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34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唇亲我的额头一下,不一会儿,我感到小j巴又硬的越来越厉害,真是奇怪!这时,我觉得李婶的手从我的小j巴根部捏着它,然后向后扶起它来,同时,我感到她的食指和拇指两根指头向下撸着我的包皮,我感到我的小g头直挺挺地站立着。 我忽然觉得李婶身体正在向下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开始碰到了我的小j巴的g头,然后有两片湿乎乎、热乎乎的东西包住了我的小g头,接着,我觉的小j巴不断地向一个温热的东西里面c进去,也是湿湿的,热热的,而且滑滑的。正当我在感觉的时候,李婶忽然“呀……哦……”

    了一声,接着我觉得那温热的东西离开了我的小j巴,可是很快,我又觉得那温热的毛茸茸的东西慢慢降了下来,小j巴又滑滑地c进了它里面,然后李婶又是一声“哦……哦……”

    接着又是拔出去,这样一直弄了十几次,李婶忽然停下来,换过左右手,用左手按住床板,右手扶住我的小j巴,接着进行,只是这个时候,我已经觉得小j巴又硬又涨了,也觉得它变得比刚才更粗大了,这我可以感觉得到的,而且,李婶的游戏给我莫大的快感,好玩,我也暗暗在李婶那毛茸茸的东西落下来时,开始用力得c进去,这时,李婶不断地说:“哦、哦、哦……侄子……我的亲侄子,我的好三儿……c死你李婶吧……c、c吧……”

    那时,我明白了什么叫“c”只是记得当时李婶一直都在低低地哼叫着这个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我的小j巴又一跳一跳的了,李婶急忙把她那个毛茸茸的东西全c到我的j巴上来,也放开了扶住j巴的右手,任凭我的小j巴在她那东西里面抽动,抽了四五下,我觉的有股东西喷了出来,接着,又是一股、一股,大概五六股之后,我的j巴就光抖动而不喷了,我那时觉得特别过瘾,很解痒的,而且很快,我感到李婶的那个毛茸茸的东西流出了一片一片的“水”顺着我的小j巴流淌下去,粘湿了我整个大腿沟和g门眼子,弄湿了床单。然后,我就感到李婶一下子拔出她那毛茸茸的东西,仰面躺到床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她用被单擦了擦我的小j巴,又把被子扯开盖上,我还是一翻身,揪住她的乃子,把头塞进她的r沟,在李婶的紧紧搂抱中躺在床上。我只觉得像做了一个梦一样,而且,小j巴好象一时间里变大了许多,红通通的,我看那红通通的g头时,印象十分深刻,到现在还没有忘记。

    一百一十三 凉爽的西屋

    我躺在床上,舒缓着疲惫的身体,看来做这种游戏虽然很刺激,但很累啊!李婶拍着我的肩膀说:“你千万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这是二人之间的秘密,你能保证不说吗?”

    我伸出小指,勾住了她的手指,说:“可以保证,我永远不会说出去的!李婶对我这么好,我说出去就不是人了!”

    李婶笑着说:“乖,这才乖啊!这才是一个好孩子,婶也不白疼你!”

    我坐了起来,擦了擦身体上的y体,这可是李婶所赐啊,又开始套上了衣服,拿着油壶让李婶给我倒点油。因为刚才看了表,已经来李婶家两个钟头了,再不能呆下去了,呆下去要让母亲有疑心的。李婶说:“三儿,你很聪明,对,我赶快给你倒油去!”

    果然,刚倒好油后,就听到了有人在敲门,李婶和我都暗自庆幸,李婶说我有先见之明。李婶整了整衣服便出去开门,我则紧随其后。门开了,是母亲。她一脸困惑,问:“怎么这么久呢?”

    李婶忙说:“村子里的那个神经病走到门口了,我赶紧把门反锁上了,怕他进来捣乱。后来不知道他走了没有,门就一直锁着呢!”

    母亲说:“难怪,那个神经病太可恶了。他婶,谢谢你,我一买上油就还给你。”

    李婶说:“着急什么。”

    说着,我就跟着母亲走了。我还回过头来,看了一下李婶,她向我眨巴着眼睛,我也向她眨了眨眼睛,并挥了挥手。

    母亲看着我的脸说:“三儿,你在李婶家里干什么呢?看起来这么累呢?”

    我脸红了一下,又很快地镇定下来,说:“只是帮李婶抬了一下大米袋子。”

    我尽量做到很自然地样子,可母亲没有看我的脸。她哦了一声,不说话了。她哪里知道我和李婶玩的是那种特殊的游戏啊!到了今天我才想到,李婶是一个旷妇,也许压抑了很久,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倒好我们搞得很和谐,没有在我的心里留下y影。

    回到了家里,我还觉得有点疲惫,就和母亲说了一声,便沉入了梦乡。正睡得很香的时候,发现有人在捏我的鼻子,把我憋醒了。我睁开眼睛一看,是亲爱的大姐,大姐喊我起来吃饭,可她捏的我的鼻子太疼了,我便没好气地说她,又向她的胸口抓了一把,我捏到一个圆球了,大姐气得打我一下,红着脸走了,说:“爱吃不吃,讨厌鬼。”

    我赶紧出去吃饭。

    夏天天气热,我家人常常在凉爽的堂屋里吃饭。在堂屋里摆上一张桌子,一人走在一个小凳上,小凳子不够做就蹲在地上。反正晚饭比较简单,没有像中饭那么隆重。大家匆匆地扒了一口后,就走了。我来到饭桌前,只见母亲和父亲都坐着一个小凳,而大姐、二姐都蹲在饭桌前,她们在喝着稀饭,不时地夹一口菜。而桌前空着一个小凳是为我留的,家里的凳子有限,谁让我是家里的老小呢,他们都很娇惯我。我坐在凳子上,拿起母亲递来的筷子开始了吃饭。饭菜很简单:稀饭,馒头,咸菜。我端起稀饭正要喝,二姐叫了一声,把筷子扔在了地上。大家忙向她看去,母亲问她怎么啦,二姐说:“菜里有虫。”

    她说完又低下头去拣筷子,我向她那里一看,心马上“咯噔”了一下。我看到了二姐的两个小茹房了!二姐只穿着一件宽松的连衣裙,一蹲下身子,衣服的领子便耷拉下来,领口宽的可以钻进一只小猪猪,这样宽松的领口把春光完全泄露了!我看的心怦怦直跳。这两个微微凸起的小茹房轮廓浑圆,中央那一抹粉红色的小茹头更是刺激着我的眼睛,我看得呆了。

    这时,妈妈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三儿,不吃饭,你楞什么呢?”

    我这才回过神来,可一不小心把一碗稀饭都倾在了地上,碗打了个稀巴烂。妈妈和大姐婆婆妈妈地数落我,我听得好心烦,要是平时,我早就走了,可现在,二姐那醉人的茹房还在诱惑着我,我没有发脾气回去。妈妈却高兴地点了点头说:“三儿大了,不顶嘴了!”

    我听了后,觉得很好笑,撇了撇嘴。妈妈找了一个碗,又给我盛上了,我开始喝上了。

    我心不在焉,一心二用,嘴在和稀饭,眼睛却瞄着二姐。不知怎么搞得,二姐的领口的一边挡住了空隙,我什么也看不到了。气得我七窍生烟,c,这个破衣领,和老子作对。二姐扬了一下头,又低头吃饭。这时的领口完全打开了,我的眼睛贪婪地盯着里面的春光。我看到小茹房上的两颗小茹头了,小小的,粉红色的,那一圈茹晕更是迷人,像一圈士兵一样,保护着茹头,真好看啊。可只看到一下,二姐便起来了,她吃完了饭。我还端着碗,傻傻地呆着。妈妈一把夺走了碗,说:“你怎么了,中了邪吗?拿一个空碗来喝。”

    噢,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碗已经空了,还一直在喝呢!后来我学习不努力时,会常常想到这件事情,如果我能以偷窥的专注劲去学习,那么清华,北大早就向我招手了!

    我不知道后来专偷看女孩子的领口内的春光的坏习惯是不是那顿晚饭时受到启发而养成的,反正以后我像着了魔一样,见到一个女子的领口宽松可看时,就要想方设法靠近她去观看,为此,我还挨过两记耳光呢!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偷窥女孩子的胸口这一行为既刺激又兴奋,每一次偷看,我都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像一个瘾君子得到了鸦片一样。

    二姐走了,大姐还在,可这个家伙倒是一个老封建,像一个粽子一样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也不怕热,我什么也看不到,真无趣!我要睡了,睡前先撒一泡n去。于是我向西边的厕所走去。刚在厕所撒了一泡n后,就听到有一些很熟悉的暧昧之声,声音是从西边发出来的,莫非是二大娘家里发出来的吗?我借着月光,“噌噌”几下登上了梯子,又上了二大娘的东房房顶,只见二大娘家灯火通明,二大娘脱的如初生的婴儿一样,旁边竟然有两个男人,啊,太不可思议了,二大娘呀!你怎么不休息一下呢,夜以继日,孜孜不倦。那个可怜的二大爷不知到哪里去睡觉了,他的“绿帽”戴的可真大啊!我记得在字典上见过一个字“嬲”看来从古到今,这种事真的很多啊!竟然让我亲眼看到了。两个男人在二大娘的身上开发着资源,二大娘用叫声为他们伴奏。二大娘也尽自己的能力去服务着这两个来宾,他们扭作一团,分不出你我来。我真想不到啊!二大娘你干这种隐秘事还大鸣大放,灯火通明呢?我听得父母向这边走来并在议论着什么,我忙迅速地溜下梯子,装着正在系裤带。母亲问我:“三儿,你不睡觉在干什么呢?”

    我说:“撒n。”

    说完,我就进屋去,隐隐约约听到父母在骂二大娘真不要脸,叫得这么高,真猖狂啊!母亲说:“要不,我们搬走吧,这样对孩子可不好!”

    可父亲说:“好不容易刚刚盖起这屋子,我们到哪里去住呢?”

    母亲叹了口气不说了,我也赶快进了屋。

    由于家里没钱,西屋还没有收拾好呢!只在东边的屋子里有一条大炕,所以家里不管有多少人都挤在一条大炕上。鉴于那天晚上那个远房表哥的兽…性行为,父亲便在西屋里用砖头和木板搭了一张大床,可以睡两三个人。平时在西屋也很少做饭,因此,西屋非常凉爽。我见这么好的睡处,非要吵着要到西屋的大床上去睡。母亲拗不过我,只好让我和两个姐姐都到大床上睡。床是今天才搭起来的,还没有睡过人呢!想到身边有两个姐姐,我心里乐开了花。于是,我连忙向西屋走去,可一推门,才发觉门被往里面c上了,我又去推,可二姐说:“弟弟,等一等,我们在洗澡。”

    我说:“我瞌睡死了,你开一下门,我就上床睡觉,不看你们。”

    二姐迟疑着,大姐说:“让这个小混蛋进来吧!他还小。”

    于是门开了,我便推门而入。

    只见两个姐姐的身上湿漉漉的,我进来时,她们都蹲在地上,掩住了身子,我匆匆一瞥之后便上了床。二姐喊道:“把头扭过去。”

    我忙扭过头去,又用薄毯盖上了。这时,大姐二姐见我把头扭过去了,也放了心,都站了起来,又开始冲洗身子。“窸窸窣窣”的声音再加上水声,干扰得我怎么也睡不着。我用薄毯子蒙上了头,让她们看不到我究竟有没有面对着她们。我又在毯子上悄悄地把头扭了过来,去偷看她们的举动。为了麻痹她们,我还发出了鼾声。其实,我已经把毯子掀开了一道缝,开始了偷窥之旅。唉哟,这简直要我的命呀!两个优美的胴体在水光,灯光映照下闪闪发光,像两尊女神一样。成熟如金秋的柿子一样的大姐处处显示着她的玲珑曲线。青涩的二姐身子也初见端倪,真是各有各的风姿,各有各的魅力。大姐坐在浴盆里,她的两个漂亮的茹房露出水面,一股水波正在按摩她的xx。我更惊奇的看见二姐竟然伸手玩乃头,挤压搓揉使乃头完全挺立,此时我才发现二姐的茹头变得又大又长。当y欲刺激全身时大姐低下头舔二姐的乃头,啊,姐妹俩竟然玩这个,二姐忙打大姐的头,让她不要这样,又指了指我,怕我听见。而大姐低低地说:“三儿睡着了,你听他的声音。”

    接着,大姐又去舔二姐的乃头,而二姐却用手指在玩弄大姐的xx,在x口轻轻地出出进进,大姐不时停下来,哼叫几声,又很快地扑在二姐的胸前,用力地吮吸着乃头,我看得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打着手枪,我记得那天,小表姐这样为我摸时,我很兴奋,没想到,小表姐教会了我自己手y,c她妈的,我真想再趴在小表姐的身上,玩一会,可是她已经不在了。没想到几分钟后大姐竟然达到高c了,只见她一只手紧紧抓住浴盆边缘,另一只则伸去揉捻她的浪x,x口有一股吧白色像奶一样的y体流了出来。二姐站在淋浴那里,则用手撑开y唇,让水柱直接冲摩x口,缓缓的闭上眼睛,全身轻轻地开始颤抖,直到达到y欲高c,嘴里轻微的呻吟,她不敢打叫,怕我听到,其实,我藏在被窝,不仅听到了,而且看到了。我真想冲上去,对姐姐们说:“姐姐们,用我的jj吧,不要用你的手指了,我的jj是最好的宝贝啊……”

    可是,我不敢去说,只能任jj硬的像铁,涨的似暖水袋。高c过后大姐躺在浴盆里,放松因为y欲刺激而紧绷的全身。二姐也坐在地上,自行舒缓因情欲兴奋带来紧绷的身体!我忙扭过头,假装睡着了。

    一百一十四 在房顶上看二大娘被人c

    大姐,二姐终于擦干了身子,穿着洁净的衣服上来了。看到我睡在中间,她们说怎么办呢,大姐说:“三儿睡着了,我们一边睡一个算了,免得惊醒他。”

    其实,我明着在打鼾,暗地里清醒的很。二姐听了大姐的话后,就睡到了我的左边,大姐睡到了我的右边。睡拥二女,真是曹子建笔下的“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惭愧啊,有点卑鄙,只是我的片面想法,可两位姐姐没有这个意思。但我还是定了定心,我不能忘乎所以,不然连禽兽都不如。可是她们淡淡的体香还在叩击着我的心,我的心总是久久难以平静。看来古人所说的男女授受不亲真的很有道理,现在男女已经同席了,我怎么能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呢?我身子向右边翻动了一下,挨大姐更近了一些。

    月光照进了屋子,给屋里洒下了一片碎银,使屋子里有一种圣洁的光辉。在这清凉的夜晚,我失眠了,心火难忍。从小一直摸着妈妈的茹房入睡,这成了一种无法更改的习惯,而今,睡在姐姐们的身边,我的手又痒痒的,跃跃欲试,想掬一下那两个波波的温柔。我知道大姐对我很好,如果我去捧一捧她的波浪,她是不会拒绝的,可我怕二姐笑话、挖苦我。这个比我大5岁的二姐简直是我的冤家,凡事都要和我争一争,还要说我,最后还得大姐或妈妈出面打圆场。

    但我还是伸出了手,向大姐的被窝那边滑去。首先说明一点,当时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想感受一下大姐的温柔。手终于审了进去,首先停在大姐柔软的腹部上,摩挲了几下,又继续游走着。一种爽滑的感觉啊!我向她的胸口探去,这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我吓了一跳,后来我才知道是大姐。大姐附在我的耳边说:“小讨厌,不要脸,你啊要干什么呢?”

    我低低地说:“大姐,让我摸一下吧!平时我摸妈妈的茹房摸惯了,今天不摸,我睡不着。”

    大姐这才放了我的手,我一把抓住了一个圆球,开始了揉捏,那盈盈一握的双峰啊,我兴奋的双手发力握紧,换来她那身子不断扭动,我再用指尖轻捏她那细小的茹头,除了r尖不断涨大变硬外,大姐再也忍不住张口轻声呻吟,我时而将她乃头轻轻舔动,时而轻咬拉扯,大姐身子轻轻地颤栗着,她不敢用力地动着,怕将二姐惊醒。没想到,大姐的两个茹头在我的狂吸之下,大了很多,我高兴地拽来拽去。姐姐是平躺着的,而且腿在我的抚摸下有点点分开,我小心翼翼的拉开姐姐y部附近的内k,手轻轻的摸上去,哇!我终于摸到姐姐的y部了!那感觉……软软的、滑滑的、湿湿的。大姐推着我的手,我没有听她,还在轻轻地摸着。我心跳的厉害,这毕竟是摸到了姐姐最最隐秘,最最敏感的部位呀!大姐的两条腿夹得我很紧,很紧。我摸了一会,手上沾了些黏黏的东西,我怕再摸下去大姐真的会生气,而且我也有强烈的手y欲望。我拉好被子,躺在自己的地方,一只手抓着已经高涨的yj揉搓着,一只手上还沾着姐姐y部的黏y,我凑在鼻子上闻了闻,气味怪怪的,有点香,我用舌头尖舔了舔,有一点点咸。我把一个手指上的黏y全吃到嘴里,其他手指沾的黏y全部抹到了g头上。我一边还在大姐的y部轻轻的摸索着。真好的大姐啊,让我摸她的xx呀,我真感谢她。

    大姐终于把我的火激起来了,她对我说:“行了,我们睡觉吧!”

    可我怎么能睡得着呢?这时,突然从隔壁二大娘那里传来了吟叫声,我忽然有个了主意,就对大姐说:“大姐,我肚子疼,想上厕所,我不敢一个人出去,你陪着我出去,好吗?”

    大姐拍着我的头说:“小讨厌,就你多事,我真服了你呀,走吧!”

    我连忙穿起了衣服就走,大姐紧跟着我。我回头看了一下二姐,还发出轻微的鼾声,这小妮子还睡得很熟,我就和大姐放心地出去了。上厕所是假,我在厕所里蹲了一下就出来了,我和大姐低声说:“大姐,让你看一些你没有见过的东西,你想看不?”

    大姐笑了:“小讨厌,有什么神秘的东西,我没有见过,至于你的那个小jj姐可见过多次了,不想看呀!”

    我说:“大姐,你不知道啊!有一些东西你肯定没有见过的,而且你看了也不会后悔的。”

    大姐的好奇心被我调动起来了,她说:“什么破东西,有这么神秘。”

    我没有说话,而是蹬着梯子爬上了二大娘的东房的房顶,我站在上面向大姐招手,让她上来。大姐迟疑了一下,也蹬着梯子上来了,我拽着她的手让她上了二大娘的东房房顶。只见二大娘的屋子还是灯火通明,并且没有挂窗帘,屋里的一切一目了然。二大娘的游戏还没有终结,而且正在如火如荼。二大娘当时正是30多岁的年纪,精力旺盛令人敬佩。二大娘还和那两个男人赤着身子,玩“嬲”的游戏。他们玩的忘记了一切,都在尽情地释放着欲望。我忙让大姐去看,大姐一看,脸霎时红了,红到了耳根了。她喃喃地说:“二大娘天天做这个呢,怨不得叫声那么高呢!”

    她吐了一口唾沫,就要走,我忙拉住了她说:“等一等,不要走,我们看一会,好吗?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呢?”

    大姐想走,可手被我拉住了,也许她还是不想走,因为她的眼睛一直盯着二大娘的窗口。只见二大娘坐在一个男人的身子上,像一个观音坐在莲花上一样。而另一个男人把如意金箍棒放入了二大娘的口中,二大娘吞吞吐吐地吮吸着,叫的声音含含糊糊。后来二大娘像狗一样趴跪在房间里一张大床上,一肥一瘦的两个男人分别跪在她前边及后边,二大娘的头部靠在前面一个瘦小的男人的腹部以下,几乎是贴着胯间之处,她的头不停地上下前后摆动着,而男人则双手扶在她的脑后压紧她一头垂肩的秀发,慢慢地配合着腰部做缓缓的挺送。只见那男人陶醉地眯着双眼、咬着下唇,好样子很是快活的,虽然看不清楚,但我知道二大娘正在为那男人口交。

    另一位在后边的是一个肥得像猪的男人,他双手扶在二大娘腰下,下t紧贴她耸后的雪白臀部,不停地前后摇摆着腰,肥厚的大腿r随激烈的运动而不停地跳晃。因为肥男人下t特别肥厚挡住我的视角,但就明知道他的j巴正在c着二大娘的y户,正在与二大娘做a,我脑中不能想象地闪过这个词,只是没有清楚看见二大娘的性器和男人j巴交h的情况。

    肥男人在一下一下地抽动着,只听他y猥地说:“啊呀……二嫂呀,你的sx实在好紧呀,夹死我的j巴弟啦!啊哟……”

    他好像很卖力地摇晃着腰部,又说:“二嫂,你的美腿要……要再……再分开点……我要再c入深点……c到zg去……过一会,我……我……就将jys进你的zg……要……要你给我生个儿子。哈……啊……”

    我心头火起:这死肥佬,竟然如此无耻妄想二大娘为你生儿子,呸!二大娘一定是被迫和他们性j的。正想冲进去阻止他们对二大娘的jy,却看到自己二大娘听话地挪动膝头,将双腿向两边再分开了一些。

    “啊哈……这太太真是听话,好专业呀!哈……让你尝……尝点更狠的……啊……”

    那肥男人j笑着,又见他更使劲地摇摆一身肥r。

    我似乎无法理解二大娘的行动,因为她并不像被迫性j。二大娘不时在将翘高的r臀一下一下的往后耸动来配合男人j巴抽c,又见二大娘胸前垂下的一对圆球状鼓胀的大茹房,正激烈地随着性j动作而前后荡漾,乱蹦乱跳。

    “呀!啊……s……啦……啊……”

    一声长叫,身体一下定住不动,然后马上又再抽动几下,停一下,又动几下,又再停一下……这时就听到二大娘从含着j巴的口中哼出一声闷叫:“唔……唔……唔……”

    似乎是因为肥男人j巴jy的激s所带来的快慰而欢呼,因为肥男人j巴喷出的大股热呼呼的jy,灼得她的zg非常酥痒舒服。

    他喘着气继续做缓和的抽动,还抚摸二大娘的粉臀赞叹着:“呼……你真是个又美又s的女人,啊……哈……这样紧窄的小荡x爽死了,哈……当你的老公就快活死啦……嘿嘿!”

    “唔……到谁了?快点……我还未到啊!”

    我不禁愕然,真不相信二大娘竟如此开口要求其它男人来jy自己。

    而在这时,拿出j巴来让二大娘口交的那个较瘦的男人边回答着边上前来到床边:“二嫂,该……该到我了……嘿嘿……”

    他一上前,就去推那仍不舍得抽出j巴的肥男人:“喂,肥佬,到我了!”

    肥男人一面不情愿,也只好退出来,然后在在一旁喘气。终于看见那沾满二大娘的yy又混和肥男人s出的jy、软掉了的罪恶的粗黑j巴,和湿淋淋的长到肚脐以上的浓密ym。

    那较瘦的男人补上肥男人的位置,也跪在二大娘腿间,下t靠近二大娘凸翘的p股,胯间昂起一支不大不小的j巴。他yy地笑说:“嘿……我们的男人都要c一下二嫂的小sx啊!哈哈……”

    他一手扶着二大娘一边p股,一手拿住j巴对准二大娘腿间湿滑闪亮的粉红色娇嫩y户,先用g头磨擦几下湿润湿润,然后前端轻轻地顶住x口,双手扶定二大娘的腰,就要挺前进入二大娘迷人的小x。而门外的我只有发呆的看着那又黄又瘦的男人的腰连挺几下。

    “呀……好窄的x呀……啊……呵……”

    几下子进入了g头一节,这男人很兴奋地挪动几下膝盖,准备好了又一连几下狠狠向二大娘的yxc去……他强硬的入侵使二大娘又一次闷叫:“唔……呜……”

    他把j巴狠狠地c入了,只剩下根部和y囊在外,看来二大娘的y户的确非常紧凑啊。

    那男人在缓缓地抽动着,紧夹的快感使他大叫过瘾,他捏紧二大娘的p股r享受cx的美快。而二大娘下t的紧实在使男人忍受不住,十数下后便忍禁不住急切的想要发s了,可是他又不想就这时泄出,仍想拼命地坚忍。又再抽c了十数下,他已忍得脸色也变了,稍弓着腰想停一下。

    那男人心急的叫着:“啊……哟!别动呀二嫂……不要动呀……啊啊……我撑不住了!”

    不自禁地用力猛c几下从后贴紧二大娘玉背,双手伸到二大娘胸前用力玩弄那对圆大的r弹,他整个人不住地颤抖几下终于一泄如注,耸动着下t作最后的抽c,完成性j后的s精运动。

    我和姐姐看得呆了,姐姐看得直舔嘴唇。我想摸摸姐姐的xx是不是湿了呢?可是,我看到二大娘和那两个男人停了下来了。

    一百一十五 大姐给我疗伤

    二大娘和那两个男人终于停了下来,我和大姐吓得赶快下梯子,跳到地上,我怕那三个人看到我们。我们的心快要跳出胸膛了,其实,我们错了,在那么深的夜,屋子里又亮着灯,屋里的人怎么能看到外面呢,除非是孙悟空来了!

    我承认场景的感染作用真的很大,我和大姐能不由自主地去深受感染,也傍桑y学种瓜,确实匪夷所思啊!外部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竟能这么大,怨不得孟母三迁呢!秀梅一家中的三个女儿有两个女儿y荡无比,与她们的妈妈的熏陶是分不开的。二大娘啊,你y名远扬,又把我和姐姐感染了,要不是我的姐姐的根底硬,非成了y徒不可。

    回答西屋,我意犹未尽,还想s扰大姐,却被大姐用力地打开了,我一看她的脸色,知道她发了脾气,便不敢再去叨扰了。我垂头丧气地睡着了。半夜里,我好想梦到与一个小仙女拥抱在一起,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啊!早晨醒来,确切地说,我是被人打醒的。c,谁打我呢?睁眼一看,原来是二姐,她推我离开,并说:“不要脸,你看你在做什么。”

    我这时才清醒过来,发现我正紧紧地抱着二姐,把二姐的小茹房吸进了嘴里,二姐推我,可我还紧紧地含着呢!她一时拨不开,就把我打醒了。二姐骂道:“不要x脸的坏蛋,小流氓,我告妈去。”

    我吓得忙放开她。她揉着小茹房的牙印,就去告妈妈去了。妈妈正和一位客人坐着闲聊,二姐就把夜里我对她怎样怎样的一切告诉了她。妈妈皱起眉头,说:“这可不好。”

    正巧那位客人就是教我的一位老师,这个快要退休的女老师说:“三儿如果这样做太不好了,一直这样下去会对他的心理造成不良的影响的,他如果以后养成睡觉离不开身边有女子的话,那可要坏事了,要坏大事!另外,三儿再过几年,就是青春期了,他会有冲动的,那时会酿成严重后果的。另外,他的两位姐姐正值青春年少,如果和她弟弟常睡在一起,也会有冲动的,到时候对谁也不好。”

    c她妈的,婆婆妈妈地说了一大堆,把我以后的美好的梦想都破坏了!我用球她管!从此,我再也无机会去西屋了,只有冬天天气冷时,才又和姐姐们睡在一条炕上。这一段漫长的时间真是度日如年啊!一切都怨那个长舌妇老师,是她还得我如此的。

    我正回忆着小时候的往事,大姐说:“小子,你在想什么呢?傻了吗?我和你说话呢,你为什么不理我?”

    “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没想到这一阵神游竟然这么长的时间,把我小时候发生的一些性事竟过了一遍,当然我隐去了一些事,如和大姐、二姐在冬天的大炕上的暧昧还没有结束,但不提它也罢,省得我想起来心里堵得慌(当然,我在后面的章节要说到)现在大姐来了,又使我想起来往事!大姐又问我:“小子,你傻了吗,为什么不说话呢?”

    我这才说:“说什么呢,你问我什么?”

    大姐说:“你订婚这么久,为什么不结婚呢?”

    我说:“你不是不知道我的实际情况。”

    大姐说:“哦,是钱的问题吧!小意思,姐赞助一些,前端时间姐到南方医院里学习了五个月,回不来,只和妈在电话上聊,这不,我赶回来为你筹办婚事,我拿来两万多元,够不够啊?”

    我站了起来,高兴地说:“姐,够啊,我那未过门的妻子没有和我要太多的东西,但这些婚礼用品也得五万多啊,你不知道去年爸为我哥买车而花了十多万,家里也所剩无几了,有的只是我自己攒上的一万多元,我又和朋友们借了两万多,家里还有五千多,所以你拿来两万多元管够啊。谢谢姐姐,以后我有钱了就还给你。”

    姐姐说:“还什么还,姐姐是情愿给你的,一家人尽说客气话。”

    我高兴地抱住了姐姐,说:“还是老姐好,我好高兴啊!”

    我抱的姐姐快要透不过气来了,我感受到了姐姐胸口的柔软,姐姐推开我,说:“这小子,还这么孩子气,差点把姐姐抱死!你看你羞不羞?快把衣服穿上。”

    可是没料到她推我时,自己一滑,打了一个趔趄,我也差点从炕上摔下来,但还是身子向下摔在了炕边。“唉哟,”

    我大叫了一声,疼死我了,我把我的j巴在炕边硌了一下,疼得我抱着头打滚,眼睛像流水一样哗哗而下。大姐忙脱了鞋,走近我说:“三儿,对不起,姐错了,姐不应该推你呀,你哪里摔疼了,我来看一看。”

    我疼得龇牙咧嘴,指着j巴说:“老姐,你真狠心啊,哪里不碰我,非要把我这里碰伤了,你让我断子绝孙吗?狠心的大姐啊!”

    大姐忙走过来说:“三儿,姐来看看你的伤势。”

    我捂着不让她看,可大姐说:“别不好意思了,我以一个医生的眼光来看!”

    我便停止了滚动,让大姐来查看,大姐把我的腿拨开,低下头来仔细查看。她轻柔的动作怕弄疼我,她温暖的手轻轻地握着我的j巴,没有任何邪念在内。她说:“三儿呀,你的宝贝就是有点肿,部分地方有淤青,姐姐帮你用药搽一搽,保证永不半天就好了。”

    我还在犯着怀疑,可姐姐找到家里的一瓶白酒,她把就倒出一些,再用手指蘸上酒抹在我受伤的部位,然后慢慢地揉着。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有点痒,有点疼,有点刺激,有点舒服。冰冷的酒抹在j巴上,感觉到更冷!经姐姐这个一按摩,我觉得轻松了不少,同时有一种十分撩人的感觉正在升上心头。姐姐见状向我胸口拍了一巴掌,说:“不要胡思乱思,我们是姐弟,我是给你治病的,你这个坏东西,小心我废了你。”

    姐姐说完又向随身带着的包里去找药。带药是姐姐的职业习惯。据说,有一次,姐姐在回家的路上,在广场上靠自己带的药急救了一个市里面的大官,那人病好后对姐姐千恩万谢,说以后有什么事去找他,还给姐姐留下了电话,平时常常问询大姐,大姐还和他沾了光,调到了省里面的医院,而且年年是先进个人,出去学习交流常常派她去。可见,是带着的药把大姐的命运改变了。从那以后,姐姐身上的急救药品又增加了不少,她又救了不少人,堪称当代的医生中的雷锋。

    像这种跌打损伤的药,在大姐身上还有不少呢!因此,不一会大姐拿出一种药膏,挤出一些,均匀地抹在了我的受伤部位,并轻轻地揉着。大姐啊,你能不能停一下呢!有了你手的按摩再加上这些药膏的润滑,我能受得了吗?我不由得一阵又一阵地倒吸冷气。也许,我身子的颤动引起了大姐的注意。大姐狠狠地警告我:“告诉你小子,不要胡思乱想,你还在我给你治病时乱想,你看你还是一个成年人吗,还是一个老师吗?”

    我羞愧满面,不敢抬头。大姐又从包里拿出另一种不知什么药膏,又搽在了我的伤处。这丝丝的凉意加上大姐的温柔的抚慰,我觉得伤处好了不少。家有贤姐,真是福分啊!我心里告诫着自己,大姐拾为了给我治病,连这个部位都敢触摸,她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我可不能再歪门邪道上去想。心里反复地告诫着自己,可那种杀人的快感还在不停地冲击着我,我忍无可忍了。大姐手上沾上了一些药膏,慢慢地揉着, 可j巴硬了起来,大姐低着头,那j巴快要戳到她的嘴里了。大姐忙偏了偏头说:“不要胡思乱想,我说你的大姐,我为你治病。”

    可是,大姐,即使你是我的大姐,可你也是一个女人啊,你摸在我的j巴上,我也是有快感啊。j巴硬的根本揉不住,到处滑来滑去。大姐皱着眉头,一把握住了j巴,套弄着为我按摩,疗伤。唉哟,大姐哟,你这样和给我打飞机有什么区别呢?药膏的润滑在大姐的手的套弄下更加像一个紧紧的yd,j巴的独眼口不断地有y体流出。大姐骂我:“不要脸,我再给你按摩一下就不管你了。”

    唉哟,有了这些y体的润滑,我更是舒服的受不了,大姐尽管慢慢地按摩,但还是发出了叽呱叽呱的声音,大姐隔一会就把头往上抬一抬,因为我的j巴越来越大,快挨住了她的嘴巴了。这时,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笼罩了我,我知道我要s了,大姐亲自为我手y,焉有不s的道理?果然,我的j巴向上一挺,一大股白色的y体猛地喷s而出,大姐正在低着头和我说话,嘴还张着,没想到一大股jy都喷入她的口中,大姐恶心得一愣,又有几股jy都喷s到她的头发上,眼睛上,脖颈上。大姐气得破口大骂,骂我连禽兽不如,我不敢说话,忙赔不是,说是自己的错,求大姐原谅我。我赶快那毛巾帮大姐擦拭她脸上和身上的jy,一边朝自己的脸上打耳光,大姐这才原谅了我。我暗自得意,大姐一定吞了我的不少jy,看来,她平时肯定常给姐夫口交,不然,现在,她早已吐了。我真想哪一天让大姐为我口交,然后舒舒服服地s到她的嘴里,那该多好啊。

    一百一十六 激情似火的富家女

    大姐对我说:“真不要脸,告诉你不要胡思乱想,你就是不听我的话,气死我了,真想废了你这个货。快把衣服穿起来,免得招人笑话。”

    我一脸羞愧,连忙开始穿衣服。我穿衣服,大姐叠被褥,收拾被我弄的乱糟糟的东西。当我穿戴整齐,大姐收拾得井井有条时,大门响了,我们忙抬头一看,原来是母亲来了。幸好啊,不然,让母亲看到我在姐姐面前赤条条的样子,那我还不羞死吗?大姐忙迎了出去,母亲看到大姐来了,差点乐死,她问:“心兰,你从南方学习回来了?想死妈了。”

    说着,母女二人进了屋子,有说不完的话。我闲的无聊,就出了门,到街上去走。街上都是那些熟悉的面孔,招呼到个不停。

    我在街上信步走着,漫无目的,只想散散心,放松一下,这些天里纵情声…色,有点沉闷。突然,我看到一辆崭新的丰田越野车从西边驶过来,村人纷纷注目,都说这是谁家的孩子开回来的车,这么漂亮的高级车。我看了一眼,不想再看它,这种奢侈品我无权拥有,也不羡慕。可那车却偏偏停在我的面前,朝我按喇叭。这是谁呀?我抬头细看,这时,窗玻璃摇了下来,我看到两张美丽的面孔,哦,是晓丽和她的母亲,她的母亲开的车,村人议论纷纷,都投去了羡慕的目光。晓丽开了车门,说:“老师,有点事,和你上车说。”

    什么事她们专门来找我,会不会对我不利,但我和晓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怕什么呢?我又没钱又没权,老子是光身党,怕个球。于是我大方地上了车,发现车上只有晓丽母女两个人。

    车内非常宽敞豪华,坐上去感觉就是不一样,看来钱就是好东西。晓丽说:“有点事,我妈和你说一说。”

    晓丽妈加了一下油门,车开动了。村里的乡亲们议论纷纷,他们都说一种论调:“木家这小子真厉害,有美女开车找他,不简单。”

    在乡亲们惊羡的目光中,晓丽的妈妈开车走了,我有点暗自高兴,原来在村子里我是一个无人关注的丑小鸭,今天一个高级轿车来接我,在群众中树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