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23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把舌头上的东西吞下了肚,发出一声浪…笑。

    凤儿问我:“为什么你突然s了,好奇怪呀!一点前奏也没有。”

    她不问我都忘了,我让她躺在我身体右侧,左侧躺的是秀秀。这样,我尽享齐人之福,左右各一个美少女,我是不是也发一句狂吟:“老夫聊发少年狂,左拥秀,右摸凤。”

    凤儿手指戳了我一下,问:“说话,为什么?”

    我只好面对着她侧躺着,可秀秀也侧躺着抱住了我。顿时,我觉得背部有两个绵软的r团,p股上有一撮毛在不时拂过,立刻,身上有一种似痒非痒的感觉。我没有说话,一口含住了凤儿的一只奶,嘴唇把乃头含住,用力地吸着,不一会,几滴甘甜微腥的奶…水流入了口中,我把这几滴吐在手上,让凤儿去看。凤儿大吃一惊:“啊,是什么?是奶吗?”

    说着,舌头舔了一下,大叫着:“是奶,哎呀,我该怎么办呀?茹房竟能流出奶来,怎么办呀?我还是学生,这还不让大家笑话我吗?”

    我笑了,秀秀也笑了。凤儿气得骂我们:“人家愁死了,你们还幸灾乐祸,快支个招吧!”

    秀秀说:“这好办呀,在学校里涨奶时找木哥啊,让他为你吸上几口,你不是好了吗?”

    秀秀想了想,说:“只能这样了,没有办法呀!”

    秀秀说:“木哥,你有口福了,天天可以吃上少女的奶啊!”

    我心里美滋滋的,真是福从天降啊!我说:“就怨你让小英天天晚上吸吮的缘故,不然能有奶吗?”

    秀秀忙问:“怎么回事?”

    凤儿狠狠地掐了我一把:“没有事。”

    哎呀,我忘了,我答应过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可是刚才得意时却忘了形。

    我把头又贴近凤儿的胸前,一口含住了一个r蛋蛋,她的乃头经过小英长时间的吸吮,已规模不小,我含着它,毫不费力。不一会,几滴甘甜的奶水又流入了我的口中,我再也舍不得吐出,一口咽了下去,又开始吸着。凤儿拍着我的头说:“乖儿子,给黄校长好好吃吧,不要淘气。”

    这甘甜温热的奶水真是天底下最好的饮品啊!只是凤儿的奶水不多,一口下去,只是一二滴而已。这时,秀秀也贴近身来,她也含住了凤儿的另一个乃头,也要吃奶。凤儿格格地笑着:“馋了吧,小秀秀,给黄校长好好吃哟,但有一个条件,必须叫我一声黄校长,不然,你一边去。”

    秀秀为了吃,含着乃头含糊地说:“黄校长,饿了,吃点奶行吗?”

    凤儿拍着秀秀的头说:“好女儿,吃吧!”

    这样,凤儿的胸前有两个头在顶着,左右双r都被我们含住,凤儿叫了起来,这叫声包含了刺激和母性。我们一直狂吸着,快把凤儿的小r吸瘪了。我的一只手又摸到了凤儿的xx那里,抠摸个不停,没想到秀秀的手也摸到凤儿的埠头处,开始抚弄那颗y蒂,这一下把凤儿整的娇喘连连,双手把我们的头抱得很紧很紧。

    可惜凤儿的小r里的r汁很少,我和秀秀拼了吃奶的劲只吮出一丁点,这也够我们兴奋的了。我含着少许的奶,秀秀也含着奶,我们俩口对口交换,喝了个交杯奶。我把我嘴里的喂给她,她把她嘴里的喂给我,好刺激啊,我摸到舌头缠绕在一起,感到了甜丝丝的味道甜到了心底。

    后来,我们实在吸不出了,就只好作罢。我们躺在床上,舔着嘴唇,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幕,真是太撩人了。说出来,让人无法置信,我们喝了一个从未生过孩子的未婚少女的奶。真的感谢小英啊,是她开发了凤儿这个宝藏,如果不是她长年累月地吸吮,凤儿的奶水从哪里而来呢?可以说凤儿的初r被我和秀秀吃了,我真高兴啊!凤儿的初夜献给了我,现在又把初r献给了我,这两种东西可是女人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啊!我可是凤儿的开国元勋哦,福分真的不浅呢!

    凤儿见大家都躺下了,没有理她,她恼了,骂道:“你们吃完我的奶就走了,怎么不管我了?真没良心!”

    我说:“你还要干什么?”

    凤儿说:“这还用我细说吗?快点来呀!”

    我c,有这种永不言倦的少女吗?晕死我了,她不累,我可累了。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急迫的敲门声,是谁呢?我们吓得紧张起来。一看表,时间已经是11点半了,这么晚了,还有谁会出现在荒山野岭呢?是不是孤魂野鬼呢?大家都有点怕了,连忙穿衣服。不一会,就穿戴整齐了。可门外的敲门声一直不断,这时,有一个声音响起:“秀秀,快开门,我可是你的姨妈啊,我和你表姐、小静来了。”

    秀秀问:“是姨妈和春菊表姐、春兰小静吗?”

    门外传来了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和一声打呵欠的年轻女孩的声音:“你快开大门吧!我们能是鬼?你是不是家里窝了小帅哥了?”

    我们急忙向们走去,问秀秀门外是不是真的是她们姐妹俩呢?秀秀说是真的。于是,大家放心地走向门口,秀秀把门打开了,三个女子走了进来。只见一个徐娘半老,稍有些风姿的中年妇女、一个奇装异服的潮女孩和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学生走进屋子里。她们看到我大吃一惊,那个潮女孩大声说:“秀秀啊,你好厉害,你果真窝藏了帅哥了!”

    秀秀笑骂着她,说:“这是我小时候常玩的伙伴。”

    又指着凤儿说:“这是我的同学,他们走到这里时,摩托车发动不着了,就住了下来。”

    那个叫春菊的潮女孩蹬着两只大眼睛说:“怎么,这么巧呢?我们的摩托车也在这里抛锚了,只好来找秀秀了。”

    原来春菊一家人到几十里外的亲戚家去赴宴,回来迟了,路过这片树林时,不知车的轮胎上扎上了什么东西,轮胎瘪了,她们只好把车推到了秀秀这里,准备过了夜再说。

    春兰一声不吭,小女孩长得很可爱,齐齐的留海覆着前额,脑后留着两条小辫子。我问:“你现在读什么书呢?初几呢?”

    春兰笑了,真如三春的阳光,她说:“六年级。”

    啊,还是小学妹妹,六年级的个子也长这么高了,头达到了我的下巴了。我说:“你的个子这么高啊,才六年级的个子这么高。”

    这时,春菊蹦到了我的面前,娇声说着:“唉哟,帅哥,你长得这么阳光啊,今年几岁了,干什么工作啊?”

    我说:“你查户口吗,问得我这么详细!我今年20多了。”

    我不想和她说太详细了。春菊哼了一声:“还蛮有脾气的吗!不想理我吗,哼。”

    这时,春菊又说:“靠,这屋子里有什么气味呢?太呛人了。”

    说着,打了两个大喷嚏。秀秀的姨妈用力地嗅了嗅,脸色变了变,就开始看我们,我神色自若,不去看秀秀,怕让姨妈起疑心。其实,屋子里弥漫着的是一种暧昧的气味,就是我和秀秀,凤儿交…合后排出的y体的气味,现在在秀秀的床上还有一滩又一滩的湿痕。倒好我把秀秀的处女巾(我的独创,详见八十二章)藏起来了,不然姨妈看到那血迹,更要怀疑,说不定还要盘问呢!

    八十五 姨妈深夜来造访 携女与我挤一床

    姨妈问秀秀:“你刚才干什么呢,这么久才给我开门。”

    秀秀的神色不变,说:“我在睡觉,被你叫醒了,这才起来开门。”

    姨妈又问:“你爷爷呢,怎么不见他呢?”

    哦,姨妈不说我也忘了,就是啊,秀秀的爷爷到哪里去了?

    秀秀说:“他到城里了,到林业局要工资去了,留我在家看门。”

    春菊打了个呵欠说:“累死了,刚才推摩托车推累了,快找个地方我们睡吧!”

    秀秀看了看床说:“要不,每三个人挤一个床睡吧!屋子太小了,没有地方可以睡,凑合一夜吧!”

    春菊说:“这里有个帅哥,要不我们多方便呢!”

    我说:“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呢?我什么也不去看,自己就睡觉。”

    说着,我走向了秀秀爷爷的床,找到靠墙的位置,把外衣裤脱了后,扯过被子的一角就此躺下。屋子里的五个女子你瞪我,我瞪你,没发一言。

    最后春菊开口了:“谁挨着那个小子睡觉呢,要不我挨着他吧!”

    姨妈抢着说:“你到秀秀的床上去,去和你妹妹睡在一起。”

    我听得心中一动,春菊难道也是一个s女孩吗?想要和我一起睡,不是s女孩还是什么?看看是谁挨着我睡在这张床上呢?

    不一会,姨妈把外衣脱了,又把毛衣裤脱了,穿着一件长袖内衣和一条长筒内k钻进被窝里,挨着我睡下。她又招呼春兰那个小女孩挨她睡在这张床上。我抬头望去,只见春菊把自己脱的赤…条条的,上身只剩下一个罩罩,下身则是一条窄窄的内k,内k的边缘还有几根黑线头——ym,这个s女孩真放荡啊,怨不得想和我挨着睡呢?是不是已经开了处呢?

    这时,一只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把我拉的低下来头。哦,是姨妈,这个熟妇低低地对我说:“小子,不要看了,小心把眼睛看红了。”

    我忙把头钻进了被窝里,我一下子呆住了。这边风景独好啊,何必看外边的呢?我和姨妈春兰三个人一张被子。因为秀秀家的这个小木屋平时很少有人来,就是有人来也不在这里过夜。因此秀秀家里只有两张被子,爷爷一张,秀秀一张。现在一下子来了五个客人,被子就有点捉襟见肘了。一张被子能有多大?我和姨妈、春兰三个人把被子横着盖着,脚都露出来了。现在姨妈让我不要乱偷看,我只好钻进了被子,把头蒙上了。没想到,被子里风光更好,春色满园。只见挨我睡的姨妈不知什么时候把罩罩飞了,肯定嫌戴着不舒服,有些束缚,两只松软的大r把被子顶了起来,这样,外面的光线就s了进来,在被子里什么都可以看的很清楚。多谢姨妈大r的相助,让我直视无碍。姨妈还穿着一件长袖内衣,胸前有两个大凸点,可以看出来其乃头一定是硕大无朋了,再往下看,更是让人心惊r跳。姨妈穿着一条黑色裤头,大腿到脚上是黑色吊带丝袜,半透明的,修长的双腿被这吊带袜包上,有一种媚惑众人的魅力。无法想象,这个姨妈一定是个风流胚子,不然在裤子里面还穿什么吊带袜子呢,真有点滑稽啊!是不是她随时准备在床上媚惑男人呢,不然,穿这吊带袜子有什么用呢?我真想冲上去,扯乱她的吊带丝袜,再把她的双腿架起来,与她大干三百回合。再看小萝莉春兰,她读六年级,顶多是十四岁吧!可身体凹凸有致,初具女人的曼妙身材了。她上身穿着一件短短的只包住胸口的短背心,光洁的腹部在被窝里柔和的光辉的照耀下,发出一种圣洁的光芒。像是削出来的腰部美的让人陶醉。下…身穿着一件短短的三角裤。裤的材质很紧致,因此这内k把她xx的形状全都细致地勾勒出来。再看那细细的、圆滑的、修长的双腿,简直就是一个东方维纳斯。她均匀地呼吸着,胸前像扣着两个小茶盅,随着呼吸起伏着。唉哟,多令人鼻血四喷的画面啊!一个是丰润熟妇,一个是苗条萝莉;一个代表着成熟,一个代表着纯真。我不由得感叹道:我最近真是艳福齐天啊!这情景连做梦也未曾见过,而今,真的发生了!真是让人心火难忍啊!两盘佳肴摆在面前,就是吃得再饱,还想动动筷子,尝一尝这美食。

    我正欣赏着人间美景,可又叫姨妈发现了,揪住了我的耳朵,把我的头揪出了被窝,附在我耳朵上轻轻地说:“小伙子,真不要脸,看完外面看里面,我有点怀疑你和凤儿、秀秀是不是做了那事。你这个性情,有几个女孩能逃过你的手掌心!你不要乱动,乱看,小心我揍你!”

    我说:“姨妈,我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我还很小啊!不信你看看我的命根子,非常白皙,你是知道的,只有做的多的人j巴才是黑黑的。你可以看我呀。”

    姨妈掐了我一把,骂我:“越来越不要脸,你以为我不敢吗?”

    说着,就要向我j巴抓来,我侧身一躲,把后背对着她,她抓住了我的p股上。我扭头一看,发现春兰虽然眼睛闭着,但眼皮还在动,很明显她没有睡着,我心里动了个恶念头,就是让春兰这个小萝莉听到,看到,我给你上一节生动的性教育课,让你看看人间还有一种游戏是如此美好。

    说着,我悄悄地把内k脱掉了,又转过身子来。只见姨妈已经扭过了头,背对着我。好一个丰满的p股啊,那条不小的内k也盛不完这两圆r。我的身子向姨妈背上贴了上去,姨妈身子一颤,在躲我。可床就是这么小,睡了三个人,怎么能躲得开呢?我的j巴已经戳进了姨妈的p股沟里,要不是有一块布遮着,j巴早就长驱直入,直捣yd伸出了了。姨妈p股躲着我的j巴,可是无论怎么躲总是躲不开。她翻过身来,一把握住了它,她低低地对我说:“小兄弟,你不要闹了,现在我的二女儿春兰没有睡着,一会她睡着了我和你好好玩,可以吗?”

    我说:“谢谢姨妈,你要保持身子不动,我要帮你弄出一些y水来,免得一会儿做时干干的不舒服,你装着睡觉,我只是抚摸一下你。”

    姨妈听了我的话,没有再说什么,又背对着我。我的两只手开始抚摸着她的背部,每一次抚摸,她都想颤动,但又忍住了。我把她的内衣慢慢地向上捋,一会儿露出了微微隆起的小肚腩,一会儿又露出了两包大奶。真不出我所料,两个硕大无朋的乃头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把她身体扳过来,她又低声说:“不要扳我,春兰还没有睡着呢!”

    她仍然翻过身子,背对着我。我的一只手袭上她的胸,轻轻地揉捏着。好松软,绵绵的r团啊,舒服死了。中间的那颗大茹头有我的食指的两个关节一样长,像牛的乃头一样。我用食指,中指抓在手里,不住地搓着,捏着。姨妈忍不住了,身子动着,伸过一只手抓住了我的j巴,施展各种手法,不断地揉着,直搓得j巴的独眼里流出了白色的眼泪,我连忙把她的内k揪了下来,就在脱下的那一瞬,我摸到了很多的yy,滑滑的,顺着p股流了下来,流在了吊带袜子的根部,在黑色袜子的上部点缀着白色的y体,十分注目。

    怎么几下抚摸她就这么敏感呢?我贴在她的耳朵边问她。姨妈低声说:“我第一次让陌生男子抚摸,就心动不已;你又是一个比我少很多的男孩子,我心动不已;而且你又是一个帅男孩,我心动不已;对着自己的女儿让你抚摸,我也心动不已;躺在别人的床上让男孩子抚摸,我更心动不已,所以,我流了这么多。”

    说完,她又把背部对着我。这次,j巴有了用武之地,我忙把j巴放入了姨妈的股沟里,手握着它不停地在y部之间滑动着。谁知,这么大的j巴堵在了x口,也阻止不了x口那汩汩流出的yy,而且那yy越来越多,滑落下来,落在了她的吊带袜子上,落在了我的蛋蛋上。

    j巴一不小心,滑入了x里,真润滑啊!如果说外面的水是yy的话,里面更像一个水库。j巴在里面毫无落脚之地,到处滑动着,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我的大腿能感觉到了一滴滴溅出的水滴。这声音在我们的这个小天地里,有点响,不知道能不能惊醒小萝莉春兰,要不那小萝莉还在装睡呢!

    j巴在x里进进出出着,带出了不少的yy,那yy顺着j巴的根部向下流,把我p股下面的这块地方都弄湿了。被窝里有一种“啵啵”的声音,清脆悦耳。姨妈低低地哼着,双手拽着自己的大茹头,身上尽量控制着不动。我在她耳边说:“姨妈,你的水真多啊。”

    姨妈想动不敢动,想叫不敢叫,只能发出粗重的喘气声和间歇性的低哼声。她在我耳边说:“唉呀,儿子哟……舒服死了……妈妈第一次这么开心,这么刺激,用力点……用力c妈妈……妈妈喜欢你这样,快点……快用力……c死妈妈了,儿子哟,你的j巴真大呀……用力c……快点c……”

    看来,姨妈已经渐入佳境了,我要趁机行事啊!于是我扳过她的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上,这丰润的身体,完全能承受住我的压力。我的胸摩擦着她的两个大r,两个奇大的茹头像两只小老鼠一样,在痒着我的身体。我端起j巴,“啪”的一声,齐根没入,没有剩余。她的x里真宽敞啊,没有像少女们的那么紧,但松松的,别有一种滋味。我“叽呱叽呱”地撞击着,j巴带出来的水花到处喷溅着,我的大腿也感到了湿淋淋的。每一次出进,姨妈的大腿都要战栗一下,还要低叫一声。

    八十六 姨妈忍不住大叫起来惊醒了大家

    我还没有吃过她的大茹头呢,于是我钻进了被窝,一口含住了那巨大的小拇指——茹头,好家伙,真长啊,可以深达我的喉咙。既然这么长,我也可以学着女人给男人口爆的方法来为姨妈服务一下了。于是,我紧紧地含着那巨茹头套了起来。姨妈动个不停,受不了了。她的心脏跳得很急,我可以看到那剧烈的动作造成胸部的震动。她紧紧地搂着我嘴里低叫着:“老公……儿子……c我呀……唉哟……我要死了……”

    并不断地把p股向上迎送着。

    也难怪姨妈这么发疯,她的大女儿和我一般年纪,看来她比我要大上二十几岁,她没有多少钱又没权,从哪去找像我这样的一个年轻帅哥呢?我给她当儿子岁数上还尚可!她今天被一个男孩深入x中,岂能不刺激吗?

    我无意中向春兰看去,啊,这一看不得了了,我发现她没有睡着,也在动着。她把自己的小背心捋到了脖子上了,露出了两个小茹房,真是小巧玲珑又美丽可爱啊!她双手不住地抚摸着这两个小r团,两根手指不时地捏起那两颗小小的茹头,向上提拉着。两条腿不由自主地摇晃着,一开一合的,可见她也被这场景所感染了,亢奋到了极点。

    本来我被姨妈那流水四溢的x口滑的欲死欲仙,快要缴械投降了,可一看春兰,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j巴又硕大了不少,越来越强硬,完全没有缴枪的感觉了。姨妈兴奋地身子抖动着,不敢放声大叫,只是鼻息越来越重,越来越急。她一边向上迎送着,一边低声说:“儿子,你真厉害哟……要c死我了……妈妈快要上天了……妈妈快要来了……”

    这个疯狂的姨妈啊!被窝里回荡着“呱唧呱唧”“啪啪”的溅水声和撞击声。一股强烈的s味在被窝里飘荡着。

    我轮番在姨妈的两个巨茹头上吸着,套着,姨妈的乃头真是一件好玩的玩具啊!我再去看春兰,不知什么时候,她把小内k也飞掉了,露出了光秃秃的下部,在埠头处只有几根稀疏的毛;两扇大门只是微微张着,露出两扇粉红色的紧闭的小门,那y核高高地竖起来了。xx处已有一些y体,看来,这个小女孩也动情了!就怨这个母亲,不严厉地拒绝我,现在对着女儿的面做夫妻游戏,女儿当然是想模仿了。春兰的手放在y核,开始抚摸着,一只手还在抓着茹头。“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y学种瓜。”

    母亲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啊!真让人看的情迷意乱,想入非非啊!

    我胆气壮了壮,一只手慢慢地向春兰靠近,靠近,终于与她的胸口只是一指之隔了,我想摸一下小萝莉的胸…部。我壮了壮胆子,心一横,一只手就把一只小茹房盖住了,然后又开始揉捏着。春兰吓了一跳,忙把头钻在被窝里观看。她与我四目一对时,没有说什么,只是有点吃惊。当她明白是我抚摸她的胸口时,她颤抖起来了,躲着我的手,可哪里去躲呢,除非是想睡在地上。

    我反复地揉捏着这温软如玉的r体,并捏着那小小的茹头,摸完一个摸另一个,小姑娘的身子抖个不停,她捂住了自己的脸,但不时又露了出来。当她看到我在含、舔她黄校长的茹头时,脸更红了。她对我和她母亲y部发出的声音有点奇怪,就抬起了头,向下看去。我见她正在看时,故意把j巴拉出了很多,在x口徘徊着,又“啪”的一声,c入了x中,溅出了一串水珠,接着又拉了出来,用j巴打着她妈妈的y核,她妈妈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儿子……c死我吧!好过瘾啊!好儿子……妈妈的xx好舒服啊!”

    小姑娘呆住了,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考虑是她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吧!不然能有这种表情?

    j巴时而在她妈妈的大小四个y唇上摩擦着,时而在y核滑动着,时而滑入了x中,x中的水太多,不时溅出一些水珠,j巴映着淡淡的光线,发出莹莹的亮光,像一根夜光棒。春兰还呆着,头还抬着看着我们,我的手依旧揉着她的胸r,这两个小r团在我的手里不断地变着形,她的呼吸也粗重起来。我的手随之下滑,滑过她的腹部,河埠头,来到了y核,我用中指尖滑动着那粒y蒂。春兰忍不住了,下身上下要颤动着,试图躲过我的手指。可我的手指又放到她的xx处,摸着她的x口,春兰受不了了,又再躲,可是我的手指又放到了她的p眼处,抚弄着含苞欲放的花朵,春兰又抖动着身体,动个不停。可无论她怎么躲,我的手都在她的y部间滑动着,春兰没有办法了,干脆不去躲了,任凭风吹雨打。一会的时间,春兰已娇呼连连,大口地喘着气,两只手不住地抚弄着自己的小茹房,我知道小女孩已经到了欲罢不能的境界了。所以我的手最终停留在她的埠头的那粒y蒂上,拇指,食指轻轻地捏着,揉搓着,中指开始撞击着x口。这招真灵,春兰双目紧闭,舌头不断地舔着嘴唇,全身颤抖着,两只手向后仰着,抓着褥单,狠命地捏着,我担心这褥单会不会被抓破了。突然春兰的身子一紧,一小股白色的y体顺着我手指急流而出,她无力地瘫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脸上现出十分满足的神情。谁说高c只是成年人的事情,小萝莉一样可以高c到乐翻天的。春兰的问题已经解决,接下来再解决她妈吗?

    我在抚弄着春兰的同时,j巴的动作一直没有停,不紧不慢地动着,姨妈亢奋到了极点,不知已经高了多少次,我的身子y部都是湿的,都是被姨妈潮吹时喷s湿的。姨妈嘴里叫着:“儿子哟……你为什么这么厉害……这么久不s……妈要高兴死了……太刺激了……我从来没有这样过,妈妈爱你呀!”

    我觉得姨妈的声音有点太响了,这个s妇,叫这么大声干什么呀,小心秀秀床上的那三个女孩听到了。这个小屋里有两盏电灯,一盏在我们睡的这张床的床头,一盏在秀秀的床头。秀秀的那盏灯早已关掉,而我们的这盏一直亮着,原来我不想关灯,只想在被窝里欣赏一下美丽的胴体。现在姨妈的叫声一大,还不露陷?让春菊那三个女子还不听见?我正要关灯,却发现了秀秀那边的灯亮了,春菊坐了起来,向我们这边看。当时,我的头和她妈妈的头叠在一起,忘情地亲吻着,而她妈妈一直叫着,被窝里的身子动个不停,我的身子一时弓,一时直,一会把被窝撑了起来,一会被窝又下去了。春菊很惊异,悄悄地下了床,向我们这边走。我盯着春菊,想该不该撤兵呢?春菊妈妈的双手紧紧地抱着我,想撤兵是不可能了,只得保持现状吧!怕她什么呢?她妈妈双目紧闭着,又在亢奋状态,根本不知道女儿过来了!我更怀疑春菊和她妈妈的酒喝了不少吧,不然能有这么无所顾忌呢?不去理她,想观战就观吧!无所谓的,尽管来吧,坐山观虎斗吧!

    我的动作更猛更快,姨妈动的更厉害,叫声更响,全然不知道春菊已经走到了床侧。我斜着眼看着春菊,看她要干什么,她从春兰那里撩起了被子,头低下来向里看着。她惊讶地张大了嘴,呆呆地看着我和她妈妈的交h处,看那水花四溅着,看我的j巴在她出生的跑道里抽动着,看我的手在揉着她妈妈的大r及巨茹头时,她呆了。这时,她妈妈又高了,嘴里叫着我儿子,一股y体喷s而出,被我的j巴一撞,反激而出,喷s到更远更广地地方,可怜春菊的脸被水珠溅满了!这下春菊才反应过来,她也受了感染,把罩罩飞掉了,两只手捏着一对不小的乃子。春菊的茹房像两个盘子一样,扁扁的,但轮廓很大,那圆的轨迹像是用圆规画出来的一样,小小的茹晕环绕着挺挺的茹头,看着这流线型的完美茹房,我的心不由得激荡起来。春菊啊!你太急了吧,怎么连场合也不顾吗,别的大战你可以去观,但是你不能观我和你妈的大战啊!难道你连一点廉耻心也没有吗?你是不是变态呢?我想快点结束这战争,以免她们母子看到后相互尴尬了,可是越着急越结束不了,我加快了抽…c的速度,力度,“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姨妈兴奋到了极点,她双眼紧闭着,声音又高又尖,双手紧抱着我的腰,不住地喊着:“儿子……快点……儿子……你真棒……妈妈从来没有这样过……我要死了!哥哥……你好厉害哟……你的j巴这么大,c死我啦,不要这样啊!我要死了……”

    啊,这个s姨妈呀,怎么这么疯狂呢?你低声点好不好,不要乱叫我,叫我儿子还可以接受,但你叫我哥哥干什么呢?姨妈身体不断地动着,一不小心,把我的j巴滑出了她的yd。我只好再c一次了,这个s姨妈呀!

    于是,我提着坚硬的钢枪如饿狼扑食般又压向姨妈的身躯。

    “啊!”

    我c入姨妈yd的瞬间,她发出了由衷的轻叹。yd湿滑灼热,我往前一挺整个j巴埋入yd。很明显,姨妈的身躯一震,臀部稍微抬了一下马上又摊入沙发。我知道,我的j巴长度很可怕,而且绝对粗壮,即便像姨妈这样的高个女人,我的j巴塞入她的yd也是满满当当的。我没有丝毫懈怠,一上来就连续高强度的抽c,每一次都将j巴顶到最根部。姨妈在我的攻击下,频频吟声,看着她脸上散落的头发,更刺激了我的脑神经。我把姨妈的臀部稍微抬起,把她的双腿往胸前压,使得我的j巴能更加深入的抽c,更加容易的刺激姨妈的感官神经。我知道姨妈已经完全丢掉了自己,我用右手往姨妈的y部一抹,天!爱y已经流到了她的p股上,g门周边,床上的褥单也遭y水之殃。经过多回合、高强度的抽c我有点透支了。我抽出j巴,蒙着被子矮矮地坐在床上,姨妈立即知道我的意思,她也钻进了被子里正对着我骑坐在我的双腿之上,我搂着姨妈的腰部,她主动的上下套弄起来,顿时间我差点飞仙。也许是主动的女上位姿势更加刺激,姨妈几乎进入忘我状态,时而上下抽动,时而坐在我大腿上做着画圈运动,把我j巴连根吸入,胸前的茹房随着姨妈的身体上下甩动,就像一对调皮的兔子。姨妈双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尽情的享受着。这时的姨妈叫声也放开了“呜呜……”

    “哦哦……”

    叫个不停。我说:“春兰睡着了没有?”

    姨妈说:“睡着了,不要说话了,妈妈正在舒服呢,c你妈的,不要讲话!”

    在姨妈的进攻下,我有点把持不住了,经过高强度的抽c,加上精神上的极端刺激,让我有泄的冲动。我知道姨妈的高c还在延续,我不能提前结束战斗。我示意姨妈站起身来,背对我跪在床上。没错,后进式是我最拿手,也是最尖利的武器。姨妈p股撅了起来,黑色的丝袜连同高跟鞋完整的穿在姨妈的脚上。对的,我要的就是这种情景,要的就是这样的姿势,面前撅着p股的女人身上仍有薄缕,丝袜,高跟鞋,等着我从后面c她。这种感觉,是不是人类原始的动物冲动,一种占有的欲望,加上残败的衣衫,完整的鞋袜,是不是体验到一种qg的刺激!我捏了一下j巴根部,调整了呼吸,提枪上马。从后面c入的感觉绝对不同,虽然进入的是同一条yd,但是这时j巴接触的yd和面对面的姿势不一样的是yd正好倒转了,我疯狂的迷恋这种感觉,我的清楚的看到自己的j巴在yd里的抽c。我像击打锣鼓一样撞击着姨妈的臀部,姨妈在我接近粗暴的动作下似乎并不反感,反而嘴里依然咿咿呀呀叫声不断。

    蒙着被子的高度让我发力不是那么随心所欲,我要的是完全的占有,我要完全的释放!我让姨妈站到趴在床上,我提枪上马,再次凶猛的c入姨妈的yd。我拍打着姨妈的p股,搓揉着姨妈的茹房,姨妈在我的狂c下,大声尖叫:“啊……嗯……哦……c你阿妈的,我快要丢了,儿子来舔舔妈妈的xx呀!”

    这时的姨妈,已经没有什么矜持可言,而我也演变成了一只原始的动物,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彬彬有礼,我一只手扯住姨妈的长发把她的头稍微往上抬起,另一只手抓住姨妈的手,将她半个身体扭过来使得我能看见她的表情,身下我强有力的抽c没有丝毫停止,在她的yd里进进出出,不断的发出击打到她p股上的“啪啪”的声音。在这种极端的刺激下,我闷声问姨妈:“c你,爽不爽?”

    “我日你,日你的x”“要不要我日你?”

    “c你的x好爽,你真是一个好x,我c!”

    姨妈早就进入了忘我状态,汗水已经将她的头发贴在脸上,眼神迷离,被我拽着头发,半侧着身显得十分可怜、狼狈。姨妈在我如炮竹般的发泄下,根本没有回答的份,从她的眼神里我知道,她正享受着我对她的蹂躏,她喜欢我这种粗暴的性a。而一旦我爆粗口就说明,我脑子已经极度缺氧,我已经达到极点,我狂泻在姨妈的yd里。我们俩瘫在床上,大口的喘气。

    “没想到,你还真厉害!你平时也是这么做的吗?”

    缓过神之后姨妈问我。“没有今天的强度这么大,我从来没有过那么兴奋。”

    我拨弄着姨妈的头发。“你和你的女友第一次也没这么兴奋?”

    姨妈追问。“哦,是啊,当时太紧张,没一会就不行了”我尴尬的回答到。姨妈用手指甲挠了一下我的大腿。和姨妈r完,再谈论着性a的不同感受,的确,这话题有点太牛。我没有接姨妈的话,起身去倒水,出汗太多感觉有点脱水。

    姨妈又抓住了我的j巴,害羞地说:“哥哥,我还要,可以吗,c我一下吗,再!”

    我快崩溃了,c你妈,还要cx呢,累死我了!我摸摸j巴,还挺硬,于是,又提枪上马,c进姨妈的大x里!

    春菊把盖着春兰的被子都掀了起来,露出了全身赤l的小妹妹,啊,不知什么时候,春兰把自己都脱光了,那件小背心和小裤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她羞赧地捂着脸,全然不顾春光外泄。而春菊站在床边,一只手摸着自己的r,一只手伸到了内k里,不住地抠摸着,她叫的声音虽然低,但很放荡,足以让每一个硬汉都柔肠寸断。是不是自己的黄校长和我的动作以及春兰的l体刺激了她,她想发泄自己内心的欲火,只有通过发狂地摸自己来达到的。

    姨妈刚才无所顾忌的叫声惊醒了所有的人。秀秀和凤儿都探出身子,向这边看。她们看到这骇人的一幕后,都张大了嘴巴,惊奇不已,旋即又笑了。

    八十七 母亲尽了性 女儿又来缠

    秀秀和凤儿也受了这激动人心的场面的刺激,都双双探手入对方的怀里,咂舌吸r,唇吸舌舔,叠股交错,叫声齐声响起。霎时间,这屋子里,春色弥漫,叫声四起。除了春兰外,大家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叫着,或长啸,或呻吟,或高喊,或低哼,或粗喘,或尖叫。春兰还用双手捂着脸,不敢看大家。唉哟,这样可不好啊,不能冷落了她,让她动起来啊!我腾出一只手来,开始抚摸着春兰,从肩到胸,到y核部,到d口,到大腿,我的手像一缕温柔的春风,轻轻地拂过这些温柔的身体,最后在那两团软软的小r上停了下来,反复地揉搓着。小女孩的叫声也加入了这个叫声的洪流,增添了一种新的情趣。

    这活色生香的场景强烈地刺激着我,这各种欢叫声响彻在我的耳旁,我内心无比激荡,我知道,那种飘然欲仙的感觉慢慢地从心底升起,正在愈来愈大,我要飞起来了。我大声叫着,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我问姨妈:“姨妈,我要来了,我能s在里面吗?姨妈,你快点说呀!”

    那叫声,不知是哭还是笑,我当时也懵了,只想发泄一下那种如飞的感觉。

    姨妈受到了刺激,也放声大叫着:“儿子哟……你s吧……妈妈带着环呢……你尽情地s吧……唉哟,我要飞起来了……唉哟。”

    说着,一股股热热的浊浪排空而出,打到了d口的深处,姨妈大叫一声,一股股的热浪回应着我,j巴被这么多的热浪包围了,滑的无处适从。我顿感无力,翻身落马,倒在了姨妈和春兰的中间。姨妈说道:“真好啊!好儿子,真过瘾,我决定认你为干儿子,可以吗?”

    说着,开始睁开眼睛,在这一刹那间,凤儿和秀秀“轰”的一声钻进了被窝,拉灭了灯。春菊把春兰的身子盖上,自己则迅速地藏在了床下,大家都恢复了开始的沉静。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有点像多米诺骨牌啊!我心里暗道:姨妈啊,你为什么睁开眼睛呢,大家还没有尽兴呢!

    姨妈又问我:“怎么样,你同意不同意当我的儿子呢,行不?”

    我c,你有什么呢,比我大二十多岁了,你有什么资格想当我的干妈呢?我在迟疑着。姨妈又说话了:“好儿子,你答应吧!我知道你在镇中学里教书,我有一个门路,可以让你提升职位的。我的表妹是咱们镇里的副镇长,她的门路很广,她可以帮你的,怎么样?”

    哦,看不出,大奶姨妈还真的有门路啊!既然有靠山,我为什么不答应呢?于是我说:“我同意,黄校长,我爱你,以后,我就靠你了!”

    姨妈激动地说:“太好了,你现在是我正式的儿子了,我好幸福啊!”

    她侧过身子抱住了我,摸遍了我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一边摸一边说着:“真是宝贝啊!儿子,多健壮的身体啊。”

    最后把手停在我的j巴上,抓住了外面的皮,向上向下捋着,嘴里不断地说:“年轻就是好啊,多好的宝贝啊,它让妈妈差点死了!”

    我对她说:“干妈,你不怕其他人听见吗?”

    干妈不说话了,侧耳倾听了一会说:“你听,那边的鼾声多均匀平稳呢,她们睡得正熟呢!现在是深夜,正是我们母子俩说说话的好机会呀!”

    我暗自发笑,她们哪里是睡熟了,而是太会表演了。干妈什么也不怕,我还怕什么呢?我问她:“干妈,问你一个问题。”

    干妈打断我的话说:“以后你不能叫我干妈,要叫妈妈!这样多亲切啊!”

    我说:“妈妈,好奇怪呀,为什么你的乃头那么大呢?太大了,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乃头,比奶牛的还要大呀!怎么搞的?”

    干妈笑了:“你见过多少女人的乃头也敢怎么说!我的很大是有三方面的原因,第一我一睡下就喜欢拽自己的乃头;第二我的老公没有我的乃头睡不着觉,喜欢叼着我的乃头入睡;第三我又几个伙伴,他们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