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20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挥傻眉贝倨鹄础7锒拇戳丝矗吹轿艺诳醋潘孀x诵夭克担骸疤盅幔灰础p⌒牡煤煅鄄 !br /

    我说:“是,我不看了。”

    说着,我转到了树后,把身子藏起来,凤儿看不到了,但在树枝间的缝隙还隐约可见凤儿的倩影。凤儿见左右没人,放心地把背心脱了下来,开始抖背心上的绒毛。

    哇,我叫了出来,忙掩住了嘴,我怕叫出声来。多可爱美丽的一对小茹房啊,那大小正好盈盈一握,看那样子,不知有多绵软啊!在这一对山峰的正中央突出了一对小小的茹头,环绕茹头的是一圈淡淡的,粉红色的r…晕,只是小小的一圈,没有像年纪稍大的妇女一样,这地方像开败的鲜花,大小可占半个茹房。可惜我的手机不是dv,不然我非拍下来不可,以后可以在寂寞时慢慢欣赏。

    好景不长,还没有欣赏够,凤儿开始穿衣服了,这可怎么办呢?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们的一周之约,我答应凤儿的母亲刘婶,为了制服凤儿这个白虎的克性,一周最少和她做一次。好,名正言顺她是我的女孩,我还客气什么,就忙从树后转出来,走上前去。

    七十五 树林的少女学生被我大摸

    凤儿正在准备穿外套,看到我急匆匆的样子,忙问:“你要干什么,这么急呢?”

    我没有说话,而且疾步上前,抱住了她,然后才说:“凤儿,我想……”

    凤儿的脸又红了,低声说:“木哥,在这么大白天的,这荒山野岭的,方便吗?”

    我说:“情到浓处,就得释放,没有不方便的。当年,孔子的父亲就和一个少女在野外交…合,生下了一代圣人孔子,为什么孔子那么聪明睿智呢?因为这是大自然的风光给了他无限的灵性。”

    凤儿急着说:“哥啊,我可不给你生孩子。”

    我笑得前俯后仰:“凤儿,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又没有说要你为我生孩子。距资料显示,在野外相爱是最佳的场所,身心都会得到极大刺激的,很舒服的,来吧,凤妹。”

    凤儿羞红了脸,低低地说:“木哥,你慢点,上次有点疼。”

    我说:“凤儿,你放心吧!我会温柔的。我会加倍呵护的。”

    凤儿的脸还是红红的,她又低声说:“要不是我是白虎,我还不想和你做的,我还没有做好要性…交的心理准备呢,虽说我喜欢你。”

    少女的心就是善变,我记得以前她还说很喜欢和我做,可一周的时间就反悔了,也许是冷却太久的缘故吧,一周里一直也没有趁热打铁,她对那种美好的感受也许淡忘了。也许上次我的动作太粗鲁了,使她产生了厌倦的情绪。这正常,这叫“性…交恐惧症”常发生在刚性…交不久的少女身上,她们对未来的性…生活产生了抵触,恐惧的心理。这好办,今天一定好好地,温柔地,舒舒服服地和她爱一回,这样会在她的心里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她以后会常想的。

    趁热好打铁,不能再犹豫,我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身子,时松时紧,她有了些感觉,我的两只手放在她的胸…前,虽然隔着毛衣和背心,仍能感受到她的心跳,她的心跳跳得很厉害,毕竟这是一个初涉情场的少女啊!

    我的手开始在她的胸…口揉搓着,按捏着。她的身子轻微地颤动着,有了反应,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眼紧紧地闭着,口微微地张着,我吻着她的后脖颈,又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向她的耳朵里吹着气。她受不了了,身体摇晃着,头扭来扭去,不住地说:“不要啊,不要啊。痒死我了……坏哥哥。”

    好家伙,年轻人就是敏感,小小的刺激也受不了,我的手不满足于她的衣服外,而是顺着衣服下摆伸了进去,向上探着,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双峰。手一接触凤儿的双…峰,她的身子就是一紧,绷得紧紧的。多柔软又富有弹性的乃子啊,我把它按扁了,它又弹了出来,正好盈盈一握。我幸福地叫出声来,真是人有不同,r也有不同,我摸得这几个女子,她们的茹房的手感各不相同,各有各的风格,各有各的美丽。我心里想到摸着了这在平时可望不可即的宝贝,j巴不由得蠢蠢欲动了。这对椒r,在平时,三年里,不知被我的目光蹂躏了多少次,而今美梦成真,握在我的手里,我内心何止是激动、兴奋!真好啊!少女的椒r是世界上最宝贵的宝物,它们是人类的财富,人类的精神支持。这世界无数人的忙忙碌碌不是为了享受这柔柔的一握吗?哦,可爱的宝贝,你在我手里了,我感动得热泪汪汪。

    我的双手对凤儿胸前的两个软r团不住地捏着,搓着,握着,揉着,手感真好啊!它们在我的手里不断地变换着形状,凤儿站都站不稳了,紧紧地靠在我的身上。摸了这么久,还没有摸到那两颗小茹头呢!只是手掌偶尔掠过时,能感觉到它硬硬的。现在我的手指捉住了一颗小茹头,啊,它已经长大了,竖起来了,原来只是一粒黄豆大小,现在有一颗小茹头一样大!它开始变硬了!真是奇怪啊,这座r…峰啊,周围是绵绵软软的,峰头却是硬硬的。难道造物主设计成这样子是为了让男人和婴儿含的时候好含吗?试想,如果那粒小茹头是那么软不拉叽的,嘴怎么可以含得住呢?而且,据我观察,女人的茹头是越含越大,越含越长,一个养育过五个孩子的女人,她的茹头足有五厘米长,三厘米粗,像牛的乃头一样。而未经性…事的女孩子的茹头小如黄豆,再刺激也顶多长大一倍而已。我一直很奇怪,在猴子进化成人的时候,为什么在胸…口长了两个r团团呢?大猩猩只有在哺…r期才在胸…口有突起,而女人只要发育起来,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两个果实,或如柠檬,或如橙子,或如芒果,或如木瓜,或如西瓜(那是巨无霸了)长上这两个果实是为了让男人抚摩吗?还是要增加性…事时乐趣呢!多美丽的果实啊!

    有人把女人胸口的两个包子比作和好的面,把男人的手比作发酵粉,说这发面团经过男人的揉搓,即有了发酵粉的作用会长大的,会越来越大的。这话确属胡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女人就不用隆…胸了,多找几个男人去摸,岂不又省钱又安全没有副作用吗?男人摸女人时,茹头会长大是真的,别的都是胡扯。

    现在,凤儿的茹头在我的双手的抚弄下逐渐长大了,长硬了。我正好用食指中指夹着它们,捏着,挤着,好像要挤出一点奶似的。凤儿一点也受不了了,她双手想推开我的手,可是,她哪有我的力气大呢?最后,她也放弃了。她喘息着央求我:“老师,木哥,请把手拿开吧,我受不了了……快点……唉哟……”

    我问她:“感觉怎样?”

    她说:“又痒又麻,下面不断地抽动着,啊,放开我吧!”

    我又问她:“你喜欢这样吗?”

    她呻…吟着:“喜欢……不喜欢……受不了了……绕过我吧!哥哥。”

    我说:“呵呵,我还没有吃奶呢!你看,刚才赶路有点又累又饿了,我需要补充营养!”

    凤儿说:“不要啊,我的没有奶啊!吃了也是白吃!”

    我觉得她的下面应该是汪洋一片了,叫了这么久,早就把yy喊了出来了,我决定探一探她!我腾出一只手来,却被凤儿抓住了,不让我乱动。她说:“坏哥哥,你就会行坏,让人痒,不要动了。”

    我哪里会听她的,挣脱了她的手,滑进了她的裤子里。她叫着:“求你了不要摸我啊,我会疯狂的。”

    我说:“这么漂亮的妹妹,疯了更可爱啊!”

    说着,手已经顺着内k的边缘,探进了xx里。啊,到处是水,难道遭水灾了?内k湿的可以攥出水来,我的手滑的放不住了。凤儿叫着,身子抖动着,摇摆着不让我摸。我的手滑的找不到那片y部之地了,因为没有ym的牵绊,我的手滑来滑去,好容易抓住了一个y唇,凤儿大叫一声,身子一动,挣脱了。唉哟,小鬼头,今天准备和我捉迷藏呀!我把手从她裤子里拉了出来,一看手,到处都是水,手心,手背,手指,连指缝之间也充满了水。我说:“凤儿,你家水库塌了,水到处乱流啊!”

    凤儿“嘤叮”一声,踢了我一脚。踢完后,竟然跑了,好家伙,还躲着我,看你往哪里跑!

    我急忙追了上去,凤儿很灵活,左一转,右一转,楞是抓不着,这个小滑头,气死我了!怎么办呢?我决定先藏起来。于是我找到一棵茂盛的大树,爬了上去,这样可以看到凤儿的行踪。凤儿跑着跑着,见后面没人追了,就回过头去看,见后面没有人。她很纳闷,东张西望,到处找,却没有发现我。她有点急了,树林里是一个独立王国,树木长得密密麻麻的,遮天蔽日,在里面像是走进了一个黑暗的世界。周围静悄悄的,鸟儿有不少被附近村子里的人们捕完了,偶尔传来几声一种怪鸟的叫声,听起来,像是说:“妈呀!”

    这一段时间里,周围村子的人都在盛传这树林里有狼在出没,因此很少有人来这里。凤儿显然也听说过这个传言,因此她眉头紧锁,东瞧瞧,西望望,走来走去在找我。她带着哭腔叫着:“木哥,你去哪儿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出来吧!”

    没有应声,周围仍是静悄悄的,接着传来一声“妈呀,”

    的鸟叫,凤儿怕的直哆嗦,她哭了,大声喊道:“木哥哥,你出来吧!我不跑了,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我沉住气,决定一会儿再理她。我捂着嘴,学着电视上的狼发出一声沉闷的嚎声,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狼叫,接着又叫了两声。凤儿怕的大哭起来,连忙就跑,慌不择路,被路上的一根树枝绊倒了,一跤摔倒在地上,她挣扎着起来,又要跑,可衣服被一根树枝挂住了,跑不了。她大哭着:“木哥,出来吧!我不该和你开玩笑啊!我情愿嫁给你,你出来吧!呜呜呜……”

    我笑着从大树下跳下来,转了几圈,走到她的身侧,抱住了她。她吓得发抖,叫道:“神仙爷爷,放开我吧!”

    我说:“我是神仙吗,凤妹是我呀!你看看。”

    凤儿转过了身子,看见是我,“哇”的一声,扑入我的怀里,大哭起来:“坏蛋,为什么藏起来,吓死我了,你不是人,想吓死我……”

    我帮她擦了擦眼泪,吻了吻她那泪水朦胧的眼睛,说:“凤妹,对不起,我刚才摔了重重的一跤,摔得很重,把身体摔得生疼,昏过去了,才醒来。确切地说,是被你的叫声惊醒的。”

    凤儿止住了哭声,看着我,问:“你摔在什么地方了,竟能昏过去呢?”

    她那梨花一枝春带雨的面容,很是动人。这么个善良的小姑娘我这样欺骗了她,于心何忍啊!但既然谎话开了头,就得说下去,不能出尔反尔了,不然,凤儿会讨厌我的,我必须得自圆其说。

    七十六 谎言骗得小女生为我真诚服务

    于是我说:“凤妹,碰到这里啦。”

    说着指着我的j巴,我又说:“这是男人的命根子,是碰不得的,碰的重会要人命的。”

    凤儿擦了擦眼泪,说:“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是你故意躲我呢。现在怎么办?你还疼吗?”

    我说:“还疼啊,刚才听到你在叫,我支撑着跑了过来,现在……唉哟……”

    我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捂着裆…部。

    凤儿关切地走过来,说:“怎么办呢?你走不了,这如何是好呢?我来看看,好吗,要不替你揉一揉,也许可以好起来。”

    我假装着疼得说不出话来,凤儿忙解开我的皮带,把我的裤子向下拉了拉,露出了把内k搭起帐篷的下…身。凤儿看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就把我的内k拉了下来。我的j巴像弹簧一样,跳了出来,由于凤儿头低得很厉害,j巴便弹到了凤儿的嘴唇上了。下了凤儿一大跳。她大吃一惊,她从来没有正面看过我的j巴,现在这么硕大的东西竖在她的眼前,她吓得够呛。她说:“太巨大了,我见过小孩子的小j…j,没想到大人的这么大啊!那天在乃头园手机上看到的模糊不清,后来下起了雨,什么都忘了。”

    我说:“孩子的身体各部分都会长大,这东西也会长啊!”

    凤儿惊异道:“这么大就放进了我的那里了?太可怕了。”

    我说:“有什么可怕的呢?孩子比我的j巴大多了,但能生出来。”

    凤儿脸红了,想了想没有说话。

    她又问我:“你哪里疼痛呢?我给你揉一揉。”

    我听到后,眼睛发亮了,就说:“也不知道哪里疼,好像都疼。”

    凤儿没有说话,手放在我的j巴上,准备按摩,但那样一根柱子,从哪下手呢?她手里动着,找不到一个地方。最后,她双手握住了我的j巴,开始轻轻地揉捏,好舒服啊!多轻柔的动作,一个初中妹妹为自己的老师按摩宝贝,单是说说就够吸引人的了。我不由得叫出声来,凤儿停了后问:“疼吗?”

    我说:“不疼,你的手一按,我的疼痛就减轻了很多,继续按,不要停。稍微用力些。”

    凤儿的手上加了些力气,按得我好生舒服,没想到一个谎言竟然骗来了舒服,要知道,不骗凤儿,她是不会主动给我按摩的。和动作娴熟的熟…女不同,凤儿生疏笨拙的双手按上去,别有一番新奇的感觉啊!

    这么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是毫无戒备心的。于是我又对凤儿说:“你这样按,会疗效好一点。”

    说着,我做了一个示范。我把她的双手套在我的j巴上,然后攥着她的手上下套了几下,对她说:“就这样套,疼痛会减轻些。”

    凤儿双手套着我的j巴,上下运动着。这样的动作,说白了就是她帮我打手枪。我是不是有点卑鄙?不知道凤儿看到过a片里的男人这样玩过没有,那天,我看她看她哥的手机里是一个女人在z慰的情景。我想:她肯定没有看过这种镜头,更不知道男人是这样玩自己的,不然,她早就说出来了。

    好舒服啊!好刺激啊!自己的学生为自己打…飞机,你听说过吗?你敢相信吗?不一会,j巴的独眼里流出了一些y体,顺着j巴被凤儿带到了根部,后来,y体越出越多,凤儿为我套时,竟然发出了“叽呱叽呱”的声音。凤儿大奇道:“木哥,你那里怎么了,流出了什么东西了?”

    我说:“是脓,考虑是刚才碰时受伤后流出的脓吧!现在流了出来,多谢你啊!不然,这脓不流出来,我会感染的。”

    唉哟,这样套下去,我会飞起来的。凤儿柔软的手紧紧地套在j巴上,现在,周围又有了很多y体的润滑,和采菊的感觉是一样的。太舒服了,我知道,用不了二分钟,我会一泄如注的,我该不该让凤儿停下来呢?

    我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了,正戏还没有上演,你倒睡着了;正席还没有开,你就喝醉了,太不值得了。于是我说:“凤儿,我的这里也有点疼。”

    我指着蛋蛋。凤儿笑了:“把j蛋打烂了。”

    我嗔道:“人家还疼呢,你还幸灾乐祸的。”

    凤儿不笑了,用一只手端起了两颗蛋蛋,开始了抚摸,按摩,我一再强调让她慢一点,这可是男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我怕凤儿一不小心给捏坏了,那还不要我的小命吗!就是这种战战兢兢的感觉使我刺激得不得了。从来还没有一个女子给我抚过这两颗宝贝啊!还是我最可亲的凤儿第一次来安抚我。我感觉那飞起来的感觉近了,可是,我还要很多大事没有做,我不能就此罢休啊!于是我说:“凤儿,你等一等。”

    凤儿停下来,疑惑地看着我。我让自己先冷却下来,让升起来的感觉回到心里。过来几分钟后,我觉得差不多了,便又说:“凤儿,我练过气功,你在学校里看见过我惩治流氓吧!”

    凤儿点头称是,我又说:“我刚才运功试了一下,发现伤处好了很多,只是还要一些淤血还在里面出不来,要是出来了,我的病就好了。”

    凤儿问:“淤血在哪里呢?”

    我指着j巴说:“在这里呢,可惜我自己弄不出来,不然,那就好办了!可现在,唉,疼死我了!”

    凤儿眨着眼睛说:“听历史老师说过,吴起为一位受伤的兵士吸脓,吸血,治好了他的病,可见淤血不出来不行,对人的害处很大的,好,我为你吸出来,可以吗。”

    啊,凤儿呀,你太有悟性了,一点即通,多单纯的小姑娘啊,多善解人意的女孩啊!如果娶此女孩为妻,此生无憾也!

    我忙说:“可以,可以,只有吸是唯一的办法,谢谢你,凤妹,我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如果有一天,我想到了补偿你的方法,我会加倍补偿你啊!”

    凤儿说:“我不求回报,其实我也是为了谢恩。你一直对我那么好,我还没有报答你呢!要不是你有了未婚妻,我情愿嫁给你。我一辈子想做你的牛马,任你骑来任你打。”

    多质朴的话语啊,我感动得两泪涟涟,不由得抱住了凤儿。凤儿笑了:“看看,p大的事,有什么呢,还感动得哭鼻子呢!你还是我的老师呢,应该当我的学生吧!哭鼻子的j巴弟。”

    接着,她唱起了:“j巴弟,不要不要哭泣,你的家在哪里,不要不要悲伤……”

    这个调皮的小妹啊,太感人了!谁娶上她为妻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啊。都说穷人家的女孩最懂事,看来一点也不假。黄校长的女儿小静连给凤儿舔p眼的资格也不够。我真想休了未婚妻娶上凤儿做妻啊!

    凤儿不再犹豫,蹲下身子,双手握着我的j巴,嘴慢慢近。我的心跳得七上八下的,惊人一举即将上演,我要幸福死了!我必须做好心理准备,我怕突然患上心脏病。

    凤儿一口含住了j巴的头部,我大叫一声:“凤妹,唉呀,真是舒服啊,你是什么感觉啊?”

    凤儿说:“没有什么感觉,只觉得你把我的嘴巴塞得慢慢地,太充实了。”

    接着,她开始了吸吮,用上了很大的力气,像吸…奶一样。我兴奋不已,大腿抖动着,太狂野了,我一点也受不了了。吸了一会,没有动静,凤儿问:“木哥,怎么办呢?吸不出啊!”

    我心里嘀咕:真是一个笨蛋啊!你什么也相信,这里哪有淤血啊,有的只是白色的y体,我的无数子孙。也许她是一个纯真的女孩的缘故吧!除了和我一次外,之前从来没有和男人搞过,对什么也不知道啊!我又开始教她,让她双唇尽量往前张,这样就可以把牙齿藏起来,免得伤了j巴,然后,开始上下套…弄,这样,可以把淤血吸出来的。凤儿点了点头。

    于是她的双唇向前张着,含住了我的j巴。让她一含,我不由得叫了起来,自己的学生为自己吹…箫啊!这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如今,在这个善解人意的谎言面前实现了。她的双唇紧紧地把j巴包住,用力地吞吐着,一上一下缓慢地运动着,她的秀发有时垂到了我的j巴这里,增添了无限乐趣。看着她如此清秀的面庞与我的j巴连在了一起,我有点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她的唾y随着嘴唇流了下来,和j巴分泌出的y体混在一起,把j巴润滑得一片汪洋。哎呀,那种要飞起来的感觉隐隐约约有了。我让凤儿快一点,凤儿加快了上下套的速度,连套的声音也变得急促起来,天地间充满了“啵啵”的声音,我的呼吸越来越重,双手不由得抓住了凤儿的双峰,捏着她的小茹头,拽拉着。凤儿受到刺激,动作越来越快,哎呀,我要飞起来了,随着我的一声大叫,惊起了远处伏在树上的一群乌鸦。我的浊浪猛地喷到了凤儿的玉口之中,凤儿猝手不放,吞下了不少,嘴里才吐出一点点,她大惊失色,忙问:“我咽到自己肚子里了,怎么办呀?”

    这个傻女孩,什么也不懂。也难怪,那天,在葡萄园里的棚子里,我直接排出浊浪时,都排在了她的体外,排到了地上,她正在闭着眼睛尽情地享受着,完全没有发现这东西是什么样子的。纯洁的女孩子真是可爱啊,真是男人心中的雪莲花。

    我说:“没问题,我一会帮你弄,会出来的。”

    凤儿有点怀疑:“真的吗?”

    “相信哥吧,绝对可以的。”

    我说。

    这一次是最轻松最惬意的,是小美女帮我搞掂的,她没有任何要求,有的只是一颗帮我的赤诚之心。我面对着小美女的质问,该如何解决呢?现在我把身体的精华已排掉了一次,难道还要排下去吗?这可对身体不好啊!可是,在这小树林里,在这荒山野外,只有我们两个人,这种场景什么时候再能出现呢?玩的就是刺激,不要顾忌了!好,继续玩下去吧。

    我又开始随意的抚摩她的胸脯,大腿,臀部,但都是隔着衣服摸的,尽管如此,那段时间就是在夏天2个月里,所以摸的也挺爽的。凤儿也非常喜欢我摸,只要两人独处,她就窝在我身上,随意的让我抚摩,但一直没有摸过她的下t,我继续用右手抱着凤儿的肩,左手往下面直接探过去,但当时她腿闭着,我再她的小腹下放撩着,她居然主动把腿分开了一些,我好不客气的继续伸下去,我坐着,她马上习惯的躺在我大腿上,接吻,到了一段时间,我把左手放在它的茹房上揉着,然后有意放大自己的激动,好温柔的茹房,好软!她呼吸有点急促,但是一言不发。肆意玩弄了她的茹房后,我慢慢的把手挥师向下,滑过凤儿的小腹,但可能是天性,她的双腿并的太紧了,我无法促及要害部位,左手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小腿,往上,忘上,她伸出手把裙子放下,可能不好意思,我又把它撩起,她只能作罢,我滑到了她的大腿,这是第一次直接触摸,非常的光滑,我不由的内心赞叹不已,往返摸了好几次后,我又继续,她的双腿紧紧的闭着,我把左手成手刀状,使劲的c入大腿紧闭处,她的大腿在我的积压下就势分开,丰满的鼓鼓的,我急色的用左手撩去,触摸到了凤儿的xr,隔着内k,却感觉到了它的细嫩,而且感觉很润滑,她全身不由自主的一个抽搐,口里发出低沉的〃哦〃声,我用中指狠狠的往里扣了一下,她全身都拱了一下,继续“哦“的呻吟,我脑子非常清醒,就是想要探个究竟,我迅速的把左手拿回来,往下探,感觉到了根根ym摩擦着我的手掌,她的高耸入云,我好不停留的继续向下,凤儿急促的说:不要!我想继续,凤儿用手拖住了我的手,果断的说:不要!

    到了这时候,还说不要,我还有另一只手呢,我把她的手拿开,没有顾及的往下,终于来到了幽谷,湿软嫩滑,四个字可形容,我指头并拢,开始揉搓,她的身体就像一张弓一样,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挺动,究竟她从来没受过这种刺激,口里不停的呵呵喘气,十九岁少女的r体就这样被我控制着节奏!这是我已经杀红了眼,左手不停的揉搓她的下t,她也不再反抗,性饥渴的本性使她配合着我,把裙子抛在一边,我左手使劲的扯她的内k,她则蠕动着配合让内k脱了下来,双眼紧闭,全身发烫,喘着粗气,我发疯的把它的身体顶起,嘴啃向她的下t,充分感受到了它的温度,湿度,软度和s度,她左手搂着我的腰,勉强维持着平衡,一切像练习有素的,我坐着,示意她站起,她起来,微真着的眼睛似笑非笑,她掘着肥臀在我面前把腿c开,我的弟弟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我还是被她给弄出来了,双方都使劲的喘着粗气,我把弟弟扶着,左手搂着凤儿的肥臀让她坐下,试了好几次,才对准,她慢慢的坐下来,然后,下不去了,她皱着眉头说:痛, 我可不管这么多,双手楼定她的p股,把她往下拽,我则使劲往上挺,〃啊“她一声痛呼,我感觉我的弟弟扎破了一道屏障,同时被湿软嫩滑的环境紧紧的包住了,我居然出奇的镇静,慢慢的节奏挺动,她〃啊啊啊“的低呼着,或者说是惨呼,又不敢叫,我想她当时肯定有点后悔,我继续,过了一回,她眉头伸展开了,慢慢的不被动了,开始配合我的挺动,蠕动着p股,没想到我俩的第一次回这么顺利,但那时像不了那么多,我使劲的抓着她的臀部肥r,继续c她的rx,跪着开始套弄我的弟弟,她实在是个尤物,更是个s货,开始反客为主了,我停止挺动,把控制权交给她,她搂着我的肩膀,y意的笑着,前后抖着她的臀部,我说:舒不舒适。她使劲的点点头,开始“喔喔〃的乱叫,可能也是平时看过色情小说,我们开始放开了,〃啊,想不想更爽?〃;〃想〃〃〃,凤儿语调怪异的回答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更爽?快说!〃;我低吼着,“使劲的……用力〃〃〃〃〃“,凤儿的xr吞吐着我的j巴,我感觉要飞了。

    “使劲的,用力干什么,告诉我!

    “干我,用力的干我!“,她也疯了似的,再我耳边低吼着,r体是一刻不停的蠕动,祈求更大的快感。

    凤儿的疯狂刺激着我,“臭,我干死你!用我的j巴干死你的什么,快求我“她用尽全身力气的上下套动着“用你的几把干死〃〃〃,啊,〃〃〃〃,喔,干死我的臭吧,〃〃〃〃〃〃,我……;〃〃我求你,求求你,大几把,〃〃〃〃“如此的浪荡,我忍不住吧她翻下来,继续让她跪着,自己从后边使劲的拱入了她的身体,看来性是天生就会的,尽管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臭〃〃〃,喜不喜欢,这么干你!我发狂的猛抽猛c。

    “啊……痛,……喜欢!……臭……喜欢……只要是你干……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s了,“我干死你,干喘你,啊…… fuck; 我干!“我到了极限,直想吧整个身体也c入她的小x……

    七十七 戏弄树林中的中学生

    于是,我站了起来,对凤儿说:“谢谢凤妹,哥好了许多,可以站起来了,你坐下歇一歇吧。哥帮你把肚子里的那些哥的瘀血弄出来了(哪有瘀血呢,只是我排出的秽物而已)”

    说完,我把自己的外衣脱下,铺平让凤儿坐下。

    凤儿说:“谢谢。”

    我说:“谢什么呢,哥应该谢你才对呢,看把你搞得。”

    我说:“我要帮你弄出肚子里地那些东西,就得进行一系列的运动,你不要见怪,最后,它会从你的p眼道口流出来的。”

    凤儿吃惊道:“真的吗,太神奇了。”

    我说:“你等着瞧吧。”

    接着我双手探进了凤儿的衣服,向上探去,一下子就抓住了这两个纯白的玉…r,不住地揉着,它们在我的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多柔软温滑细腻的玉啊峰啊!我的j巴不由得抬起头来。凤儿也开始哼了起来。我又开始戏弄着那两颗玉…峰上的小茹头,小茹头为了迎合我,挺了起来,长大了一倍,像我的j巴一样。我问凤儿:“你的小茹头为什么大了呢?”

    凤儿嗔道:“讨厌,不要讲话。”

    说完,又哼叫起来。凤儿说:“我们宿舍有一个女孩,很变态,一睡下,就抚摸我,特别喜欢摸我的小茹头,起先我不让她摸,可日久天长,也接受了。现在她摸起来我时,我反而有一种冲动的感觉。她还钻进我的被窝,吸我的小茹头,吸得我神魂颠倒,她还抚摸我的下身,并用……不说了……羞死了……”

    啊,她的这位舍友原来是以为女…同啊!凤儿也许不懂得。于是我忙问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凤儿告诉我叫小英,啊,真是看不出,小英看外表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子,她品学兼优,可一到晚上就闲不住了。真是无法想象啊,不能分散了注意力,我要搞下去。

    凤儿的两个小茹头越来越硬,我用手指拨弄着,好家伙,简直和我的手指头一样硬了,比《色…戒》里的汤唯的茹头还要硬几分。凤儿在每一次拨弄时,都幸福得大叫,她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的头,嘴唇找着我的双唇。好一个热唇啊,吻得我身子发麻,呻吟不断。难道这一切是和小英练出来的吗?也许是吧。她兴奋地叫着:“哥,你不知道吗!你摸起来和小英摸的感觉一点也不相同,比她摸的更刺激,唉哟,真舒服啊!没想到和男人做感觉如此强烈啊!”

    我说:“还要更强烈的,你一会会体验的。”

    凤儿“嘤叮”一声,扑到我的怀里,脸贴着我的胸说:“不要啊,我受不了了。”

    我的手一直没有停止,凤儿娇吟连连。我突然做了一个举动,把头钻入她的衣服里,好芬芳啊!一股少女的体香沁人肺腑。我把脸贴在她的玉峰上,不住地摩擦着。凤儿哼声越来越大:“不要啊,痒死了,你羞不羞,钻进女孩子的衣服里。”

    我说:“我不羞,怕你羞了吧。”

    说着,我用嘴唇摩擦着这细滑的山峰。这一阵摩擦把凤儿刺激得娇喘连连,身子一时紧,一时松。她紧紧地抱着我的头,用的力很大。我的嘴唇滑到了峰尖,一下子含着了一个硬硬的茹头,凤儿“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抱着我的头的手更紧了。我双唇紧紧地裹住这个小茹头,开始了用力吮…吸,凤儿的娇啼像一首赞美诗,高亢而紧迫,又像一首进行曲,节奏急迫。多好的小茹头啊!我幸福死了。我忽然觉得小茹头不小了,就吗,忙撩起她的衣服查看,啊,确实不小,比小静的还要大很多,像生过一个孩子的少妇。我很惊异,那天在乃头园子的棚子里没有注意啊,当时做的太快了,没有享受,今天才觉察。我忍不住便问凤儿:“你的茹头为什么这么大呢?什么缘故啊!”

    凤儿羞涩地说:“让小英天天晚上吮…吸的缘故,她天天刺激,一年来,我就觉得茹头打了不少。她每次吸时,虽然很刺激,但哪有你吸时的感觉强烈呢?让人忍无可忍啊!”

    我突然吸到一股黄水(这是真实的,少女常被吸…r,会被吸出黄水的,时间久了,还会被吸出奶的)有点腻味啊,我忙吐了出来,一连吸出了好几块黄水。凤儿很惊奇,说:“这究竟是什么y体,小英每次也能吸出,不过她咽了。”

    啊,咽了,好变态啊!

    我轮流在两个小茹头上吸着,凤儿娇呼声惊飞了林中的不少j巴。美中不足的是凤儿的茹头上会吸出一些黄水来,如果没有黄水那里最好不过来。黄水吸到再也不会流出来时,我才放心地狂吸,猛吸。吸其中一只,手就揉另一只。凤儿叫的嗓子都哑了,她双手不知放到哪里为好,不知怎么就抓住了我的j巴,她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疯狂地揉捏着,套…弄着,弄得j巴像肿了一样大,独眼处又溢出一些y体来,滋润着j巴的周围。因此凤儿的双手抚弄时,发出清脆的响声。我知道,不能再吸下去,凤儿的功夫太厉害了,用不一会儿,我会再一次高c的。我停止了吸…吮,头埋在凤儿不深的r…沟之间,看着被我搞大的茹头。茹头不再是茹头了,而更是茹头,或是小茹头了,我用中指量了量,足有我中指的第一个关节那么长,这是我的杰作啊!我忍不住双手捏住这两颗茹头,捏着,搓着,用大拇指在它们上转圆圈。最后,又拉着往前拽,拽了很长后再放开,那山峰和茹头就要弹跳几下,比皮球的弹性还好啊!我兴致勃勃地玩着,那两颗茹头好像又大了一些,我拉了这么长,凤儿会不会疼啊?我就问她疼不疼,凤儿却用力地捏了一下j巴,说:“不要讲话,多美好的气氛让你破坏了!”

    唉哟,这个小姑娘,还很讲究的吗,难道这像恋爱中的烛光晚餐一样吗?不讲就不讲,你喜欢用肢体语言我就用。

    我掏出手机,忙给凤儿的涨大的茹头拍了照。我喜欢收藏茹房及茹头的照片,每个和我搞的女子都被我用影像记录下来,包括刺激前和刺激后的,我都会一一对比,并对每个女子的茹房及茹头进行分析对比。这是我的癖好。

    我放手机时,碰到了口袋里的摩托车钥匙上的一个饰物——一个小狗熊,毛茸茸的,握在手里有一种舒服感。我有点后悔,没有把小静的性…用具偷上一些,可以刺激别的女孩子。我手握着绒球,放在凤儿的脖子上,轻轻地滑过,凤儿连呼痒死了,双手捂着身体,不让我弄。我掰开她的双手,把绒球放到了她的胸…上,不断地摩擦着她。她痒得把身体摇来摆去,抖个不停,想挣脱,但双手被我按住了。一番绒球按摩后,凤儿的身子敏感极了,我的手随便放在她身体上,她也格格地笑个不停。点到为止,后面还有很多程序没有完成呢!

    我端起j巴,放在她的玉峰之上,太细滑绵软了,我感觉到这是世界上最柔软的东西了。我的j巴在玉峰上戳着,磨着,转着圈,凤儿的身子不住地痉挛着,身体扭动着,做出很多奇怪的动作。我的j巴开始与她的茹头硬碰硬了,我用j巴抽打着那两个茹头,空中充满了r体的清脆撞击声!j巴溢出的y体把两个茹头弄得闪闪发光,凤儿“啊啊”地叫个不停,双腿箕张着,不时地紧绷着,不一会儿又放松了,我知道她的下…身在喷s着。再看她的裆部,早已湿透一大片,三层裤子竟然湿透,简直无法想象。那湿的形状,像一个国家的地图一样。凤儿忽的捂住了胸口,连声说不要弄了,并要推开我的j巴,哦,知道她这是实在忍受不了了,不然能这样呢?可是,她那有我的力大呢,我又掰开了她的双手。凤儿见j巴又向她的胸口捅去,就一口含住了它,快速地套着。唉呀,这个小坏蛋,真有一套啊,擒贼先擒王,我的j巴被幸福包围了,那巨大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我,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就会一飞冲天的,但是,革命尚未成功,j巴仍须努力啊,不能过早衰落,我试着拉出来,可凤儿紧紧地咬着,看来这小坏蛋是决定非让我疲软不可,我可不能上了她的当儿。既然不能拉,我就送,于是我一送,给凤儿带来一个慢慢的深喉,j巴齐根没入她的喉咙里,凤儿噎得咳嗽起来,我趁机把j巴撤走了,凤儿的口中流出了一大团y体,怨不得这么滑呢!考虑这是j巴分泌出的y体和她的唾y的结合体。幸好啊,要不是我当机立断,我的一世英名又坏在她的口中了!我真佩服凤儿无师自通的超强口技,竟能让人短时间里高c,真是一个情场杀手啊!

    凤儿骂我:“居心不良啊,人家为你服务,你却害人家,差点噎死本姑娘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收不住马了,对不起啊!”

    “算死了,还当我的老师呢,坏死了!”

    我双手没有停,开始解她的裤。她笑着,挣扎着不让,我骑在她的背上,把三层裤子一齐扯了下来,露出了泛着水光的亮汪汪的白p股,我一时性起,在p股上拍了一把,凤儿一声怪叫,里面包含了刺激,冲动和妩媚,还有很多的内容,我一时也读不懂。我没有轻饶她,把她的双腿竖起来,向着天空,一把把她的所有裤子揪了下来,扔向了大树,巧的是,那三条裤子挂在了大树上,迎风招展。凤儿却“嘤嘤”地哭了,怎么回事呢?我太粗鲁了?我忙把她的双腿放了下来,向她赔不是,她不理我。

    七十八 和小姑娘爽死了

    我为了表示诚意,向自己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脸上很疼。凤儿却不哭了,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开心。她扭过头,看着我,哪有眼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