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情燃今生 (1-463) > 第 9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我很奇怪,我没有胳肢她啊!她笑得弯下身子,把我的脸夹在她的两r之间,我很舒服,身子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两个柔软的乃子摩擦着我的脸,我的心有一种痒痒的感觉,我觉得j巴一跳一跳的,一直在往上蹦。

    后来,我搓老师的腿部时,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什么j巴会自己动呢?终于把老师的身子搓完了,我累得身子出一些汗,老师看到后忙让我冲洗一番。

    温热的水流把身体间的疲惫冲得一干二净。我停了水,正要走,突然,一只手摸上了我的背部,开始了搓背,啊,是老师,老师为我搓背,我快要哭出来了,老师对我真是太好了。

    刘老师的手上力气有点小,好几次搓我时,身子都挨着了我,我的背部感觉到了两团绵绵的r团,我的那种感觉又来了,j巴一跳一跳的,我的心里很激荡,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快结束了,我恋恋不舍地穿上衣服,刘老师嘱咐我:“记住,不要把这里的情况和外人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我郑重地和她拉了拉勾,还发了誓。

    从澡堂里走出来,外面站了将近全校的孩子们,他们围上来问我:“你看到老师的乃子吗,是什么样子的,快说。”

    那个傻子同学还问我:“小子,快说,刘老师的奶是什么滋味……”

    我什么也没有说,赶快走了。那些家伙们追逐着我,大声喊叫着,追问着。

    直到上课铃响起,才把我解救了。

    放学了,我赶快跑到最前面,没想到大家一个劲地追着我。终于在那个磨坊前把我堵住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大同学抓住我的胳膊问我:“说不说,刘老师的乃子身上什么样子的,不说,今天你小心点。”

    我看到这种情形,知道再也逃不了了,怎么办呢?突然,灵机一动说:“哥哥们,我没有看到她的胸,她一直背对着我,让我搓完后,就把我撵走了。”

    大家一哄而散,大骂着我,说我是个松包,还叮嘱我,下次一定看完后做汇报,我点头答应,他们才走了。

    当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到我是刘老师的儿子,她在抱着我喂奶,我吃的奶花四溅……

    后来,刘老师每个周二都要洗澡,每次洗澡都要带上我,因此,周二是我一周中最快乐的日子。

    后来,不知哪一个周二,刘老师突然提出让我为她按摩,我还有点惊讶,我可不会按摩啊,我知道,学校西边有个瞎子很会按摩,每当人们扭伤时,都会找他按摩,最后,他都会把伤者按好的。

    于是我问:“刘老师哪里扭伤了,可以找哪个瞎子呀,我可不会呀!”

    刘老师笑了:“小傻子,我可没有扭伤啊,我只是累了,上午站了很长时间,腰部很痛,让你按按帮我解解疲惫。”

    我还说:“老师,我可不会呀!”

    刘老师说:“我教你,你会的。”

    说着,她趴在一块单子上,臀部盖了一道不宽的纱巾。她让我把手放在她的腰部,然后慢慢地捏,或是用手掌用力地压。我把我的双手放在她的腰部,开始按照她说的捏压并揉搓,她舒服地叫了出来,不住地夸我。

    后来,她让我把她的背部都按摩一遍。看来,刘老师是蹬鼻子上脸了,我其实有点累了。

    可是,师命难违,按吧。

    我就俯下身子,两只手放到她背上,从颈部开始,开始一点一点地往下按摩。每接触到她身子的一个地方,她就像触电一样,猛地一颤,然后开始哼着舒服。最后按到了尾椎部了,我长出了一口气,以为结束了,可以休息一下了。可是刘老师说:“继续,不要停。”

    我又把手放到了她的颈部,可是她说:“不是这里,再往下!”

    我就把手放到了更下一点的地方,可她说,再往下,一直到了臀部的位置,看来,刘老师被我按舒服了,要我做全身按摩了。没办法,继续吧,按累了,晚上多吃点饭,早早睡觉。

    我就开始按摩她的臀部。这两个大p股啊,和别处的手感不同,这里rr的,弹性十足,摸上去挺舒服的,不像刚才,干巴巴的。我就开始卖力地按摩这里,刘老师哼叫连连:“小子,不要停,给老师用力些,我太舒服了……”

    可是我实在是太累了,就站了起来,准备歇一歇,可是刘老师叫我莫要停。怎么办呢?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就站到了刘老师身子的一边,一只脚踩在她的臀部上,开始慢慢地踩,没想到,这个办法还挺管用的,老师大叫道:很好,孩子,用力些,老师不怕。

    我又加了些力,老师大呼舒服,最后,她嫌不过瘾,让我把两只脚都踩上去,我于是慢慢地站在那鼓鼓的p股上,开始了走动,她舒服地大声叫唤:对,就是这样,太好了,继续用力啊!

    我走的速度稍稍加快了些,后来更快了一点,没想到,一不小心,摔了下来,摔在老师的旁边,把她臀部上的那块纱巾一脚蹬到了一边,滑在了地上。

    刘老师忙探起身子问我怎么样,我挣扎着起来说:没事的,老师,我没事,身子棒的很。

    我把地上的那块纱巾拾起来,盖在原来的地方,但我匆匆地瞥了一下盖着的地方,便心里暗呼:xx太丑陋了,不好看啊。形状就是一个括号里写着一个“1”像一头瞎眼的牛的眼睛。

    后来,每次我在做“(1)”

    题时,都会做错,因为我觉得这个就是女人的xx那里,我就不想去细想深究。

    四十二 刘老师的往事——澡堂被j

    刘老师趴在单子上,让我在她背部及腿部细细地按摩了一遍。刘老师眼睛闭着,舒服地哼出声来。

    我的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细的汗珠,确实很累啊。我想这次我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吧。

    可是刘老师又开始说话了:“小木,我的乖学生,来吧,给老师按按前面吧。”

    哎呀,我累死了,老师啊,你不知道我的身体有多累吗?可是,我没有选择。刘老师在学生中有绝对威信,她惩罚学生的手段很多,很多学生都领教过她的厉害,学生们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在私下骂骂她。现在,她每次洗澡领着我,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她说完话便翻过身子来。两个美丽的乃子高高地耸立着,流线型的肚子,两条玉腿像两根象牙,中部xx那里用那块纱巾遮住了。

    她叮嘱我:“不能乱看,要专心按摩。”

    我心里想,我不去看,怎么给你按摩呢,真是的。

    我开始按摩她的双肩,她圆润的双肩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我轻轻地按摩着她的肩膀,她叫道:用力点。我很气愤,便用力地按着她。她大声地呼叫着,看得出这种力道正合她意,我一会去按,一会又去敲打她的双肩。她舒服地哼唱着,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

    我按摩了一会儿她的肩,又绕过她的胸部,直奔她的两条玉腿。我不敢在她的大腿去按摩,只在她的膝盖和小腿部按摩。按到她的膝盖时,她不断地大笑:“我好舒服啊,现在一点也不累了。”

    说着,让我按摩她的玉足。我摸着她的玉足,真是柔若无骨,细腻温滑。我柔中带刚地按摩着这对玉足,她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喘着气。

    后来,我猎女手段的高明就得益于小时候在李老师身上练就的按摩技术。

    两只脚都按完了,我想也没有可按摩的地方了,我就可以休息一下了,就停止了给她按摩,自己靠在一把椅子上休息。

    谁知老师又叫了:“过来,这个小坏蛋,这么懒,我还没有享受好呢,你倒跑了呢?”

    我问:“老师,我已经把你的身体都按摩完了,再按什么呢?”

    李老师反问我:“你都按完了,你确定你按完了?你想一想,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按呢?”

    我想了想,确实如此,有些地方就是没有按呢,可是那是老师的雷区,我能动吗,老师这是和我开玩笑吗?真是的,她还很幽默的啊!

    我说:“老师开玩笑的吧,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按呢?”

    刘老师瞪着我,指着自己的胸部说:这里你按了吗?你这小子真偏心啊,不管这里啦?

    我瞪大了眼睛,有这样说话的吗,我哪里是偏心呢,我是不敢去动啊,你还以为我不想动!

    我看着她,没有动。可是刘老师叫道:“小子,过来,你以为我和你白说吗,快点过来按这里。”

    说着,指着自己的胸部。

    我彻底傻眼了,难道刘老师真的让我按摩吗,我倒无所谓,那老师不是亏大了,不过,她都央求我去按呢,我还有什么顾忌的呢?

    于是,我走了过去,朝圣般地走近那两个圣女峰。

    那简直就是用圆规画出的轮廓啊,我用什么去赞美你呢?我的心无比激荡,不能自己,那只j巴也乘机蹦跳起来。

    我从小到大,最迷恋女性的部位就是她的胸部,我看一位女人,哪怕她是10岁小孩,还是80岁老妪,我都去观察一下她们的胸部。那些小萝莉微微凸起的两点我都要细细观赏,至于成熟女人丰满的胸部更会吸引我的眼球。凡是我见过的女子的胸部外部形态是什么样子的,在我的脑海里都如数家珍。在夏天里,是我最高兴的时候。我就可以尽情地观看那些走光的,凸点的女子的胸部,那些小女生是我眼球的最爱,因为她们一般都不戴罩罩,她们在俯下身子时,那两个小小的馒头和粉粉的头头都会显露无遗,我会贪婪地盯着,直到她们走掉。有时,我就常常想,如果我有钱了,就会建造一个自己的王国,让那里的女人都穿上透明或半透明的衣服,可以让我看个够,摸个够,哪该有多好啊!

    恋r癖其实源于我的家庭,在小时候,我是个没奶的孩子,没有很多的时间吃过妈妈的奶水,因此,我看到别的妈妈有充足奶水的茹房时,我都异常羡慕,后来慢慢地发展到我喜欢一切茹房,不管是有奶的,还是没奶的。还有就是我有两个妹妹,她们都比我大很多,因此,她们常常在我面前毫无顾忌地换衣服,那时的我常常喜欢看看妹妹们美丽的胸部,那也是我最大的一个享受。因为在家里我是老小,所以娇惯的很,在夜里,我常常抚摸妹妹们的茹房时,妹妹们都习以为常了,她们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看待,在我摸时,她们常常问我羞不羞?有时,我摸到兴头,还要亲几口,吸几下,妹妹们会在我吸几下时拒绝我,我知道她们拒绝我是受不了刺激,因为我看到妹妹们在我亲吻那里时会颤个不停,喉咙发出“咳咳”的响声。6、7岁的我,是最快乐的时光,可是妹妹们嫁了后,我就觉得很没趣。这时每天夜里,我会拉着母亲的布袋奶,随意拉扯,可怎么也找不到接触妹妹们的乐趣了。

    现在,正值青春年少的刘老师让我去按摩,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我有多久没有接触到这么娇嫩的茹房了?我喜上眉头,赶快俯下身子,准备按摩。

    这时,刘老师说:“小子,注意分寸,不要忘乎所以……”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双手放到那两个茹房上,一手一个,首先用手掌开始慢慢地按,手指慢慢地握,刘老师矜持的身子一下子颤抖起来了,喘声加急。我看到这种情况,开始了以前在妹妹们身上练就的手法,按捏搓握挤提揉摸,没有几下,把刘老师整得娇躯乱颤,大声叫喊,她嘴里不知在说什么话,断断续续的。我看到时机成熟了,就开始抚摸她的双乃头,没想到这个小r球更是碰不到,刘老师一下子快要发疯了,她叫的撕心裂肺,两条腿紧紧地夹住了我的腰部,上下地动着,搓着。我感到腰部湿湿的,痒痒的,像是有羽毛在痒我一样。我就很纳闷:刘老师洗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为什么身子还有水?

    疯狂的刘老师颤抖了好一段时间终于停了下来,她疲惫地闭着眼睛,喘着粗气。盖在y部的那块纱巾不知踢到什么地方了,我也懒得看她那里,因为我在之前的匆匆一瞥之中已知道xx那里好丑陋,就不想去看。突然,我发现我的肚子上有一摊水,就忙用水去揩拭,没想到,那水水像我的鼻涕一样,拉着很长的丝,我感到很纳闷:刘老师真是的,为什么把鼻涕甩在我的身上,脏死了。我很气愤,找到她的那块纱巾,把肚子上的那滩水都拭在纱巾上,作为报复。

    我也累了,便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下。我觉得女人都很奇怪,为什么一碰茹房就放声大叫,像发疯的一样。下回,我和女生打架,就打她的茹房,让她不攻自破。

    这次洗澡比往常长了半个钟头,当我从澡堂里出来时,孩子们都围在墙边,好奇地观望着,他们刚要开口,发现严肃的刘老师从澡堂里也出来了,就作鸟兽散了。我有一种优越感,严肃的刘老师在大家眼里是个魔鬼,可是在我的眼里是个温柔可亲的黄妹妹,我很爱她。

    从此,刘老师洗澡时除了让我搓背子外,还要我帮她按摩,我开心极了,每个周二就像过节一样。那时候,我还有种观念,以为刘老师等我长大后一定会嫁给我,不然,为什么每周让我动她的茹房呢?我盼望自己快快长大,将来娶刘老师过门,就可以天天摸她的茹房了。

    没想到,我的这个美好梦想被一个残酷的现实打破了,为此,我差点在梦里哭死。

    那是一个平常的周二,我早早地和刘老师来到了澡堂,又开始了那套程序。当刘老师洗干净后,又是我双手大显身手的机会到了。我开始了给她全身按摩,当按到最后最重要的地方——茹房时,我除了听到了刘老师那熟悉的呻吟声外,又听到一种陌生的喘息声,我就四处巡看,发现在澡堂的屋梁上趴着一个人,是杨老师,那个年轻的男老师,他一直在追刘老师却没有得到进展。啊,他怎么就进来了,我很纳闷。这时,杨老师发现了我,就连忙往回爬。原来在屋梁上有一根木头通往另一间房子,那是学校的仪器室,哦,原来杨老师是通过仪器室的一个椽子爬到了澡堂的屋梁上来偷窥刘老师了。没想到,刘老师也发现了杨老师,她大声叫着,捂着身体,让我快拿衣服去。

    我忙拿刘老师的衣服去,这时,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一个粗暴的声音响起,随着一声暴喝,杨老师被摔在了澡堂的地上,从仪器室的那边又跳进了一个人来,是王二狗,那个不良少年,仗着是村主任的儿子,横行霸道,鱼r村里。他早已对刘老师垂涎三尺了,可一直没有得手,不知今天怎么看到了杨老师爬到了这里,他就也随着爬到了这里,一把把杨老师摔倒在地。

    杨老师当时昏了过去。王二狗跳到地上,狞笑着向刘老师扑过来,刘老师尖叫着,厮打着,可是一切无济于事,王二狗骑在刘老师的身上,粗暴地动着,并不断地大呼小叫着,叫道:“桂珍,老子要c死你,把你的小xc肿了,妈的,s货,平时还不理老子呢,老子的j巴好久没有找到处女了。”

    刘老师哭喊着。我的心像撕裂了似的,扑上去就打王二狗,可王二狗一拳打在我的头上,我头疼得再也起不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二狗在刘老师身上发泄着兽欲。我的眼泪快要哭干了,但也没有用。看着躺在地板上的刘老师,王二狗又一次端起r棒c了进去,他的j巴在刘老师的yd里来回的抽c,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他的双手则一刻也不停地搓揉着刘老师的两个硕大的茹房,有点昏迷的刘老师下身冒出大量的y水,一股股的浪水yy,从她的小xx里往外流出,一泻千里,流得地板上湿了一大片。刘老师竟然下意识地呻吟起来:“啊……嗯……嗯……哦……”

    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刘老师竟然在王二狗的胯下呻吟,王二狗更加卖力地抽c,他要在她体内s精,要让刘老师的yy粘满j巴。

    终于,他感到j巴在迅速膨胀,很快就撑大了刘老师的整个yd,好像在积蓄能量,准备最后一击似的。

    “啊” 伴随着一鼓热流,他压抑许久的jy终于s向了刘老师的花心。这种销魂的s精,以往都是他用手y的方式替自己弄出来,今天能在刘老师红嫩嫩的小x里,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假如能将以往所的jy都存到今天来s到刘老师的zg里,不知会有多好呢!王二狗没有立即拔出j巴;他趴在刘老师身上,吮吸着她的茹头,享受着跟美丽的刘老师做a后的快感。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王二狗才爬起身来,蹲在刘老师的胸前,把那软软的大j巴往她小嘴里塞,就这样一顶一顶地他的大j巴在她的小嘴里活动了起来。嘴里的温度和小x里又是不同,使他的大j巴很快地又坚硬了起来,涨得她小嘴里满满的,脸颊都鼓起了一团,香唾在他的大j巴上混着她的y水和他的jy,直弄得黏滑滑的,他的y囊在刘老师丰润的下巴上跟着大j巴的抽送,碰得卜卜直响。这也算是口交了吧,王二狗拔出了r棒,把它放在刘老师的r沟里,两只手把刘老师的茹房使劲往中间挤,使她的两个茹房完全包住了他的大r棒,便把她的r沟当成yd,他的j巴来回地抽c,享受着跟刘老师r交的快感。r棒又迅速膨胀起来,一鼓浓浓的jys喷在了刘老师的胸口和脖子上,王二狗连忙把涨起的r棒对准刘老师的乃子,又一股r白色的jys在了刘老师的茹头周围。

    二狗想换个姿势,由刘老师的背後c她,他将她像只小母狗似地趴放在地板上,让她双肩着地,一双玉腿跪伏着,翘起了肥白丰满的大p股。而二狗跪到她身後,两腿分跨她两侧,左手伸到前面去抱紧了粉嫩的小腹,揉着肚脐眼,分开她肥嫩的被c得y水不停往外流的r缝缝,露出一个粉红色的rx,大r棒顶了顶,p股往前一挺,就把整根j巴c了进去,慢慢地抽c起来。

    二狗干了几十下,渐渐地越c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大,每次都把大j巴整根c到刘老师的小x底,顶得她浑身不停地颤抖,两颗大肥r更是不停地在地板上划着圈圈儿。二狗决定来场难忘的性j回忆,於是左手抱住她的大p股,右手反搂着她的小腹,猛力地往後拉,让她的小x和他的大j巴接得更紧密,一阵啪啪啪的干x声马上响起,发出r和r互碰的撞击声。二狗每次都把大j巴c个尽根,又用大g头在她的小x花心上连跳几跳,夹紧p股连吃奶的力量都拿出来了,干得她一身浪r抖抖乱颤,这冲、摇、顶、撞、晃、摆通通来的盛况,恐怕刘老师以前从没体验过。在她的zg口一吸一吮的快感中,二狗爽快地精关一松,s出最后一大股jy,直冲着她的花心……

    我看到有一道血正从刘老师的大腿缓缓地往下流,我看着哭累的刘老师,心中绝望到了极点。是王二狗那个畜生侵害了我心中的女神,我恨不得一刀子扎死那个畜生……

    后来的事情发展的有点戏剧性,刘老师竟然发现自己怀上了孩子,就主动嫁给了王二狗——我的仇人,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理刘老师,我从她的班转到了另一个班。

    刘老师的孩子不期而来,有些不明不白让村主任夫妻都很怀疑,他们从此就看不起了刘老师,刘老师在丈夫家里备受歧视,可她不敢抖明真相。没过多久,吃喝嫖赌的王二狗又有了新的相好,就把妻子抛到一旁,刘老师的不幸就开始了……

    四十三 葡萄园里邂逅凤儿(1)

    想起刘老师的往事,我感觉恍如隔世,不由得唏嘘不已,多么单纯多梦的一个女孩让一个暴徒改变了,而刘老师的悲剧在于自己,自己对自己的命运不去把握,却用恬退隐忍来面对,最后受伤的只能是自己。

    我今天与她重温旧梦也许唤醒了她沉睡的心,滋润了她那干涸了多年的心灵,以后,她会不会改变自己呢?

    有人说,时间是最好的医生,可是为什么在刘老师身上没有得到很好的疗治呢?我不去想了,自己纯乎就是看三国而掉眼泪,她对自己也不去关心,我的一些想法对她能有什么改变呢?

    我走到了家里,母亲对我很反感,问我又干什么去啦?我耐心地对母亲说,我现在已经是二十好几岁的人了,自己知道该怎样生活的,不要管我了,再者今天是周末,不要整天愁眉苦脸的。

    母亲没有说话,她就是c心过分了,没有必要。

    吃完中午饭,我带着多天里的劳累睡熟了,连梦也没有做。

    醒来后,已是下午三点了,我决定到葡萄园里去帮助父亲干点活。

    现在是深秋,地里的庄稼已收割了不少,惟独葡萄还在地里沉睡着,父亲说为了让葡萄熟得好一点,吃起来会很甜的,所以就晚收几天。

    来到葡萄园里,我看到那一串串白色的,紫色的玛瑙挂在一条条的葡萄藤上,像走进了童话世界里。农村的环境就是好啊,有很多城市里无法比拟的地方。

    我来到园棚里,发现父亲不在,肯定到别处干活去了,我在这里也好,帮助父亲看看葡萄,看看有没有人来偷盗。如果有人来,我一定要抓住他惩罚一下。

    既然是要抓个人,我必须得藏好,不能让人轻易发觉。我发现在葡萄藤下有一处很郁葱的地方,我就爬了进去,发现这个地方真是太好了,地势很高,藏在那里不易被发觉,又可以看到四周的动静,真是个好地方。我随便摘了一串紫色的玛瑙,慢慢地品尝。这葡萄真是太甜了,吃到嘴里,甜到心里。

    突然,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西边传来,那脚步声就是要接近这葡萄园的,我立刻提高了警惕,竖起来了耳朵,抬起了头,四处张望。

    只见一个身影逐渐接近了葡萄园,在葡萄园的北边,是我家种的一块玉米地,那个身影走进了玉米地里,由于面对我的是侧影,我一直没有看清楚是谁,但只看那身材,也令我呼吸加重了,看起来不像一个熟女。我很纳闷,这是谁呀?我就慢慢地从那个隐蔽的地方走出来,悄悄地接近那块玉米地,并向那个身影的所在地走去。

    我蹑手蹑脚地走着,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终于,我走到了那块玉米地,我慢慢地挪动着,调整自己的位置,让自己既隐蔽又视野开阔。藏好后,我慢慢地抬起头,去看那是谁。

    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雪白的大p股,大p股正翘着,正对着我,原来那个人在小解。我调整了一下视线,让自己看得更清楚更完全些,我对那关键部位看了个正着。啊,是一个女的那里,而且是一个白虎,y部没有一根毛!我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y部,与我见到的那些女子相比,这个女子的部位是这样的完美,我看得都傻了,原来我以为只能在外国女子身上看到的部位今天出现在这里,我的心快要跳出胸膛了。

    这是谁呀,看来村子里真是藏龙卧虎,有这等y部完美的女子。看样子,这一定是个年轻的女子。我突然想起:这个女子是我可遇不可求的,要知道,我是青龙,在夏天里,我很少赤着上身出门,因为我的胸毛太盛,从胸部一直延伸到y部,有点像外国人。听算命人都说,青龙只有找到白虎才能相辅相成,互有起色,可是哪里去找白虎呢,难道我能让女孩子脱下来检验一下吗?今天,偶然碰到,我欣喜若狂,看来我是很有机缘的啊。可是,我怎么样才能接近她呢,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除非是我想蹲号子了。

    我贪婪地看着那圆滚滚的臀部,那美丽的xx,我浮想联翩,可是,那女子小解之后,很快地提上了裤子。留下了很多的遗憾在我的心中,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雪臀被衣服包住。

    那女子小解后,突然手机响了,是短信息的提示音,她忙转过身来掏手机,我一下子看清楚了,是凤儿,我的学生,她在中学的九年级读书,看不出,她居然是白虎。这个17周岁的女孩啊,她是刘老师的侄女,是个活泼美丽的姑娘。看来,刘老师的家里尽出美人。

    她打开手机,就开始阅读短信。这是谁的手机啊,我记得她没有手机的,要不是她哥的吧,她父母都是稍老一点的庄稼汉,天天就在地里刨食,哪有闲情雅致玩手机呢,肯定是她哥的。

    我仔细地端详着凤儿,高挑的身材,姣好的面庞,隆起的胸部,翘翘的p股,全身上下无一不透着一个字:美。只是她的衣服不算好,这只能怨她的命不好,两年前,她家遭了一场大火,把值钱的东西烧得一干二净,她母亲急得病了一场,把家里的积蓄花了个精光,还落下一p股的外债。母亲的病好了,家里更穷了,她哥迫于无奈放弃了学业,到外地打工还债。这个女孩原来非常的调皮活泼,可经受如此大的变故后,就变得沉默不语,学习也一落千丈。我她和一个村子的,又有刘老师这层关系,就主动帮助她补习课程。在学校的日子里,我有时间就常帮她补课,她也常常问我问题。时间久了,她非常过意不去,一看到我,就很亲近,她的父母对我也很感恩戴德,每逢时节,都要带上一些土特产来看我。我和父母常常让她父母不要客气,说他们正处于困难时期,不要破费了,可是凤儿的父母非执意给我们东西不可。

    周五放假回家时,我常常用摩托车捎上凤儿。我这人喜欢刺激,因此经常在路上飙车,这时,凤儿会紧紧地抱着我,头靠在我的背上,茹房紧紧地贴着我。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的很厉害,当然那一拥的温柔无法言表了。

    就这样,过去了两年,凤儿和我达成了一种默契,一看到我,就笑了,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意。我一看到她,就倍感温柔。她私下里不叫我老师,叫我大哥哥,我也乐得答应,因为我一听到大哥哥的称谓,就像回到了那青葱的学生时代,一种浪漫的感觉充盈心头。

    我猛然间想到一件事,就是在凤儿母亲和我母亲闲聊时无意中听到的。那天,我在西厢房里写东西,凤儿母亲和我母亲在东厢房里闲坐攀谈。她们七大姑八大姨,陈年烂芝麻的事情倒了一大箩筐,我听得耳朵快要麻木了。突然,她们说话压低了声音,我很好奇,究竟她们在说什么事情呢?我就悄悄地潜行到堂屋去偷听。

    只听得凤儿的母亲说:“唉,她大娘,我的命真苦啊,我家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母亲安慰她:“不要这样说,灾难总会过去的。”

    凤儿母亲又说:“她大娘,你不知道哇,我找算卦先生看过,我去问他为什么会连续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你猜先生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呢?”

    “先生说凤儿是个白虎,克劲可大了,她是这么多灾祸的起因。”

    凤儿母亲喃喃道。

    “不要听先生胡说。”

    母亲说。

    “哎呀,你知道吗,那先生可神了,凤儿就是白虎,而且在x的那里有三个黑痣像三角形分布也被先生说准了,看来先生不是胡说。”

    “啊,那怎么办呢?”

    母亲问。

    “先生说,除非找一个青龙的男子来和同房,才能除掉她身上的晦气,并且那个男子以后也会蒸蒸日上的。”

    凤儿母亲的声音越来越低,我好容易才听到。

    “可是,我想,凤儿现在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大姑娘,谈什么同房呢?又青龙男子哪里去寻找呢?”

    凤儿母亲发出无奈的声音。

    “先生怎么说呢?”

    母亲问。

    “先生说,一定要早早地找到青龙男子同房,越早越好,这样会除掉她身上的晦气,并且你们全家都会好起来的。可是,哪里去找呢?”

    凤儿母亲喃喃地说道。

    “很难找的,慢慢碰吧!”

    母亲说。

    母亲明显知道我是青龙,可是为什么母亲没有说呢?难道怕沾上凤儿的晦气吗?也许是的,她后来一直没有和我谈起,我也不好过问,只是把它作为一个偷听来的秘密压在了心底。

    今天想来,我是青龙,凤儿是白虎,两相结合,绝对是绝配。算命先生说,白虎配青龙,天赐良缘。为什么我们不去试试呢?我这么多年很穷困,一定也是没有遇到白虎的缘故吧!我们结合起来,晦气丢掉,富贵紧随,何乐而不为呢?母亲真是死脑筋,做什么都怕。当然,我并不是想占凤儿的便宜,并不是为了享受小萝莉,而是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只是时来运转罢了。

    我正在沉思,突然被一种熟悉的声音惊醒,那是只有男女办事时才发出的声音,我很纳闷,忙四处寻找,难道又有一对鸳鸯潜入了玉米地?搞了半天才弄明白是凤儿拿的那个手机发出来的。凤儿干什么这样做呢?

    我忙踮起脚尖向那个方向看去,发现了凤儿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手机播放的视频,哦,一定是她哥哥下载到手机里的a片,碰巧被凤儿看到了。凤儿看得目不转睛,这也许是她看到的第一部极限片吧,不知她是否心潮澎湃?此情此景,我都看得欲如泉涌,心急火燎,按捺不住了。

    突然,我看到凤儿蹲着的地方有一个红蜘蛛正荡着蛛丝往下滑,滑的方向正对着凤儿的前脖颈,坏了,这种蜘蛛是一种十分讨厌的蜘蛛,它分泌出的一种y体沾到人体上,会起一串疙瘩,也不知道是什么毒素,反正大家看到它都避而远之。

    红蜘蛛直线下降,转眼间就要碰到凤儿的脖子,我该不该叫呢?

    四十四 葡萄园里邂逅凤儿(2)

    那个红蜘蛛“唰”的一下,降到凤儿前脖颈,她正蹲在地上,低着头看手机,那脖颈像一个斜度极大的陡坡,红蜘蛛一下子滑到衣服里面了。

    凤儿正在很专注地看着陌生又刺激的视频,没想到有什么东西掉到她的衣服里了,她连忙站起来,把裤子里的背心拉出来,抖动着,可是没有什么东西掉出来,她急得跳来跳去,肯定那蜘蛛在她的r体在滑动,不知道那蜘蛛是否在她的r体上分泌出了那种毒y,反正凤儿像发疯了似的在那抖着衣服。最后,她索性把外衣脱了,又脱了秋衣,露出了穿着小可爱的身子,那是一种超短的小背心,是初中女孩们穿的东西,来代替胸罩。看来,那讨厌的红蜘蛛还没有抖出来,肯定在那个小背心的里面,因为凤儿又在脱了,这可是最后一件贴r穿的衣服了,我的心骤然加速,呼吸急促起来。

    凤儿速度很快地把小背心拉到头部,两只小茹房猛地跳了出来,两只粉红的茹头像两只眼睛一样探头探脑地看着我,看得我的脸都红了。我像得了哮喘病的病人一样,气喘吁吁,那是两个多么美妙的小茹房啊,尤其是两只小茹头,看得我神魂颠倒。这两个小茹房可是多次蹭过我的背部啊,只不过那时隔着几层布。我好几次有一种冲动,想看看这两个小茹房,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今天没想到美梦成真,我真的好高兴,好激动。这两个小茹房太可爱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一抱它们呢?今天,我真是赚大发了,既看到了小美女的小茹房,又看到了她的大p股。

    凤儿很快地把套在头上的背心脱了下来,那只红蜘蛛正叮在她的r上,她吓得不敢用手去打,而是用背心抽了下来,可是一切已经晚了,蜘蛛的毒素已经注入了她的体内,她纯洁的r上起了一圈红红的小疙瘩,像茹晕一样,她连忙用手去挠,那痛苦的样子让我心疼极了,我恨不得冲出去,帮她挠一挠。那只可恨的蜘蛛,这么纯洁美丽的地方你也去叮,你瞎了眼吗?难道你也是只色蜘蛛,来非礼凤儿了吗?

    这时,那个手机还在呻吟着,凤儿这时才想起,她连忙拿起手机去看,我看到她那专注的样子,就很想看看她究竟看到了什么。于是,我开始悄悄地、轻轻地绕到了她的背后不远的地方,去看手机,可是,天色这么亮,手机的屏幕远远看上去,全是黑色的,什么也看不到,我心里想着:老天爷,快点把太阳遮住吧,让我看看手机吧。没想到,一瞬间,天色黑了下来,我抬头一看,一大块乌云真的把太阳遮住了,连天公也这么作美,真是太谢谢了。

    乘着天色,我忙向手机看去,那是一个大屏幕的手机,清晰度很高,我看到画面中有一个漂亮年轻的女孩正在给一个男子口交,那个男子十分享受,叫的声音很高。我又向凤儿看去,可是只看到了她的背部,于是,我又赶快调整角度,这样就可以既看到凤儿的身体的全部,又能看到手机的画面。没想到,看到凤儿时吓了我一跳,凤儿一只手放到了她的小茹房的茹头上,正在抚摸,按捏,并不时地揉一下小茹房。啊,我的心跳立刻加速。真是没想到,凤儿这个女孩也会z慰。

    她逐渐地越摸越快,把茹头拽了很长很长。我很心疼,凤儿啊,不要把这颗小乃头弄坏了,你自己不心疼,我可心疼呢。手机里的画面又变成了那个女孩坐到了男子的身上,在快速地骑动着。凤儿看得再也忍不住了,她的手伸到自己的裤子里,摸索着。不一会,她哼哼的声音盖住了手机的声音,真是诱人啊,我真想跑上去,帮助她抚摸,可是,她是我的学生,我不能跨越雷池啊。

    我的心在左右摇摆着,在道德和欲念之间摇荡着,我快要忍不住了,这可怎么办呢?这时,天空中传来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把我震醒了,我差点把握不住自己。再看凤儿,她视若无闻,仍旧旁若无人地叫着,动着,一对眼睛紧紧地闭着,我忙掏出手机,开始了录她的像。我想把这激动人心的场面录下来,想看的时候就去观看,那不是很好吗?

    正在录像当中,我听到凤儿一声恐怖的惊呼,我忙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一条乌黑的蛇向她所在的地方窜去,啊,这还了得,这可是一种我们这里最可怕的蛇,它的毒性很强,一旦被它咬了一口,后果不堪设想啊,我猛地跳了出去,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了,救凤儿要紧。

    那蛇受了惊吓,抬起头,就向凤儿的身体冲去,凤儿吓傻了,呆呆的一动不动,我一个箭步跳过去,右手紧紧地抓住了乌蛇的七寸,脚紧紧地踩住了乌蛇的尾巴,为了防止它缠我。乌蛇完全被我控制了,我乘机一脚跺向它的头部,它的头一下子变扁了,我又剁了四五脚,手才放开它的七寸。我看到乌蛇奄奄一息了,便用脚尖挑起,踢到了很远的地方。这些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时间也不过几分钟而已。为什么我能有如此好的身手呢?第一是我练过武术,身手自然是敏捷的了。第二我捉蛇的本领是从父亲那里学来的。父亲捉蛇的本领是全村数一数二的,他捉过很多很大的蛇,每次他都要带着我,久而久之,我就练会了这本领。当然,连的过程中,对我的胆量和身手是一个大大的挑战。看来,什么本领也不是白练的,这不,派上了用场,不然,凤儿今天肯定被咬伤送往了医院。我很庆幸救了凤儿。

    凤儿一直呆立当场在看着我,她没有任何动作,表情呆滞,完全被吓傻了。直到我制服了毒蛇并把它踢到很远的地方,她才反应过来,她跑过来,紧紧地抱着我,低低地哭泣着。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我突然感到,她的背部光滑细腻,啊,她上身还没有穿衣服,赤l如刚生的婴儿。我又感觉到了她那柔软细滑的小茹房在我的胸部紧紧地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