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四月芳菲 > 正文 【】(41)
    :<a href='/989796.html' target='_blank'><u>989796</u></a>

    字数:9371

    2020/04/05

    (四十一)

    今天的高速路非常的拥堵,也许是赶了早高峰的原因,左京觉得自己就像一

    艘长江里面的航船被铁索拦江一样的进退不得。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自己变得

    焦虑起来,旁边的大美女今天魅力四射,可是他却没有多看一眼。刚刚推开车门

    的左京,就觉得自己衣服的后摆被人拉住了。

    「你少抽点烟吧,都下去好几次了。」

    「我……好吧。」

    左京颓然的坐了回来,车里面到处都飘着童佳慧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也许

    这就是左京一直心猿意马的原因。最后左京干脆开口问道:「要不你就告诉我,

    我们去廊坊到底做什么?省的我在这里不知道要做什么,等的心里一点儿底都没

    有。」

    「你好像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人呀,今天怎么了?」

    「那你为什么这身打扮?还不带着白颖一起。」

    童佳慧听到左京说这话,立刻脸色变的愠怒起来,她拉开手袋,从里面拿出

    来一个用塑料袋子包着的白色塑料棒子看也不看的直接扔到了左京的脸上。

    「都是你干的好事!」

    猝不及防的左京被那东西砸到了额头上面,条件反射的用手按住那个塑料袋

    子。拿到眼前一看,里面是一只验孕棒,左京连忙把这个验孕棒给拿了出来,上

    面两道红杠十分的明显出现在眼前。

    「你……还拿出来做什么!看不清楚吗?也不嫌脏。」童佳慧看到左京两手

    捧着那根沾过自己尿的验孕棒,不由得羞的满脸通红。

    左京故意装傻道:「这是小颖的?我一点都不怀疑她怀孕的事情,也相信那

    个孩子必定是我的,你没必要拿这个来证明什么给我看。」

    「左京,你跟我装傻是不是?哎呀!你……你真恶心……我……」

    只见童佳慧立刻推开车门把头探出去吐了出来,原因就是左京刚才想恶作剧

    挑逗她一下,作势用舌头去舔那根验孕棒,童佳慧被左京的动作恶心到了,想着

    那上面曾经沾过自己的尿液立刻胃里面一阵翻涌,好在她反应快没有吐在车里。

    她一边吐着,心里也清楚这就是孕吐,不过左京那小子太恶心了,居然要去

    舔那东西。吐完之后,左京递了湿纸巾给她擦嘴,童佳慧刚擦完,又递过来一瓶

    水,童佳慧喝了几口才好了不少,谁知道左京又从后面拿出一个袋子在里面一阵

    子翻找最后掏出一盒加应子给童佳慧。童佳慧楞了一会儿,立刻又羞又愤,劈手

    拿了过来打开塞了一颗到嘴里。

    「妈……我……我本来只是猜测,刚才你呕吐证实了……我的想法。这些都

    是我给白颖买的,没想到先给你吃上了。」

    「你个坏小子早就猜到了是吧?我问你,你是不是知道自己的之前的毛病已

    经好了?」

    「之前的我确实是弱精症,但那是人为的。」

    「人为的?难道是……」

    「你应该没有猜错,就是老狗干的。我以前每次去郝家沟的看李萱诗的时候,

    都会喝下他们的大补汤,那个汤其实没有什么副作用,只是对人的身体有非常不

    错的滋补作用,这个你知道的,白颖也会做。上次我们之间……就是这个汤的作

    用,只是你不明白药性罢了。」

    「那你上次不是也喝了大补汤?」

    「这个大补汤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只要加一味雷公藤进去就可以使男人

    的生育能力受到影响。我每次去都是喝的这种加料的大补汤,何晓月把这个秘密

    告诉了我,这个汤只要有段时间不喝就会自己痊愈,我坐牢出来自然全都好了,

    但是之前我确实是不知道。」

    「怪不得……怪不得,那个老狗真是罪该万死,我本来一直想小颖就算是下

    贱到底了,也不会给那个老狗生孩子,原来鬼在这里。我现在就想把那老狗拴在

    我的车后面一路把他给拖死。」

    「他的目的是想断了我左家的根,最后却被我断了他家的根。你……怎么了,

    别激动呀,事情都过去了。」

    童佳慧这次是动了真怒,原来这件事情还有如此的阴谋诡计在里面,小京手

    段激烈看来也是不是小京心狠手黑,而是被那边卑劣的手段给逼出来的。此时童

    佳慧面色潮红无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左京见状知道她现在情况特殊不能有什

    么意外,连忙好言相劝。

    「好了,小京我没什么事情。我现在只是在想,要是我是你也许手段还要更

    加毒辣一点。就连老狗那个大哥一家我都不会放过,断根就断个彻底。」

    「我不是没想过,最后下手的时候还是心软了,毕竟那家人不全是坏人,我

    要是动一个就得全动了。不过你放心再过一年郝家沟就没办法住人了,我之前做

    了一个项目,是化工垃圾的填埋项目,为了这事情我花了不少钱一路打通关系,

    都是之前和郝老狗李萱诗他们一起勾结的那几个领导,这个项目我一分钱利润都

    没有赚,全部砸出去了。我想等那边一出事儿,就把证据全抛出来。」

    「这样那边就真的被你一网打尽了,但你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那时候你是

    不想活了吧。现在我看就没有必要等出事儿了。」

    「那就是说我手上的这些证据都没有用了?」

    「不是没有用,而是要先用,你把这些给我,先只查他们的经济问题陆陆续

    续的把这几个双规的双规,刑拘的刑拘一个个全收拾掉,然后等着郝家沟出事儿,

    到时候等大锅一出来他们自然一个都跑不了。要是用你原来的计划出事了之后一

    定会有漏网之鱼,说不定会找你来拼个鱼死网破,那时候就敌暗我明很难防备,

    到时候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真是老谋深算,可是……算了我还是把东西给你吧。本来这事情我也是可

    做可不做的,只是有这个计划,目的还是把郝家沟给毁灭掉,变成一个荒村,无

    人村。这话题扯远了,妈这个事情是我对不起您,要打要罚都随便你,你提什么

    条件我也都答应。」

    「今天我是让你陪我去医院做检查确认一下,如果是真的就做掉,这种事情

    我不能在帝都露面做,最近的就是廊坊产科医院,你到时候要帮我签字,这事情

    谁都不能说。」

    「都怪我不好,我也不可能告诉别人。这个……这个小颖知道吗?」

    「你昏头了吗?怎么可能被她知道?她知道了我的脸往哪里搁呀?都是你混

    蛋,把我变成了一个坏女人!让我也做了对不起老白的事情!」

    一想起老白,童佳慧就性子上来了开始对左京又掐又打,左京有点招架不住

    了就一把把童佳慧给抱在了怀里,童佳慧没有左京的力气大,<a href='/zhengzha/' target='_blank'><u>挣扎</u></a>了一会儿无果

    后就慢慢的消停了下来。左京见她安静了,便想把她给松开,可是一低头就看见

    童佳慧正呆呆的看着自己,她那怒气尚存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左京没有忍

    住一下吻住了童佳慧的小嘴,童佳慧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吻得惊慌失措又有点

    意乱情迷,刚才的<a href='/zhengzha/' target='_blank'><u>挣扎</u></a>使她耗尽了力气,这会儿只是身体扭动了几下就不再<a href='/zhengzha/' target='_blank'><u>挣扎</u></a>

    了。童佳慧想咬左京在自己嘴里面四处肆虐的舌头,犹豫了几下没有咬下去,最

    后被左京寻找到了自己的舌头立刻就搅在了一起……

    两人拥吻良久,最后后面的车子催促的喇叭惊醒了这对鸳鸯,但左京还是没

    有放开童佳慧的意思,童佳慧便毫不犹豫的咬了他舌头一下。左京这一下吃痛了

    立刻放开了童佳慧,童佳慧也从嘴巴里面尝出了一丝血腥味,立马有点后悔刚才

    那一下咬的有点重了,但是看着左京想要呼痛但是捂着自己的嘴巴又喊不出来的

    样子很是滑稽。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起来。

    左京忍耐住嘴里的剧痛和血腥味,连忙先把车子开起来,前面的拥堵已经通

    畅了,车速渐渐的快了起来。童佳慧又剥开一粒加应子塞进嘴里,也给左京剥了

    一个,递过去的时候左京却张开了嘴巴,童佳慧看着他无赖的样子,没好气的往

    他嘴里一丢。

    「以后不能再这样了,我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其实是我也没有把持住,不然

    你不会能得逞的。我没有能把持住是因为你和你父亲年轻时候的样子太像了,我

    们之间的事情想必你多少知道一点,所以你别误会,我就是喜欢也是喜欢那个年

    轻时候的左轩宇,不是你也不是后来的他。」

    「哦……呜,嗯!」左京想说话,但是刚才那一下被咬的实在太重了,一张

    口舌头就不听使唤。

    「怎么?说不了话了,这么严重?哎,谁让你刚才不轨来着,活该!」

    童佳慧又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左京忍着痛飞快的开车。

    不堵车就很快了,左京挂了号陪着童佳慧在外面等着,童佳慧不显山不露水

    的准备的挺充分,身份证上的名字是白慧,左京怎么看这都是真的证件,而且地

    址就是廊坊本地人。很快就到了童佳慧,一通检查后情况出现了问题,怀孕是真

    的怀孕了,但是童佳慧的年龄比较大了,做人流有风险,医生建议做一个全面的

    检查后才能决定是否可以做。这倒是没什么,但是要在这里耽搁一天了,结果要

    等到第二天才能出来,就是能做也要等到第二天做。

    童佳慧没有多犹豫就让左京去交费了,等全面的检查结束后,便离开了医院,

    在童佳慧的指挥下左京开车到了童佳慧身份证上面的地址,这是一个物业很好的

    小区,里面是管家式物业。进了门左京看到里面打扫的很干净,童佳慧对一脸狐

    疑的左京说到:「老白虽然作风很正,但是官场无常,我也偷偷的准备了一条后

    路,这里早就置办下来了,现在是真的派不了用场了,今天就在这里住一夜吧,

    你等会出去买点吃的回来。」

    左京这会儿已经能够说清楚话了。

    「要不回去吧,我怕我们一夜未归小颖会担心。」

    「呦!这会儿你又担心起小颖了?算了吧,路也有点远,我不想来回的跑,

    再说医院人那么多,今天去排队都排了好长时间,我不想明天再折腾一回,再说

    明天要是弄的早了就早点回去不就行了。」

    左京无话可说,也只好同意童佳慧的决定。等他买了晚餐回来的时候,童佳

    慧已经洗过澡了,白天全身体检后童佳慧早就觉得全身难受了,这会洗的香喷喷

    的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左京把买来的东西都放进厨房,开始做饭下面条。

    「你搞那么麻烦做什么?随便买点什么对付一顿不就好了?」

    「你为了检查身体早餐没吃,中午又啃了面包,晚上一定要吃顿好的,而且

    明天要是做手术的话就更不能亏了身体,给你加强点营养,明天早上的早餐材料

    我都买回来了。」

    童佳慧的心像是被左京这几句话给爱抚了一样,很开心,又有点幸福的感觉,

    像小女人的那种幸福。老白成天忙于公事,老夫老妻的对童佳慧自然关怀不多,

    白颖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就不说了,只有这个女婿一直对自己很好。现在有了这种

    关系后以前的那些情分现在全部都变了味儿,掺杂了男女感情在里面,这让童佳

    慧很不好受,或者说难以接受左京对自己的好。可是名分上……现在也没什么名

    分了,虽然左京还是含糊不清一口一个妈的叫着。

    不一会儿左京就把买的白斩鸡和自己炒的一盘腊肉端上了桌子,然后把打卤

    面盛好,在童佳慧的那碗里面加了两个鸡蛋。这顿不是很丰盛,却很诱人的饭菜

    摆在童佳慧的面前,打卤面是自己教会左京做的,那个腊肉是左京的家乡菜,放

    了不少辣椒,此时左京正在给自己的碗里扒拉着腊肉,这家伙和左轩宇那时候一

    样爱吃这腊肉。

    左京也是跑上跑下忙的累了一天,这会儿吃的挺香,童佳慧则是一直在想着

    左京的父亲和明天要做手术的事情,胃口则不是太好。在左京强迫的眼神下她才

    勉强的动了筷子,没想到越吃越香。

    「你多吃的点,肚子还有一个……」

    左京自知失言,连忙去盛面条来掩饰。童佳慧越想越不对劲,左京难道有想

    法?这不可能,他心里应该清楚这个孩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留下的。

    「左京,你是不是?」

    左京一听童佳慧问这话就明白了,他确实有想法,他也知道这不切实际,但

    是他却有一种<a href='/huanxiang/' target='_blank'><u>幻想</u></a>,昨天晚上才产生的想法。他认定童佳慧要是真有了的话,这

    个孩子一定不会留下的,只是没想到童佳慧动作那么快,一定也是怕夜长梦多。

    「我是有过想法,大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了,也算是历经劫数。以后事情还

    是能摊开说就摊开说,我确实很想留下你肚子里的孩子,非常想。昨夜我就开始

    想这个问题,最后的答案是我想要他,我想见到他。我之前可以说是丧心病狂,

    都是为了让老狗断子绝孙。但是每一条生命的消失都让我恨自己,对自己厌恶透

    顶每次做完我都想毁灭自己,只是复仇的信念才让我坚持到了现在。而现在我似

    乎<a href='/liuanhuaming/' target='_blank'><u>柳暗花明</u></a>了,小颖怀了我的孩子,你也有了,一下子我有了两个孩子,这给了

    我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而你却要做掉这个小生命,虽然他还没有成型,我感觉

    就像我的希望和勇气一下子就失去了一半,还是重要的那一半……」

    「你和小颖之间无法再回到过去,所以孩子只是你们的联系和责任,而我的

    孩子则不一样,左京你昏了头了,难道你要和我在一起?那次的事情的原因我已

    经告诉你了,而且还有那该死的大补汤的作用。你明白吗?」

    「你这是拒绝我了吗?」

    「你也没有正式的和我说。」

    话一出口童佳慧立刻有点后悔刚才这话有些轻佻了。左京立刻放下手中的空

    碗走到童佳慧的面前,郑重其事的跪了下来。

    「佳慧,我求求你,能留下这个孩子吗?他对我很重要,我真的好想看到他

    的出生。我知道事情很难,但是我们可以想办法,总有法子解决的。我不奢望能

    和你在一起,但是以后我们总是会一起生活的,大家都是亲人。如果让我选择,

    我情愿不要白颖肚子里的那个也想要你和我的孩子。」

    左京脸上立刻就挨了一记童佳慧的耳光。

    「小京,我不许你这样说!对不起……我也不该打你的。你以为这个孩子虽

    然不该留,但是要弄掉我心里会好受吗?毕竟也是我的肚子里面的生命。说实话

    我也不讨厌你,不然那天也不会这样,只是这个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留下孩子

    也好,以后你要和我……也好,都是不可能的。我希望你清醒一点,不要再提这

    个事情了。你……你怎么了?」

    左京故意把嘴唇咬破让自己的嘴角流出了<a href='/xianxue.html' target='_blank'><u>鲜血</u></a>,让童佳慧看得触目惊心,刚

    才那一下没多重呀。难道是上午咬到了舌头还没有好?

    「没事儿,上午的伤口刚才吃面条被烫到了,又被你来了一下……」

    童佳慧连忙过去看左京的嘴巴,谁知道左京猛地站起来把她抱在了怀里面。

    童佳慧这次没有<a href='/zhengzha/' target='_blank'><u>挣扎</u></a>任由左京把自己拥住,在左京怀里呼吸着他身上散发的

    男性气息,童佳慧幽幽的说到:「我有时候就不该对你心软,那时候我是那么的

    可怜你,虽然我选择了为小颖好,但是却没有想伤害你,为了顾及你的感受连李

    萱诗那样的我也只是放了狠话给她。只要你能和小颖好好的,除了刚才的事情我

    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如果我要你放了李萱诗的孩子哪?」

    「李萱诗也是山穷水尽了,除了还活着什么都没有了。你就不怕那个孩子生

    下来以后会是后患吗?斩草除根可不只是一个成语,而是古人的智慧,总之那个

    老狗不断子绝孙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左京没想到就是这样童佳慧都不肯松口,自己刚才倒是想赌一把,但是现在

    突然没有了勇气,也许是因为此时此刻童佳慧被自己像爱人一样的抱在怀里,让

    自己丧失了向她和盘托出的勇气。

    「我只是觉得自己对一个还没有出生的生命起杀心……那不是我能做得出来

    的事情。」

    「你?算了吧,这个事情只要你不管就行,我来处理就好了。」

    左京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连忙把童佳慧拉到沙发上面坐了下来,对

    她说:「你是不是安排了在老狗面前让李萱诗把孩子给弄掉,让那个老狗亲眼看

    着自己绝后,然后再绝望的死去?」

    「差不多是这样吧,你对我的安排满意吗?」

    「你……还是放了李萱诗吧。」

    「对李萱诗我只是要把她肚子里面的孽种给弄掉,又不会伤害她,以后这事

    儿就算结束了,我不会去找后账的。当然她受到严重的心灵创伤是肯定的,怎么

    样我已经很是手下留情了,没让她进去做个几年牢就算不错了。」

    「要不你让她坐几年牢吧,她受点苦也好,在里面至少能静下心来好好反思

    一下,出来后就能真的悔过自新了。」

    「小京,你要想清楚了,在我眼里李萱诗可是比老狗还要罪大恶极,要不是

    因为她是你妈,我早就动手了。我就奇怪你为什么要维护她,难道你心软了?不

    对,你下手的时候是一点都没有留情,怎么在我这里一直为她还有那个孽种求情?」

    童佳慧想到李萱诗肚子里的孩子就联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突然她隐隐约

    约的好像抓住了什么,但是她有点不敢去多想,可是她又忍不住的去联想这件事

    情,再看看左京,可是从他的脸上又看不出什么来。童佳慧突然意识到当初对他

    们离婚的事情自己也是不敢多想,最后却是发生了最可怕的事情,那么现在由不

    得童佳慧想到极端去。

    只见左京的脸上又被童佳慧打了一记耳光,这次左京真的是猝不及防了,登

    时眼前金星直冒,他真是有点恼怒了,捂着脸对童佳慧喝到:「怎么好好的还打

    人了,我什么都没说,你打上瘾了吗?」

    童佳慧没有直接回应他,看着左京气鼓鼓的样子,她调整了一下说到:「我

    问你小京,你为了报复李萱诗对她使用了各种手段,但只是弄了她周边的人,虽

    然你使用计策一下弄死了郝家的五个孩子,对她打击那么大,可是她却好像表面

    上一点都不恨你,你别告诉我到现在她还被蒙在鼓里,对你一点儿都不怀疑。」

    「她当然会怀疑我,我可以肯定她心里早已认定是我干的了。就算不是我做

    的,我之前的推波助澜也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你不会为这个打我吧?」

    「李萱诗不恨你是因为你和她做下了苟且之事!」

    左京闻言大惊失色,心中的惊骇让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他呆若

    木鸡的看着童佳慧,心中的秘密被童佳慧一语道破,让他无地自容,心里清楚这

    时候不能露相,但是一切来得太突然,他来不及反应。童佳慧早就把左京的神态

    尽收眼底,心里有数这小子果然混账,为了报复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做了。那

    李萱诗天生淫贱左京那么帅,那方面也……也很厉害,她自然求之不得早就有了

    想法,说不定这乱伦的事情还会让李萱诗心里面更加觉得刺激,更是沉迷其中,

    才会那么快从失去一切的打击中走出来,并且怀上了左京的种子。这个就能解释

    一切了,左京把郝家弄得家破人亡,李萱诗却还好好的,住在别墅里面有人照顾

    着安心养胎。从后面的左京对李萱诗的态度转变来看,这一切都是有了合理的解

    释,想想这些心里对左京简直恨透了,这个混蛋搞大了自己母亲的肚子还搞大了

    小颖和自己的肚子,简直混账透顶。童佳慧这会儿倒是选择性的忘记自己和白颖

    一起设计左京的事情了。这种男人还要留什么?也就是为了女儿,不然早就一起

    ……算了还得看在死去的轩宇份上,轩宇就这一个独苗,自己不能对不起轩宇。

    「小京,你既然说大家都是亲人,有什么事情要说清楚,不然还是彼此无法

    信任。那么李萱诗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不是你的种?」

    左京已经被童佳慧三言两语逼的无处可退了。这会儿被窥破心中最隐秘的事

    情使他羞愧难当,但是左京已经不是以前的左京了。他转念一想,这事儿被童佳

    慧看出来也好,自己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保住李萱诗肚子里面的孩子了,童佳慧总

    不会对我的孩子下手,再说也不怕她,她这会儿肚子里面不也有一个,大家谁都

    别说谁。

    「妈!你猜的不错,那个孩子是我的,所以我不能让我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

    等那李萱诗生下孩子后,我就把孩子抱走我自己抚养,从此也不再管她死活,等

    到了她六十岁的时候我才会赡养她的。而且我那时候其实被她设计了,才会和她

    那样的,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弱精症根本是子虚乌有,后来我对他们一家下

    手的时候,她是因为有了我的孩子,我才决定放她一马的。」

    「原来如此,这下子事情就没什么不清楚的地方了,所有的疑问都有了合理

    的解释,那么你和李萱诗到底有过几次?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知道你们会不

    会<a href='/rijiushengqing/' target='_blank'><u>日久生情</u></a>,还有既然怀孕了那么肯定得有几次。」

    童佳慧这句话暧昧至极,她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和左京这样说话,难道是因

    为二人独处,自己就放开来和这个和自己有过一夕之缘的男人说话无所顾忌了?

    「就一次,那次她在给我喝的汤里面下了催情药,那一夜后李萱诗就怀孕了。

    这个我可以发誓。」

    「哟!李萱诗倒是一副好生养的身子,一次就中。」

    「你不也是一次就中。」

    「左京!你!你王八蛋!」

    左京刚才真的是随口一说,话一出口就知道不好,此时童佳慧已经平息下去

    的怒火又燃烧了起来,左京连忙向后退了一些,生怕自己再挨这暴力岳母的打。

    不过此时童佳慧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太美艳了,雪白的脖颈都被气得通红,小

    嘴一张一合的可以看见一排贝齿若隐若现。左京刚刚退后了一些,现在又挨了上

    去,今天两人独处一室,什么秘密都说出来了,那么就别怪我对你有想法了,反

    正你明天要做掉我的孩子,今天我就和你来一次分手炮好了,现在我和白颖还没

    有<a href='/fuhun/' target='_blank'><u>复婚</u></a>,大家不存在什么伦常关系。

    童佳慧见到左京呼吸粗重的向自己越靠越近,不禁有点紧张起来。这小子要

    做什么?难道他要……不他不会害我的,但是他会欺负我。洗过澡的童佳慧此时

    身上散发出来充满诱惑的气息幽幽的传到了左京的鼻腔,左京就像服用了春药一

    样兴奋异常。他一把搂住了童佳慧的小蛮腰,把童佳慧搂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

    找寻到了她的樱唇不顾她<a href='/zhengzha/' target='_blank'><u>挣扎</u></a>的痛吻了下去。

    童佳慧又陷入了上午在车里面的那种意乱情迷之中,她勉强推了几下没有推

    动正在轻薄自己的男人,就不再<a href='/zhengzha/' target='_blank'><u>挣扎</u></a>了,她感觉到左京的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衣

    服里面向上移动着,最后在自己的乳房上面停留了下来,洗过澡后的童佳慧没有

    戴文胸让左京非常方便的揉弄着,接着另外一只手也进来了,这次它的方向是向

    下,童佳慧微微的把两腿分开让它顺利的找到了目标,这只有残疾的手用大拇指

    按着童佳慧的阴蒂,剩下的两根手指则进入了童佳慧已经湿润的阴道里面不停地

    刮弄着里面的褶皱。童佳慧按住左京的手不让他在里面乱动,但是左京的幅度却

    没有因为她的阻止而停歇。下体被逗弄的扭来扭去的童佳慧终于脱离了左京的热

    吻,小声呻吟了起来。

    左京见状知道怀里面的美人儿已经被自己弄得情动了,就迅速脱掉自己的衣

    服,然后再把童佳慧的装备解除掉,挺着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向童佳慧压了上去。

    没想到刚才被自己脱衣服时还在抗拒的童佳慧此刻主动用一双玉臂环住左京的脖

    子,并且主动吻住了左京。她的腰肢摆动着,让左京挺起的大鸡巴在自己的

    小腹上面来回的摩擦着,这样动作让左京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他呼吸粗重的想

    要立刻进入童佳慧的阴道里面快活一番,但是又不想放开童佳慧主动伸进自己嘴

    里面的那条正在到处游弋的小香舌,左京吮吸着童佳慧舌头上面香甜的津液,童

    佳慧的舌尖一直在逗弄着左京的舌头,这让左京欲火焚身的欲罢不能,两人紧紧

    贴在一起的小腹把左京胀大到快要爆炸的肉棒挤在中间,左京努力的想抽动几下

    来获取快感,却又舍不得丢下口中的美味。这上下取舍的为难使得此刻的左京快

    要发疯了,他这样的动作只能让童佳慧的坚硬的乳头在自己胸膛上面磨蹭了几下,

    这刺激让他真的要疯狂。

    最后童佳慧放过了他,但还是没有让左京插入,而是像一条八爪鱼一样缠在

    左京身上,把嘴凑到左京的耳边。

    「看来是你的问题了,你就那么喜欢年龄大的女人吗?你弄过的哪个都比你

    岁数大,李萱诗早就想勾引你了不假,可我怎么觉得你刚才说只和她<a href='/zuoliaoyi.html' target='_blank'><u>做了一</u></a>次是

    假话哪?」

    「佳慧,我求求你了,快点给我,我承认我撒谎了,我干了李萱诗好几次行

    了吧,我就是喜欢比我岁数大的,所以我那个青梅竹马岑筱薇我看都不想多看。

    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别拒绝我了……」

    左京用哀求的眼神盯着童佳慧看着。童佳慧此时心里有点小得意,左家的两

    个男人都喜欢自己,李萱诗你真的好愚蠢,最后连自己的儿子都留不住。

    「了我肚子里面还有你的宝宝哪,你这样会对孩子不好,你确定还要吗?要

    是伤着他了怎么办?还有你刚才说的不管真假我都当真了……你刚才叫我什么来

    着?」

    「佳慧!佳慧!我都是说的真话,不过你这是想把孩子留下了?」

    「你可以选择一下,是现在要我一次,还是让我考虑考虑留下孩子,不过我

    还没有答应你哦,但是你碰过我之后我就一定不能留下孩子的。还有就算我留下

    了以后你也不能再碰我了,如果不留今天我就给你一次,但是这也是最后一次。」

    童佳慧刚才被左京这声佳慧叫的似乎时光倒流到了大学时代,那时候的左轩

    宇也是这样称呼她,所以才心一软给了左京几分希望,但是她出的这个难题,她

    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

    左京这时候已经有点泄气了,这个选择简直就是要命了,要么一次都没有还

    得等她考虑的结果出来,要么有一次后就彻底什么希望都没了。不过童佳慧要是

    能留下孩子,哪怕是万一的概率,自己还是能争取就争取一下,毕竟这个孩子是

    童佳慧和自己的,而不像白颖和李萱诗。如果是叶儿有了自己的孩子,那么自己

    哪怕把叶儿囚禁起来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

    「我要留下孩子!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都要去<a href='/huanxiang/' target='_blank'><u>幻想</u></a>!」

    左京虽然还是抱着童佳慧但是姿势已经变成了把她搂在怀里呵护起来了。只

    是手上倒是没有停止在她身上一刻不停的占着便宜。

    「你……你别在弄我了,我也不知道我对你的回答满意不满意,但是我现在

    很想要一次。」

    童佳慧在左京怀里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媚眼如丝的对左京挑逗着。左京依

    依不舍的放开了她的身子,起身去洗<a href='/lingshui.html' target='_blank'><u>冷水</u></a>澡。童佳慧听到浴室的传来的水声,若

    有所思的看着浴室的玻璃门。

    等左京洗完出来,童佳慧还赤身裸体的躺在沙发上面,看着眼前的玉体横陈

    左京刚刚的<a href='/lingshui.html' target='_blank'><u>冷水</u></a>澡算是白洗了,欲火又一次涌了上来,他连忙握紧了拳头对自己

    的大腿来了一下,才算是把持住了自己。

    他上前一个公主抱把童佳慧从沙发上面抱起,走进卧室里面。虽然暖气已经

    开放了,但是这样时间长了难免着凉,到床上左京也就自然而然的和童佳慧睡在

    了一起。

    「小京,你倒是除了最后一步什么都做了,真是坏蛋。停一会儿……别摸了,

    我们聊聊天吧。」

    「聊什么?」

    「一直以来我对之前发生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没有好好梳理过,一是小颖可能

    没有全部说,而且她其实对那边幕后的一些事情也不了解。二是你这里总是和我

    云里雾里的,我知道你打算家丑不外扬,但是现在我也不是你的外人了。」

    「那你是我的内人了?」

    「别贫嘴乱打岔,听我说完。我想把事情发生的过程全部梳理一遍,包括你

    后来去报复的过程和计划,我们一起把事情拼起来,也好让李萱诗和老狗死得其

    所好不好?」

    「你不是不动李萱诗了吗?怎么还要她死。」

    「我这里有道送命题,如果我留下孩子,那么我和李萱诗你选哪个?」

    「我……好吧真是送命题,我拒绝回答,这简直在拷问我的<a href='/renxing/' target='_blank'><u>人性</u></a>和灵魂。」

    「所以,事情彻底搞清楚之后,我们就要做出最终的决定。那么我告诉你这

    个送命题的结果,要是你选了李萱诗我就立刻让她死。」

    这个话听得左京背后发寒,连忙把被子往自己这里裹了点,顺便紧紧的贴在

    童佳慧的身上。想想还是别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了,这女人都是小心眼儿,连我

    的亲妈她都要妒忌,你要是真的妒忌你就妒忌你女儿去,白颖现在被自己玩的和

    母狗一样。还好这段时间没有玩得太过,没有影响到白颖肚子里面的孩子,不然

    就真的后悔了。想到白颖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官宦小姐,被自己呵护爱惜了那么

    多年,还<a href='/beipan/' target='_blank'><u>背叛</u></a>过自己,现如今在家里对自己百依百顺,什么事都看自己的眼色,

    在在床上更是怎么摆布她都行,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让她舔哪里她就立刻去舔。

    左京其实有点想不明白,白颖完全可以离开自己,现在自己也不能也不想把

    她怎么样,可是她就是要跟着自己,哪怕日子回不到从前那样,自己也不会再去

    像以前那样对她好,信任她了。

    「你不会妒忌心这么强吧,好吧我们言归正传,就讨论刚才的话题吧,李萱

    诗有一本<a href='/riji/' target='_blank'><u>日记</u></a>上面写了不少内情,但是我现在看来里面有不少她自己加进去的东

    西。嗯,先不说这些,我从头说起吧。一次偶尔的机会我看见白颖和那老狗一起

    进了宾馆……」

    (待续)