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35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在乡亲们惊羡的目光中,晓丽的妈妈开车走了,我有点暗自高兴,原来在村子里我是一个无人关注的丑小鸭,今天一个高级轿车来接我,在群众中树立了不少新的看法,有了威信。

    车开上道路,又开上一个原野,在一个宽阔处停了下来,晓丽的妈妈对我说:“木老师,你好,我姓王,叫依彤,今天有一件事想求于你。”

    我说:“王女士,你说吧!”

    晓丽笑了:“两个人这么客气啊,木老师,你叫我妈妈名字就是了。”

    我笑了,忙说:“好,我就叫你依彤,好吗?你也不必叫我老师,叫我小木即可。”

    依彤笑了:“那天,认不得你是晓丽的老师,多有得罪。”

    我摆了摆手说:“没什么,依彤,你有什么事。”

    依彤说:“那天晓丽说你身手很是了得,我便记在了心上。这几天晓丽的父亲在四川谈一笔业务,急需钱,让我去和做水泥生意的杨老板去催一下一百万欠款,可那个可恶的杨老板不买这个账,还落井下石,不把我放在眼里,眼见困难不救,不仅不还钱,还出言不逊,我的几个手下人看不惯,刚要出头,就被他们的人打伤了!上次差点把我气死。眼看晓丽的爸爸催款日紧,他又脱不开身,我却无能为力,我想再招一次那个恶霸杨老板,而我的手下的这些废物不中用,眼看着短时间难以找到一个身手很好的人,我突然想到了你,不知你愿意和我去一趟吗?”

    我迟疑着,如果我去了就成了依彤的打手了,晓丽母女和我可没有什么交道,我究竟该不该去呢?这时,依彤从包里拿出三万元给我:“木老师,你不要不好意思,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你只要跟我去,这就是给你先付的报酬,这是你劳动换来的,事成之后,再给你三万元。”

    我还迟疑着,晓丽忙把三万元递到我的手里,说:“老师,拿上吧!不要推辞了,我知道你能行的,帮帮我们吧!”

    我还在推辞,晓丽就把钱递给我,装入我的口袋中,推辞间,我与晓丽近距离接触中,一股淡淡的幽香沁入我的鼻中,并且与她的胸口撞了个满怀,真是温香软玉扑入怀,一时间,我受了感动,正要说话,晓丽的妈妈依彤说:“小木,你出来,我和你单独谈谈。”

    我便出去了,和她来到里晓丽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依彤对我说:“小木,求求你了,我家真的遇到危机了,你帮帮我吧!如果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说着,就把身子靠上来,高高的胸…部紧紧地碰着我的胳膊。好结实又柔软的胸啊,再看依彤的眼神,我清楚依彤的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了,事成之后,她会特别感谢我的,包含着以身相许。我仔细地端详着她,只见那清秀的面庞,高挑的身材,突出的胸部,翘翘的pp,入时的打扮,多情的眼神,我心里不由一动。真是个漂亮又高贵的女子,我可从来没有接触过啊!如果拥有她,将是一道奢华的盛宴。依彤突然紧紧地与我贴在一起,在我耳边说:“小木,包括我,什么都会给你的。”

    唉哟,真是气若幽兰,吹人欲醉,我忙说:“行,依彤,我愿意为你跑一趟。”

    我刚说完,依彤就在我的脸颊上狠狠地吻了一下,我脸有点发红,我向晓丽那里看去,发现晓丽正向这里张望。而依彤笑了:“走吧,小木,再不走,晓丽要怀疑我们的。”

    一句我们的,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这个女子,确实有一套,肯定善于在风月场上交际。

    我们就向车那边走去,晓丽还在焦急地等待,终于我们到了她面前。晓丽忙问:“木老师答应了?”

    她妈妈说:“答应了!”

    晓丽高兴地跳了起来,过来就给了我一个热烈的拥抱,她说:“谢谢老师,你真好,你是我家的救星。”

    我说:“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呢,现在说还有点早。”

    依彤说:“木老师出马,一个顶仨,我们等着庆贺胜利吧。”

    我说:“什么时候出发呢?”

    依彤说:“一会儿就出发吧!我们先把晓丽送回家。”

    车开始行驶了,不一会就到了晓丽家的别墅前。车刚一停,门里就走出两个魁梧的小伙子,他们满脸横r,好像和谁有深仇大恨的,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一进门,院子里又站着四五个打扮得奇形怪状的有纹身的男子,不是光头,就是那种短短的流氓头。他们一见女主人,就连忙笑了,就像天乍然晴朗了一样。他们看到我倍受欢迎的样子都有点嫉妒,看那神色可以看出,他们恨不得想马上和我较量一番。我随女主人、晓丽进了屋子,晓丽嘟着嘴也要去,她妈妈呵斥她:“你以为去玩吗?真是的,什么地方也要去。”

    晓丽嘟着嘴走开了,她妈妈带着我参观了她的房间,没的说,两个字“豪华”一个字“钱”在这里,我看到了钱,是钱才把这里装饰的如此美丽。听凤儿转述晓丽的话,说晓丽家在好几个大城市也有住宅,可她和她妈妈住在这里为的是体验乡村的生活,说是住大城市住腻了,c,别人想到大城市还去不了呢!也不知道她爸多有钱,总之在这方圆百里是很出名的,他的奋斗史成了别人可以借鉴的蓝本。她们的住宅成了这里非常神秘的地方,平时很少有人进去过。她们家里的保镖和佣人成群,是别人想都不敢去想的。不一会一个中年妇女端过来一些点心和两杯清茶,那些点心我见都没有见过,明知想吃,但又怕晓丽家人笑话,我知道像晓丽这种人家都安有监控,我不能打出洋相。晓丽妈妈依彤忙招呼我吃,我说声谢谢,却端起了茶水,依彤也端起了一杯,和我说着话。她后来说要到房间里准备一些东西,以便出发,让我坐着。后来,肯定是晓丽看到了我自己坐在了这里,就下来邀请我到她的房间去看看,我就跟着她上去了。

    晓丽的房间在二楼,一进门,一个像半个篮球场一样大的房间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惊呆了,里面的布局雅致而温馨。有很多装饰品我都不认得,但我不去问她,免得让她私下里笑话我。我问晓丽:“这么好的房间,你为什么有时还要住在学校里呢?”

    晓丽说:“我为了感受同学之间的那种气氛。”

    我突然发现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吓了我一跳,晓丽怎么了?接着,晓丽向我冲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我,一股淡淡的香气笼罩了我,我忙问:“干什么,晓丽,你怎么了?”

    说着,我就要推她。谁知晓丽紧紧地抱着我不放,她急促地说:“老师,我平时很喜欢你,趁我妈妈收拾东西的空儿,我想抱抱你,不要担心,我的房间没有监控。”

    说着,性感的双唇就吻在了我的脸上,唉哟,第一次见到如此主动大胆的女子,而且还是富家女,看来富家女都是行事很乖僻的。她抱着我,双手还在我的背上摩挲着,我的心怦怦直跳,我的欲望像燎原之火一样燃起来了,于是,我也紧紧地抱着她,热烈地回吻着她,双手开始探向她的胸,手在往上挪,大拇指已经碰到一点有点硬的东西了,大概是胸罩的下沿,我的意图已经完全暴露,她还在看着,没有说话,胸口起伏不已,一刹那,空气仿佛凝固了。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双手一探,已经握住了她丰满的茹房。那一刻的感受是我终身难忘的,一种极度柔软富有弹性的的感觉迅速地从五指指尖传至大脑皮层,阵阵幽香扑鼻……突然,她伸手抓起了我的双手,如同当头棒喝,一下子使我极度不安,她怎么了?一定是不喜欢我这样做,会不会觉得我很下流?许多猜测电光火石的瞬间在脑海里闪过。我从后面看到她低着头,抓着我的手,好像在看着,我一动都不敢动。

    忽然,她又一下子把我的双手重新放在自己的茹房上,她的小手仍然抓着我的手。这时,我可以感觉到她衣服下面不是r罩,而是一件半身的小背心。

    我的胆子也大起来,五指并拢,抓住了她的茹房,那种满手都是弹性的感觉令我眩晕!

    谁知这时她竟抓住我的手,慢慢地在茹房上揉起来,我松了五指,随着她慢慢地揉着两个茹房,我的yj涨得很硬,好像有些东西从马眼流了出来。

    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下身也随着她的节奏一下一下得在她尾龙骨附近蹭起来。这时我感觉到掌心好像有些感觉,一点有些硬的东西在顶着我的掌心,我慢慢地揉着她的茹房,那点硬东西也随着在扭动。

    “她的茹头。”

    我虽然有些神志不清,但还是有常识的。她的手慢慢送开了,我的心越跳越厉害,双手也离开了她的胸,从衣服下伸了进去。

    首先碰到的是她的腰,一种光滑的感觉,我向上探去,摸到了她的小背心。

    这种背心是纯棉的。她仰起头,看着我,似笑非笑,脸颊有一抹红晕。

    我弯着腰,以便双手能伸进去。先是手指撩起了她的小背心,发现是有弹性的,於是趁势向上一拨,两个温暖的r球一下子弹就进了我的手心,我几乎窒息了。

    抚摩着她如丝的肌肤,我手指轻轻地捏住了她的茹头,她轻轻地喘了一声,我用食指和拇指捏着,把玩着,原来女生的茹头是这么大的,像一颗花生米,有点长,手感和茹房又不同,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她马上用双手往后圈住了我的脖子,闭着眼睛。

    我有点慌,忙问她是不是被我弄疼了。

    她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还是闭着眼睛,小声地说:“很舒服,你继续来。”

    我于是用手掌揉着她的茹房,手指捏着茹头,动作也渐渐大胆起来,推着她的茹头上下摇动,又捏着想外轻轻地拔。

    我记得当我这样做的时候,她咬着嘴唇,搂着我的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我捏着她的茹头,不停地吻着她的脖子,她低声地呻吟着。血y阵阵地冲击着我的大脑,整个世界在身边如潮水般退去,剩下的只有我和她的心跳。

    我猛地把她转过来,把她按在了墙上,我们面对着面。她目光迷离,头发显得有些散乱。

    我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撩起的棉背心挤着一对r球跃入眼帘。两个粉色的茹头傲人挺立,茹晕上有几根细细的毛。

    我不顾一切地抓住了她的茹房,茹头从指间伸出来,我并起食指和中指,不断地搓着,茹头带动着她的茹晕,她喉咙深处发出咽呜的声音,双手在我腰间游走,抚摩着我的小腹。

    一阵莫名的冲动,让我抓紧了她的茹房,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茹头,她压抑着惊叫了一声,随即又呻吟起来。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不断地吸着她粉嫩的茹头,吮吸的间隙还用舌头撩拨一下,用牙齿用力地咬着r球上茹晕的皮肤。

    我猛一抬头,咬着她的茹头,另一只手还在有力地蹂躏着她滚圆的r球,低头叼着茹头发狂地吮吸着,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吟。

    她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紧咬着下唇,发出一种似乎是是哭泣的声音。

    她的茹房散发着一种浓浓的香味,我不禁把脸贴在她的右r上,双眼感受着茹房微微的暖气。

    一百一十七 孤男寡女 共处一屋

    我没想到在如此豪华的别墅里手摸着女主人女儿的胸部,还把她的茹头纳入口中,忘情地吸吮,真是太high了,我感觉自己的尖端武器越来越强硬,我快要发s了。而晓丽更是忘乎了所以,她紧紧地抱着我的头,身子像中风了一样,颤抖个不停,她嘴里哼着:“木老师哟,木哥哟,我爱死你了,你今天终于和我在一起了,我好兴奋哟,老师,我第一次让男子吸奶,我高兴死了,好刺激哟,唉哟,我快要高了……”

    我一只手抓着她的一只茹房,一只手端起她的另一只茹房,用力地吸着,我几乎把大半个茹房吸进了嘴里,晓丽的不敢大叫,但那哼的又急又快,让人听了无不销魂,这个对我朝思暮想的女孩,今天一旦让我在她的两个茹房留恋时,她真的忍不住了。她两条玉腿把我的身子紧紧地夹住了,夹得我身子有点痛,可见女孩的情绪有多高涨。突然,她把一只茹房从我的口中拉出,我正纳闷,她要干什么,谁知她把另一只茹房塞入我的口中,哦,原来我太偏心了,光顾着留恋在她的一只山峰上,而忘却了她的另一只呢!这个嫩嫩的玉峰啊,雪白如玉,纯洁无暇,是世上最美好的宝贝了。她夹我的腿不住地摩擦着,弄得我心里痒痒的,不一会,只听她长呼一声,头向后仰着,双手吊在我的脖子上,两条腿不断地痉挛着,长江三角洲不住地颤抖着,我知道晓丽高了,多敏感的姑娘啊,还没有大张旗鼓地进行呢,她倒缴械了。我看到她的两腿之间的裤子那里湿了一大片。我又握住了她的茹房,像海绵,好烫,茹头被我的手掌压着,我能感觉的到她的茹头在发硬,摩擦着我的手掌。我不断的摩擦着她的茹头,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这是两颗软硬合适的小豆豆,每当我的手指在她茹头上划过一次,她就颤抖一下,就像打冷颤。我揉得更加的起劲,能感觉到她的喘息越来越重,我的嘴和她的嘴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她鼻子里的喘息越来越大,气流打在我鼻子下,我贪婪的嗅着!我听得外面有一声响,就忙拉出了手。她意犹未尽又兴奋而疲惫地对我说:“我叫你木哥可以吗,你真是我的好哥哥,好老师啊,你让我尝到了飘飘欲仙的味道,我从来没有如此兴奋过,唉哟,真是刺激到了极点,多好啊!我早就喜欢你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我家的人多,妈妈看得我很严,在学校里一直没有机会接近你,你知道我天天看到你是最大的快乐……”

    像连珠炮一样,一气说出了很多的情话,我没想到晓丽一直如此痴情地暗恋我,今天,她能在短时间里达到高峰肯定和这有关,她也许兴奋的是暗恋的人现在终于和自己近距离亲昵接触,所以那么短时间就high了。她嘴里叫道:“哥,我就喜欢自己的感觉,在自己的家里,母亲还在监视下,和我自己的老师high一把,所以我今天兴奋到了极点。可惜你一会和母亲要走了,不然,我还要和你好好地……”

    我说:“晓丽,好好地干什么呢?说清楚!”

    晓丽打了我一下:“讨厌,人家不好意思说,你硬要我说,你坏死了。”

    我觉得我进晓丽的卧室有一段时间了,我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和晓丽说:“晓丽,我要走了,时间太久,让你母亲怀疑呢。”

    晓丽抱住我狠狠地吻了一下:“我真舍不得你走,你要快点回来,我等你呢……”

    我看到她眼角竟然有红色,哎呀,这个女孩,太重感情了,她不知道我的感受,只是一厢情愿地喜欢我,不过,我也很感动的,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学生妹妹喜欢我,我也是最幸福,最骄傲的人了。

    我到了客厅了,发现晓丽的妈妈依彤不在,我就坐下来等她。过了一会,她款款地下来了,她穿了一套淡雅的便装,像一个高校的女教师一样,真的很有气质啊,看来,城市里的女子确实风度不同,有一种天生的气质。依彤和我说:“小木,我们走吧,让你久等了,我们出发吧。”

    我知道她的话里有话,她肯定看摄像知道我刚才不在客厅,不过,我懒得理她,不能养成一个对她言听计从的奴隶。

    她下了楼,出来门口,一招手,过来一个精干的下人,他忙问:“您有什么吩咐?”

    依彤说:“我要出一趟门,你要照顾好晓丽,另外,把那几个利索的小伙子叫来,和我一道出发。”

    这个人忙点头称是,快速地走了出去。不一会,几个彪悍,傲慢的马仔走了过来,跟在我们身后,我知道那些小子看到我有点不服,他们看到了我身上的衣服有点寒酸。我懒得理他们,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小子,是不懂得道理的。

    我和依彤坐上了那个丰田车,几个马仔坐上了另一辆车,出发了。我看到这些马仔横行霸道的样子,我有点怀疑晓丽的爸爸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我会不会成为他的帮凶呢,可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走吧,姑且不去想他,乃乃的。

    车开向了目的地,依彤的开车技术真是一流,不仅快又稳,像一个美国大片中的女特工一样,我不由得赞叹道:“你真是会开车啊!”

    依彤笑了:“你说的不错,我从十五岁就开始开爸爸的车了,开车当然是最顺手的事了。”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讲着话,不知什么时候,我睡意袭来,依彤虽然和我说着话,但我沉睡如小猪了。也许这些天里,我天天在战场上过分地纵横驰骋了,以至于现在疲惫不堪了。不知睡了多久,我觉得有人叫我,并摇我的头,我勉强睁开眼睛,一看,哦,原来是依彤,她在叫我。她说:“到h市了,你下来,我们到商场买一些衣服,找那个杨太监,我们就得精神点。”

    我没有推辞,为她做事,没有必要推辞,不然,人家觉得你小家子气。

    到了一家很大的商场,挑了一套名牌休闲装,又挑了一些里面穿的衣服。当我穿戴一新,站在穿衣镜前时,我几乎认不得自己了,简直和电视里的时装模特一样,多精神,多有气派啊。依彤高兴地说:“看,这才是帅哥,多有派啊,你看,那些服务员在看你呢。”

    我向四周看了一下,发现有好几个女孩子在看着我,我知道那眼神,和我看到漂亮女孩子的眼神一样,色…迷迷的。我知道,我的本钱很大,我1。80的个子,俊朗的面孔,匀称的身材,再加上多年来的武术训练,我的形象是很讨得女孩子的喜欢的。只是平时破衣服掩盖了自己的魅力,我顿时对自己自信起来。依彤得意地扶着我的肩膀走,引来不少人的瞩目,帅哥配美女啊。出商场门口时,一个胖胖的女人走过来,看着我,看到她周围那些冷酷的马仔,我知道这个女人也是一个暴发户。我正要走下台阶,那个女人走到我的身边,说:“帅哥,可以喝杯咖啡吗?”

    说着,把手递给我。啊,难道这女人把我当做鸭子了?c,看来,打扮的好太引人注目。我摇了摇头,说:“我有事,我要走了。”

    依彤有点生气,露出一丝醋意,难道她把我当做了她的情人了吗?依彤说:“胖婆婆,走开啊,不要挡路。”

    那个胖女人马上暴跳如雷,她大喝道:“小妖精,你说我什么,我是你的妈妈好不好?”

    说着,一挥手,那几个马仔就往依彤身边冲,我一看这情势,忙挡在依彤面前,拦住了那些马仔,我便拳打脚踢,左右挪移,不一会,这几个马仔倒地大叫,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围观。这时,依彤的那些马仔才下车跑过来,狗仗声势,大声责骂,依彤忙说:“我们走吧,一会儿有警察。”

    我们忙跑到了车上,开上就跑,不一会,几辆警车与我们擦肩而过,依彤忙把车拐入一根单行车道,遇到一个路口,向南行去。前面是一个村庄,我们把车开到了那里,把车停在了一座小山的背后。

    依彤停下来车说:“好险,差点被警察请走。”

    我知道没有犯法,但是聚众斗殴也是触犯了治安条例,弄不好,还要在局子里呆上几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躲起来是最好。依彤抱着我的胳膊说:“好兄弟,多亏了你,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真是好样的,一会儿工夫,把那些小子打倒了。看我的那些狗,白养了!”

    我有点忐忑不安,我是一个教师,做的是谨小慎微的工作,只不过以前学过武术,便在刚才打倒了一些人,不是跑的快差点被拘留,我究竟跟着这帮人干什么来了,真是的,盼望他们干的不是犯罪的勾当,不然,我就亏大了!我是受了金钱和美…色的诱惑,就没问青红皂白随他们来了。

    这时,依彤下了车,走到了那些马仔的面前,高声责骂他们:“我被那些愣头小子拦阻时,你们死到哪里去了,要不是小木,今天我就遍体鳞伤了,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就滚回家吧,我不拦你们。”

    那些小子畏畏缩缩地道着歉,忙不迭地赔不是。我知道那些小子不下来救驾是为了考验我,看到主人那么青睐我,心中一定有点不平,可是,你们这样就是玩大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们在关键时刻哪里去了,真是的。

    我忙走过去,劝依彤说:“依彤姐,算了,不要骂他们了,当时,也许人多,他们没有看到,谁也会有疏忽的。”

    依彤也找了个台阶下,便气咻咻地走了。那些小子低声说:“小木哥,多谢你为我们解脱,这份情我们记住了。”

    我说:“我们都是兄弟嘛,说这个干什么呢!”

    我说完和依彤又坐在了车上,我问:“依彤,我们哪里去?”

    依彤说:“我们住宾馆去,我在地图上发现离这里不远有一家小旅馆,我们住哪里去!”

    说完,她又开着车前往目的地。后面马仔的车紧跟着。

    不一会,旅馆到了,这是一家乡间小旅馆,小小的门脸,土里土气。我们一行人下了车,向里面走去。刚一进门,主人便迎了出来,他是一个斜眼的中年人,看样子,也不是善客,他忙说:“大家旅途辛苦,快坐下休息一下,小店房间不多,刚才住下了一些人,只剩下两个房间了,你们看怎样?”

    依彤说:“行,我们要住。”

    说着,让主人开门。主人拿着钥匙,把我们领到里面的挨着的两件屋子,开了门,说:“客人们,有什么吩咐,尽管来说,我先走了。”

    哦,看来今天我要和那几个愣头青马仔住在一起了,想起他们那种傲慢的眼光,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我就和这些马仔向里面走去。

    可是,这时,依彤喊住了我:“小木,这样吧,你和我住一个家吧,我看这店有点不对劲,你和我住在一起,有个照顾。”

    啊,孤男寡女就要深夜共处一屋!我的心怦怦直跳。不过,想到店主那种说哪抗猓一故谴鹩α耍羌父雎碜谢ハ嘟换涣四抗猓闯隼矗窃谛ξy退堑闹魅擞嘘印恋墓叵怠r劳侄阅羌父雎碜兴担骸澳忝且欢t嗉幼14猓舜擞懈稣沼Α!br /

    马仔们忙点头称是。大家分屋住下。我看着这样一个精明能干的女子和我共处一屋,心里又怦怦直跳,难道今夜要有一个故事要发生吗?

    依彤招呼我进来坐下休息,她把门关上并紧紧的c上了。房间不大,但有一个卫生间,可以洗澡。依彤从车上带的包里拿出一些衣物和洗涮用品,准备洗澡。她又把身上的外衣脱了,露出了一个挺得很高的胸部,傲视着我,我有点口干舌燥。她对我说:“我先去洗澡去,你可以一会再洗。”

    什么,这还得用她来吩咐吗?她是什么意思吗?我有点惴惴不安,不知道她的下一步棋子该怎样走!

    一百一十八 我在装处男勾起了依彤的欲火

    我看着依彤走进了浴室,我有点惘然若失,和依彤只是萍水相逢,可是和她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并坐在床上等着她去洗澡,真是有点莫名其妙,我为什么和她来到这里,我有点后悔了,可是,现在来到了这里,只能顺其自然,见机行事了。

    浴室的门是一个半透明的玻璃,依彤的倩影若隐若现,那如玉的胴…体透过半透明玻璃时不时地晃在我的眼前,我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我不知道依彤是不是故意迷惑我,我坐在床上,想着即将发生的暧昧,心中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过了一会儿,依彤出来了,她穿着一套宽松的睡衣,披在肩上的长发,把她衬托得更加有古典之美。我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忘情地盯着她。依彤笑了:“木老师,你看什么呢,眼睛太直了,我有点怕!”

    我这才回过神来,忙说:“对不起,我有点失礼……”

    依彤说:“很好啊,你这样看我,说明我的魅力很大,有什么不好。”

    我有点脸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见多识广的女子,把我说的无话可说了。我忙说:“依彤,你坐着吧,我要洗澡去。”

    依彤喊住了我,把一套睡衣递给了我,哦,没想到依彤这么心细啊!我忙拿过衣服,闯进了浴室。浴室不大,但很干净,有淋浴和池浴。我选择了淋浴,谁知道什么人洗过澡,要是洗池浴染了皮肤病和性…病那可得不偿失了。温滑的水流冲在身上,像小姑娘细软的手,我感受着温柔的舒服,感觉到一天的疲倦烟消云散了。突然,我在墙上发现了一根卷曲的细毛,我拿起来,端详着,这是不是依彤的呢,是她哪里的呢?难道是下t掉下来的吗?我的心跳得很急速。要知道,在这狭窄的地方,我们都赤身l体站过,我站在她站过的地方,可以说和她近距离接触了。这么美的女子在这里洗过凝脂,我试图想闻一闻她留下的香味,可哗哗的流水把什么都带走了。我透过玻璃向外张望,热气把玻璃门打得很朦胧,透过模模糊糊的光线,看得不清楚,但我好像看到了依彤好像把睡衣解开了,手抓着一只玉峰在干什么呢,我忙把玻璃门擦了擦,现在清楚了不少。我看到了,依彤确实在端着一只美丽的玉r,正往r上搽不知什么y体,看来她在美r护肤呢。我仔细地看着一只玉r,只见那大小适中的圆圆的球体上点缀着两颗粉红色的红豆,那么规则,那么迷人,像小姑娘的玉r一样美丽。我看得忘记了一切,真想马上冲上去,抓住一只圆球,舔一舔那个圆心是不是很硬。看来依彤人美r更美,真是一好百好啊。我看得呆了,忘记了洗澡。突然我发现依彤在看着我,我忙躲进了屋子里,喷头下。那玻璃像双刃剑一样,我看到了依彤,依彤也看到了我。依彤突然对我微笑,我却不敢看她了,忙在喷头下,清洗着路上的风尘。

    不一会儿,我穿着睡衣出来了,刚洗完澡的身子在灯光的映照下,我相信一定是光彩夺目的,因为我看到依彤在一直看着我。我于是就问:“王女士,你的眼睛是电眼啊,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依彤笑了:“就像你刚才看我一样,古有美人出浴图,今有美男澡后走。你真是太帅了,年轻就是好啊,多美丽的光彩啊,我快忍不住了,想……”

    唉哟,怨不得晓丽那么主动,没想到她的妈妈也是如此,c,这美妇人会不会把我qg了,我必须装出处男的样子,让她的兴致更浓,我坐享诱惑。于是,我装出很小心,很害羞的样子,悄悄地抬头看她一眼,又马上转移了视线,并故意离她远一点。果然,依彤上钩了,她两眼闪闪发光,向我坐的地方移了移,我忙装出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说:“依彤姐,我睡在沙发上,你睡在床上。”

    依彤笑了:“小木啊,你还这么封建呢,你睡在沙发上,怎么能行,沙发睡人,太不好了,一是不舒服,而是感觉不好,睡在坐的地方,怎么也不得劲。我让你为我保驾,你睡在沙发上怎么可以呢?”

    我说:“睡在沙发上也一样啊,也可以保驾啊。”

    依彤说:“你一旦睡死了,坏人闯进来,那可怎么办呢?听我的话,睡到床上吧!”

    我于是上了床,拽过被子的一角,睡在了床的边沿上,其实我早就对她的美体蠢蠢欲动了,可不能表露出来,必须让她心甘情愿地送上门来。

    依彤也睡到了床上,我们两个人只有一张双人被,看来好戏会很快上演了,我背对着依彤睡到了床的一边,我装着呼呼大睡的样子。这时,依彤向我这里不断地移动着,我假装不知道。依彤踮起脚尖,向我的pp的沟子里挑了一下,我猛地一颤,调过头来,说:“唉哟,依彤姐,你要干什么?我……”

    依彤笑靥如花:“j巴弟哟,胆子这么小,我是老虎吗,能吃了你吗?你大学时没有谈过恋爱吗?”

    我说:“有几个女孩子追过我,我躲着她们。”

    依彤说:“为什么呢,你有病吗?”

    我骂道:“你才有病呢,我是怕自己没钱,自讨没趣,自惭形秽,所以,躲得她们远远的。”

    依彤说:“那就是你的不是了,她们是知道你的情况还去追你,你可辜负了美人恩了。”

    唉哟,还是依彤一语道破了我心中的结,我自惭形秽了这么多年,纯粹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我忙对依彤说:“依彤姐,还是你最善解人意,我原来一直不知道这关节,以为是自己太卑微了,今天才明白了我辜负了几位可爱的妹妹了。”

    依彤说:“这么说,你还是一个大男孩?”

    我装着什么不懂的样子,说:“什么大男孩?”

    依彤说:“笨蛋,就是处…男的意思啦!”

    我装着害羞地抬不起头来说:“是的,你不要这样笑我,我……”

    依彤大笑不止,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到你在那些马仔面前纵横开阖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已阅了不少春色,没想到你还是一个雏儿,真是笑死我了。”

    我装着生气的样子说:“这有什么可笑的,我又没有病,你在怀疑我吗?”

    依彤说:“我就是怀疑你,除非你把我办了,不然,我就是说你有病,不近女色,身体有一个部分萎缩了。”

    c,这么说我,我差点生气了,差点冲过去把她的衣服趴了,狠狠地办了她,可是,我还是忍住了,装b要装到底。我没有理她,调过头假装睡觉了。

    可是,依彤那柔软的身体靠了上来,她不住地拿身体蹭着我,多软软的胴…体啊,我的心开始不规则地跳了起来,一个部位开始挺了起来。后来,我觉得依彤的睡衣早已飞掉了,她那温软细滑的身体在我的身体上划着圈,我的呼吸急促起来。为什么感觉这么强烈呢?我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依彤已经把我的睡衣脱光光了,她用胸口一直在摩挲着我的背部,怪不得我不能自己。我还在装睡,依彤一把把我扳了过来,一只手抓住了我的j巴,我嗯的一声叫了出来,依彤骑到了我的身上,两只茹房放到了我的脸上,两个大茹头不断地在我的脸上滑动,我痒痒的不住的摇动,依彤笑了:“让你在装睡,小子,雏儿……”

    说着,她不由分说把一颗茹头喂入我的口中,我连忙叫道:“姐,我这么大了,不吃奶了,唉哟,你拿出来吧!”

    依彤握住另一只美r,狠狠地打我的脸:“c,这小子,再给老娘装b。”

    我含着花生米,含糊地喊着:“救人啊,有人要打我的脸,我的脸被打肿了,快点,有人要qg我呀!”

    依彤用鼻子哼着:“今天,老娘就要打开色戒了,你的处子之身一会将不复存在了。”

    我装着很委屈的样子说:“姐,放过我吧,我把这个身体留给我未来的老婆,你不要横刀夺爱啊!”

    依彤笑道:“呵呵,还很正经的,老姐我今天喜欢上你了,你可跑不了了,你想保全身子,来问问我妹妹答应不?”

    什么,难道她妹妹也来了,那她在什么地方呢?我疑惑地看着她,依彤却指着自己的xx在说呢!啊,野蛮的家伙,真是少见啊!看来,我今天可要大性福了!老天,赐给我这么野的一个女子啊!依彤用两个白兔打了我一会儿后,还不解恨,又爬了上来,把她的xx正对着我的脸,坐了下来,我大叫道:“不要啊,姐,很脏啊,放过我,我很是个处男啊……”

    我被她那四张水淋淋的嘴唇堵住了嘴巴,几乎透不过气来,依彤还大声高叫着,c,我必须得解救自己。于是我贪婪地揉捏她的茹房。她的茹房白嫩、高耸、丰满、盈实,润滑,绝对是高质量的极品。我全身燃烧了起来,依彤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她突然把我的身体推躺在靠背上,接着她蹲下身子,一把握住了我硬梆梆的j巴,轻轻的上下套弄起来。

    我注视着依彤的一举一动,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这样的艳遇,这样的情节竟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好幸运啊。在依彤细心的抚弄下,我的j巴更加雄赳赳的竖着。依彤低下头,先伸出舌头在我的g头上舔了两下,然后张开她那性感的小嘴含住了我的大j巴,猛然的吸吮起来。

    依彤口交的技巧熟练,嘴巴含着大j巴又吞又吐,又舔又吸,灵活湿滑的舌头在g头四周游走,时而轻挑,时而转圈,时而深入到了她的喉咙,时而又只含到她的樱唇边沿。她的一只手还托起我的y囊轻轻揉搓。这种感觉真好,真美妙,我舒服地闭上了眼睛,慢慢的享受着。

    依彤看到我消魂的样子,就更加持续用力地吸吮舔挑,g头的下沿被她舌尖舔弄,g头冠部被她舌尖转圈猛攻。她吞吐的速度越来越激烈,我真的是感到吃不消了,我不由得大声喘息,抬起p股,使j巴在依彤的口腔里来回扭动。依彤睁起媚眼瞟了我一眼,知道我快挺不住了,她笑了笑,就吐出了大j巴,站起身来,然后她抬起一条大腿,跨在我的下t上面。

    这种独特的姿态,使我硬翘的j吧正对着依彤的下t。我感到热血,心跳不止,接着依彤手握j巴在自己的y部磨了磨,然后把j巴直接对准yd口,轻轻的坐下去。

    只见依彤粉色的yd慢慢的将我粗大的yj套了进去,随着g头的侵入,rd逐渐变大变宽、最后被g头撑成椭圆形。依彤很自然的将y部向下一挺,yj就全根套进了yd深处。我觉得自己巨大的j巴被依彤柔软的热乎乎的,湿漉漉的yd紧紧地包裹着。我浑身发烫,喉咙干燥,j巴在里面剧烈地跳动。

    依彤开始扭动着腰肢,p股缓缓的上下套动。我的j巴在她的r壁紧夹下开始进出,巨棒开始发麻,熊熊的欲火烧起来了。我的双手握住依彤丰满的双r用力地揉捏,十个手指就象抓气球一样陷入,又猛然分开。依彤双目紧闭,表情陶然,乌黑柔顺的长发随着她身子的起伏而飘舞着。她脸颊娇艳绯红,舌头不断地舔着樱唇,嘴里发出呻吟。这种主动让男孩追逐快感,心甘情愿被男孩征服的女人,不是任何人都是能够享受到的,这种快感,也不是任何人能够体会到的。

    随着依彤p股有力的撞击,j巴进入到她身体的最深处,g头顶到了她的zg口。我感到依彤dx里的r壁褶皱丰富,刮搔得j巴很舒服。我抬起头,看见依彤雪白的玉腿跨在自己的下t上面,随着依彤圆润的p股上下耸动,自己粗大的j巴在依彤粉红的dx里来回出入,j巴上面沾满了依彤的y水,显得格外y秽。我哪见过这么y靡的情景呀,太刺激了,激动得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快感了,但我下意识地在拼命想忍住爆发。

    凭经验,依彤也明显的感觉到我已经快达到高c的边缘了,于是她加速扭动腰肢、上下动作也更加快了,幅度也越来越大,r壁缩夹得更紧了,摩擦的频率更增加了。y水从她的rd里面流出来,顺着白皙的大腿流到我的j巴上。    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只感到g头一阵阵的舒麻,我张开嘴巴喘息起来。

    依彤还在急烈地扭动抽c,j巴深入到她的最深处,在依彤rd强烈收缩的刺激和挤压下,我突然感到头脑一片空白,全身震麻,我紧搂住了依彤的臀部,同时发出了尖叫,我达到高c了,把灼热白浊的j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