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山形依旧枕寒流 > 正文 【】10
    :<a href='/liulingzui.html' target='_blank'><u>劉伶醉</u></a>

    字数:6473

    2020/04/05

    第十章  财色

    「叮铃铃!」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褪色的红油漆铁窗内,一层暗黄色的窗帘后面,两具赤

    裸的身体正纠缠在一起。

    男的体格强壮,脸上却稚气未脱,他双手紧握着女子纤细的脚踝,直着身子

    挺腰猛干。身下的女子神态妩媚,双眼朦胧,长发散落在床上,映衬着白皙美丽

    的面庞更加夺目。

    她的胸上散布着一片一片的粉红,那是身上男孩不知轻重、吃咬抓揉留下的

    印痕。随着男孩的每一下深入,她都轻轻的皱起眉头,嘴角却又轻轻翘起,唇舌

    间荡漾出动人心魄的轻吟。

    「坏蛋……怎么还没完了……」凌白冰偷眼看着身上的男孩,他已经射了三

    次了,沙发上一次,卧室里刚插入的时候一次,在自己教导下把自己弄高潮没多

    久又射了一次。

    本以为这样也就行了,哪想到自己还晕晕乎乎的时候,他根本没怎么软下去

    的肉棒又硬了起来,自己也是浪的不行,没几下就被弄出了水,很快就兴奋起来,

    像个廉价的乐器,随随便便的就被人弹奏出了声。

    她的呻吟婉转低回,勾得自己的得意门生心神荡漾,无师自通的一边把玩自

    己的双脚,一边蹂躏着自己好像都要干涸了的小穴,阵阵酥麻和快感传来,眼看

    着自己就要再一次高潮了。

    电话铃声响之前,他刚尝试着用一只手把自己的双脚脚踝握住,然后腾出一

    只手来,一边肏干自己的小穴,一边揉搓被他弄得红肿的奶子,揉捏挺翘的美臀,

    不时还轻轻地拍打几下,击出阵阵臀浪。

    「坏死你了……」凌白冰呢喃着,沉浸在情欲的汪洋里不可自拔,在她即将

    登上极乐之巅的时候,却被铃声拉回了现实。

    「思平……停……停下,来电话了……」凌白冰毕竟是成年人,知道轻重缓

    急,两个人晚饭都没吃完就开始颠莺倒凤,到现在还不到晚上七点半,这个时候

    来电话,肯定是着急找自己的。

    李思平只能停下,他射了三次之后,敏感度下降不少,刚刚找到做爱的感觉,

    就像馋鬼得到了渴望已久的食物,根本不想分开。

    他没有放凌白冰起来,而是将她拦腰抱起,从床上走下地来。

    凌白冰身高虽高,体重却轻,加上被他这么抱起来,不自觉的就紧紧搂着他

    的身体,害怕掉下去,相对减轻了不少男孩的负担。

    两个人的下体如胶似漆的粘在一起,不曾有片刻分离,并且随着两个人下床

    的动作,带来了不一样的刺激。

    凌白冰惊慌却又刺激的尖叫,在初春的夜里穿过厚厚的窗帘传了出去,她没

    有刻意压抑声音,却也不打算弄得四邻皆知,于是趴在少年的肩头,狠狠的咬了

    他的肩膀一口。

    「啊……」

    李思平哪受过这个待遇,肩膀传来的剧痛证明美女班主任老师咬自己的时候

    是真的下了狠心,但他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开始托着她美妙的臀儿,边走

    边肏干起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抱着一支肉质的玩具,不断取悦自己鼓胀的阳具,身上的

    女子完完全全的被自己支配,任自己予取予求,无法反抗。

    剧烈的快感传来,本来就是几步路的距离,少年故意抱着美女老师绕着客厅

    转了一小圈,这一会儿耽误下来,电话铃声已经响了好几声了,再不接就要挂断

    了。

    李思平把美女老师放到沙发上,气喘吁吁的拿起话筒递给她。

    凌白冰压抑着自己的喘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瞪了一眼自己那调皮捣蛋的

    学生,接过了话筒:

    「喂?你好!啊,是我,唐女士啊!」凌白冰指指话筒,冲李思平摆了摆手,

    意思是「你继母的电话,你老实点,别捣乱,」哪想到听到是唐曼青打来的电话,

    李思平反而来了劲儿,开始轻轻的抽插起来。

    凌白冰左手拿着话筒,右手一会儿推着李思平不让他进入,一会儿又拉着他

    的胳膊不让他抽出去,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叫出声来,破坏了自己人民教师的良好

    形象。

    自己一个教师,和十六岁的学生偷情,这事儿先不说违不违法,道德上就说

    不过去。

    可李思平不管这些,他扯过一个靠垫垫在膝盖上,跪在那里执拗的挺动,依

    靠腰腹的力量来回抽插,缓慢而又坚定。

    凌白冰赤裸着身体仰躺在沙发上,背后的靠垫托起她的纤腰,头枕在沙发靠

    背上,双眼视线自然而然的落在自己的蜜穴上,柔和的灯光下,眼睁睁的看着那

    根粉红却又粗壮的肉棒涂满了自己的淫液,在自己的身体里进进出出。

    「那真是麻烦您了,凌老师,思平这孩子也没跟我说补课的事儿……」电话

    里,唐曼青的语调轻柔,听在凌白冰耳里却是天大的刺激,自己和男孩的继母聊

    天,却被男孩的大肉棒插在身体里面,这感觉太疯狂了!

    怕自己声调不稳,凌白冰用手捂住话筒,剧烈的喘息了几口气,这才回答道:

    「嗯,今天也是临时说的,我以为他告诉您了呢!您放心吧,一会儿检查完作业

    ……嗯……我就让他回去了……」

    正说话的当口,李思平来了一次全根尽入,剧烈的快感差点弄得自己说不出

    话来,凌白冰说完最后一个字,赶忙捂住话筒,用口形无声的说道:「你想害死

    我啊?」

    李思平根本不理她,仍旧不缓不急的抽插,看凌白冰说话了,就猝不及防的

    给她来一下重的,他戏谑的样子如此明显,凌白冰心知肚明是对自己之前的报复,

    不过男女之间,这样的事情算是情趣,她有些紧张,却因为快感强烈,没有生气,

    只是单纯的有些恐慌。

    「凌老师,您怎么了?」唐曼青感觉到了凌白冰有些不自然,但她并没有多

    想,任她想象力多丰富,也想象不到继子的班主任老师会被继子压在身下,一边

    做爱一边和自己通电话。

    「没……没事儿,」凌白冰心里一慌,赶忙按住李思平的手,不让他捏自己

    的乳头,喘匀了这口气才说道:「最近身体不是太好,有点不舒服……」

    「那您可得注意休息,不行就让思平早点回来,以后补课也不晚的。」唐曼

    青倒是善解人意。

    「没……没关系的,我帮他改完这几道题,就让他回家了……您跟他说两句?

    好的。」

    李思平接过话筒,继母的声音传来:「思平,晚上回来记得打车,注意安全,

    我把门灯给你打着……」

    李思平答应着,却见身下的美艳女老师伸出手,握着自己露在外面的半截肉

    棒,举起了臀儿凑了过来,全部吞入了蜜穴中,看着她媚眼如丝、娇喘吁吁的媚

    态,李思平的呼吸不自觉的加重了,电话里那个熟媚的女子和眼前这个年轻少妇

    重叠起来,仿佛自己正在干的不是凌白冰,而是自己的继母唐曼青。

    李思平嘴上「嗯嗯」的答应着,身体却并没有停,在凌白冰的配合下,缓慢

    的抽插着。

    凌白冰轻声的喘息着,压抑着自己的呻吟,眼中闪着异样的神采,等李思平

    挂了电话,她勾紧双腿,将男孩拉到身上,轻声说道:「坏小子,你喜欢这样?」

    李思平不置可否,趴在美人老师的身上,一边揉搓她的乳房,一边亲吻她的

    红唇,一场暴风骤雨般的肉搏即将展开。

    凌白冰搂住他不让动,贴在男孩的脸上,怔怔的看着天花板,过了片刻,才

    轻轻说道:「我打个电话,你慢慢的来,不要太快,也不要停,老师让你玩个够,

    好不好?」

    「啊?」李思平一愣,不知道她什么意思,虽然满脸疑惑,还是遵照执行。

    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特别,既有李思平这个学生对凌白冰这个老师的服

    从与尊敬,又有凌白冰作为小女人对李思平这个准男人的柔婉和顺从,还有两个

    人对对方潜意识中的感激之情。

    李思平知道,凌白冰是真的对自己好,虽然因为帮她投资的缘故,两个人比

    一般的师生走得近得多,但那也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在那之前,她就对自己多有

    照顾,不论是生活还是学习,那份真心谁都看得出来。

    凌白冰也很感激自己这个学生,他成绩上的突飞猛进,证明了自己的工作能

    力;冬令营对自己的保护,使自己免于被<a href='/mijian/' target='_blank'><u>迷奸</u></a>或者说强奸,虽然最后还是失身了,

    但那是个误会,不是他的本意;再加上帮自己赚到了那么多的钱,她对这个小男

    人有了一丝丝对强者的尊敬和崇慕之情。

    就像此时此刻,凌白冰用老师的口吻,提出来的要求,李思平无法拒绝,内

    容却又如此香艳,充满了性的诱惑,更让他蠢蠢欲动、跃跃欲试。

    凌白冰拿起话筒,熟练的拨了个号码,两声「嘟」过后,电话接通。

    「胡铭,是我……」

    「凌白冰!如果你打电话来是想要让我原谅你,我劝你还是省省吧!我告诉

    你,我们之间……」电话那头,胡铭被凌白冰的声音瞬间点燃,就像和一个多星

    期前的通话一样,他暴跳如雷,说着狠话,想用最恶毒的语言刺伤这个自己曾经

    深爱过的却不检点的女人。

    「我在自慰。」凌白冰平静的一句话,像是一盆<a href='/lingshui.html' target='_blank'><u>冷水</u></a>,浇在胡铭的怒火上,

    一瞬间,他有些懵了。

    凌白冰不管他,伴着身上男孩的抽插,一边轻声的喘息呻吟,一边断断续续

    的说道:「这些天,我不断<a href='/huiyi/' target='_blank'><u>回忆</u></a>……我们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这间房子……里

    的每一样东西,都提醒我去<a href='/huiyi/' target='_blank'><u>回忆</u></a>那些美好的瞬间……」

    「那时候我们经人介绍刚刚认识,在一家拉面馆吃牛肉面,你把那么大一块

    牛肉夹给我,说你不喜欢吃,塞牙,其实……嗯……好舒服……其实知道你是想

    让我多吃点,所以结婚后,我喜欢炖牛肉,你还总是埋怨我牛肉太贵不要总买了

    ……」

    注视着和男孩肉棒交接的位置,看着自己的两瓣肉唇被轻轻推开,接着一股

    美好的快感传来,凌白冰握着男孩胳膊的右手用力抓紧,指甲都没了血色,异样

    的快感掺杂着对<a href='/wangshi/' target='_blank'><u>往事</u></a>追忆的伤痛,弥漫难消。

    痛,并快乐着。

    「你给我买的第……嗯……第一件衣服,我一直都留着,不舍得穿……喔…

    …虽然不贵,但那是你实习的时候一个月的工资……」

    男孩的手抓在自己的胸上,把玩着那对雪白的玉兔,两粒红樱桃被他捻在指

    间,伴着抽插的节奏揉捏,酥麻的快感随着乳头一波波荡漾到全身。

    「为了和你在一起,我……呼……我和父母吵了架,爸爸生病住进了医院,

    我狠着心没去看他,就为了……啊……能……能够和你在一起,我想等到他同意

    了,再好好的……孝顺他,弥补自己的过错……」

    凌白冰的脸上浮现一抹忧伤,似乎被自己气病的父亲正在身旁,她睁开眼,

    用眼前旖旎香艳的场景驱散那份愧疚,回到自己的思绪当中。

    「我们东拼西凑,还是凑不够买房的钱……呜……好舒服!我是多想有一个

    我们自己的小家啊!我们可以一边攒钱……一边装修,一天天的看着……自己的

    房子,从毛坯,一点点的变化,最后变成<a href='/wennuan/' target='_blank'><u>温暖</u></a>的……家。我会打一个书柜,把你

    的书我……啊……我的书都放进去,将来,还有孩子的书……」

    伴随着男孩的抽插,她环顾这个生活了一年多的小家,那些书堆在一起,每

    次要拿出下面压着的书都要费一番力气,她最想的就是有个巨大的书柜或者书架,

    把它们放进去,想看哪本就拿出来看哪本。

    「我想为你生个孩子,最好是男孩……因为你家里很重视这个。如果条件允

    许,最好再生个女儿,女儿是<a href='/mama/' target='_blank'><u>妈妈</u></a>的小棉袄嘛……嗯……我会给他们买好多好多

    的书,到了周末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或者四口,就坐在一起,安静的看书…

    …」

    泪水在眼眶打转,凌白冰的呻吟声有些呜咽:

    「我想攒攒钱,等我们有钱了,带着……呜……好舒服……你的父母、我的

    父母,还有我们的孩子,一起出去走走,不需要太远的地方,开车能到就行……」

    泪水终于控制不住夺眶而出,顺着眼角,顺着鬓角的头发淌下,悲伤地情绪

    弥漫四周,和身体的快感杂糅在一起,分不清是情还是欲,让她浑身颤栗,不能

    自已。

    「对了,我还想有台我们自己的车,不用太好,只要能装得下我们的家人…

    …唔……这样我们可以在周末的时候,去郊外,去农村,去山野间……」

    李思平被她的话语触动,停止了抽插的动作,为她拂去眼角的泪滴,却不想

    凌白冰扭了扭身子,示意他继续干自己。

    「我还想过,要把最好的我展现给你,我<a href='/huanxiang/' target='_blank'><u>幻想</u></a>着在野外,在路旁,在商场,

    在车上,在任何一个你想要我的地方,被你脱光衣服,被你按在地上,被你摆出

    你喜欢的姿势,或羞耻,或淫荡,或骚,或浪,把所有的自己都留给你,让你狠

    狠地肏,肏到高潮,肏到我求饶……啊……光是想想就好刺激……好爽……」

    凌白冰闭上眼睛,沉浸在<a href='/huanxiang/' target='_blank'><u>幻想</u></a>中,是啊,两个人过去那些让人羞红脸的情话,

    在大街上被胡铭的悄悄话弄得脸红耳热春潮滚滚却隐隐有些期待的情景,温馨又

    甜蜜的<a href='/huiyi/' target='_blank'><u>回忆</u></a>全部浮上心头。

    「关于未来,我想过很多,关于我们,我想到的是我们既有诗,也有远方,

    更要有很多快乐。我以为我们情比<a href='/jinjian.html' target='_blank'><u>金坚</u></a>,却不知道爱情如此脆弱,竟容不下一步

    行差踏错……」

    悲伤逆流成河,情欲汪洋恣肆,美好的<a href='/huiyi/' target='_blank'><u>回忆</u></a>一一浮现,强烈的快感澎湃而来,

    已经有些红肿的蜜穴剧烈收缩,肉体和精神在这一刻高度统一,一切都那么自然,

    那么水到渠成,在最忧伤的时候,凌白冰高潮了。

    「谢谢你爱过我,也谢谢你放过我,这一次高潮,是最后一次想着你了……」

    沉浸在强烈的高潮中,凌白冰感觉到身上的男孩子也被自己身体的剧烈变化

    和这样独特的性爱场景刺激得加速了抽插,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浪潮接踵而至,凌

    白冰紧紧握住话筒的麦克风,不让两个人肉体撞击的声音传出去。

    那根年轻的肉棒骤然膨大,一股滚烫的精液在自己体内爆发开来,强烈的快

    感刺激得凌白冰头脑一阵眩晕,她勾紧男孩的腰,让他尽可能深入自己的身体,

    「啊啊」的浪叫着说出最后一句:

    「胡铭,我们离婚吧!」

    正如那年那月,她说出「我们结婚吧」时一样坚决……

    ***    ***    ***    ***

    唐曼青安排女儿吃了晚饭,陪孩子看了会儿故事书,商量着她刷了牙,到床

    上哄她睡觉的时候看了看表,已经八点了,继子还没回来,往常这个时候应该到

    家了才对。

    她有些担心,打算一会儿女儿睡着了他还没回来的话给凌老师打个电话问问。

    女儿刚刚睡着还没睡熟的时候,她听见门锁轻轻拧动的声音,接着微不可察

    的脚步声传来,北卧的门声随后响起,她抬起头看了看表,八点三十七分。

    等女儿睡熟了,唐曼青关掉台灯,坐起身,换掉穿了一天的羊毛衫,穿上一

    件灰色的棉质套头长款打底衫,套上一条黑色的丝袜,就着窗外淡淡的月光,她

    觉得自己的脸蛋有些热热的,不敢正视自己内心的期盼。

    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每晚和继子独处时的动作越来越亲昵,她明显的感觉

    到了继子对自己身体的兴趣,有那么几次看电视的时候,她把脚丫放在他的腿上,

    美其名曰的让他帮自己按摩,却装作不经意的去碰他胯间鼓鼓囊囊的男人特征。

    如果不是<a href='/yese/' target='_blank'><u>夜色</u></a>的遮掩,继子一定看得到自己羞红的脸蛋,他却没事儿人一样

    的,继续帮自己按压脚趾。

    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唐曼青忍不住的胡思乱想,有几个晚上甚至都失眠了。

    成熟的身体<a href='/keqiu/' target='_blank'><u>渴求</u></a>性爱,李万成没去世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性生活就已经少

    的可怜了,一方面是因为太忙,还有也是因为李万成外面就没断过女人。

    唐曼青早就学会了自我调试,多少个寂寞的夜晚里,她爱抚着自己的阴蒂,

    <a href='/huanxiang/' target='_blank'><u>幻想</u></a>着施瓦辛格那样的男人趴在自己身体上,蹂躏自己,<a href='/zhengfu/' target='_blank'><u>征服</u></a>自己,然后在按摩

    棒或者跳蛋带来的<a href='/kongdong.html' target='_blank'><u>空洞</u></a>高潮中疲惫睡去。

    这段时间以来,和继子的亲密行为加剧了她自慰的频次,每次看完电视,昏

    暗的灯光下,看着继子挺着一团高耸回去睡觉,她心中好笑,却也为自己湿乎乎

    的小穴犯愁。

    家里的纸巾明显用的快了,她自慰的时候,脑海中的<a href='/huanxiang/' target='_blank'><u>幻想</u></a>对象也渐渐发生了

    变化,继子那团鼓起,成了她最常想到的目标。

    每次,她都会在想到把手伸进去紧紧握住的时候来到高潮,她还没想过其他

    的事,因为稍微一想,就让自己充满了罪恶感。

    <a href='/yuwang/' target='_blank'><u>欲望</u></a>就像是毒品,让人畏惧却又不可自拔。

    母子二人从最开始的靠在一起看电视,发展到枕着对方的大腿,再发展到为

    彼此按摩头或者脚,唐曼青的穿着越来越性感,美好身材展示的越来越多,李思

    平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胆,从按摩脚丫和太阳穴发展到揉捏自己的肩膀,昨天甚至

    提出来要帮自己放松放松大腿……

    唐曼青马上就拒绝了,说完了却又有些后悔,自己忙活一天,大腿是有点酸

    酸的,让孩子给按按摩也挺好,毕竟一片孝心……

    想着想着,连她自己都编不下去了,这小子给自己捏肩膀都奔着乳房使劲,

    按摩大腿那还得了?

    想到这里,唐曼青心中一阵荡漾,她稳了稳心神,出了卧室。

    客厅空无一人,李思平可能在写作业吧?每次补完课回来都要写一会儿作业

    的,再说每天都是九点半以后才让他看会儿电视,这还不到九点呢!

    心里想着,唐曼青到厨房的冰箱里拿出来洗好的苹果,切成小块,装在玻璃

    圆盘里,给继子端过去。

    她一般不轻易进他的房间,孩子大了,有自己的秘密,何况是青春期的男孩

    子?

    唐曼青敲了敲门,看门没锁,推开门进去了,看见李思平正在台灯下写着什

    么。

    李思平抬头叫了声「青姨」,继续低头专注的写作业。

    唐曼青把果盘放在旁边,没话找话的问道:「怎么凌老师又开始给你补课了?

    开学都没补,我以为以后不给补了呢!」

    「她……她家里出了点事儿,她丈夫要跟她离婚,这几天才处理完。」李思

    平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跟继母说凌白冰的事儿。

    「难怪呢……」唐曼青点点头,问道:「不是感情挺好的吗?怎么就要离婚

    了呢?

    李思平摇摇头,唐曼青也没有再问,大人的事儿,怎么会告诉孩子?她想了

    想,说道:「上学期我就提过,凌老师这么给你补课,不收补课费不说,还供你

    吃顿饭,这样下去可不行。」

    「最开始也没供饭,不是因为投资股票了,她怕咱们不还钱,才提出来在那

    儿吃饭的吗?何况您也跟她提过给钱,她不是不要吗?再说了,咱们帮她赚了那

    么多钱,吃几顿饭没什么吧?」

    「话也不是这么说,一码归一码,人家毕竟是个老师,这要是离婚了,再天

    天这么给你补课,能负担得起么?现在一般的老师给补课,都要一百一天了,好

    点的都得二三百,凌老师这给你补数学英语的,还管饭,总这么着可不成,哪天

    咱们请她吃顿饭,聊聊这事儿,该给的钱还是要给的。」

    「……」李思平沉默了一下,说道:「也行吧,听您的。」

    迟疑了一下,他补充了一句:「凌老师刚跟我说,让我帮她留意一下,附近

    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她想搬出来住。咱家这个小区离学校近一些,她想在附近找

    一个,以后上班方便。」

    想到自己离开的时候,美女班主任老师披着一件睡袍在门口和自己吻别,叮

    嘱自己路上小心时春光乍泄的样子,李思平心中一阵悸动。

    「这倒是,你们学校附近就咱们这个小区算是管理得不错的了,其他的要么

    都是新建的太贵,要么就是年头久了太破,放心吧,我帮她留意留意。」唐曼青

    终于找到了一件算得上能帮忙的事情了,她可不想欠着凌老师的人情,送礼还来

    不及呢!

    「青姨,这几天有一支股票,可能要大幅上涨,我准备把钱都投进去,大概

    两三个月就能翻倍。」李思平说出心中的想法,这件事他酝酿了好几天,正好借

    这个机会说出来。

    「啊?你又梦到什么啦?」唐曼青有些兴奋,之前那个梦就让她赚了那么多

    钱,这次不知道又能赚多少。

    「嗯,梦到了一点,但是不知道准不准,所以我打算再过几天,看看能不能

    更清晰一些。」李思平顺嘴编着瞎话:「如果能清晰的话,咱们就全买,不清晰

    的话,就买十万块的。」

    唐曼青被他的话吓得有了顾虑,有这两百多万,自己的日子能过得很不错了,

    投资一些商铺啊房子啊或者买卖啊,都能极大的改善自己的生活,所谓的小富即

    安就是这样。如果一下子弄没了,岂不是又要回到之前那种生活状态?

    不过她很快被李思平说服,就算没有预期中的大涨,也不会亏损太多,退一

    万步讲,就算亏损了,不也就是回到之前那种生活状态么?潜移默化之中,唐曼

    青不自觉的依靠李思平,愿意相信他的选择是对的,却忽略了,他不过是个十六

    岁的少年,不见得值得自己依靠。

    「那行,姨听你的!」唐曼青留下李思平写作业,到客厅打开了电视机,看

    起了已经看了一遍的《还珠格格2》。

    「自从有了你,世界变得好美丽……」唐曼青哼唱着主题曲,慵懒的靠坐在

    沙发里,双眼迷离,<a href='/rumeng1/' target='_blank'><u>如梦</u></a>似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