拿你的钱呢,受之有愧啊!快快收回去吧!”

    三婶说什么也不要,大声道:“小木,你再推辞,我就和你急了,我诚心诚意给你东西,你就拿上,还客气什么呢!拿上吧,老姐现在有的是钱,但缺少的是你这个可爱的男子的抚慰。我那个死丈夫财产有数千万,这几万算不了什么!”

    我再三推辞也没有推掉,最后只好装上了卡。我心中暗道:这一脚真是不白踢,塞翁失马,焉知祸福?一脚带来八万元,早知道我再挨两脚啊!

    三婶又说:“死鬼丈夫手下有一帮如狼似虎的愣头青,他们平时就跟踪我,那个死鬼,他不动我,还不让别人动我,真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东西,我现在骑虎难下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我不想提出离婚,因为那死鬼威胁我,怕我分家产,我知道他的手段,他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什么可以干得出来。就这样,我一直在煎熬着,没想到,来农村里碰到了你这个帅气的小伙子,真是三生有幸啊!死鬼原来让我来参加丧礼,我还不想来呢!没料到,有一个巨大的惊喜在等着我呢,小木,我一定好好与你躺一躺,你等着。”

    说完,她出去了,她要干什么呢?只见她出去把院子里的大门反锁上了,又忙着跑回屋里,她着急什么呢?她一进门就说:“我要分享与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钟,这太难得的机会啊。”

    哦,原来是这样,也难怪啊,她饥渴了好久,我们饱汉不知饿汉饥,我没有笑她。接着,她跳上了炕,铺开了被褥,然后她说:“小木,答应姐,把衣服脱光,我们搂在一起睡一觉啊,感受一下肌…肤相亲的美感。我真想把你吞入腹中。”

    可以理解,我故意说:“三婶帮我脱呀!”

    三婶笑了:“坏弟弟,还撒娇呢,好,姐帮你脱。”

    不一会,三婶就把衣服脱光了,她走到我面前,开始为我宽衣解带。我看着身边这位美丽姐姐,她全身充满了诱…惑,时尚的发型,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秀面庞,鼓鼓的双…峰,削出来的腰部,高挺的大pp,修长的双腿,全身光洁无瑕,像是贡品丝绢一样细滑。真是一个无可挑剔的极品女人啊。她举手投足只见,显出了高贵的一面。这样的一个女子,谁见了能不动心吗?连我这个伤员也奋不顾身了。由于性急,不一会我的衣服就被她脱了下来,差点把我的内…裤扯乱了,她一边脱一边说:“小木,你发了,穿的是路易威登的衣服,真不简单啊。”

    我忙说:“帮朋友办事,她送给我的礼品。”

    “办事,办什么事,能给你买这么贵的衣服?”

    当我说帮朋友要回100万时,她惊呆了,说:“你会武功?真是不简单哟!看不出来,你还是武林高手啊!”

    我说:“在大学时,瞎练的。”

    三婶说:“怪不得你的身体这么棒呢,原来是练家子呢!现在我也放心了,可以和你痛痛快快地再玩一会儿。”

    我说:“三婶,你还要玩吗?”

    三婶说:“怎么,小兄弟,你身体吃不消吗,如果不行,我就抱抱你算了!”

    我说:“我还盼望三婶多来几次啊,我的小弟在三婶的dd的按摩下,好了许多,如果再按摩下去,一会儿会全部好起来的。我是怕三婶动了那么久,身体上吃不消。”

    三婶道:“小木,你知道吗,此情此景,什么时候才能相逢呢?我饿了很久了,好不容易才碰到一桌大餐,就是憋死我在所不惜。我就是今天累死也乐意,老话不是说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谢谢你能继续为我提供神杵!”

    接着,她让我躺下,然后,她轻轻地趴在了我的身上,开始亲吻我的嘴唇,当然她之前给我吹了很久的箫后又漱了口,不漱口,嘴里有我小弟的味道,我能让她亲我吗?这个三婶啊,真会撩拨人的情…欲,她亲着我的嘴唇,舌头在我的嘴里搅动着,与我的舌头缠绕着,并不时向我的耳边吹气,啊,不一会,我身子开始耸动起来了,小弟坚如磐石,挺如柱子。三婶的嘴向下移动着,不一会就停在了我的胸口,她灵巧的舌头像一条蛇一样,在我胸前的两颗小豆豆上转动着,没想到,我的小豆豆像女孩子的一样,竟然挺了起来,三婶含住了它,用力一吸,把小豆豆吸入口中,接着,她唇吸舌舔,我的叫声越来越高,身子抖个不停,她不停在两颗小豆豆上舔舐着,忙个不亦乐乎。她还呻…吟着:“弟弟啊,你的奶真好吃啊……”

    我忍不住了,两只手握住她的细r,不住地按摩着,捏着,三婶的哼声变成了叫声,喊声。她又说:“小木啊,姐给你来个r交,怎么样?”

    我想到那细滑的胸r,不由得大声叫道:“好啊,好,我好期待呀!”

    三婶笑着:“别急,小兄弟,姐来给你。”

    说着,一口却把我的小弟吸在口中,我问:“不是说r交吗?”

    三婶说:“傻弟弟,不弄得湿一点,能舒服吗?”

    我连声叫好,三婶用力地吞吐着,好舒服啊……三婶的熊熊的欲火来得快去得快,她享受了第一次高c只是热身,她握着我的阳具,两手像钻木取火,不断磨擦。她掌心的热力传入我的阳具,令我开始有反应。阳具由垂直线的角度渐渐向上攀升,最后成朝天状,硬度亦有八、九成水准,三婶叫我分开两腿,骑在她身上,然后将她两个竹笋茹房承着我的阳具。

    我的阳具贴着她的r沟,仿似热狗的香肠夹在面包。她来这招双奶夹g,假如一对奶不够大的话,被夹者也不觉太过瘾。但三婶那对大奶足可包裹我的阳具r棒被她的r球夹住,由于r沟不像yd有蜜汁分泌来润滑r棒,帮助推送,所以被夹的阳具推送会较吃力。

    三婶从自己y户中沾起自己的yy抹在自己的茹房上,yy沿着三婶的茹房沾到我得yj,并从yj顶端往下流至根部两粒小卵。我再将阳具放回三婶的r沟,她双手将两个r球往中间一推,把我湿淋淋的阳具夹住,我可以自如推送了。阳具被她一对r球越夹越硬,差不多有十成状态,真是爽死了!

    “哦,三婶我要s了!”

    我的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下意识地,我紧紧地抓住了三婶的头,用力挺动p股,强迫三婶的头与自己的p股做相对运动。

    突然,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感到y囊剧烈地收缩,里面残存的热精开始,急于寻找突破口。

    “啊!不行了,三婶,我要s出来了!……喔……s出来……了……”

    我的声音急促。我终于忍不住了,p股猛力地往三婶嘴里冲刺几次,精关一松,yj就开始s精了。浓稠炽热的jy顿时如同山洪爆发般汹涌而出,直s入三婶的喉咙深处。

    三婶饥渴地吞咽着我s出的jy,不愿放过任何一滴。同时还用力地吮吸着我巨大的g头,彷 要把我的身体完全 干似的,不让我保留下一点残存我的r棒不住地痉挛着,jy一发接一发的狂s。为接到 喷的jy,三婶把嘴张开到最大极限,s出的量是如此的多,以至我的三婶竟然来不及把它们完全吞下去,瞬间jy落在三婶的头 、额头、眼睛、鼻子,然后沿着脸颊留下去。

    “啊……啊……”

    受到jy的洗礼,三婶露出陶醉的表情,看到这种样子,我冲动的握紧r棒,压在三婶美丽的脸上摩擦着。

    放s的快感令我全身乏力,整个人瘫在三婶身上。我抱着三婶蛇般的胴体,抚摸着三婶的滑润肌肤,入手如羊脂。

    可三婶兴趣不减,反而翻过身把我推倒在炕上,骑在我的头上面,对准j巴大口地舔食着上面的粘y,她手握我的g丸,轻巧地抚摸着,用舌头舔弄j巴上面的粘y。外面打扫干净以后,又用舌头将包皮剥开,围绕着g头反覆吸吮。

    我面对着三婶湿淋淋的xr ,三婶的下t一片狼籍,r白色的jy混合着流出的y水,湿成一片,粘满了她的整个y部。三婶嘴含着我的j巴,感到我的脸已经靠近自己的x上。她马上分开大腿往下坐,把rx 完全呈现在我面前。望着三婶的rx ,三婶那湿润温暖的rx ,实在是太y荡诱人了。

    我把嘴巴贴到三婶的rx上。我用舌头搅入三婶的x里。小心地伸出舌头在d四周舔了一口。我觉得三婶的爱y味道不错,真是令人无比兴奋。

    “噢……我……快舔三婶那里,孩子……”

    三婶兴奋的说着:“用你的舌头舔三婶的rx,快舔吧,把你的舌头伸进去,舔干净里面的蜜汁,……舔它……把你三婶的高c弄出来……”

    我不停地舔三婶的y户,舌头深深地c在三婶的yd内。

    三婶哪经得如此的逗弄,y心大动,p股不断地在左右揉搓着,两只雪白的大茹房剧烈的晃动,嘴里不住的浪叫: “儿子哟……婶的好儿子,别舔了……婶那d里面痒死了!快……还要和我 ……快……再用你的大j巴c进来……”

    三婶飞身躺倒在炕上,将大腿尽可能地打开。并用双手y荡的拨开那已经湿淋淋的yx 。

    “来吧,亲爱的!……实在耐不住了……你还是用大j巴……c到婶的……浪x里……狠狠的c吧……c进来吧!c进三婶y荡的贱x吧!我!”

    她浪得声音颤抖的叫道。

    “快爬上来狠狠地用你的大j巴c婶咪的浪x吧!……把你的大j巴……c进……三婶的sx里……三婶sx已经为亲儿子打开了……哦……快……快干你的三婶!……”

    三婶y荡地扭动着她丰满肥胖的臀部,大腿大大的张开,双手不知羞耻地拨开rd,透明晶亮的yy从肥美的rx中滴落下来。

    我看着躺在地上张开大腿的美丽三婶,那股s媚透骨的y荡模样,刺激得我大j巴更加暴涨,我猛地纵身一个大翻身,压到三婶丰满滑嫩的r体上,迫不及待地手握粗硬的大j巴,顶住那湿漉漉的x口上,迅速地将p股向下一挺,整根粗长的大j巴就这样“滋!”

    的一声,戳进了三婶的浪x之中了。

    我那坚硬似铁的r棒用劲地向前一顶,三婶的粉股就向上一迎,撞个正着!zg口深深的含着g头不放,口里没命的呻吟着呼叫 “喔……心肝……我的大j巴我!好我……你太会干了!用力干……嗳呀……我的大j巴我……再用力 呀……喔……我的大j巴我……三婶的……大j巴亲儿子……三婶爱死你的大j巴了……哎唷……三婶爱被你干……喔……喔……三婶……以后……只让亲我大j巴c……c三婶的浪x ……干三婶的……小浪 ……喔……喔……”

    我尽最大可能将j巴往三婶的y户深处c,一边干着三婶的x,一边说:“三婶……我干你的x……我干穿你的的yx……喔……喔……浪三婶……我要天天c你、要天天c三婶的s ,喔……喔……”

    三婶被我干得大p股颤动了几次,扭转着身体,迎合我的强力抽c,舒爽地娇声呻吟着道:“啊……啊……好我……干我……干吧!……喔……s在三婶的里面……让婶咪怀孕……给……给自己的亲儿子生个孙子……哦……大j巴我……小x快破掉了……c……c破……”

    我和三婶的身体里,都隐藏着对l伦这种禁忌的快乐期待,一旦世俗的道德面具撕下,就像大河决堤一样的奔流不息。

    “哦……呜,我c……c……c,三婶,干死你,三婶,呜,我好舒服……啊……”

    三婶被c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叫声连连,y户里一阵阵的颤抖,股股的yy不断的流。

    “啊……天呀!爽死我了……好我……的大j巴……c的好美……干我……儿子……你好会干……x……啊……三婶爱你……嗯……”

    现在三婶已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她一边扭动p股,一边不停地战颤。

    “噢……天啊……宝贝!”

    三婶呻吟着,大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身,拼命摇动p股,等待我的再一次冲击:三婶此时已经陷入狂 的状态,y声秽语不断,身体只知道疯狂地扭动ryd已经开始剧烈地收缩,紧紧得箍住我的r棒,身体几乎是本能地上下疯狂地套弄着我的r棒。

    “啊 …… 啊……啊……我……我的也来了!……三婶……三婶……我s给你……哦……我要s进三婶的zg里!……”

    我喘着粗气,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三婶的yd在剧烈地抽搐着,一股灼热的热流突然涌出,迅速包围了我的r棒,我被热浪 的一颤,不觉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里一c,几乎连y囊也一起c进去了,g头直抵zg口,突然,觉得y囊传来一阵剧烈抽搐,卵蛋里好像爆裂似的喷洒出火热的jy,烫得整只大 里面隐隐作痛,浓密粘稠的jy跟着冲出马眼,一股脑儿全部喷注入三婶的zg内。

    一百八十四 叔岳母与我的禁忌之恋(4)

    这次肌…肤相亲的感觉确实不一般啊!三婶这个富家之妇的皮肤保养的那么紧致,爽滑,她与我接触的每一部分身体都是那么细滑,像是一匹细绢软绸放在了我的身上,比我接触过的所有女子的皮肤都好。我不禁纳闷了,三婶为什么会有这样好的皮肤呢?于是我问了她,三婶笑道:“一切都是钱的作怪!我用的沐浴露,润肤霜等等都是很名贵的,我又定期去做美容,推油等,皮肤自然会好起来啊!”

    我又问:“三婶这么多的钱,为什么办丧事时不多出一点呢?”

    三婶道:“与我无关啊,出多少钱都是由你的死三叔决定的,你 岳母不择对象,看见我就乱骂,我自然不会让她了。”

    她又说:“你岳母狂的很,一看肯定是你岳父性…无能,你岳母欠c的结果。她也是一个性…压抑,长时间得不到满足,心里也是怒气冲冲,于是与我吵了起来。”

    我说:“你这么肯定吗?”

    三婶说:“你看一个人的眼睛可以知道她的情…欲有多大,你岳母有一双烈焰燃烧的眼睛,与我的一样。”

    我说:“你们同病相怜啊!”

    三婶说:“其实,你最大的孝行应该是找个时机,去抚慰一下你亲爱的岳母,那不是很好吗?这叫好事不出门,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啊”的叫了一声:“这怎么可能呢?三婶,你真会开玩笑啊,我怎么会与岳母有这种事的,打死我也不敢。”

    三婶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分钟后笑了:“小木,你这小子很会装啊!你说谎眼睛也不眨,你若是正人君子,绝对不会与我三番五次地做的,虽说我是主动的,但你也可以坚决地拒绝呀,可你却半推半就,还满心欢喜,满足地哇哇大叫呢!这能还是一个正人君子吗?”

    我笑着说:“我如果不配合,岂不太扫三婶的兴了?我是成人之美啊!”

    三婶的脸红了,她看着我,双手抚在我胸前的小豆豆上,我痒的身子不住地耸动着。同时,她的pp缓慢地在我身上升降着,发出清脆而悠长的水流声和撞击声。没想到,这种轻柔的动作还能产生一种别样的风情,我轻轻地哼着,两只手在她的两只大白兔上不住地抚弄着,再也舍不得离开这异常细滑的r峰了。三婶又问我:“你告诉姐,你和谁乱过呢?”

    什么,这个色婶婶,还要探知我的秘密呢,我说:“不懂你在说什么。”

    三婶笑道:“就是你和你最亲近的人做过那种事,但这个亲近的人不是你的妻子。”

    我搔着头说:“那你说的是乱了人伦的这种情况了,我有点不敢啊!”

    三婶笑了:“你不是一个诚实的孩子,你也不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不说实话我要打你pp呀!你受伤后,我看到很多女人露出了痛惜的神情并带着满腔怒火看着我,如果我不是她们的亲戚,那我会被她们打死的。我知道,让一个女人能对你关切到那种地步,那只有一点,你们同床共枕过,有过翻云覆雨的一刻。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呢?”

    我没有说话,和她们乱乱的情只能压在心底,不可宣扬啊。三婶见我没有说话,自言自语道:“其实啊,乱…伦是一种海洛因,一旦沾上,便无法自拔,明知是罪恶,但就是戒不了,而且越陷越深,最后还不说是罪恶,还说很过瘾。”

    没想到,她对乱…伦能概括的如此形象,真是不简单啊!

    我没再说话,而是暗自用力,向上迎送着。三婶对我的变化大吃一惊,她用颤抖的舒服声说:“小木,你不要动,这样会弄坏你身体的。”

    我说没事,我是超级大猛男,另外,我的小弟的伤被你的圣水治好了。三婶感激地说:“那最好不过了,你不要太用力。”

    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听在耳中,暖在心里。我腾出一只手去,摸在了她核部的小豆豆上,没想到,这里也被洪水淹没了。我的手不住地搓动着这里,三婶情不自禁地把双腿夹紧了,然后又松开,又夹紧,并以小弟为轴,转着圈。啊,她这一动不要紧,把我的情绪完全调动了,我大声叫着:“三婶,不要这样动啊,我忍无可忍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要爆了。”

    三婶哼道:“你不说你和谁乱过,我就这样下去,让你没有尽情享受就败下阵来。”

    说着,又摇晃着pp,开始转圈子,我大声叫道:“三婶,我说我说,我不想这么快就结束啊。”

    “好,你说,有谁呢?”

    我想了想,不能说别人,先说姨妈吧,她和三婶非亲非故,谅她也不会让我有多难堪的。

    于是,我说出了姨妈玉娟。没想到,三婶吃了一惊,说:“是她呀,我真没想到,你讲一讲你们乱乱的经过啊!”

    于是,我把如何在半路上救了姨妈,又如何通过做…爱的方式让她升温,并又如何车震的经过说了一遍,我多次强调过我事先不知道她是荷月的姨妈。没料到三婶说:“也够曲折的,我听得真过瘾啊,但不够刺激,如果在双方都很熟悉的情况下搞一次,那才刺激呢!你想一想,昔日的长辈成了你的胯下之臣,昔日的晚辈成了身上之客,那有多刺激啊!”

    我说:“三婶,现在我不是和你正刺激吗?你想三叔的女人现在变成了我的嘉宾,我有多刺激啊!”

    三婶笑着说:“也对啊,我今天的水水特别多,从来没有这样过,也和你所说的这种情况有关啊。想想,侄女荷月的老公成为了我的胯下之臣,我激动死了,于是大量的泉水就喷出来了。”

    我说:“三婶,你还笑我呢,你也喜欢这种乱乱之情呢!”

    三婶又问我:“你和荷月搞过多少次啊,你们搞的怎么样呢?刺激吗?”

    我说:“没有呀,一次也没有!”

    “啊”三婶愣住了,她说:“怎么可能呢?你没有和荷月搞过,但先与她的姨妈和婶婶高了,真是不可思议啊!让我们捷足先登了!”

    我笑了,说:“三婶,我还没有和荷月结婚,不能乱来呀!”

    三婶哼道:“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你还是嫌她长得不好吧,如果把荷月换成她的姐妹,你和她做的球也起老茧了吧!”

    啊,c,三婶真粗野,不过,我喜欢这种豪放女。这句话刺激了我,我猛地推开三婶,站了起来,三婶惊道:“你要干什么呢?怎么不做了……”

    我说:“看三婶吓得,我不仅要做,而且还要大干一场,干的你心服口服。”

    说着,我抓住了她的双腿,放在了我的肩上,然后身子向前移动着,三婶尖叫着:“小木,你要干什么呢?太刺激了……”

    我说:“我要干你呀,还能干什么呢?”

    说着,我手持钢枪,对准那幽幽d口,猛地一用力,便闯入了藕花深处,三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小木……好弟弟呀……好老公呀……我好久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了,真要我的命呀……唉哟……不要太用力啊,我怕……”

    我嘿嘿地笑道:“三婶啊,你又说反话了,我看你是怕我不用力吧!”

    三婶捂住了红红的脸:“羞死人啦,小坏蛋……”

    我身子蓄着力,然后用力一冲……

    “哎唷……你……小坏蛋,怎么可以……这样!你……你……别……”

    三婶娇嗔着,我却将已尽根而入的粗大j巴在她这个嫩x内抽c起来,并且还弯身又从背后抱住了她的酥胸,爱抚起她两个白嫩柔软的r峰。

    “嗯……唔……不要……坏儿子……喔……还从人家……人家的p股后面c进来……小冤家……你……你这是……qg妈妈呀!……嗯哼……”

    (我喜欢和三婶做a时叫她妈妈,这样才能更刺激点,当然,三婶也很喜欢我这样叫她。

    三婶又是羞臊又是激动,只好弯着腰,双手撑着褥子,翘着个雪白丰满的肥臀,任由我在她身后和她强行进行交媾。

    而我一边欺负她,一边还喃喃地道:“三婶!……孩儿爱你……好妈妈……亲妈妈,孩儿真的是好爱你、好爱你……”

    三婶听到我对自己说这样的深情话语,不禁很是动情,她叫道:“小冤家……”

    三婶羞声道:“我知道你爱妈妈,可是你也不能……qg妈妈呀……还用……用这么羞耻的姿势,在……在后面……jy妈妈……你这坏蛋……妈妈这样翘着p股被你r,和那正在交配的发情母狗又有……又有什么两样了?你这孩子真是……真是让妈妈羞死了!”

    说着,三婶转过头,嗔怪而又羞涩地看着我,我用胯下那根粗硕的j巴在她的x里极其有力地抽送着,不断地把她的情欲和快感变成从浪x里潺潺流出的y水。

    我的下t紧贴在三婶那高高翘起的肥白p股上,双手握着三婶胸前两只柔软饱胀的茹房大力地揉搓,胯部挺动越来越快,j巴也越c越深,g头尖端不停地顶到三婶的zg口里。

    此时的三婶已被我在yd内抽送的快感和茹房上的爱抚弄得快活异常,zg颈又受到我大g头的击打和侵入,y水早已如春潮泛滥般浸满了yd内壁,每当我的j巴c入抽出,就混着空气发出“扑滋、扑滋”的y声,令她听得怪难为情的。

    我却在此时道:“妈妈,你下面象自来水一样流出这么多水啊?都流到我蛋蛋上来了。”

    三婶听着自己y户被我c得不断发出怪声怪响,本来已经羞红了脸,现在被我这么一说,更是羞臊万分,娇嗔道:“讨厌……妈妈下边流这么多水……还不是让你这个坏我……欺负出来的……不晓得帮妈妈擦擦,还来取笑妈妈……你……真坏死了……”

    “对……不起,妈妈……孩儿这就帮你擦……”

    我假装不好意思地道,说着便取过了毛巾。

    三婶见我当真要给她擦y户,臊得慌忙把毛巾抢过来,羞道:“傻孩子,妈妈自己会来……你先把它……拔出去……”

    “妈妈,什么拔出去?”

    我一楞,一时没有会意妈妈的话。

    “小傻瓜,你那个……东西在妈妈那里面,妈妈……怎么好擦?……”

    三婶红着脸斜乜了我一眼。

    我这才明白三婶的意思,不禁有些羞赧,忙从三婶的yd里拔出了我那条又粗又长的j巴。

    三婶直起腰来,一转头,只见我那粗大的j巴恶形恶状地挺立在胯下,上面亮晶晶的沾满了她x里的y水,看得她一张俏脸愈发得红了,连忙用毛巾先给我擦了,然后才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