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11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她怒不可遏,大声喝道:“好哇,原来是你干的好事,诱j学生,好,我告你去……”

    啊,我的末日到了,老天,救救我吧……

    四十九 青龙白虎之谜

    我吓得灵魂快要出窍了,这还了得?她一告发我,那下半生我将在铁窗里度过了!

    我忙跳出被窝,跪在凤儿母亲的目前哀求:“婶婶,饶了我吧,我……”

    凤儿也醒来了,她也顾不得羞涩了,连忙一起和我向她妈妈求情。

    我吓得出了一头冷汗,汗水滴在胸口,顺流而下,我抹了一把流着的汗水,呆呆地看着刘婶子。

    凤儿的母亲——刘婶子原来怒不可遏,可是看到我在抹胸口的汗后,就缓和下来,不发一言,看着我说:“你站起来,我看看。”

    我忙站起来,让刘婶子来看,我很奇怪,刘婶子原来也爱看青年的身子吗?我双臂舒展开来,没有去遮羞处,尽情地让她看吧,也许她会改变主意的。

    我闭嘴眼睛,等着刘婶的宣判,没想到刘婶却激动地跑过来,抱住我说:“木小子,你是青龙,啊,你是青龙,原来你就是,我找的好苦啊!”

    接着,刘婶诉说了自己为了找青龙,曾经藏在河边的玉米地里,一蹲就是半天,去看河边洗澡的男子有没有是青龙的,差点被蚊子吃了呢;还在澡堂、厕所都窥视过,都受到管理人员严厉的训斥。为了找青龙,她吃尽了苦头,可没有找到,现在看到青龙近在眼前,不由得感慨万千。她忙拉我起来,趴在我耳边说:“小子,和凤儿真的做了?”

    我羞愧地说:“做了!”

    刘婶说:“很好啊,谢谢你啊!”

    刘婶看着我胸口浓密的胸毛,啧啧称奇,连声叫真多啊,她的目光一直往下看,这时,我才感觉到了羞涩,忙捂住了羞处,刘婶笑了,笑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刘婶和颜悦色了不少,她连忙让我们都回到被窝里,小心感冒,然后听她说话。面对凤儿的母亲,我和凤儿赤ll地相拥在被窝里,却别有一种风情。

    刘婶开始讲了,讲自己的女儿是白虎。什么是白虎呢,她向我比划说,女子下面光光的,没有ym,那就是白虎。我心中暗笑,她还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她又讲,白虎克性很大,主家不利,因此在没有遇到青龙之前,白虎的女子对家里有破坏性,家里因为有她会遭受祸患的。刘婶说家里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就和凤儿有关。说到这里,凤儿忙道:“母亲,不行我死了算了,看把家害成什么样子了!”

    刘婶忙斥责道:“说什么丧门星的话呢,你想气死我吗?”

    我也忙去安慰凤儿:“听你妈把话说完,你不必自责,这是客观事实啊。”

    凤儿才恢复正常。

    刘婶又说:“命相大师说,白虎女子只有找到青龙男子结合,就可除掉晦气,也可以让青龙男子运气变好,这样双方都得可以到好处的。”

    她一面说,一面用手从我的胸部滑到y部,抚着这些茂盛的毛毛,吓了我一跳,刘婶啊,你碰到我的j巴了。刘婶有对女儿说:“你木哥就是青龙,你看这些毛毛。”

    哎呀,刘婶,你有完没完,我们是三岁小儿吗,用你讲的这么细吗,不要比划我好吗。

    刘婶又说:“这些年里,我愁死了,找了好久,没有见到青龙男子,没想到,大侄子竟然是,我高兴死了。既然你们结合了,我就没有说的了,看来真是天意啊。你是上天赐给我家的贵人,是来就我们家的贵人。刚才多有得罪,我不知道情况啊。我只想恳求你,以后多和凤儿结合几次,可以吗,帮助帮助我们家吧……”

    哪有这种情况啊,母亲求我多和她女儿做a,以除晦气。

    刘婶说完最后的几句话,眼巴巴地看着我,我去看凤儿,凤儿低下头,长发遮住了颜面,我只看到她的耳朵根都红了,红得发紫了。毕竟这是太隐秘的事情,这是不可在父母面前谈及的事情啊,可是却由她母亲来求我,太匪夷所思了。

    我正在沉思中,刘婶以为我不同意,又哀求我:“求求你,木小子,答应婶子吧,这对你也有好处的;答应婶子吧,一个星期只要和凤儿睡上一次就可以了。”

    我看到凤儿的头低的更厉害了,农村女人不说做a,而是说睡觉,野蛮一点就叫cx。

    我忙说:“婶子,不好意思啊,那不是太亏了凤妹吗,她才17岁啊!”

    刘婶忙打断我:“木小子,有什么亏的呢?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凤儿的功课不是你早就落下了,你帮她补上去我还没有感谢你呢。现在是你来帮我们,并不是沾我们的便宜啊……”

    我说:“那好,大婶,我可以答应,甭说一周一次,就是睡3、5次也是可以的,只要你们欢迎我就可以。”

    刘婶笑了,她忙说了一些感谢的话。

    凤儿啊,你可知道吗,你的姑姑刘老师在昨天也求我一周c她一次,现在你妈代表你来求我,真是福无双至今日至啊。我享受了皇太极曾经享受过的艳福了,姑侄二美通吃。看来,吴大师所言不虚啊,没有出村,我就享受了秀竹、秀梅两个姐妹花,刘老师和凤儿姑侄俩的美人恩。真是飞来艳福啊,我此生不会虚度了。因此,我要健健康康地活着,说不定还有更多的美眉在等着我呢!

    我看看天色,已是清晨了,我就要穿衣服,刘婶拦住了我,她对我说:“现在时间还早,你们还可以再……”

    啊,我的刘婶呀,我被你雷死了,快要晕倒了。看来你确实爱女,爱家心切呀!飞来艳福,来而不享非礼也。既然央求,我还客气什么呢?

    刘婶知趣地走到了棚子外,充当岗哨,我就可以放心地大战一场了!

    昨夜光线太微弱,没有看清楚凤儿,今早屋内明亮,我可以清楚地过过眼福了。多么细滑娇嫩的肌肤啊,多么苗条的身材啊,身上没有一丝赘r,简直就像用刀子裁出来的。那如瀑布如绸缎的长发,散发着洗发水的香味,我可闻了一夜啊!多清澈明亮的双眸啊,你就是纯洁的象征。那编贝般的牙齿,那性感的双唇,我不止一次地用舌头缠绵过你啊。那脖颈颀长像天牛的幼虫儿一样,给予人多少美丽的遐想啊。再看那峰峦起伏的胸部,浑圆美丽的双峰啊,那弧度,那轮廓,就是两个蒙古包!我真想钻在这蒙古包里一辈子不出来,尽情地享受着马奶酒。那浅浅一弯的肚脐,把一马平川的腹部点缀上了一颗宝珠,让腹部不再单调。再看那迷人的“金三角”没有任何修饰,只有红白二色相间。没有那乱蓬蓬的ym遮挡,有的就是那一笔挥就的真实,细腻。我喜欢这光光的y部,喜欢这美丽的一览无余。只看了一遍,就让我心潮澎湃了。又想到每周可以享受这无边的春色,我兴奋得快要叫出来了。

    接着,我的双手像我的双眼一样,开始了抚慰凤儿身体的历程。凤儿激动得颤来颤去,不能自己,她压着嗓子叫道:“木哥,我受不了了……快给我吧……快点……快点c我吧……痒死了……快把你的j巴塞进来吧……我受不了了……”

    c,现在的女孩真野蛮,一上床就要说j巴,cx,r这类的话。紧接着,我的舌头也像我的双手一样,开始抚慰凤儿的玉体。凤儿双手紧紧的吊着我的脖子,声音开始高了起来。我的舌头像一阵春风一般,掠过她的玉面,明眸,峰眉,最后来到她的性感的双唇处,我忘情地吸吮着她的殷桃小口,两个舌尖缠绕在一起,全身像有电流通过一般,麻死了,我和凤儿不由得大声叫了起来,我故意让凤儿叫的声音高一点,以便让她妈妈听到,那样我更兴奋。凤儿叫了起来,那声音娇脆恰如莺啼,婉转嘹亮,动人心扉。我的舌头逐渐下滑,滑到了她的白r团处,舌头像陀螺一眼,绕着茹房不断地转着圈,一直转到了峰尖处,那两个峰尖一舔即应,迎舌竖起,骄傲地看着我。好美丽的茹头啊,我天天见的学生的r尖就挺在我的面前,我不由得情迷意乱,一口含住了这挺峭的茹头,一口把半个茹房吸入口中,就像有奶的一样,我不断地用力吸着,凤儿的叫声像生孩子的产妇一样,高亢入云,震人耳膜。我一边吸着一边说:“凤儿,你的奶好好吃啊,我快吃饱了。”

    凤儿说:“老师,不要说了,我要羞死了,唉哟……舒服死了……木哥……老师,快点……c我吧,我忍不住了……快点把你的j巴给我吧……痒死了……”

    哼,还不是时候呢,大戏即将上演,但还有过渡。当我的舌头对她的关键部位一舐时,她情不自禁地高声锐叫起来。我想到外面还有她母亲的那个岗哨在偷听,就加快了速度。后来越来越快,最后随着她的一声大叫,一股潮水打湿了我的脸面,我有点措手不及。啊,不会吧,年纪不大,还会潮喷?凤儿高c到了极点,她舒展着四肢,眼睛闭着,喉咙间还发出低哼。

    乘热打铁,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来真的吧。

    于是,那只j巴开始了新的旅途,它开始进入自己开拓下的地盘。这个新巢啊,是多么的严实,把j巴夹得紧紧的。j巴每一次进去,都有点困难了,j巴于是发怒了,向这紧x发起了猛攻。在一波又一波的猛攻之下,小x屈服了,它流出来了眼泪。j巴终于忍不住了,崩溃了,是y水感动了它,还是y水瓦解了它?

    凤儿的叫声变成了高喊,高亢入云,气震山河。我透过棚子的缝隙看到刘婶掩住了耳朵,四处巡看着,神色很紧张,她一定是怕别人循声而来,走进棚子,造成尴尬吧!

    于是,我对收声后的凤儿说:“小凤,你叫的那么高,不怕妈妈听到吗?”

    凤儿打了我一下说:“坏蛋,都是你这个坏蛋搞得,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我大笑不止。

    c完后,烟消云散了,我俩穿好衣服,收拾停当后出了棚子。刘婶看着风采照人的女儿,喜上眉梢,她紧紧地握了握我的手,和我话别。我呆呆地望着母女俩的身影渐渐地越来越小时,有一种淡淡的惆怅,一种无言的痛。这是爱情吗,我不知道。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走楼空,戏散茶凉,温柔故里一旦不在,我反而有一种失落的惆怅。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不能整天都亲亲我我吧!

    五十 重返校园,帮女校长按摩

    我活动着四肢,放眼望去,只见远山如黛,像一个颦眉的佳人一样,多楚楚动人啊。

    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多好的一天啊!

    我突然想起,今天是星期一,我该去上班了,就匆匆地向家里赶去。

    和母亲说明情况后,我骑上心爱的爱骑——摩托车,向学校进发。这台摩托车是订婚后买的,崭新的外表像一个纯情的少女,看来喜新是人皆所有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我被这些天里的艳遇改变了不少,身上有了一种洒脱倜傥的气质。在学校里我碰到不少同学,尤其是那些女同学,她们都用那种惊喜的目光看着我,积极地和我打招呼。也许她们很诧异:过去一向低沉的老师怎么十几天后像是换了一个人,精神焕发,气志昂扬。那些年里,由于家穷,未婚的女同事们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变成了一个消沉颓废的人。而今,大量的美女在我的生活里涌现,我怎能不激动,不兴奋呢?现在,我反而对那些夜郎自大的女同事有点鄙夷了。看看她们吧,不是个子矮,就是模样像凤姐,唯一可道的就是她们是个国家正式教员。现在,我看你们似粪土,我是一个阳光青年,未来还待我去开拓,有很多比你们美上十分的美眉们正青睐着我,你们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不够,我对你们不屑一顾。

    正想着这些事情,一个矮矮的“凤姐”主动和我打招呼,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也许她以为我会感谢涕零了,但我淡淡地回了一句,头也没抬,妈的,老子看也不想看你。“凤姐”受了冷落,无趣地走了。

    这时,一些坏坏的男同事涌过来问我:“是不是被狐狸精迷住了,这么久不来呢?”

    有人又说:“你开处太累了,需要静养。”

    这些坏家伙,就没有一句好话,就爱说黄段子,还是国家的教师吗?呵呵,其实我也是这样。

    一个有些丰满的中年女教师走过来对我说:“小木,你干什么去啦,好像镀金去了,怎么整个人都变了呢?多精神啊!”

    我笑着说:“胖姐,十几天没见,你的奶…子好像胖了些。”

    我的话音刚落,引发了大家的一阵哄笑。那位胖姐老师过来就掐住了我的脖子,问我:“小坏蛋,你检验了吗,怎么知道我的这里就胖了呢?掐死你,今天。”

    我的胳膊肘一顶胖姐的乃子,胖姐忙放开了我,连声叫疼。大家笑成一片。可那个胖姐趴在我的耳边说:“晚上我老公不在,你敢来吗?”

    我惊得目瞪口呆,这个老s姐,太猛了,我有点被吓住了,胖姐笑着走了,我一头雾水。我忙赶上去,对胖姐说:“黄姐,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胖姐笑着说:“来,你到我家来,我和你细说,而且我需要你帮帮我的忙,可以吗?”

    我问:“什么忙,还用我帮。”

    胖姐说:“老公出车去了,走了一个月了,有些活你能帮我吗?”

    我想了想,帮人一忙,就是雷锋一个,与人玫瑰手留余香,好,我去帮。

    我走进胖姐的家里,发现家里很整洁的,可见胖姐很讲究的。她家的粮食袋子口子开了,粮食撒了一地,她一个人不好收拾,让我帮一下。我蹲下身子,开始帮胖姐拾粮食。拾起了一袋,还得再拾。胖姐让我自己拾,她去给我拿饮料。过了一会儿,她来了,手里拿着两瓶冰红茶。她走到我的跟前,让我喝。我蹲在地上,向上看去,胖姐上身穿了一件外衣,里面套着一件宽松的背心,表面有很多花纹,看不出胖姐究竟戴了罩罩没有。不过,以我来看,她好像没有戴,因为我看到了她的胸口很大很松的样子,分明大…奶垂了下来。我顺着很宽松的衣服看上去,啊,看到了她的乃子(她的乃子太肥大,又过分下垂,所以,我不想叫r峰,因为它不配。太肥大了,竟然垂到了腰间,两个硕大的头向下指着,像两只眼睛盯着我。我不由自主地把手探上去,握住了那硕大的乃头,胖姐想挣扎但没有,看得出,她很乐意的样子。她笑了:“小馋猫,没有见过吗,想摸就摸吧,看把孩子憋成什么样子了。”

    我两只手都探上去,一只手一个大乃头,尽情地摸着,捏着,拉着,拽着,胖姐哼了起来。我很纳闷:“刚才在学校里没见你的乃子下垂啊,怎么一回家就垂下来了呢?你会变魔术吧。”

    胖姐道:“在学校里不戴罩罩让人笑话,回到家里就解放了,为了舒服。”

    我开了个玩笑:“是不是为了引诱我呢,为了让我看的方便呢?你老公走了那么久,你想了吧,想就说,我有的是武器,可以帮你解决实际困难。”

    胖姐气得拿起大…奶就向我的脸上砸了一奶,我看到那乃头过来,就一口含着了,又说:“谢谢胖姐赐我一个胖…奶,我收下了。”

    胖姐又用另一个乃子打我,我一只手抓住了,把那个乃头也含在嘴里,这样,有两个乃头被我含着了,胖姐的乃子过长,含两个是完全可以办到的。我开始一阵狂吸,多巨大充实的乃头啊,可以戳到我的后嗓,可以把我的嘴都塞满了。我可以说,这是面前我见过的最大的乃头,比翠兰的还要大,大到了极点。我感动的双泪横流,胖姐也舒服的哼叫着,忘乎了所以。

    正在这时,校长派人来叫我。胖姐遗憾地说:“这个死校长,早不叫迟不叫,偏偏这个时候叫我。唉,你该去上政治课了。”

    啊,校长,就是那个女强人,“黄巫婆”(我们私下起的绰号)她太强势,很多男教师都惧他三分。正因为她太强势,早在她三十岁时就离了婚,带着女儿自己过。这些年来,她为了养育孩子,又当爹来又当娘,吃尽了苦头。好容易把女儿送进了大学,可她一直单身。不知什么原因,她回绝了很多热心人为她介绍对象,也许是前夫伤透了她的心吧,她不敢重涉婚姻,以致一直拖到现在四十刚出头。她干练利索,办事严谨,不怒自威,很多教师私下却不敢开她的玩笑。

    曾经有一次,一位青年教师对同事们说:“校长那么凶,一定欠c吧,找机会c她一次,看她在床上凶不凶!”

    没想到隔墙有耳,被校长听到了。第二天,校长找到那位青年教师,问:“我就是欠c,你来c吧!”

    吓得那青年教师夺门而逃,最后调离了本校。

    因为她治校有方,学校的各方面成绩一直在县里名列前茅,为此,她得过许多大奖。据说,分管教育的副县长接见她时,看中了她,向她提出了要求,被她强烈地拒绝了。她就是如此的刚直不阿,一身正气,我平时见了她也有点害怕。

    现在她叫我,我该接受批评了。

    我走进她的办公室里,室里的陈设像她的装扮一样,简洁朴素,不是奢华。只见她留着短短的头发,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

    她问我:“你怎么一走就是十几天呢?按规定,超过一周的假就要和上边教育局去请,你看怎么办?”

    我迟疑着:“黄校长,我不知道,对不起,多谢您的包涵,我向教育局补请一下。”

    黄校长看着我说:“还油嘴滑舌的,我只比你大十几岁,你不能称我您,不要折我的阳寿啊,你不要拍马p嘛。不用去请了,我已经帮你办好了,你要注意,不要擅自地离岗那么多天,我们要爱岗敬业,要忠于自己的职守……”

    接着,她又说了不少要遵守职业道德的话,我耳朵听得快起老茧了,但还要装着很专心倾听的样子,我不住地点头称是。

    黄校长训斥了我很长时间后又问:“小木,婚事准备得怎样了,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呢?”

    这句话说得我很感动,一股暖流在我的心头流淌着。看来黄校长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好校长,对下属恩威并重,注重关心下属的生活。

    我无奈地说:“黄校长,让你见笑了,其实,我家穷得连一千元再也拿不出,婚礼我看要等到明年吧!”

    我尽量不显露自己的窘态。

    黄校长说:“你坐下,我和你慢慢说。你要知道,婚礼可不能懈怠,该成婚时就要成嘛,钱不是问题,要想办法解决。你说吧,你缺多少钱?”

    我疑惑地看着黄校长,难道说她准备借给我吗,那真是太好了!

    我低低地说:“黄校长,缺八千元,我……”

    黄校长笑了:“我还以为是多少万呢,好,我以学校的名义借给你一万元,够不够,不够再借上一些。”

    我感动得眼泪汪汪了,多好的校长啊,她能体察民情,为下属排忧解难,我以前还咒骂过她呢,今天想起,真是惭愧啊!我原来错怪她了,她批评我们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作为领导,工作上,我们做的不完善,被批评是应该的。如果换位思考一下,我们就能体会到她做校长的苦衷了。黄校长,我彻底理解了你,你真不容易啊。

    黄校长看到我感恩戴德的样子,笑了:“小木,别这样,同事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你以后好好工作就是了。”

    她说着,却咳嗽起来。

    我忙问她:“你感冒了。”

    黄校长说:“昨夜睡得很晚,受了风寒,今天身子困死了。”

    我忙拿起暖壶就要给她倒水。她的水杯里有些未喝完的冷茶,我拿起就要倒,黄校长说:“不用倒了,我不喜欢喝热茶,你给我杯子里兑上一些热水就好了。”

    我差点倒掉,赶快扶正杯子,没想到,我脚下一滑,水杯里的冷茶水和茶叶都倾在黄校长的身子上。我呆了,真是笨手笨脚啊,好心办坏事。

    我忙拿起毛巾就帮助黄校长擦倾在她身子上的茶叶盒茶水,并连声道歉。

    黄校长笑着说:“小木,太毛手毛脚了,以后还不让岳母骂你。”

    我苦笑了一下。

    茶叶和水都倾在黄校长的胸口上了,把她的蓝西服都弄脏了。我忙去擦,没有想别的。没想到,两只手都触到她的胸口上了。啊,软绵绵的,好像没有戴罩罩。啊,我一下子意识到碰到黄校长的酥胸了,可是黄校长没有说话一直盯着我。我硬着头皮,坚持给她擦完。我有一种给老虎头上捉虱子的感觉,怕黄校长骂我,看来她很有涵养的。不过,那种绵软温暖的感觉让我的j巴已经坚硬如铁了。

    黄校长拿过我手中的毛巾,自己又仔细地擦了一番。

    她又靠在椅子上,舒展着胳膊,并用拳头打着肩部,连声说好困。

    我连忙走到她的身后,对她说:“黄校长,我来帮你按摩一下吧,看你熬了夜,困成什么样子了。”

    黄校长连说不用。

    我说:“黄校长,你不用客气,我在大学里学过体育、武术、按摩推拿,绝对能让你解困除乏,很舒服的。”

    说着,我把双手放到黄校长的双肩上,开始了按摩。

    刚才倒水时我弄巧成拙,现在我一定使出浑身解数,来弥补过错。

    我就开始对黄校长的肩膀开始了细致周到的按摩。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真不是白学啊,不一会儿,黄校长就长吁了一口气,连声说舒服。她闭上眼睛,有一种很享受的样子。我低着头,时时看到她那隆起的胸部,不由得心里痒痒的,真想抓在手里捏一捏,看看捏捏女强人的胸部是什么感觉。按摩了十几分钟后,黄校长在肩上抓住我的手说:“行了,小木,我不用了,真是谢谢你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黄校长的手很有力,像极了她的个性。

    五十一 暴打流氓博得女校长欢心

    黄校长从椅子上站起来,可一下子又倒在椅子上了,她用手按着腰部说:“好酸啊,看来以后要早睡了。真是熬一夜,累十天啊!”

    啊,她的腰部困得这么厉害,我该不该给她按摩呢?

    干脆,好人做到底,帮她按一按吧。可毕竟她是个女性,我帮她按摩腰部,是不是在轻薄她呢?要知道,我可是多次帮妹妹们和表姐按过腰部的,听说,由于女生的生理构造,腰部是最容易发困的。我帮妹妹们,表姐按摩时,她们都舒服地哼出了声,从而证明我的手法就是很好的。

    我就对黄校长说:“黄校长,我来帮你按摩一下腰部吧,腰困腿就困,走路没劲。你看你累成什么样子啦!”

    黄校长迟疑了一下说:“不用了,你看你都帮我按摩十几分钟了,你该去休息一下了!”

    “我不累。”

    我忙走上前,手放在她的腰部,她没有拒绝。

    我开始对她的腰部进行了简单的推拿,黄校长长出了一口气说:“好啊,真顶事,我的腰部酸死了。”

    我让黄校长倒坐在椅子上,后背对着我。我对她的腰部进行了按、压、捏,用拳头轻轻地打。真是奏效,黄校长舒服得不住地呼气,小声地哼着。我看到她那圆滚滚的p股时,浮想联翩。听风月老手说,有乃子状的p股的女人是个尤物,是最能让男人舒服的。黄校长啊,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难道能忍受得了十多年的孤寂吗?这生理和心理上的需求你是如何忍受得了的呢?对自己太苛刻了,女人只是那短短的青春,你却弃之不顾了,唉,你也许太追求完美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肘部碰了一下黄校长的p股,黄校长敏感地一激灵,睁开了眼睛,看着我。我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要不,黄校长以为我在轻薄她呢!

    我的那一碰是不是在她那平静的心海里投下了涟漪呢?不然,为什么她反应那么强烈呢?要不,再试试她吧。过了一会儿,我装着无意中又用肘部碰了她一下,她的臀部顿时动了一下,但没有睁开眼睛看我。看来她闲置了十多年的身体反应还是很强烈的,这么敏感。于是乎,在接下来的按摩当中,我又用胳膊故意碰了她十多次p股,每一次相撞,她的p股都要动一下,身体还要震颤一番,看来我的计谋是成功了。说别的还可以唤醒黄校长沉睡的心灵,让她重拾男女之情的,让她的心灵不再寂寞,让她的生活多姿多彩的。

    按了这么长的时间,黄校长还没有喊停,看来她是太舒服了,不忍心让我停下来。于是,我又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运用了各种手法,让她舒服到极点。在其间,我又装着无意中多次用胳膊碰撞她的圆p股,她的眼睛闭着,低低的哼着,看出来,她在压抑着。好几次,我装着无意中几次把手滑到了她的p股上,又赶快拿开,每一次接触,她都一震。看来,真的唤醒了她沉睡的心灵,叩开了她沉钝的心扉。正在这时,电话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惊醒了享受中的黄校长,她忙站起来,去接电话。我去看表,啊,竟然按摩腰部用力多半个钟头,看来,黄校长真是“沉醉不知归路”了。她站在桌前,去接电话,我突然发现了她裤子的裆部湿了一大片,在那条雪白的裤子上十分明显。啊,怪不得这么久她不喊停,原来她动情了。谁说女强人总无情呢?只是没有人叩响她的心门罢了!

    黄校长接完电话后,扭过头看着我,脸色变得生动了很多,她微笑着说:“小木,谢谢你啊,我的腰一点也不疼了,你真有一套,真是看不出来,以后你的老婆可有福分了。”

    我对黄校长说:“校长,你以后只要困了,我随时可以为你按摩,不要客气。另外,你以后要早一点休息,不然,对身体不好啊。”

    黄校长笑了:“那就多谢谢你了。”

    旋即眉头一皱说:“唉,昨晚,因为几个社会坏小子的事没有睡好。”

    我忙问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前天,有几个社会小混混来学校s扰学生,和男生要钱,调戏女生,这些家伙还带着刀来威胁。黄校长忙给派出所打电话,派出所的干警说都去了县里执勤去了,说是近日有省级的官员要来调研,得三天后才能回来,在派出所值班的只是一个多病的老干警,根本不能出警,让她再等一等吧。可是,全校的教师都畏畏缩缩的,没有人敢上前来管。黄校长很气愤,但也无能为力。事后,她召开会议,布置年轻教师在那些混混们再来时要出手制止。

    可是,昨天,那帮小子又来了,还当众摸了一个女生的胸,扬言说还要摸黄校长的胸,这些家伙如此嚣张,可是那些年轻教师没有一个敢出来制止的。差点把黄校长气死。黄校长召开了会议,把很多教师批评了一通,可大家却不置一言。为此,黄校长很心焦,一夜没有睡好。这些小混混们真会钻派出所的空子。

    最后,黄校长对我说:“今天,那些小混混再来可怎么办呀?派出所的警察还在县里执勤一天。唉……”

    她脸上充满了焦虑。

    我连忙说:“黄校长,有我呢,我来对付,我在大学里练过武术,对付几个小混混不出问题。”

    其实,我在练武之前打架也是很出名的,我的绰号叫“不要命”很多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人都见识过我的厉害。练过武后,更是如虎添翼。我在大学里举办的搏击大赛中屡次获奖,教练评论我的拳法:准、狠、猛,力道大。可是来到这里工作很久没有试过身手,今天正好在小混混身上练一练。

    黄校长半信半疑地说:“你能行吗?”

    我说:“你放心吧。”

    我的话音未落,外面又传来了疾驰的摩托声喝不停地按喇叭的声音,黄校长说:“那些小流氓又来了。”

    她着急地站起来就要走,我随着跑了出去。

    只见学校锁着的大铁门外停了三辆摩托车,跳下来六个打扮得奇形怪状的青年,头发像触了电似的,向四面八方乍着。他们唱着流里流气的调子,就一齐翻铁门。不一会,他们都翻过了铁门,冲到了校长面前。他们挥舞着一把把短刀,恶狠狠地对黄校长说:“不要管我,小心老子把你这个老寡妇的裤衩扯乱。”

    另一个流氓说:“小心点,再管我们弟兄们就来轮…j她,她很久没人c了。”

    黄校长气得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来。周围的老师们躲得远远的,在看热闹。黄校长看着我。

    我走向前去,对那些小混混说:“我是xxx,你们听说过吗?你们赶快走吧,不要再来学校了,再来小心我揍你们。”

    几个小流氓仰天大笑:“我还以为你是公安部长呢,这么可怕哟。”

    说着,两个流氓就向我扑了过来。

    我向左一闪,飞起一脚,踢在一个小流氓的蛋上,疼得那小子抱住裆部就地打滚,我一个狠狠的直拳打在另一个小子的肚子上,他疼得嚎啕大哭。

    另外四个流氓相互一使眼色,掏出刀具,向我扑过来。我向下一蹲,那些家伙扑了个空。巧的是有一个小混混的刀收势不住,伤了另一个混混,那小子捂着伤口哇哇大叫。我紧接着一个扫堂腿把两个小流氓扫到,又飞起一脚,踢在余下的一个流氓的下巴上,他摔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嚎叫。被我扫到的那两个流氓正要挣扎着起来,我冲上去,又补了两脚,都踏在他们的胸口上。解决了这六个小流氓,前后没有五分钟。

    这时,校园里响起一阵掌声,我四处一看,全校的学生们都围在一起,大声鼓掌,部分女生尖叫起来。远处的老师们也在一直鼓掌,几位“凤姐”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再看黄校长,那张严肃的脸像初春河里的冰刚刚消融的一样,充满了笑意,充满了感激之情。看样子,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早就跑过来拥抱我了。

    六个小流氓在地上爬着,捂着伤口叫着。一个小流氓低声说:“我想起来了,他是‘不要命’!”

    原来他还知道哥的绰号的,还敢乱来。一个凶狠的小流氓恶狠狠地说:“好你‘不要命’,你等着,我明天还要来。”

    我笑着说:“来吧,哥等着你,随时奉陪,你尽管来。”

    那些流氓灰溜溜地跑了,校园里响起一片笑声。

    大家围上来,议论纷纷。有几位胆子大的女生围到我的身边。那个家里很有钱的晓丽和我说:“老师,你真厉害,你练过武术吗?”

    我点了点头,我看到晓丽的脸充满了敬佩之情,像围着明星一样。老师们都说我是学校的大救星,黄校长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不少同学们问我,愿意教他们不,他们愿意交学费来学。我成了万众瞩目的明星了,一时间应付不了这么多的人。我很开心,来这里好几年了,第一次受到大家的瞩目。

    “叮铃铃”一阵铃声,大家各就各位,最后只剩下了我和校长。我正要到宿舍去,校长对我说:“小木,你来一下。”

    黄校长有什么事呢?

    我跟着她来到校长办公室里。

    黄校长感激地说:“多亏了你,要不是你,今天的局面没法收拾啊。”

    说着,她热情地拥抱了我,我呆住了,没想到一贯严肃的黄校长还有这一下。我感受到了她胸部的柔软,一种像黄姐般的温柔涌上我的心头,我无限感慨,看来人无技不立啊,只露了一手就让众多的人崇拜我,连一向死板的黄校长也被我感动了。

    黄校长说:“看来,你不只有一手,会的还挺多的。”

    她说着,眼里分明闪过一丝只有男女间的那种情意的眼神,但转瞬即逝。我的心砰砰直跳。

    五十二 夜晚,到女校长家赴宴

    黄校长说完走向了屋角的保险柜,她打开后,拿出一叠钱数了数,对我说:“小木,这是一万一千元,一万借给你,一千元是给你的奖金。”

    我接了过来,拿上了一万元,说什么也不要那一千元。黄校长推辞着,我非要给她。我说:“为学校做点事是我应该的,黄校长你不要这样。”

    黄校长没办法,又拿上那一千元。她看着我,那眼神像一个刚结婚不久的少妇看着丈夫。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黄校长被我感动了。没想到十几天和秀竹、秀梅、刘老师、凤儿之间的“大练兵”竟然改变了我很多,让我能深入到女人的内心,能想她们所想,急她们所急。

    黄校长又忧虑道:“明天,那些小混混会不会再来呢?”

    我说:“你放心吧,他们再来,我来抵挡,你就赶快报警,明天,派出所的警察不是来执勤了吗?”

    黄校长点头称是,连声称妙。

    她又问:“不如以后你代学生的体育吧,因为你更适合体育,学生也会学到很多实用的东西。”

    代体育,那可是很清闲的工作啊,只有下午有课,不用写教案,在平时又不用考试,没有多大的教学任务,只是中考考三门项目,那集训三个月就行了。这是多么轻松的工作啊!学生们对我的呼声又很高,真是是之所归啊!

    我点了点头说:“全看校长的了,校长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黄校长笑了笑说:“马p精。”

    我问黄校长有没有别的事了,黄校长欲言又止,最后我告辞出来了。

    下午我就成了全校的体育老师。学生们看到我很高兴,他们非常崇拜我,没有任何放肆嚣张的行为。这在以前别的老师代体育时是很少见的。上体育课,由于就是活动,学生的任性,豪放的性格往往会表现出来。如果教师去规范时,会遇到一些处于青春期学生的反抗。而我呢,在上午惩治一些小混混的过程中,已使学生们彻底折服了,他们对我又敬又怕,不敢有什么抵触我的情绪了。

    学生们一见到就央求我教他们武术。我决定先从基本功抓起,即从几个常见的步法开始。教学生们学马步、弓步、跳步等等,我去一一纠正大家做错的姿势。我一接触女生的肢体时,她们的脸总是红红的,心跳得快的从衣服处可以看到。这些小女生啊,我又没有碰到你们敏感的部位,你们紧张什么呢?不过看到小萝莉凸起的小茹房时,我的心还是像有一些蚂蚁在慢慢走动。这些极具青春活力的少女啊,总是让人心潮难平。我猛然看到了在学生队伍中的凤儿,那两个茹房挺挺的,好像大了一些,是不是男人的手就是发酵粉,把它们都发大了?这两个茹房啊,那一夜和黎明,经过我双手和口的多少次洗礼啊,我看到这熟悉的茹房,心跳了起来,我想让时光倒流,再重温一回旧梦,那该有多好啊!忽然,我又想到,在宿舍里可以和凤儿重温旧梦啊!这也不是不可以办到的。我为我的这个想法激动了。于是,我看了看凤儿,凤儿那对妙目正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难道她也在想着那个旧梦吗,但愿如此。情到深处,你浓我也浓。

    我又在队伍里看到了晓丽,那个娇滴滴的富家女。她在摆姿势时,不断地出错,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害得我屡次为她纠正。有一次,握着她的手腕为她纠正时,她站立不稳,倒在我的身上,那两个嫩r碰到了我的手。我的脸差点红了,忙把她扶了起来,她却脸红了,死死地盯着我,似有千言万语。我知道她就是一团烈火,轻易碰不得;她就是一捆干柴,一燃即着。听凤儿说,这个女孩以前就很心仪于我,现在又见了我的精彩表演后,心更倾向于我了,只是苦于没有表述机会了。如果有机会,也许我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