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32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远房小表姐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她拉过来撂到一边的薄毛毯,把我们两个人都盖上,低低地说:“弟弟呀,快盖上,早晨天气凉,小心感冒。”

    唉哟,还是个萝莉女孩,竟这样会嘘寒问暖,那神情像一个新婚的娇娘子呵护丈夫一样,我有些感动。他的哥哥在爆发后还呆呆地看着我们,还在大口地喘气,他看着我们掩住了春光,便挥手向我示意,让我继续露出来,c,管他呢,不去理他,这次才能真正地气倒他。果然,那个表哥,气得很厉害,他看着我,鼻孔不住地出着粗气,眼睛瞪得很大,不住地向我挥手,我装着没有看到,背对着他侧身而卧,任凭他空中乱舞,我开心多了,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报了一仇。

    我突然看到姨妈的一个乃子上挂着一道鼻涕一样的东西,那是什么呢,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我把姨妈的被子撩了起来,把她弄感冒了,鼻涕流了出来吗,那样的话我可罪该万死了。可是姨妈的鼻孔很干净,没有鼻涕流出来的痕迹。这是什么东西呢,我突然想到,刚才这个远房表哥在一声快意的爆发后,那火箭好像发s出一缕银光,真是奇怪了,表哥还会发s高端武器,真可怕呀!于是,我偷偷地向那个表哥看了一眼,看到他那火箭上还有一大滴和姨妈的乃子上一样的东西,啊,看来姨妈的乃子上的东西也是表哥这个脏东西弄的,真卑鄙呀,我刚刚报复后快意的心里又充满了怨气,c他妈的,这个远房表哥,真不是个好东西,觊觎自己的妹子,觊觎我的姨妈,觊觎我的大姐,c,坏死了!一定再找一个机会报复他一下。看来这账算的真是一笔糊涂账,越算越长,新愁旧恨眉生绿。

    我今天真是溴大了,为了报仇而去行动,没想到又产生了新的怨恨,看来老师说的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有一定的价值啊!现在怎么办呢?

    这时,小表姐对我说:“弟弟,你在想什么呢?”

    她紧紧地搂着我,我感觉到了她身子的柔软和温暖,我还感觉到了她的母性。真好的表姐啊,和她的哥哥一点也不同。我说:“你真好,我在想怕你一回家,我很久见不到你啊!”

    小表姐说:“亲戚亲戚,越走越亲,你不走亲戚,会把亲情搁浅的。你可以到我家,我非常欢迎你,你可以留下来玩几天,多开心啊!”

    我说:“好啊,到你家玩什么呢?”

    小表姐说:“傻弟弟,我们可以玩我们最喜欢的游戏,让我们最心跳的游戏,你还不知道是什么吗?”

    我的脸红了:“我知道了,我怕你不会和我玩呢!”

    小表姐说:“傻子,我是随叫随到,只要条件允许,什么时候玩都可以呀!”

    我又问小表姐:“这个游戏怎么样,你喜欢吗?”

    小表姐说:“是我玩过的最刺激的游戏了,真让我开心啊,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

    我突然想起小表姐一直沉湎于二人世界里,还没有觉察自己的哥哥在卑鄙无耻地偷看她呢,我决定先让小表姐看看她哥哥的丑样子。于是,我装着很自然地翻身到了另一面,表姐当然是追着我了,她也翻身到了另一面。我又装着很无意的发现了表哥在褥上蹲着居高临下看得我们很清楚。小表姐果然也抬起了头,向表哥看去,表哥还在对我指手画脚,没有想到妹子会突然看他,现在自己光着身子被自己的妹妹看了个正着,他忙羞愧地趴下身子,钻进了被窝。而小表姐没有想到自己的哥哥正双手持枪,虎视眈眈地窥视着她,她顿时脸色大变,痴立不动。我忙把她拉进来被窝,她还呆呆的,她喃喃地对我说:“弟弟,我没有想到啊,我的哥哥竟然那样无耻!”

    我说:“我也没有想到。”

    小表姐又问:“难道哥哥刚才一直在看我们吗?”

    我说:“我也不清楚,不过,你看,姨妈的乃子上的那滩鼻涕就是你哥哥从他的枪里发出的子弹啊!我不清楚为什么枪里发出的子弹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呢?”

    小表姐说:“你还小,没有念高年级,没有学过生理卫生,所以不知道的。你以后也会发出这种东西的。”

    高年级,令人神往的高年级啊,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可以知道一切了!看来小表姐比我懂得的东西要多啊!我向她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啊。于是我便问她:“小姐姐,给我多讲一点这类的知识好吗?”

    小表姐说:“你羞不羞,不要脸,就爱听这类的事,今天这么多的人,不好意思说啊。以后有时间和你说,可以吗?”

    我连说好。

    小表姐心神不安的样子不知怎么了,我便问她为什么,她低低地说:“是因为哥哥,我哥哥太不像话了,一直偷窥自己的妹妹。有一处,我在家里洗澡时,正洗的舒服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在门缝那里偷看我。我猛然间发现了门缝的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就把沐浴露喷在了他的眼上,后来又听得一声惨叫,那人跑了。后来晚上吃饭时,我看到了哥哥的眼睛都是红的,还不停地眨动。当时我就很气愤,作为一个哥哥,怎么能对自己的亲妹子这样呢,真是令人心寒。今天,又看到他更是无耻,看着自己的妹子还打…手枪,我非要把他的行为告诉爸爸不可,他太过分了!”

    看来,我的想法有了结果了,让他的妹子发现他在偷窥,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的。等着瞧吧!

    小表姐愤愤不平的样子真是令人怜爱。我抱住了她,吻在了她的脖子上,对她说:“小姐姐,不要生气了,开开心嘛!这里有弟弟的。”

    或许我乖巧的样子太可爱了,竟然令小表姐破涕为笑,她也回抱着我说:“还是我的弟弟善解人意啊!”

    说着双手在我的身体上游来游去,不时抓住了一些敏感部位,不一会,我的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刚才心急火燎的感觉又回来了,我不由得抱住了这个可爱的小表姐的胸口,开始了探秘之旅。我一手一个小茹房,不住的揉着,并不时伸出舌头,舔舐一下茹头。小表姐又忍不住了,她忙抓住我的身子向她身上推,并急速地说:“快点,弟弟,快上来啊,我忍不住了!”

    我趴在表姐的身上,正不知接下去做什么,表姐的手伸出来握住我那硬硬的小东西指引着它放在表姐下身那水儿不断涌出的小d口,〃好弟弟,c进去,姐姐要〃表姐的声音羞羞地,我却如获至宝,立即行动起来,那小东西就直奔姐姐的d口而去,那d口太小了,很难c进行,幸好表姐那儿不断有水儿涌出,借助水儿的润滑,我的小东西终于进去了一部分,那种感觉太美妙了,自己的那小东西被表姐的d口包围着,暖暖地,很舒服,我用了力还想再进去一些,表姐却夹紧了双腿:“小坏蛋,不能再往往里进了,那样姐姐会很痛的”我自然要听姐姐的话,不再向里面去,于是就在表姐d口的外半部轻轻抽动了起来,表姐的呻吟声音重新大了起来,她的身体配合着我的一进一出,不停地扭动着,〃好弟弟,c死姐姐,用力……用力……”

    我要用力了,姐姐立即又夹紧双腿,不要进去更多一些,就这样,在表姐的d口抽动了一百多下之后,突然觉出表姐的身体剧烈地抽动了一下,d里一股巨大的水儿涌出来,我的小东西再也忍不住了,一股热流从里面喷s而出,两个人的水儿合在一起,巨大的快感使我与表姐紧紧拥抱在一起,然后两个人就这样睡了过去。当我气喘吁吁地躺下时,我问小表姐这是不是男女间的那种事。小表姐说:“说是不是,就是有点相似,不过我还没有破处,我还是处女,你只在我的dd的外半部活动的,还没有进到里面呢!”

    我忙问小表姐处女是什么意思?小表姐想了想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头说:“你呀,p不懂,明天自己查字典去。”

    我说:“如果我查字典还不理解呢?”

    小表姐不理我了。

    我去看那个远房表哥,只见他静静地躺着,没有太大的动静,看来他很怕自己的妹子的,也许他吃过她的苦头吧。我心里愈发高兴,把姨妈的罩罩弃之粪池,心情便舒畅了不少,现在又略施小计,把这个狂放无耻的表哥也吓住了,我的心情彻底放松了。小表姐趴在我的耳边说:“傻弟弟哟,你真厉害,整的我十分舒服,我从来没有这样过,如果你天天和我在一起,该有多好啊!”

    我说:“要不,你躲在我家住几天,我们不是可以多高兴一下了。”

    小表姐抚摸着我的胸口的两颗小豆豆说:“主要有我那不成器的哥哥,你家的地方小,我不便住下。”

    唉哟,小表姐生涩的动作却强烈地刺激了我,我忙钻进被窝去看小表姐的下身去,才发现表姐那里也有几根毛毛,毛毛下边有两块r白白的,鼓的很高,特厚实,以至于中间好像有一条细细的深深的缝。我用手指在那上面轻轻的按了按,感觉很有弹性,用手抓了抓,感觉有一手都抓不完。“这应该就是大y唇了吧”我自忖道。我弯下腰去把表姐的腿岔开,这样表姐的大y唇就完全分开了仔细往里看,发现表姐稀疏的毛毛里边确实还有两个稍微有点发红的r片夹成一条小r缝。“这应该就是小y唇了。 ”我用两手轻轻拨开表姐的两个小y唇,才发现里边粉红粉红的,简直就跟表姐涂过口红的小嘴唇一样可爱。我跟表姐说:“表姐,听人们说女人都有zg的,你的zg可能就在这里边,我帮你看看啊。”

    表姐说:“你趴下来,这样你看我的方便,我看你的也方便。”

    于是我跟表姐呈69式叠在一块。那头,表姐仔细把玩着我的yj。这头我仔细看着表姐r沟沟底下的东西。“表姐姐,我发现你有两个dd,一个小一点,另一个大一点。”

    我说。“真的吗?zg可能就在那个大一点的dd里,那个大的就是yd了?小的可能是我nn用的。”

    表姐兴奋的说。我们这两个小p孩在玩着一些大人的游戏。

    正在这时,我听得有人在咳嗽,我慢慢地抬起头一看,哦,是姨妈在咳嗽,看来,我把她的被子撩起来,让她着凉了,现在我只能假装不动了。我把眼睛睁开了一道缝,观察着姨妈。小表姐又要抱我的头,我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向她示意,表姐不动了,却去抚摩自己胸口的两颗小茹头了。我不仅哑然失笑,表姐竟如此好色,难道情欲真的似火烧吗?

    只见姨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自己居然没盖被子,忙去找被子,无意中发现了什么,就向自己的下身看去,一看便大吃一惊,身子光光的,不挂一丝,这就是我在远方表哥的指挥下的杰作。我心里乐开了花,看着惊慌的姨妈,高兴极了。姨妈忙去找…裤,找到后忙穿上了。她看了看西边的男人们:父亲和表哥,父亲睡得正香,还打着呼噜呢,而表哥还在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不知姨妈怎样想,我想她肯定把目标锁定在表哥身上了,我差点笑出来,有一种胜利的喜悦。

    一百零八 偷窥的表哥仓皇出走 我深夜难眠乱了伦

    我又去看姨妈,只见姨妈颤动着两个大乃子,在找罩罩,可翻过来调过去也没有找到,她很焦急,很生气,无意识地向胸口抹了一把,可正巧把表哥的那滩“鼻涕”抹在了手上一些。她吃了一大惊,忙把手放到眼前细看,一看之下,神色大变,又凑近了鼻子下闻了闻,她更加愤怒不已,又低头向胸口看去,一把把胸口的那滩“鼻涕”拭了下来,抹在了墙上,嘴里低声嘟嘟哝哝,骂骂咧咧的,一边又向表哥那里看去。那个不懂事的表哥这时正抬起了身子,向姨妈那里去看。他肯定是睡得不耐烦了,想再看一看姨妈的身体。没想到他正迎上了姨妈恼怒的目光,如果说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姨妈早已把表哥杀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恼怒的目光,那怒火何止万丈啊!这个傻表哥啊,你看什么呢,你这样一看,不正是对号入座了吗!可是,像是姨妈的目光有妖法一样,表哥还在傻傻地痴在那里,眼睛眨也不眨,姨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忙双手掩住了胸口,伸出指头来,狠狠地指着表哥低声说:“无耻,下流,禽兽。”

    表哥这才反应过来,忙钻进了被窝。我心里高兴地不得了,这可是坐观二虎斗,两个我都十分怨恨的人吵在了一起,这不正是我所期望的吗!

    小表姐也看到了这一幕,她的脸红红的,低声对我说:“真丢人啊,我那不争气的哥,真不是个好东西,气死我了。”

    说完,她就坐起来,开始穿…衣服,我问她要干什么,她说没脸再睡下去了,要走了,我也赶紧坐起来,开始穿…衣服,去送一送这个即将告别的小姐姐。姨妈也坐了起来,迅速地穿衣服,而那远房表哥也没脸睡下去了,他也忙着起床。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件小事惊动了四个人。小表姐出去了,她站在了大门口,我把她抱在,拥往牛棚里。牛棚里有两头母牛笑嘻嘻地看着我们,好像说:欢迎光临寒舍,敬请自便。我抱着小表姐,嘴用力地吻着她,低低地说:“小姐姐,弟弟舍不得你走。”

    小表姐说:“我也没办法呀!我们有机会再见,希望你去我家。”

    我那不老实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摸着那两个软软的小波波,小表姐骂我不要脸。我说:“我就是不要脸,你能把我怎么着?”

    不一会,小表姐就忍不住叫了出来,她扭动着身子,躲着我。

    正在这时,我们听到两个人的说话声,是姨妈和那个远房表哥。姨妈骂表哥:“我还是你的姑姑呢,你怎么连禽兽不如呢,把我的内…裤脱了,还把你的脏东西抹在了我的胸口,你是一个人吗?真是畜生,你把我的胸…罩藏到哪里去了?拿来,快点,要不我去你家和你父亲说一说。”

    那个表哥吓坏了,他不敢不承认这个事实。他吓得双膝一软,跪在了姨妈的面前,哀求道:“求你了,不要告诉我的父亲,我会被他打死的,求你原谅我吧,我错了。饶我一次吧!我真的没有动你的胸…罩,求求你放过我吧!”

    姨妈骂的更厉害,把一些我都没有听过的恶毒词汇都放了出来。表哥流出了眼泪,不住地哀求姨妈。姨妈后来放过了她,表哥忙站起身子就走,小表姐和我挥了一下手,愤愤地走了。我忙从牛棚里出来,去了厕所,用g子把姨妈的罩罩找了出来,然后挑在g子上,在n池里洗了一遍后,晾在了厕所的墙上,然后我大摇大摆地出来了。

    姨妈看到了我,脸上堆着笑,抱住我说:“三儿,你真乖啊,起得这么早,比我的儿子你的哥哥勤快多了,那小子不到八点不起来。”

    我发现我的头正好顶在姨妈的茹房上,因为她没有戴罩罩,我感觉到她的胸口软绵绵的,非常爽滑舒服,我悄悄地磨蹭着她。姨妈嗔道:“三儿,你有小儿多动症吗,动什么呢,动得我痒痒的,不要动。”

    我又转过身子,扑进姨妈的怀里,刚好嘴正贴在她的乃子的一个大凸点上,我兴奋到了极点。姨妈说:“三儿,你干什么?”

    我说:“姨妈,我做了一个梦,好像梦到走的那个表哥趴在你的身上,不断地动来动去,不知道在干什么,最后还要大叫一声,就去睡了。”

    我真坏啊,又给那个表哥使坏,我要他臭名昭着。姨妈脸色变了,胸向前一倾,张大了嘴巴说:“啊,你是看见了还是在做梦?”

    没想到那个凸点几乎要c入我的嘴里呢!我说:“好像是做梦吧,又好像是有这回事,我也不甚清楚,好像表哥手握着他的小jj大叫呢!”

    姨妈大叫一声:“啊,气死我了,看来那小子占了我的便宜了,把我做了,我还放过了他!我为什么睡得那么死呢,连他动我都不知道,气死我了!这该怎么办呢?”

    生性刚烈的姨妈气得身子不断地耸动着,胸口不住地在我的脸色摩擦着,我感觉到这暖暖的温柔,心里非常舒坦。姨妈杏眼怒立,柳眉倒竖,气得够呛。我从小就这么坏,几句话就把姨妈气得死去活来。

    姨妈嘴里叫着:“我还得找这个畜生去,问问他是不是人,c他…妈的,气死我了。”

    她正准备出门了,妈妈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姨妈的这种神情,忙问:“妹妹,出什么事了,快告诉姐。”

    姨妈气得一边流泪一边把我杜撰的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当然,我说表哥爬上姨妈身子的这件事是假,而那个表哥把秽物喷到姨妈的胸上这件事是真啊!妈妈也听得脸色大变,不住地叹气跺脚,最后姨妈说要找他去。妈妈想了想说:“妹妹,是这样的,强子哥(那个远房表哥的爸)的脾气是最火爆的,他家教很严,如果我们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他还不气死,非得把儿子大哥死去活来不可,到时候事情会更不好收拾了,不行就原谅他吧!他就是一个畜生,连姑姑也敢动!我们以后不和他们来往就是了,这件事传出去也不太好,不行就此罢休吧!”

    姨妈想了想说:“唉,看在亲戚的面子上要不就饶了他吧!这事传出去确实不好。只是我被那小畜生占了便宜,气死我了!为什么我就是醒不来呢!唉哟,气死了!”

    妈妈说:“就怨我们昨晚玩牌太晚了,困得太厉害了,一时醒不来啊!”

    姐妹俩互相安慰着。姨妈进了厕所,不一会,手里拿着一个罩罩出来了,大呼小叫的,说:“就是那个小畜生做的好事,你看我的胸罩挂在厕所里了,唉哟,是什么味呢,呛死我了,唉哟,是屎n的味道,变态呀……”

    我心里笑得快要晕过去了!

    从此以后,那个远房表哥永远没有来过我家,倒是我去过他们家几回,为了看小表姐,当然那是另一段故事了,在我的心头永远是一个甜蜜的回忆!

    我想自己小时候,确实做的很损,把那个远房表哥置于绝地,不过如果表哥不那么好…色的话,他能遭受姨妈的训斥吗?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正是如此。我遗憾的是不发生表哥那一档子的事的话,说不定小表姐还不走,还能与我嬉戏一番呢!那细嫩软滑的感觉啊,现在想起来也想哭。

    姨妈结果这一档子的事后,再也无心情住下去了,和妈妈道了别后就走了。热闹的家似乎空了很多,倒好还有两个姐姐与我相伴呢,不然,我可孤寂了!夜晚,躺在炕上,再也不拥挤了。我还是挨着妈妈睡,左边是两个姐姐,二姐很喜欢热炕头,她睡在大炕头上,大姐爱着我。经过了与小表姐的那一场,我再也不想摸妈妈的茹房了,那种小女孩爽滑的身体诱惑着我。只有8岁的我,第一次像大人一样失眠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家里人香甜的鼾声,我更是睡不着,大姐深呼吸的气息喷在我的身上,我突然心里一动,对呀,大姐平时很娇惯我,我摸摸她她一定不会拒绝我的。那时候,我仅对女子的胸…部感兴趣。于是我开始了试探之旅。我把手轻轻地向大姐的被窝里伸去,一点一点地,终于进去了。我把手放在了她的胳膊上,她没有动;我的手又放在了她的腹部,我发现触摸到的是光滑的肌肤,看来她的背心是滑上去了,多光滑细腻的缎子呀,我摩挲了一会的时间,接着我的手开始向上探去,我摸到了她的背心了,又摸到了她的双丘了,好绵软的双丘啊!虽然隔着背心,但那种舒服感太强烈了。大姐好像动了一下,我吓得停住了,侧耳倾听,过了一会儿,没见大姐动,我便放心了,我把手顺着她的背心探进了里面,把小手捂在了她的一个圆丘上,好大啊!我的一只手都捂不住啊!我小心地向下压着,真软绵绵的r团啊!我的心怦怦直跳,这种偷偷的感觉太奇妙了!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我小心地把手在上面滑动着,手掌感到了有一颗r球硬硬的,挺挺的,我很欣喜,决定要抓住它,可是它太小太滑,好几次和我捉迷藏,怎么也捉不到。我的手不时地把大姐的被子撩了起来,一股股淡淡的幽香沁入我的鼻腔,我兴奋极了!我总觉得手探着这两座圆丘很费力,主要是我的年龄小,个子不高,可大姐15岁了,身材修长,比我高一大截,这样可不过瘾啊!于是,我再也忍不住了,撩起了大姐的被子,钻了进去。

    大姐还没有醒来呢,运气真好,我把她的背心小心地向上撩着,终于撩到了胸口以上了,借着被窝里透进来的微光,我看到了两个美丽的圆丘展现在我的眼前了,多诱人的茹房啊!我蹲了起来,一手抓住一个茹房,轻轻地揉捏着,像妈妈和面一样,看着大姐的乃子在我的手里变成各种形状,我心里美滋滋的。我无法想象,大姐的这两团奶,为什么这么绵软,这么富有弹性呢,我使劲地捏着,大姐轻轻地哼着,双腿一曲一伸的,连那y部也一耸一耸的,我看到哪里高高的,像放了一个馒头一样。她气喘得又急又粗,一把把我抱的紧紧的,低声说:“不要脸地三儿,什么时候钻进来的,真不要x脸。”

    我吓得要走,可大姐拉住了我,我无法动弹。大姐又说:“三儿,给我舔舔乃头。像对待你小表姐那样对待我,快点……”

    啊,早上,她什么都看见了,我真没想到,早上还有一个大姐没有睡着呢!我低低地说:“大姐,你都看见了?”

    大姐笑了:“你和她搞得那么大声,你当我是木头吗,还有那个不要脸地表哥,在不停地打手枪,真不要x脸。我不敢明着看你们,就是怕他发现。”

    哎呀,大姐看见了,不知二姐看见了没有?我可以确定妈妈和姨妈肯定没有看见,要是看见了早就把我喝止了,岂能等到后来。

    我就觉得欲火缠身,内k里的小jj硬了起来。姐姐看到这状况,微笑着地叫我把我的内k给脱掉了。姐姐微笑着说:“弟弟已经是个大人了。”

    她接着再用手慢慢的抚摸我的小jj,那时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姐姐抚摸得很舒服,后来姐姐把包皮拨开,这里令我疼痛不已,姐姐看见我的脸色,为了安抚我的情绪,姐姐用舌头慢慢地舔我的g头。疼痛的感觉在一瞬间被姐姐给我口交的快感掩盖了小jj被姐姐那温暖的舌头缠绕着,陶醉在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的我,不久后我觉得小jj有种麻痹的快感,这种快感令我的的呼吸开始加速,姐姐见此状况便立刻吐出我的jj,用手套弄着我的g头。 在一瞬间,我觉得好像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很酥麻的感觉令我s出一些透明的y体,姐姐很吃惊:“弟弟还能s出一些y体来,太不可思议了!”

    过后我便因为疲累而堕入了睡眠之中,隐约之中听得姐姐好像说我太不中用了,竟然没有给她服务就睡着了,我管她呢,睡吧……

    一百零九 在邻居房上现场看录像 终于明白了成人的游戏

    当晚,我和大姐玩了一段时间的游戏后,我先疲倦地睡着了,大姐还在抱怨我太不中用了,后来,她抱着我入睡了。在梦中,我梦到我结婚的那一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我终于娶到了如意的新娘了。入d房时,我一揭盖头,发现新娘子竟然是大姐,大姐笑吟吟地说:“来吧,三儿,来,我们行乐吧!”

    我心里又惊又喜,向后退着,直至醒来。我发现母亲在喊我起床。朦朦胧胧中觉得母亲在骂我:“不要脸,钻你大姐的被窝里干什么呢,小坏蛋。”

    我睁开眼睛一看,啊,我也大姐抱得紧紧的,我的头还埋在被子里,一只手抓着大姐的一只茹房,嘴还含着大姐的乃头,我吓得赶紧吐出,放开了大姐,又从大姐的被窝里出来了,忙去找衣服穿。大姐也被惊醒了,她面对母亲质疑的目光,脸变得绯红,我也不敢去看母亲。二姐也醒来了,说:“不要脸,羞,羞,羞死了,钻进女人的被窝里!”

    我扭过头,白了她一眼。

    我忙着穿衣服,而母亲依然不放过,还问大姐:“心兰,你弟弟钻进你的被窝里干什么去啦?”

    我忙低下头,掩住了脸。大姐迟疑着,后来才说:“三儿摸我的胸,还学着吃奶呢,弄得我睡不好,我又撵不走他,一撵他就哭。”

    这个大姐,挺会应付的哦,你哪里撵我呢,明明是很欢迎我的。妈妈笑着嗔道:“三儿,你可以摸妈妈的茹房,但不能摸姐姐的,记住没有。”

    我本来怕妈妈责骂我,但听到妈妈的语气好像不当一回事似的,便把头抬来起来,撒着娇说:“不,我就要摸,妈妈不让我摸大姐的,我就一天不吃饭不喝水,让你断子绝孙。”

    妈妈笑了,把我抱住了,又用巴掌拍我的pp说:“三儿,你这个坏小子,行,行!妈妈答应你,不过每天不要摸起来没完没了的,干扰你大姐睡觉。”

    又转向大姐说:“要不让三儿摸吧,行不?”

    大姐红着脸点了点头,她们平时都很娇宠我,岂能不答应?我高兴地穿起衣服,跳到了地上,一蹦三尺,高高兴兴地出院子里玩去了。

    我家的院子和邻居二大娘的房子中间有一个梯子,大家都用它来上屋顶查看上面有没有漏雨的地方。这梯子倒成了我游玩的好去处,天天我都会上梯子玩,还蹬着梯子上屋顶玩,还沿着墙头,到我家和二大娘家的南房上玩。我们这里的正房都是坐北朝南的,说是为了采光采暖好一点。而在南边又要盖上一些房子供牲畜来住和放杂物,所以这种房子叫做南房。在院子里还盖有一些东房和西房,大的住人,小的作j窝,狗窝。与我家相挨的地方是二大娘的东房,她的东房很大,是住人的,与北面的正房距离很近,因此我上梯后常常在二大娘家的东房顶上玩。二大娘一家也不怪我,他们见我很小,玩性十足,又出不来大的差错,也懒得去管。我在二大娘的东房顶子上玩时,常会看到二大娘的身子光光的,她和一些村子里的男人像蛇一样,缠绕在一起。我觉得很奇怪,便问妈妈他们在干什么,妈妈说:“不要管她,另外不要和别人说,小心二大娘来找咱家,把咱家的东西打破了!二大娘常常感冒,找上一些人来给她发发汗。另外,你不要看了,对你也没有好处的。”

    哦,我明白了,怨不得二大娘和那些男人纠缠在一起呢,我常常看到二大娘和男人在一起时,光身子上经常汗淋淋的,并喊累死了,原来她感冒需要发汗。我就不去看她们了,没有兴趣。母亲看到我不再看二大娘的屋子了,便对我放了心。而二大娘屋子里的那些男人看到我后,便对二大娘说我在她家的屋顶上偷窥他们,二大娘说我还小,不懂得这个,也没有和别人说过。当时,村子里的男人多半光顾过二大娘的家里,因此他们是二大娘的眼线,我只要在街上说二大娘的事情,肯定会传到二大娘的耳中,所以二大娘像东厂的特务一样,信息最灵通。这也是妈妈三令五申不让我乱讲的原因。二大娘的刁蛮是闻名的,她一不高兴,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而且她手下有很多男人可以供她驱使的。所以,二大娘是惹不起的,母亲及时怕我乱说坏了事。二大娘的厉害我是知道一点的,因此我不敢在老虎p股上拔毛的。

    今天,我又爬上了二大娘的东房顶玩去了,天气真好,不冷不热,我躺在屋顶,看着天上缓缓飘动的白云和蓝蓝的天,觉得我好想睡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之中了。一行行飞鸟舒缓地滑翔着,我看得快要睡着了。突然听得二大娘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二大娘的这种特殊的声音很高,是可以传到我家的。原来我问过母亲二大娘究竟怎么了,是不是二大爷在打她呢,叫的这么高。母亲说:“她感冒了,难受得乱叫呢。”

    我说:“二大娘这么娇气,成天乱叫,还不如我们小孩呢,我病了,我会静静地躺着,从不乱叫乱动。”

    妈妈夸我乖,是个好孩子。现在想起来,当时我真是太傻了,傻得可爱啊!但是,自从那天早晨与小表姐玩了成人之间的游戏后,我懂得了女人发出的那种呻…吟声很特别,不是痛苦的呼声,而是快乐的叫喊。看来,原来妈妈在骗我呢,看来二大娘在高兴地大叫着,也许她在享受着一种无边的快乐呢。我不由得调整了方向,使躺下的头正好对着二大娘的窗户,这样,我可以眯缝着眼睛看到二大娘的一举一动了,而二大娘又发觉不了我在偷看她。我还以为我的这个聪明的举动暗自高兴呢。

    我向窗口看去,二大娘是个爱干净的人,窗户的玻璃擦得十分干净,几乎看不出那里有玻璃,因此里面的一切被我看了个清清楚楚。只见有一个男人光着身子仰面躺着,而二大娘坐在了他的身上,两条腿分跨在他的身边,二大娘像骑马一样,一上一下地动着,长发飘来拂去,那个男人双手抓住了她的双r,不断地揉按着,二大娘闭着眼睛,发出了那种特别的叫声,不断地叫着:“c死我吧,c死我吧……”

    我惊呆了,二大娘怎么还骂自己呢?我们孩子们常常骂人“c死你妈”没想到二大娘还骂自己呢!我知道二大娘玩的就是大人之间玩的游戏,我看到也觉得脸红过呢!怎么这事也放到白天做呢!看到二大娘的动作,我觉得心中有一种痒痒的感觉,像有无数根j毛在痒着我。没料到自从和小表姐清晨一玩后,我既然一下子长大了,也懂得了成人之间的这种游戏了。我想到了怨不得人们常常在背后骂二大娘是s货,不要脸,爱勾引男人,看来人们说的一点不假啊!二大娘竟然大白天和男人做那事,还叫的这么高,她真好意思,这成何体统啊!我还听得在二大娘的呻吟声中夹杂着一种“啪啪”的声音,那声音很特别,和单纯的拍pp不一样,有一种水的声音在内。真奇怪,二大娘又没有游泳,怎么能发出这种声音呢?我要看个究竟,但我不敢站起来近距离去看她,只能专心地盯着,看看是怎么回事。后来,我发现随着二大娘的一起一落,那声音就响了起来,二大娘一停,那声音就停了;二大娘动的越快,那声音就越急;二大娘动的越慢,那声音就越低。这究竟是怎么搞得呢?二大娘坐在男人的身上竟然能发出这种声音,太奇怪了。我猛然间发现,二大娘和那男人中间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把他们连在一起了,像一串糖葫芦上串的两颗水果一样。是什么东西呢?我今天一定要看个仔仔细细。我睁大了眼睛,努力地看着。只见二大娘一只手抓着自己的一个茹房,一只手托在那个男人的胸口上,臀部上下地运动着,好像坐在了一根g子上,啊,二大娘为什么坐在g子上呢,她不疼吗,我要看个仔细,可是只看见了他们y部的那两团黑毛毛。这时,二大娘停了下来,我好不懊悔,为什么没有看仔细呢?正在我遗憾的时候,二大娘突然又坐到那个男人的身上了,只不过现在是背对着窗口,把两个圆滚滚的p股都暴露在我的眼前了,哦,原来二大娘不是不做了,而是调整一下姿势而已。这时,她们的结合部清清楚楚地展现在我的眼前了,我终于看了个究竟。原来二大娘坐在了那个男人的jj上了,她用自己的dd把那个男人的jj都套住了,塞得满满的,看不出一丝缝隙。这和狗链蛋一模一样啊!二大娘不时地动着,发出了“啪啪”的响声,原来,啪啪之声是有水啊,那水是从二大娘的dd里流出来的,我看到二大娘不时大叫一声,dd处就流出一股白色的y体,而那男人则把这些y体都抹在自己的jj上,然后再去c二大娘,我看到他的jj闪闪发光,c的二大娘的xx啪啪直响。二大娘身子越来越软,好像再也支持不住了,她叫的不知是哭还是笑。

    那男人见此情景,就起来了,背斜对着窗口,但还有一个侧影我可以看的到,只见那男人轻轻梳着二大娘柔软的ym,摸到了二大娘肥厚的y唇上。那男人把二大娘一条大腿扛到肩上,一边抚摸着光滑洁白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j巴顶到了二大娘柔软的y唇上。

    “小宝贝,我来了!”

    那男人用力一挺。

    “吱……”

    一声,c进去大半截,全身无力的二大娘不由双腿的r一紧,眉头微促,发出一声“哎……”

    的呻吟。

    “还真紧啊!”

    那男人叫道,也许他感觉j巴被二大娘的yd紧紧夹住。那男人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整条粗长j巴连根c入,二大娘秀眉微微皱起:“嗯……”

    发出一声娇腻的呻吟,浑身微微抖了一下。二大娘一对雪白的大茹房随着那男人的抽c在胸前颤动着。那两片肥肥的y唇,随着那男人j巴向外一拔,擦得粉红的y唇都向外翻起。

    那男人粗硕的j巴在二大娘的y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

    的声音。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咳嗽声,是二大爷来了,看看二大娘怎么办?二大爷进来院子里,那男人看到了,忙放下了二大娘,转身就去穿衣服,可二大娘拦住了,说:“尽情干吧,我的老公是不敢说别的。”

    果然,二大爷趴在玻璃上看了一眼,就赶快走了。

    那男人笑了,有跑到了二大娘的身边,他一边用力吮吸着二大娘的茹头,一只手已经缓缓滑下了r峰,掠过雪白滑腻微微凸起的小腹。梳了几下柔软的ym,手就停在了肥嫩的y唇上,两片肥肥y唇此时微微敞开着,那男人手指轻轻掰开y唇,轻按在娇嫩的y蒂上,捏弄着,用指甲轻刮着……

    “啊!……不要啊!……啊!……”

    二大娘头一次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双腿不由的夹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夹紧。浑身激烈的颤抖。

    玩弄一会儿,那男人又坚硬如铁了。他一手抬起二大娘一条大腿扛在肩上,一手握住二大娘的一只大乃子,挺着粗长的j巴向二大娘的yd近,乌黑的j蛋般大小的g头顶在了二大娘那两片肥厚的湿湿y唇之间。那男人腰部用力一挺“吱……吱……”

    粗长的j巴缓缓c了进去……

    “啊!……啊!……”

    二大娘不由呼出声来。只觉得下t被一条粗硕滚烫的劲物充塞得满满的,暖暖得无比受用。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二大娘却刚刚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和快感,比丈夫的要粗长很多。二大娘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r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

    由于二大娘的下身y水很多,那男人一开始抽c就发出水滋滋的声音。虽然生过小孩,但二大娘yd的弹性还是很好,两片肥厚的y唇紧紧围箍着那男人的大j巴。

    那男人真是一位性j高手,他粗长的j巴每一下几乎都c到了二大娘yd最深处,每c一下,二大娘都禁不住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娇呼一声。

    那男人一口气抽c了四五十下,二大娘浑身已是细汗涔涔,双颊绯红,y呼不止。一条洁白的大腿搭在那男人肩头,另一条斜放在床边,伴随着那男人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

    二大娘娇呼不止,那男人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c,每次都把j巴拔出到yd口,然后再使劲猛地一下c进去,直c得二大娘y精四溅,四肢乱颤。那男人的y囊啪打在二大娘的p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