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31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巴狠r时的x样儿。这次呀,我的sx变个姿势给小木rr。 ”说完转过身来趴在炕上,将丰满肥美的大p股高高蹶起,双腿大大的敞开,将sx和p眼完全暴露在大家面前。

    并y猥的在我面前摇晃着小p股,诱惑着我的粗硬的大j巴,同时更是y猥的用双手扒开正在摇晃的臀部两片r丘,将sx大大的裂开,露出x里鲜艳的xr。回过头y浪妩媚的对我腻声道:“乖儿子,快来r妈妈的美味sx吧。”

    c你阿妈的,你却给我当妈,我要c死你!

    我看着凤儿的ys的浪样儿说道:“真美……真是个y荡的妈妈,你的sx真s,终于可以r妈妈了,喔……我要好好的rr你……”

    说完,从刘老师的x中抽出那已被她的xr摩擦得变成紫红色青筋暴露的大j巴,在抽离时一丝y汁还连在我的大j巴上与刘老师的rx之间,亮晶晶的。

    一旁的凤儿见此情景浪笑道:“哟……姑妈的浪x汤儿可真多。粘了一j巴。”

    躺在下面的刘老师随着我大j巴的抽出也不由得哼唧了几声。红着脸笑道:“那还不是给咱儿子r出来的。”

    我道:“刘老师,先帮我唆唆j巴,好好唆,唆爽了,我好r凤儿的x。”

    说完不待刘老师说话,双手按住刘老师的头,腰一挺,将那根又粗又长的大j巴塞进刘老师鲜红的小嘴中。刘老师哼唧了一声,挣脱了我的双手,吐出我的j巴,笑骂道∶“刚r过我的x,就c进我的嘴,还有一股x的s味呢。”

    凤儿笑嘻嘻的浪道:“哪个女人的x没s味,只不过有的xs味大,有的xs味小罢了。就算你拿香水把x泡十天,捞出来闻闻……还是s的,那s味是天生的,去也去不掉,要不为什么男人爱管我们女人叫……sx呢。嘻……不信我的x,我的x正在这晾着,看是不是个sx。哈……”

    刘老师说:“凤儿说的没错。我是个顶天立地的大sx,就欠大j巴狠r的浪sx。凤儿,快唆唆我儿子的大j巴,唆的硬硬的,好来r你那又s又浪的x吧。”

    刘老师只唆了一会,我那本就因rx而充血肿胀的大j巴更加坚挺,刘老师忙吐出j巴,浪笑道:“好了,这回唆的又粗又硬了,快去r凤儿的x吧。保证她满意。”

    我看着自己的大j巴,满意的点点头,向凤儿走去。凤儿跪趴在炕上,p股高高蹶起,低着头从胯间看着我挺着大j巴卜卜棱棱的向自己走来,心里美滋滋的,浪笑道:“唆的粗不粗,硬不硬,我用我的sx一试便知。”

    这时挨完r躺在一旁的刘老师从炕上爬起,一把抓住我的大j巴,浪道:“等一下。”

    说完一口将我的大j巴放入口中,头部一进一退的抽动,将我的那根大j巴在嘴里吞吐起来,随着大j巴在嘴里的吞吞吐吐,一丝丝晶亮的口y顺着刘老师的嘴角不停的流到我的g丸和自己那丰满的双r上,拉出一条条长长的弧线。凤儿皱眉嗔道:“姑姑,你干什么?”

    刘老师说:“为了j巴再硬一些,你就舒服一点。”

    我道:“s凤儿,你就瞧好吧。”

    说完趴到凤儿身上,将大j巴放到凤儿x口,p股往前一挺,随着“噗滋”一声,整根大j巴轻松r进凤儿的x内。口中说道:“凤儿你可真浪呀,x里全是水,一下就r进去了。比你姑妈的x还好r呢。”

    凤儿浪道:“还不是刚才看你和你姑姑rx浪的。乖儿子,r吧,使劲r你妈妈的sx吧。sx痒的厉害,就欠大j巴狠r。 ”说完展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环住我的腰,使大j巴在x里更深入些。

    我被凤儿的y话刺激的大j巴又暴涨几分,p股飞快地耸动,大j巴在凤儿的肥x里快速抽动起来,口中道:“r,r,r,r死你个sx。”

    凤儿一双纤纤玉手扶着我的腰,媚眼微闭,娇艳的小嘴张开,享受着盼望以久的快感,媚声说道∶“噢……乖儿子,r的妈好舒服,我真喜欢你的大j巴,长长的,粗粗的,c进姨妈的x里舒服极了,尤其是g头每次都能顶到姨妈的花心上。噢……使劲r,再使劲,把大j巴都c到妈的x眼里……再快点……哎哟!舒服死了……”……

    我们又一次瘫倒在炕上时,我是彻底累了,我什么也不管了,拉过被子盖上就睡。我有气无力地说:“你们要注意,我是不行了,你们快走吧,我要睡觉了,晚上你们不要在了,我没有力气陪你们了!”

    刘老师她们又和我说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累死了。迷迷糊糊中她们好像说要走了,我也没有理她们,体力不支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错了,大家没有听说过嘛:居芝兰之室,久之不闻其香。风花雪月虽然美好,但长时间享受,会腻味的。贾宝玉虽然很喜欢在脂粉堆里混,但终因厌倦而出家了。日御三女,匪夷所思啊!疲惫像大山一样压着我。不一会,我睡熟了,就是有大炮放在我的头上,也震不醒了!

    这是在哪里呢?四周围都是旷野,中间只有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通向远方。我顺着小路向前走去,一路上风沙肆虐,我不住地擦眼睛,走了好久,才到了一个村庄里。我走得又渴又饿又累,走不动了,好容易走到了一个人家的门口,我费了半天力气,才叫开了门,门开了,走出一个女子来,那女人高挑的身材,丰润的身躯,很熟悉的样子,是谁呢?我定睛一看,是大姨子,我那未过门的妻子的姐姐啊!我喜出望外,在这里看到一个熟人了!

    大姐忙扶我坐下,问我怎么了,瘦成这个样子了?我说:“大姐,我又渴又饿,快要昏过去了。”

    大姐听到后,忙去找饭,找了半天,没有现成的饭菜,她只拿了一壶热水过来,她给我倒了一杯后,我端起来要喝,可烫死了。我渴得直咳嗽,大姐也急得不知怎么办!后来她想到一个好办法,忙撩起自己的衣襟,露出了自己的大茹房,把一个硕大的茹头c入我的口中,我渴死了,什么也顾不得了,双手捧起大姐的茹房,用力地吸着,“咕噜咕噜”的咽着,吸光一只再吸另一只,不一会,两个茹房的奶水都我吸了个精光,茹房也没有以前那么饱满了,软了下来。而我喝了足够二升的奶水,我又解渴又止了饿。我坐了下来,感激地看着大姐,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双手还抓着她的两个大茹房不放。这时,大姐提醒我:“小木啊,你吃饱了,也喝足了,还抓着大姐的茹房干什么呢?”

    我有点羞愧地把两只大茹房放了下来,目光灼热地看着她。突然我爆发了,我一点也忍不住了,冲了上去把大姐抱住了,雨点般地吻着她。大姐推着我,连声说:“不要啊,我是你的大姨子,你不要这样!”

    我说:“大姐,我爱你,你不要躲了,我早就喜欢你了!”

    大姐用巴掌狠狠地掴了我一下,打得我脸皮生疼,发烫,我快要流出眼泪了,这时我睁开了眼睛,眼前站的是我的大姐,我的亲大姐,一母同胞的大姐。她的巴掌在我的脸上放着,啊,是一个春梦,乃乃的,什么梦也做啊!没想到,嘴里叫着大姐,而我的亲大姐真的站在面前了!

    大姐什么时候来的,来干什么了?我记得大姐有半年多没有回娘家了,今天怎么来了呢。大姐笑着说:“弟弟,你在做什么梦呢,真是羞死人啦,嘴里不停地叫着,大姐,我喜欢你之类的词,不是我一巴掌把你打醒,你还在做梦呢,不知道还要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呢!”

    我不好意思说我口中的大姐不是她而是大姨子。我还没有从那个旖旎的梦中醒来呢,还傻傻地呆着。大姐扶起了我的头说:“你看看你,大白天睡觉为什么脱的一丝不挂呢?你看看你的狗东西吧,挺得那么高,是不是在做春梦呢?会不会在梦中把我作为了女主角呢?”

    说着,往我的j巴上拍了一巴掌,我疼得直龇牙,我骂道:“我脱光衣服睡觉关你p事,你打我干什么呢,疼死了,你羞不羞哦,还一直看弟弟的尘根,还用手来拍,你有病呢?”

    为什么大姐能和我这样肆无忌惮呢,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曾经和她有一段故事,在接下来的文字中,我将叙述。

    大姐气得说:“什么,你说我什么呢,今天我要把你的狗东西拽下来,c。”

    说完,就要抓我的尘根,我忙左躲右闪,又用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子,说:“好姐姐,亲姐姐,不要捉弄我了,我错了,不该说你啊,你放过我吧。好吗,姐姐,我求你啦!”

    大姐这才住了手,说:“老娘医生出生,怕什么呢?你脱…光不脱…光,在我的眼里都是一样的。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忙去找衣服穿。衣服不知抛到那里去了,怎么也找不到。害得我把被子从身上扔下了,才找一部分衣物,大姐看着我说:“弟弟长大了,这么好看呢!”

    我去看她的眼睛,发现她的眼睛正盯着我的j巴紧紧不放。c,有这样看的吗?我还没有找到内k呢,但迫于形势,我只得穿上外裤,把仅找到的几件一下子胡乱地套在了身上。大姐看着我:“弟弟,妈哪去了?”

    我说:“妈走亲戚去了,后天回来。”

    大姐又问我:“你为什么大白天脱、光睡觉呢?”

    我说:“我觉得不舒服,就脱光了,我习惯于l睡。”

    大姐没话了,开始收拾凌乱的被褥。她突然看打了被褥上一片又一片的湿痕,便问我:“这是什么?”

    我说:“睡前喝水的洒的,现在还没有干呢!”

    大姐不相信,凑近那一片片的湿痕又吻了吻,随即皱起了眉头,说:“弟弟呀,你骗谁呢?你说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一看瞒不住她了,便说:“姐姐,我刚才做梦时流出来的,流了两次,我睡的身子翻滚时,把那y体弄得到处都是,姐姐你不要问了,怪不好意思的!”

    姐姐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不好啊,这可是有病的表现啊!一个年轻男子,一周梦遗一次是正常的,可你一天连续梦遗两次,这可不正常啊!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吧!说吧!不要再瞒下去了。”

    一百零五 小时候的一些隐私

    哎呀!我真混呀,骗人还不会骗呢,大姐是泌n科的医生,尤其对男子的病大有研究,我为什么要骗她一天连续梦…遗两次呢?唉,真可是惹祸上身啊,面对大姐的问,我该说什么呢,还是继续骗她吧!不然,我的谎言就不能自圆其说了,于是我的脑子一动,冒出一个坏念头,我便说:“姐姐,你别问了,我不好意思和你说。”

    姐姐挪了挪身体,离我更近,她问我:“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呢?你说吧,长姐如母,可以和我说的,不要紧,姐不会笑话你的。”

    我嗫嗫嚅嚅地说:“最近这段时间,我总是做梦,而且是春梦。”

    大姐姐笑了:“这很正常啊,谁都会做春梦的。你是梦见和女孩子在一起吧!但不可能是一下子就梦…遗两次吧!”

    我嘴唇动了动,但没有说话。大姐又追问我:“你想说什么,说吧!姐姐是个医生,懂得一点,可以帮助你。”

    我低低地说:“我梦见和你在一起。”

    大姐的脸变了一下:“那我就直说了啊!你可不要骂我呀!”

    大姐急得问:“梦见我和你在一起干什么呢?”

    我装着一吐为快的神色说:“姐姐,那我就直说了啊!你可不要骂我呀!”

    大姐急得问:“你这人婆婆妈妈的,这是一个梦,又不是真的发生了,说吧,还是一个男子汉呢!”

    我说:“姐姐,我梦见我和你赤身l体在一起,我们像蛇一样地缠绕在一起。我舔遍了你的全身,你也是一样舔我,你还用口这样……”

    我一边用手指了指j巴:“最后你骑在我身上,不断地上升下降,一会儿我端起你的双腿,用力地冲刺着,最后我们一起high了,我梦见把那些东西s入了你的体内了。我还想抚摸你时,可你却不在了,我便醒来发现了内…裤上和褥子上有了一大滩,于是我把内k脱了。今天,我两次梦见你,所以就梦遗了两次。”

    说完,我看着她。

    大姐的脸色变了几变,她问我:“你是不是白天也在想我?”

    我说:“大姐啊!我成了什么人了,简直就是禽兽了,我不去想你的,只是做梦就梦见了你,很奇怪的。你说我得了什么病了吗?”

    大姐想了想说:“要不,到心理医生那里治一治,不过到那里要吃些苦头的。”

    我说:“吃什么苦头?”

    大姐说:“心理医师首先要把你催眠,然后引导你梦见我,你一梦见和我做那事,他就用电击你的j巴。”

    我连忙说:“不,不,大姐呀,亏你想的出这个馊主意。你只有一个弟弟,你是不是想断了木家的香火呀?”

    大姐笑了:“那就不要去了,你不要怕。”

    她皱着眉头说:“我一会给一个朋友打个电话,问一问这种情况怎样处理。说起来,就怨我了,你小时候就爱钻大姐的被窝里乱…摸,结果就是这种情况把你宠坏了,现在一做梦就是和我在一起。”

    她又问:“梦见过和你二姐在一起吗?”

    我说:“没有啊!”

    大姐很惊异地说:“这有点怪了,你小时候不要脸,不是钻进我的被窝就是钻进你二姐的被窝,怎么现在只梦见和我在一起而不和你二姐在一起呢?只怨我对你太宠爱了。”

    啊,小时候,大姐提起了我的小时候,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小时候的情景了。我家只有我们三个孩子:大姐,二姐,我。大姐比我大9岁,二姐比我大5岁,我是家里的老小,又是唯一的男孩子,因此家里人对我十分娇生惯养,非常宠爱我。我很得意,常常为达不到的事情发脾气,家里人也处处让着我,不怎么去呵斥我。从我5岁开始记事起,我就很淘气,而且很任性。晚上睡觉时,总是要口噙着妈妈的乃头才能入睡。那时候,妈妈的大茹房成了我我最喜欢的玩具,我不住地摸、捏、拽,玩累了,还头枕着妈妈的大茹房睡觉。妈妈不让我枕,我非要枕,说这里很软和,很温暖,我枕着也舒服。妈妈不忍心看到我哭,就由着我胡闹。我天天晚上钻进被窝里,妈妈总要习惯性地抓住我的小…j巴要摸几下,还要说:“这小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这么淘气呀!”

    这时,我总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小j一跳一跳的,我有点吓,又觉得很舒服。我又把妈妈的手拉过来,放在我的j巴弟上,妈妈这次不娇惯我了,而在我的耳边说:“你不要高声叫,小心我告诉你爸爸,和他说这件事。”

    我觉得这件事很害羞的,就不敢吵闹了。这时,我就开始玩妈妈的茹房了,不住地玩,直到睡熟才停。

    有一次,姨妈来我家走亲戚,她看到我晚上的这种傻样子,便对妈妈说:“不能把孩子惯成这个样子,这样对他不好,他会永远长不大的,长大也心里不健康。”

    妈妈说:“孩子还小,没事的,大了他自然不摸了!”

    我听了姨妈的话很恨她,总想找个机会报复她。那天晚上,大家玩牌玩到了凌晨三点了,因此大家在早上还酣睡如猪。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地起来,把她的胸罩拿上扔进了大便的粪池里,还用g子往最底处藏了藏,看到罩罩被大便全部掩盖住了,我开心地撒了一泡n,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快乐的人了!

    我回到家里,又装着睡下,我看到姨妈睡得正熟,家里的人基本上睡的很香,只有我的远房表哥翻来覆去滚动着,好像醒了。远房表哥的父亲是妈妈的同族哥哥,那天,他碰巧路过我家,就歇了一宿。他正是二十岁的血气方刚的年华,满脸长满了青春痘,一看就是精力过剩,无处发泄。他早早地醒来一定是荷尔蒙在作用,一条大炕上睡了这么多的美女,他怎么可以睡得安稳呢?而为了防止意外,他睡时,左靠墙,右靠父亲。这么多的美女:大姐,二姐,妈妈,姨妈和表姐发出的罪人的气息,怎能让他睡安稳呢?我怀疑他是不是昨晚彻夜未眠呢?(当然这是我大一点后揣测的)我看到他没有睡着,心里立刻有了个坏念头,想乘机再报复一下姨妈。

    于是,我贴近了姨妈的被窝,把头凑近她的脸,发现她毫无任何动静,看来她睡得正香呢!于是我把姨妈的被子一点一点地撩了起来,露出了她的上半身。她上半身光光的,没有衣服,罩罩脱下来已经被窝扔进了粪池。哇,我看的都呆了,又大又圆的两个乃子挂在胸口,两颗花生米直挺挺的,比妈妈的绝对好看!姨妈比妈妈年轻了10岁,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越年轻的女子比年纪大的女子的r…房好看的多,也许从这时我产生了以后要看姐姐们的念头。我悄悄地把脸贴近,轻轻地吻了一下一颗花生米便闪开了,怕姨妈骂我。我觉得好像有两道闪电一样的目光盯过来,我忙去看,啊,是那个远房表哥,他目光像锥子一样,扎在姨妈的胸口,一动不动,我看到他嘴角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哈哈,我突然觉得这事很好玩,姨妈的胸被别的男人看到了,这也是一种报复啊!我的心跳得很厉害,一种原因是怕被姨妈发现了,另一种原因是我心里高兴的要死。远房表哥的头抬起来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姨妈,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她。他突然向我打手势,把自己的一只手放在被子上,然后把被子撩了起来,从上往下,直至把身体都暴露出来,然后他又用手指着我,又指着姨妈,我不明白他的意图。那个远房表哥急得又向我做了两三次手势,我才明白。于是我抓住了姨妈的被子,小心地向上撩,一点一点地,终于把整张被子撩往了一边,露出了她的全部身子。当时正是夏天,就是不盖被子也不冷,所以姨妈酣睡如初,没有觉察。

    啊,姨妈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了。只见姨妈的双腿细细的,圆圆的,很长很长,我总觉得她的腿十分好看。她穿着一件勒的很紧的裤…头,我看到了那裤…头勒的她两腿之间有一道缝,我很奇怪,她那里为什么不是鼓鼓的,像我的小…j巴一样,我幼小的心里第一次才对男女的下部有区别有了初步认识。原来我一直以为男女身体的区别是男人的胸口平平的,女人的胸口鼓鼓的,有两个大r团,我们那里的俗话叫乃子是“牛牛”我觉得男女的根本区别是男的没有大牛牛,女的有大牛牛,没想到今天才发现女的下部竟然还有一道裂缝啊,把我吓坏了,姨妈不是病了吧!病得下边裂开了缝了!我很想脱下她的小裤头看个究竟,但我没有勇气,我怕姨妈打死我,姨妈的性子一直很火爆,我一向是知道的。再看那个远房表哥,表情更是不得了,那样子像是快要渴死的鱼一样,他喘着粗气,手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动着。干什么呢?这个表哥,他病了吗?他不停地喘着气。他为什么要动自己的j巴弟呢,我满脑子疑问。

    那个远房表哥又向我挥动着手势,他要干什么呢?我有点奇怪,就向他看去,只见他把自己的短裤脱了下来,又向我挥手,向姨妈的身上挥手,看样子,他要我把姨妈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脱下来,啊,我惊呆了,可远房表哥不断地挥手,并从上衣的口袋里取出了一张五元钱,亮给我看,并把钱扔了过来。我该不该做这件事呢?那时候,五元钱对孩子来说,可是一张巨额的大钞啊,我看到后心里跳得七上八下的,不知如何是好,要知道,家里境况不太好,我的零用钱基本上没有,可现在在我的面前一下子这么多的钱,我想了半天,终于动心了,便把那五元钱拿了过来。“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接下来,我就要为表哥脱姨妈的内k了。表哥指挥我怎样脱,并给我示范用手怎样摸姨妈。啊,这还了得,让我摸姨妈,可是,我看到了那充满诱惑的五元钱,得了,看在钱的面子上,摸吧!于是,我隔着小小内k抚起姨妈老师圆翘的臀部。我手指挑开内k的蕾丝边缘,摸着姨妈老师丰腴紧翘的p股,手感真是滑嫩富有弹性啊。表哥又指挥我手指再顺着内k的蕾丝边缘再向里,由后臀摸往前面,我一下子摸到一个隆起的地方,像一个馒头一样,这是什么地方呢?我于是把她的小内k撩开了一道缝,向里看出,啊,只见姨妈的两腿之间有一个三角形的突起,这是什么呢,后来长大后才知道,这是。我的手掌向下一滑,就接触着柔细浓密的绒绒毛毛,这是什么吗,女人难道还长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原来我还以为只有男人才长毛呢!可是,我看了才知道,男女人是一样的,没有分别的。表哥的头向这边努力地探着,手握着自己的大j巴,不断套来套去,c他妈,干什么吗?自己还玩自己的大jj呢!表哥又指挥我不要停,继续下去,于是我的中指往里抠去,我的左手由姨妈的腰臀往下滑去,手掌从三角裤后头绷带处探入股沟,表哥指挥我摸她的p眼,我的手指只好抚过菊花蕾周边,我觉得很脏,但钱难挣啊,只好按照他的要求来了。我又揉抓她浑圆丰腴的两片p股,并偶而在她夹紧的p股缝中尽力前伸,我看到了一个水淋淋的大缝隙,这是什么嘛,难道这就是女人的xx吗?怨不得从外面看有一大道缝隙呢!可为什么是水淋淋的呢?真奇怪啊。我决定左手往y水淋淋的r缝探索,右手仍捧住姨妈的肥美,灵巧的五指抚弄着姨妈缝隙上的像嘴唇一样的嫩r,我看到y水源源不断地涌出,把毛毛打得湿透泥泞。我又觉得掌缘不时传来大腿内侧根部的绝妙柔嫩触感,右手偶也滑过r缝往菊花蕾处探去。这时,我已熟悉了这一套动作了,不等表哥指挥,我能c作自如了,表哥高兴地竖起了大拇指,连连叫好。而她内k也被我褪到臀部下缘,蕾丝内k滑褪到膝盖,两条大腿雪白诱人,大腿根间柔细浓密的ym乌黑湿亮,y唇细嫩外翻,诱人的r缝是湿湿的,非常紧密。我看到表哥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他把自己的jj的皮非常地动着,c,慢点好不,不怕把那皮扯下来吗?这时,姨妈翻了个身,我们吓了一跳,一动也不敢动,只能等着事态的发展。

    一百零六 为了报复偷窥的表哥

    等了一会儿,我没有看到姨妈醒来,后来,我发现那个远房表哥的头又向高抬了一点,不像是看姨妈,那他看谁呢?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他在看着我的大姐,大姐当时15岁了,我记得她胸口也挺起了两个茹房。大姐和姨妈盖着一张被子,人太多了,没有那么多的被子!也许是热的缘故,大姐的小背心向上卷着,露出了多半个茹房和一小抹粉红色的茹晕,露出了那多半个的茹房真是好看,白白的,圆圆的,像一个馒头一样,那颜色真是炫目,不像妈妈和姨妈的,她们的白不是那种嫩白,她们上面写满了岁月的年轮,而大姐的茹房像一朵刚刚开放的花,像一颗清晨的露珠,像一个刚出锅的馒头,原来大姐的茹房这么好看啊!我从来没有看过如此美的茹房啊!也许从那时起,我就坚定了以后要摸姐姐们茹房的决心。怪不得那个远房表哥不看姨妈的了,原来还有比姨妈的更好看的呢!

    一瞬间,我又觉得很气愤,大姐拾我的大姐,又不是你的大姐,你凭什么看呢?我没有多想,就冲上前去,把大姐的小背心揪了下来,并用被子把她盖住了。那个远房表哥很气愤,拼命地向我挥手势,意思让我撩开大姐的被子,我却没有理她,反而睡下了。最后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又去看姨妈的胸口了。我还很憋气,觉得表哥很不要脸的,你为什么这样看我大姐呢?我也是刚才才看到的大姐的茹房,你却比我先看了,真不要x脸,妈的。要不是姨妈得罪了我,我早就把姨妈的被子盖上了,让你看个鸟,c,你个臭流氓。你不能和我一样,我还是一个小孩子呀!

    猛然间,我看到了挨着姨妈睡的表姐,她也挨着我睡呢。这个表姐正是那个远房表哥的亲妹子,她当时13岁。这个不要脸的表哥,既然偷看我大姐的茹房,老子就要看看你妹妹的茹房,不然,难消心头之气。于是,我轻轻地把表姐盖的那块薄毯子撩了起来,提起那块毯子,扔在了一边,太可气了,c。因为有气,我的胆子也大了很多。我看到表姐穿着一件小小的背心,连肚脐眼也露着呢!c她妈的,穿小孩子背心干什么呢?当时我不知道女子有这么短的背心,我抓住了她的小背心,小心地向上捋去,没费多少周折,她的白白的胸口就露在了我的眼前了。我暗自高兴,只见那胸口突起了两个想小酒盅的一样的r团,像妈妈蒸的小包子一样。在小包子的中央有一颗像绿豆一样大小的粉红色的小茹头,真可爱又可笑。没想到女人的牛牛(土话乃子)还有这么小的啊!和姑妈的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我差点笑了出来,这次我的气稍稍顺了一些。我再看那个表哥,他的头完全扭向了我这里啦。身子也半蹲着,为了能看到我的这里。啊,他还看他的妹子呢,c,无法想象。他脸上有一种奇怪的表情,不是生气的,反而是那种饿狼般的眼神,真让人费解。看到他没有生气,我倒有点不甘心,我看你妹子的胸,你却不生气,你的肚量够大的哟!

    既然你不生气,我就让你生生气看看,这样我才开心一点。好!接下来你该生气了吧!于是我把手放在小表姐的胸口,开始揉搓着那两个小包子,哦,软软的,滑滑的,绵绵的,也很好摸呀!我高兴起来,双手都放了上去,不住地摸她的小茹房。再看表哥,他不但没有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了更加兴奋的神色。c他…妈的!什么人,好,我一定要你生气!于是,我用食指和拇指捏起小表姐的一颗红茹头,慢慢地提着,拉着,后来一手一个,不住地拽着,捏着,搓着,也奇了怪,这两个小茹头竟然神奇般地变大了不少,又挺了起来,我还看到表姐的身子也在轻轻地颤着,喉咙间传来了“哬哬”的声音。她究竟醒的还是没醒,我有点怕了,万一她醒了,那可不好办了!我看着她的脸,她双眼还在闭着,就是我把脸都贴近她的脸她还没有动呢,看来她还没有醒呢!我就放心多了,胆子也大了。再看表哥,他还是没有生气,她的嘴大张着,连我也能听到他喘气的声音!这究竟怎么回事,c他…妈的,这小子为什么不生气呢?怎样才能让他生气呢?我心里不断地想着。看那小子眼巴巴的样子,好像很盼望我这样做呢!也许这小子是故意气我的,好,我要和你玩下去,看你到时候怎么忍受。

    我再去看远房小表姐的茹房时,大吃一惊,两颗原来像小绿豆一样的茹头竟然长大了一倍,像一颗大豆大小,而且还直挺挺的,我没想到,女孩子的小茹头竟然会长大,像如意j巴一样!我用两根手指拨弄着这粉红色的茹头,像在打算盘。看着直竖竖的茹头在我的拨弄下颤来颤去,我心里乐开了花。我偷偷地看了远房表哥一眼,c,还岿然不动,眼睛还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妹子。我暗自想办法,既然你不为所动,老子快要动真格的了,让你看一看老子的手段。

    于是,我翻过身,起来后,又趴在小表姐的身子上,头放在她的胸口,用嘴唇去蹭她的两个小茹房。小表姐犹如被电击一样,不时猛地颤栗一下,她竟然哼出了声,我吓坏了,以为她醒来了,但看到她的眼睛紧紧地闭着,我又放宽了心。而我又斜眼看表哥时,他的呼吸又加重了,身子也在颤动着。当时,我还想,到底是一母所出,妹妹在颤动,哥哥也在颤动。但我没有想到,我会那样的笨,不会去想兄妹两人都情不自禁了,不过,那时的我确实是小p孩,什么也不懂,不解风情,只懂得贪玩。

    我看到小表姐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心里想到她的反应也许是梦中表现,这样去想,心里坦然多了。我的嘴唇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那两个小茹房。我开始摩挲着这细软温滑的小茹房,小表姐反应更加强烈,身子颤动得更厉害,两条腿也一上一下地耸动着,她开始喘起气来。我也觉得嘴唇麻麻的,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当我最后含住了一颗红茹头时,小表姐“嘤咛”一声叫了出来,两只手抱住了我的头。我吓坏了,想挣脱,可小表姐抱住了我的头,挣脱不了。我忙去看她的眼睛,只见那两只眼睛还紧闭着。于是,我又放了心,开始慢慢地吸…吮。这小小的茹头确实不好噙,不时地滑出来,我又忙着含住;不断地滑出,不断地噙上。远房小表姐身子扭动着,发出低低的梦呓般的声音,抱得双臂用力更大。我一不小心,用力大了点,结果把小茹房的大部分都吸入口中。没想到,这一举动更加刺激了小表姐,她用力地扭动着身体,哼声越来越大,那嗓音充满了压抑!我忘了看远房表哥的表现了,就忙扭头去看他。只见他双腿紧紧地夹着,蹲在褥上,头又向我们这边移近了不少,那神情看样子想立即过来一样。

    他的眼睛发出灼热的光,脸红得像重枣,气息比一个耕地的牛还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表情,把我吓了一跳,表哥怎么了,看样子不像是生气的。他见我停了下来,忙用手势指挥我要我继续。我心想:莫非他希望我这样做吗?我要不要停下来?还是他欲擒故纵,用表象迷惑我,表面上很愿意,心里却极不情愿呢?我正想着,可被一只手把我的头拉了过去,啊,是谁,是姨妈吗?我心里跳得很厉害。

    我定睛一看,啊,是小表姐,小表姐把我的头又拉向了她的小茹房之处,一只手撑开我的嘴,把一颗红茹头放入我的口中。啊!太不可思议了,小表姐这么主动,这么迫切,难道她不反对,很希望我这样做吗?我看到她的眼睛微微睁着,啊!她醒了,我要走了。可小表姐抱住我的头不放。她凑近我的身边说:“你不要走,姐很喜欢这样做,来吧,给姐吸吧。”

    我有点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一切,忙问她:“真的吗,姐?”

    小表姐说:“傻弟弟,我骗你干什么,我真的很喜欢你这样做。”

    我说:“那好,表姐你声音低一点,看惊醒了大家。”

    小表姐点了点头,忙答应了。我轻轻一吸,可那颗小茹头滑了出来,我忙又去噙。可小表姐却端起自己的一个小茹房,用上面的小茹头划着我的脸,痒死了,我差点笑了出来。她又划着我的胸,我痒的从她的身上滑了下来,她忙侧躺着。她一把抱住了我,把一只小茹房放入我的口中,说:“好弟弟,来吧,给姐姐吃吧!”

    我的口含了表姐一个茹头,轻轻吮吸了起来,美妙的感觉从内心升起,我知道我做了一个最适时的选择,因为我听到了表姐的反应,表姐竟呻吟起来,有很大快乐的成份在里面,第一次听到女人发出这样的声音,我不知原因,自己却得到了一种巨大的鼓舞,动作就有些大而放肆,一双手在表姐的身体上游动起来,表姐继续呻吟着,却不再阻止我的行动,任由我的手从背后滑到她的前胸,然后再向下滑去,平平的小腹,坚实而富于弹性的p股,我的手已经从伸入了表姐的内k里,只是从后面进去的,没有引起表姐的警觉,表姐的注意力仍在自己的胸上,因为我的口一直在她的两个乃头之间转换着,并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胸上轻轻地揉捏着,她的声音一直在继续着,我感觉得出,表姐的身体在轻轻地抽动着。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已经悄悄地滑进了表姐的三角地带,等表姐将双腿夹紧时,我的左手已经抓住了表姐那里的那几根毛毛,表姐仍然没有说话,只是用手狠狠地抓住我的身体,并将下身夹得更紧以此来限制我的手的行动,我知道我已经成功了一半,我的右手狠狠地揉搓着表姐的胸,表姐并不觉出疼,反而呻吟的声音更大了,我就在那同时,感觉出她的双腿松了许多,于是我的左手就向下滑,在那芳草之下找到了我想要找到的地方,那儿有一个小的d口,小小的,我用一个手指轻轻地往里面探,里面立即有一股泉水涌了出来,将我的小手弄得湿湿的,我没有放弃,因为我的手指触到那里有一个硬硬的小核,我一碰那儿,表姐就剧烈地反应起来,她的呻吟声大了许多,将双腿打开了,让我的手可以更好向里面去探,表姐的双腿有节奏地张合着,我的手指则在她美丽的d口里进出着,我知道表姐喜欢我这样做,只是下一步要做什么,我却不知道了。

    黑暗中,表姐的手不知在何时伸进了我的内k里,握起了我那涨得几乎受不了的小东西,那小东西虽然并不是特别大,却足以引起表姐的吃惊了,因为她也许不知道那小东西有时候会迅速涨大。在表姐的呻吟声中,她握了我的小东西轻轻套弄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迅速传遍我的全身,我对表姐的回报很简单,就是用手指更加卖力地在表姐那水儿不断涌出的地抽c着。表姐“哼哼”的声音在房间里荡来荡去,我真希望这样的时刻永远下去。

    突然,表姐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在我耳边轻声说,“快,再趴到姐姐身上”第一次听到表姐如此温柔的声音,我受大了巨大的鼓励,便飞快地除下了自己的小内k,然后趴在了姐姐r乎乎的身体上,姐姐仰面躺在床上,先任我用一种很笨的动作脱去她那紧箍在身上的内k,表姐打开自己的双腿,让我很舒服地趴在她的身体上面,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下身那依旧挺立的小东西顶在表姐的平滑的小腹上,双手揉搓着表姐那一对似乎变大了许多的茹房,有一对软软的东西封了的口,我知道是表姐的唇,我不知如何是好,表姐已经轻轻的吮吸了起来,似乎要将我嘴里的东西吃掉,这感觉太好了,我真地以为我在做梦,表姐的动作并没有到此为止,一个湿湿的、滑滑的东西伸到了我的口中,在我的口中轻轻搅动来,我也学着表姐的样子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她的口中,两个人吻成一团,只到喘不上气来,才罢休。

    我偷看表哥,只见表哥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jj,飞快地套弄着,一边低低地叫着,眼睛看着我们在颠鸾倒凤。表姐的眼睛紧紧地闭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叫声越来越急,不一会,在一声大叫中,他身子一弓,一大股白色的y体喷s而出,喷出很远的地方,不知喷到哪里去了,他脸上现出疲倦的神色……

    我在小表姐的身上动着,那个硬起来的小jj不停地在她的三角地带摩擦着,小表姐发出阵阵销魂声,把我的身子抱得紧紧地,身子不断地扭动着。我的小jj好像找到了一个低洼的地方,当摩到那里的时候,表姐的身子就不断的颤栗着,我也觉得十分刺激,十分舒服,有一种想nn的感觉。这时,大姐咳嗽起来了,我忙从小表姐的身上滑落下来,躺在一旁,难道大姐醒了吗?

    一百零七  在姨妈身上的恶作剧被发现了

    远房小表姐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她拉过来撂到一边的薄毛毯,把我们两个人都盖上,低低地说:“弟弟呀,快盖上,早晨天气凉,小心感冒。”

    唉哟,还是个萝莉女孩,竟这样会嘘寒问暖,那神情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