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我的小姨子叫堂妹 > 正文 【】(5-耳鬓厮磨、6-莲足生花)
    :<a href='/yindao.html' target='_blank'><u>隐刀</u></a>

    字数:5351

    2020/04/06

    五、耳鬓厮磨

    隆正街,H市最大最繁华的商业街,街上汇集了各种行业的刚中低档商铺,街

    上游人如织、摩肩擦踵。

    燕子人如其名,在这个时候真的变成了一只小燕子,挽着我的手臂一路蹦蹦

    跳跳,对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

    一路下来,我都不知道进了多少家店,但除了买一些零食和一些小物件,基

    本都是逛逛就走——燕子不想花我太多的钱。

    夜幕<a href='/jianglin/' target='_blank'><u>降临</u></a>,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女人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有时候十分柔弱,但有时候强大得不可思议。

    比如在逛街这件事情上,任何一个女人的体力都是要强于男人的。

    在我们逛完隆正街东头最后一家店铺的时候,可能是突然看见我的头上还顶

    着的纱布,燕子终于发现了我疲惫不堪的神情,很不好意思的对我笑笑:「哥,

    对不起,你很累了吧,我一逛街就忘记时间」

    「我和你在一起也会忘记时间」

    我不知道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燕子听我这么一说,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走,我们还是去吃点东西,早点休息吧」为了缓解尴尬,我连忙道。

    燕子点了点头,朝我笑道:「你这么一说,我怎么又饿了」

    回到宾馆,已经晚上8点多了,我们两人约定早上8点起床,准备一下之后去

    见客户,然后便各自回房间歇息。

    回到房间,我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扔,换了鞋直接倒在了宽大而柔软的床上。

    脑子里想着明天怎么跟客户谈判。我在原公司做技术的时候一直负责这个片

    区,吴胖子那时候便是我的客户。

    后来我做了运营总经理,虽然直接跟吴胖子打交道的时间比较少,但是每次

    又行业会议或者公司的客户答谢会以及年会之类的都会见到吴胖子。

    我们公司在内部斗争激烈化,最终分崩离析之后,各路大<a href='/shendu/' target='_blank'><u>神都</u></a>找到了新的方

    向,我是为数不多的选择创业的一类。

    当知道我自己开始单干了,吴胖子便一直比较支持我,所以我这次选择亲自

    过来,也有对他表示重视和感谢的意思,他为人还算比较耿直,做事情也比较有

    魄力,但我不止一次听说,这是个好色的主。

    当然,这跟我没多大关系,好色的男人多的是,包括我。

    只要我提供的产品是他想要的就行了。私人企业,只看重实际利益,并没有

    什么关系疏通这一说。

    所以,我在脑子里把参数全部过了一遍,同时挑了几个这次项目的突出点,

    准备把服务的部分作为重点介绍。

    现在的企业,因为有互联网的加持,信息流通太快,大家都喜欢把推广和营

    销挂在嘴边,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句商业盛典早就被忘了个一根二净。

    我认为做企业尤其是做实体的,还是要踏踏实实的做好产品和服务,只有这

    样才能根基深厚,站稳脚跟。

    我公司的产品并不比别的公司的产品突出多少,但是我很注重客户的使用体

    验感。

    所以,我把售后服务提到了产品生产一样重要的地位,销售内勤要不断跟踪

    客户的使用情况,技术人员不断跟进技术问题。

    这让我在业内获得了不错的口碑。短期来看,我们的业务开展缓慢一些,但

    长远来看,口碑的发酵比任何广告都来得好。

    毕竟,我们行业这个圈子也不大。

    想着想着,我恍恍惚惚的发现,燕子趴在我身边,双手托着腮。

    一边拉着一缕垂下的发丝绕着圈圈,一边张大明亮的眼睛看着我。

    我轻轻的伸出手,沿着燕子的小脸向后,托住了她整张小脸。

    燕子头略微一歪,腾出右手来放在我的胸口,一阵酥麻随着手指的滑动缓缓

    向下,直到我的小腹。

    一股热流迅速聚集,充盈的坚挺开始<a href='/zaodong/' target='_blank'><u>躁动</u></a>起来,不断的向上延申想要找到对

    手……

    「叮咚!」,就在这时候,门铃声响了。

    我从床上坐起来,发现并没有燕子,我下身的帐篷倒是早就撑起来了。

    原来刚刚是迷迷糊糊睡着了,做着春秋大梦呢!为了避免尴尬,我伸手掏向

    裆部,把那根不安分的棍子顺了一个不太明显的方向,便朝门走去。

    透过猫眼,我看见燕子站在门口,打开门将她让了进来。

    「哥,你忘记吃消炎药了,要都还在我这里呢」原来,下午一直逛着街,把

    吃药的事儿给忘记了。

    燕子拿了矿泉水,递过了药,送到了我的面前。

    好像是不放心,燕子盯着我吃完了药,才转身准备离开。

    我忙说:「燕子,坐一会儿吧!我跟你说一下明天要注意的地方」。

    见我这么说,燕子便点点头,挪了挪沙发上的包包,坐了下来。

    我面对着她坐在了床上,然后便开始跟他讲起了吴胖子的事情。

    其实,燕子没有什么要注意的,我本来也准备只是顺便带着她,让她见见世

    面,但不知不觉就越说越多,燕子听得也很起劲。

    见我不停的在揉腿,燕子突然站起来说:「哥,你是不是今天路走太多累了

    啊?我帮你捏捏吧,在家的时候我爹老让我帮他捏肩」

    没成想还有这等好事,我当然乐得逍遥。

    于是便赶紧答道:「那当然好啊」。

    燕子脱了鞋子,上床来跪在我的背后开始轻轻的揉捏起我的双肩。

    她并没有什么技巧,力度也不大。

    但柔弱无骨的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不停的滑动,还是让我享受无比。

    更要命的是,她胸前两团柔软时不时的擦过我的后脑,就像睡觉却够不着枕

    头,让我内心奇痒无比。

    加上春梦带来的余温,很快我的动物本能又开始作祟,裆下开始扬帆起航。

    体内温度越来越高,脑子嗡嗡作响,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肾上腺素不断飙

    升!终于,我下定了决心,微微转过身,一把把燕子拉进了我的怀里。

    燕子并没有<a href='/zhengzha/' target='_blank'><u>挣扎</u></a>,而是睁大了双眼咬着嘴唇看着我,洁白的脸蛋瞬间铺上了

    一层红霞。

    我把燕子放在我的腿上,左手臂弯枕着燕子的头,微微弯下腰,紧紧的盖住

    她透着樱桃红的双唇。

    湿湿软软的滑嫩吐着丝丝香甜津液在我的嘴间不断爱抚,有了上次的经验,

    燕子的嫩舌也开始回应着我的挑逗。

    我的右手激动的拉开连衣裙的侧边拉链,沿着腰部向上,钻进了蕾丝边的胸

    罩。

    一团柔软之上,一粒豆粒大小的突起在我的掌心调皮的挠着痒痒,盈盈一握

    的乳鸽被我捏出了形状,而燕子的手突然紧紧的抓住了我的后背,让我有些生痛。

    她的身体也开始抖动起来,可能是激动,也可能是害怕。

    我的下体越来越坚硬,一整跟抵在燕子的小小翘臀下边。

    可能是感觉到了下边的异样,燕子的右手向下缓缓的摸到了我的腿间。

    在这里,坚硬和柔软形成了鲜明的<a href='/duibi/' target='_blank'><u>对比</u></a>,柔弱无骨和无骨却刚强也和谐共生。

    燕子的手微微发抖,轻轻的捏着我的无骨肉身。

    我一翻身,把燕子压在了身下。不舍的离开蜜唇,我开始沿着燕子耳垂和脖

    子向下亲吻,少女的特有香气在这里发挥到极致,我不段的深深呼吸,浓浓的刺

    激让人神魂颠倒,流连忘返。

    我听到我们两人的心跳开始了跳动比赛,燕子更是胸前不断起伏。

    慢慢的,我脱掉了燕子的连衣裙,燕子头微微侧向一边轻闭双眼,双手交叉

    捂住胸前,右脚弯曲向内夹紧,一副绝美的艺术品呈现在我的眼前,让我大饱眼

    福。

    一身冰肌玉肤微微散发洁白的光芒,和乌黑的长发相互映衬。

    两只纤细而紧致的玉腿,展示着青春无敌。

    光滑的肌肤,却又展示着娇艳欲滴的娇嫩。

    沿腿向上,那里藏着女孩儿最深的秘密。

    也是这里,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和探宝密地一样的诱惑。

    燕子俏丽的脸蛋上红霞浸润,微耸的酥胸,和向内微微收起的小腹一高一低

    不断此起彼伏的律动。

    我脱掉自己的衣服,将胸膛缓缓的贴近燕子的酥胸,再次将双唇印了上去。

    右手沿着腰间的低谷慢慢爬上翘臀高峰,将下身无处安放的分身胡乱的抵进

    燕子神秘的三角地带,胡乱的耸动。

    突然,燕子开口轻声的问道:「哥,你爱我还是想占有我?」

    这个问题太沉重了,我猛的清醒了一些。

    是啊,我对燕子到底是爱还是身体的渴望呢?如果说是爱,那我对妻子又是

    什么呢?

    如果只是身体的渴望,为什么非得是燕子?

    花钱可以办到的事情,为什么要搞这么复杂的伦理剧情?

    但是,当我感受到心里的那一丝疼痛的时候,我知道,我对燕子的感情绝不

    仅仅是肉体欢愉那么简单了。

    肉体的占有,没有任何心痛和保护<a href='/yuwang/' target='_blank'><u>欲望</u></a>,只是单纯的发泄着小腹聚集的能量,

    跟对象是谁没有关系。

    长得漂亮感官强烈一点的,更加刺激一些而已。

    如果是长得丑的,发生关系之后可能就会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而爱,却不

    仅仅是肉体上的交融,还有心灵的交汇。

    更重要的是,我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对燕子强烈的保护<a href='/yuwang/' target='_blank'><u>欲望</u></a>,以及对燕子女

    儿一样的心疼。

    所以,我能够确定,我是真的爱上燕子。

    而燕子,也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最不该爱的人——她的姐夫!

    我的心猛烈收紧,隐隐疼痛起来。

    我该怎么回答燕子呢?如果说是占有,这无疑对燕子是一种巨大的打击,我

    也说不出口。

    而如果回答是爱,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我能够给燕子什么?

    这份不被祝福没有结果的爱带来的痛苦谁来承担?见着燕子直直的望着我的

    眼睛,我正无从答起。燕子再次柔声的道:「哥,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我,但

    是我不想给你带来麻烦,更不想伤害姐。

    我想静静的陪着你,直到我真正的长大,可以吗?」

    我点了点头,心中酸楚,这是最好的答案了。

    「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给你,但是我今天还没准备好。我帮帮你可以吗?」当

    燕子说出这句话,我再也绷不住了,燕子给我的无比温柔以及浓秾的包容让我内

    心最柔软的弦不断被撩拨。

    我知道,燕子想要一个完美的爱情,她想将她的身体献给她最喜欢的人,但

    一定要能纪念一辈子。

    「对不起,燕子。哥能给你的太少了,对不起!」我紧紧的抱住燕子道。

    「我不需要,我爱着你就足够了。你只需要记得有一个小妹妹一直都在关注

    你,都很崇拜你,很喜欢你就行了。等我真正的长大了,我会把你忘记掉的」燕

    子说起情话来,原来比我还厉害。

    「哥,你想我怎么帮你?」燕子轻轻的用手握住我的分身,在我耳边轻轻厮

    磨。

    六、莲足生花

    面对一个一丝不挂又未经人事的美丽胴体,本来就是一件让人欲火冲天的事

    情。

    再加上「我能帮你做什么」这样的问题,我想,是个男人都难以无动于衷。

    对于我来说,此刻的心情却是复杂的。先是有些内疚,毕竟她给了我全部的

    信任,而我却担不起这份信任。

    但随之而来,这仅有的一丝理智和道德迅速被另一种激动所代替:本来嘛,

    面对这原始的诱惑,全身的力量均汇聚于小腹下部,再加上一份疑似偷情外加乱

    伦带来的极度刺激,身体和心灵经受着双重的欲火焚烧。

    压在燕子身上的身体本能的往下一沉,坚硬的肉体挤进了她神秘的股间幽谷。

    被棉质内裤包裹的微微突起,与纤细双腿内侧的软肉摩擦着我顶头而入的坚

    挺,刮得我的头儿一阵哆嗦。

    这种感觉跟直接进入还不一样,就好比有时候香肩半掩比赤身裸体更让人觉

    得心痒难耐。

    当然,由于没有水的滋润,使得耸动的肉身有些晦涩。

    加上前端的空虚,让坚硬的肉体更加激动难耐。

    正不知如何是好,只听得燕子的声音悠悠传来:「哥,你喜欢用脚吗」

    「我哪里都喜欢!」

    「其实上次我知道,你都弄在我的脚上了」

    燕子这句话象一记闷棍,直接把我敲晕了,我的脸一下红了。

    「燕子……」

    「哥,你喜欢就好了,我帮你。可是,我不会弄」燕子听到我准备解释,抢

    先说道!

    说到这儿,我内心一阵激动。

    的确,我是个有些恋足的人。上次的经历也正是因为燕子的吊在床边的小脚

    引起的。

    都这个时候了,我还能说什么呢?迎难而上吧!

    「燕子,你躺着别动」我拉过被子,对燕子说道。

    然后缓缓向下,捧住了燕子的小脚。

    古人喜欢三寸金莲,这种偏态的审美观更多的是对女性身体和心灵进行约束

    带来的快感。

    但是不得不承认,小脚一定比大脚更加让人产生美的享受。

    可能是因为没有受过高跟鞋的摧残,燕子的脚上隐隐透着青筋的皮肤洁白娇

    嫩而光洁,五只可爱脚趾头细长而向前延申,甚至连小指也和其他脚趾一样,细

    长光滑。

    指甲上涂上了粉色的指甲油,显得更加诱人。

    顾不得许多,我将燕子的双脚移至股间,胡乱挤压着。

    燕子细小的双脚在我的「蹂躏」下,不断的上下撸动,我的腿间传来一阵凉

    凉而又柔软舒适的快感。

    跟上次的偷窥<a href='/butong.html' target='_blank'><u>不同</u></a>,这次是光明正大的在霸占的燕子的莲足,虽然少了偷窥

    的刺激,但一想到是小姨子在帮我足交,心中更是春波一浪接一浪。

    我不禁加快速度摩挲起来,怒目圆睁的头儿在温柔的足肉中上下翻飞起起伏

    伏,过电一般的刺激不断积蓄,直到后腰一收,臀部一紧,火山终于喷发!

    乳白色岩浆随着小头儿的跳动,一股股喷出打在燕子足底,白白的玉足上,

    乳浆涂满,莲足生花,此情此景,淫靡而又温馨!

    望着这一片狼藉,我慌忙用纸清理掉战场,浴室取了湿毛巾帮燕子认真的擦

    拭起来。

    燕子坐了起来,双颊绯红的她把被子拉至胸前,嘴巴捂住被子,眼睛斜向上

    望向我,眉间一丝羞涩而甜蜜的笑意。

    清理完毕,燕子靠着我躺着,头深深的埋进我的胸间。

    燕子轻微的呼吸声在我的胸前轻轻响起,<a href='/wennuan/' target='_blank'><u>温暖</u></a>的风儿有节奏的轻抚着我的胸

    口,我俩就这样躺着,任时间在呼吸间随意流淌。

    这一夜,我睡得无比香甜……

    次日清晨,我从梦中缓缓醒来。

    小猫一样趴着的燕子正在仔细的盯着我,指尖正在轻轻的拨弄我的鼻尖。

    「起床啦,林总!太阳都要照屁股啦!」见我醒来,燕子调皮的说道。

    「知道啦,小秘书!」我一边回着,一边拉过了燕子,轻轻的在她的额头吻

    了一下。

    起床收拾,然后早餐。宾馆的早餐是自助餐,我俩各自取了餐后对向而坐,

    边吃边聊。这期间,我给吴胖子打了个电话。本来等着赵平的吴胖子,听见是我

    亲自来了,开始调侃起来:

    「林总大驾光临,你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安排个十个八个美女迎接一

    下啊」

    「我不介意,不过我妹跟着来的,她会介意」

    「哟,看不起我哇,还亲自带着情妹妹过来」

    「别胡说,是我亲堂妹」说着这话,我自己都一阵脸红。

    昨天晚上把人压在身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想起那是你堂妹?无耻!呸!

    燕子这时候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假装没看见,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吴胖子

    扯着。

    没说几句,吴胖子让我赶紧过去,并表示先工作再娱乐!

    对于吴胖子,业界都是很佩服的。

    他可以在流氓和优秀之间<a href='/ziyou/' target='_blank'><u>自由</u></a>切换。当然,流氓和优秀之间好像本来也不怎

    么冲突。

    好色是他私生活的准确反应,但对于工作,吴胖子绝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伙

    伴,前提是,不能使用美人计。

    吴胖子的经营理念跟我极度相似,对于客户的体验感有着几乎疯狂的追求,

    这就导致了他对于我们的产品有着鸡蛋里挑骨头的检查精神。

    当他遇到了同样注重客户体验的我,简直是钟子期遇到了俞伯牙,这种共鸣

    由工作延申道了生活之中。

    所以我<a href='/rensheng/' target='_blank'><u>人生</u></a>中为数不多的风流韵事几乎都发生在和他一起的时候。

    是他,让我见识了花花世界里的各种风月场合。

    但大多数时候,我们的主要沟通还是来自于工作。毕竟,没有钱又没有权的

    男人,会失去很多主动权和选择权!我们都深知这个道理。

    见到了吴胖子,我俩很快就工作细节达成了一致。

    他并没有过多的压低我的价格,因为他知道我几乎不跟人讨价还价,即便是

    在创业初期最艰难的时候。

    我对客户一向的培育是,价值决定价格,如果你以低价得到的东西,其低廉

    的价值本身也就需要你接受。

    而我,只专注于价值。当然,这也要看客户的理念。有些人本来就是准备提

    供更廉价的产品,以高效的营销来掩盖价值的不足,这类客户是做不长久的,也

    不在我的合作范围之内。

    我的产品每年都会产生一定的耗材费用,如果他做不下去,我的长期收益也

    就没有了。

    所以我没做一个项目都很注重帮助他活下去。

    只有他活下去且活得好,我才能够活的更好,这是我的经营理念。

    签完这单协议,很快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胖子带着我去了当地很有名的一家牛肉馆,美其名曰——补一补!来到餐厅,

    一位身材绝佳,面容姣好的女郎早已迎在包间门口。

    见我走来,这位美女连声招呼道:」林哥,好久不见!「

    这是胖子的助理兼『小情人』——李小佳。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的。

    最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是,他老婆居然知道李小佳的存在。

    燕子当然不明就里,只是很配合的跟我一起围着锅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